第八卷 第七十一章 凶手

一道孤單的人影迅速的離開了豪華房車,他的身形如同狸貓一般,遠遠的離開。

僅在十分鍾之內,一輛小型的宇宙飛船已經從三號星球上騰空而起,並且進入了暫留星,換乘豪華戰艦,匆匆的遠離了利斯曼首都圈。

雖然做為卡門家族的繼承人,埃德加的手上有著短暫封鎖三號星球的權力。但是對于一些同等級數的特權階級,除非是在撕破臉的情況下,否則是不可能真的阻攔的。

所以當這艘標識著艾蒙商會的飛船離開之時,三號星的守衛們並沒有真心阻攔。

小飛船很快的就飛離了三號星,並且與太空中等待著他們的艦隊彙合,迅速的離開了首都圈。

在小飛船上,除了面色陰沉的加百利之外,還有著一位面色僚白的高大男子。

這個男人靜靜的坐在了飛船之上,他的雙目微閉,呼吸之間時斷時續,似乎隨時都有著死亡的可能。

良久之後,那個人才長噓了一口氣,歎道:“好厲害的高手啊。”

加百利也是松了一口氣,二名十八級的高手損失,他還可以承擔的起,但是如果連這位十九級的高手也死了,那麼他可就是後悔莫及了。

“蒂姆先生,在方家中到底隱藏著多少高手?”

蒂姆唯一沉吟,道:“我無法確定,不過有資格與我公平一戰的,起碼有二個人。”

加百利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在晚宴上。方鳴巍地身邊就有著二大十九級的高手,而在方府之中,還隱藏著同樣級數的二個高手。那豈不是說。在這些人中,起碼有著四位相當于十九級地超級高手了麼。

一想到這個事實,他的心中就開始隱隱發冷。

這個方鳴巍,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擁有如此龐大的勢力啊?

“蒂姆先生。您還需要修養多久?”

沉吟片刻,蒂姆斟酌的道:“大概半年左右,應該就可以恢複了。”

“唉。”加百利長歎一聲,如果早知道方鳴巍的實力那麼雄厚。他肯定不會在今晚冒險一擊。如果不是二名十八級地手下失陷在那里。加百利也不會這麼匆匆忙忙的逃離三號星上了。

不過在得到了方鳴巍手下的真正實力的情報之後,他地第一個想法就是盡快離開三號星。

因為在三號星上,方鳴巍手中地實力已經足以將他直接擊斃,而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陷入危機之中的。

做為艾蒙商會的主人,他所認識的人很多。所以他有著絕對的把握,一旦自己逃離之後,絕對能夠找到為自己說情的人。當時候陪一些金錢,然後將這個梁子揭開,這才是最安全的辦法。

吩咐蒂姆好好修養之後。加百利指揮著艦隊向著遠方開去。他並沒有進入路程最短的跳躍點,因為他想要知道,在三號星上所發生的事情究竟如何了。

一個小時之後,他埋藏在人群中地暗哨傳來了三號星上的情況,並且做出了安全的標識。

這說明方鳴巍並沒有動用戰艦追擊的意思。或許是看在加百利已經離開的原因。所以他才會無奈地放棄吧。

在經過了一次超遠距離跳躍之後,加百利終于放心下來。

然而。沒過多久,蒂姆地雙目中閃過了一道精光,他警惕的關注著四周,似乎周圍有什麼令他驚懼地東西似的。

片刻之後,他猶豫的收回了目光,但是眉頭卻緊緊的皺了起來。

“蒂姆先生,您怎麼了?”加百利也是看了看四周,卻沒有任何發現,他狐疑的詢問了起來。

蒂姆微微搖頭,道:“我剛才突然感到了一種強烈的危機感,似乎……有著一種陰森森的感覺,令人毛骨悚然。”

加百利勉強一笑,道:“蒂姆先生,您多心了,我們已經在飛船之上,就算是他們立即開始追擊,我們也能夠利用超遠距離的跳躍將他們徹底甩開。”

蒂姆長歎一聲,道:“但願如此。”頓了頓,又道:“希望這只是我的錯覺吧。”

然而,他們剛剛放下心事,休息了沒多久,飛船上便突然傳來了令他魂飛魄散的警報聲:“警報,警報,發現引力異常,空間引力震蕩開始……”

加百利和蒂姆幾乎同時站起,接通了這個豪華船艙中通向船長室的路線,然而還沒有等到大屏幕中出現人影,一股龐大的難以想象的力量驟然出現。

一輛輛名貴的房車在一片殘磚碎瓦前停了下來。

當方鳴巍等人下車看到了現場的淒慘模樣之後,幾乎連鼻子都氣歪了。

欺人太甚,簡直就是欺人太甚了。

黑著一張臉的方鳴巍默默的走到了埃托德等人的身前,不但這里的房子起碼被摧毀了一半以上,而且羅孚爾家族中的二個仆人也死于當場。

不過這也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要知道這可是十九級的高手交鋒啊,別說是將這一片地區打殘,就算是毀滅一座城市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當然,若是于二十級的布里奇斯相比,那麼這點兒小場面就什麼也不是了。

“老師,那二個人呢?”方鳴巍陰惻惻的問道。

已經用肌肉變形術改變了容貌的埃托德隨手一點,二個人靜靜的躺在了不遠處。

“老師,謝謝您。”方鳴巍由衷的說道。

埃托德微微搖頭,向著眾多來人看了一眼。隨後默不作聲的走進了那剩下一半地房間中。

艾佛森上前,將經過介紹了一遍。

那三個人潛入的時機把握的很好,在方鳴巍率領大部隊全部出發之後。他們才潛入其中。

不過這三個人地行蹤立即被埃托德這位雙系老祖宗給發現了。

雖然如今的弗農已經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但是埃托德既然能夠傳授偷盜術給弗農,他本人自然也是精通此道了。

所以他悄然無息的跟著那三個人,並且在暗中通知了艾佛森。

艾佛森正在研究機甲和使用礦母進行新的變異礦研究,突然接到了埃托德的通信。立即放棄了試驗,也向著那三個盜賊地方向潛去。

那三人對于園中的建築和景物似乎十分熟悉,他們很快的就來到了一個房間。

一見到他們的目標,艾佛森和埃托德立即明白了他們地目地。

這些人竟然是沖著凱力而來。不過看看這三個人的修為……一個十九。二個十八!

對付一個精神系十六級的人,竟然出動了如此龐大的陣容,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了。那就是他們志在必得。

區區一個凱力自然不可能讓這些高手出面,但是凱力手上的那顆多彩石卻能夠讓所有人為之心動。

哪怕是體術系的十九級的高手也不例外。

既然多彩石之中有著神秘的能量,一旦參悟就可以達到二十級。那麼這種強大的誘惑能力就足以讓任何十九級高手動心了。

眼看他們三人出手在即,艾佛森和埃托德立即發動突襲。

那三人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人跟蹤,在弗農和艾佛森地聯手一擊之下,頓時身受重傷。

二位雙系十八的一擊之術那是何等的強大,而且又是偷偷摸摸的在背後偷襲。如果還不能讓一位毫無防備的十九級高手重傷,那麼艾佛森和埃托德也可以從此金盆洗手了。

不過這也是蒂姆黴運當頭,他接到了加百利地通知之後,知道二位十九級高手都隨著方鳴巍離開了府中,所以才會潛行進入地。

雖然他在事先也估計到方鳴巍的府中會有一些高手坐鎮。但是在他地心中。卻絕對想不到會遇到二位雙系十八的超級高手。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因為就算是在第九級的權勢家族中。也很少有著四位以上的十九級高手,所以無論如何蒂姆也不會猜到方府中真正的實力。

而且更倒黴的是,方府中的那二位實力比十九級單系大師更出色的高手竟然都是精通隱匿術之人,再加上躲在一旁毫無高手氣度的偷襲,才會造成蒂姆在一接觸之下立即受傷的嚴重後果。

在接下來的打斗中,二名十八級的高手輕而易舉的被埃托德擊斃,隨後二位雙系十八毫不猶豫的進行夾攻。

蒂姆好歹也是一位十九級高手,在最後關頭坐上了機甲發動最大功率遠遠逃走。

而艾佛森和埃托德在心中大罵對方卑鄙無恥,沒有高手風度的臨陣逃脫之後,也唯有作罷了。

因為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們是不可能使用內甲進行追擊的。否則他們可以保證,布里奇斯和波茲二人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內找上門來的。

雖然三個人交手的時間並不長,但那強大的威力已經將附近大部分的建築夷為平地,並且還有二個修為低微的下人慘遭池魚之災,命喪當場了。

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之後,方鳴巍陰沉著臉來到了那二個死人的身前。

這是二張完全陌生的臉,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印象,眉頭微微一皺,方鳴巍瞅了眼艾佛森。

艾佛森雙肩一聳,道:“老師為了盡快幫我,所以……你知道的。”

方鳴巍微微點頭,雖然埃托德的雙系十八遠比這二個人厲害,但是為了在最短時間內解決這二個人,所以還是被迫施展了殺手,否則絕對有活捉這二個人的可能性。

回過頭來。方鳴巍臉上的陰翳已經徹底消失,他對著身後地眾人笑容滿面的問道:“眾位,這二個人就是今晚入侵的二個十八級高手。不知道在各位地記憶中是否有他們的資料呢?”

雖然方鳴巍不認得他們,但是他卻相信,想要知道這二個人的來曆並不困難。

這二個人畢竟是二位十八級的高手啊,除非是再遇到一個帕特里克那樣的二十級變態,否則根本就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多出這種級數的高手。

果然。片刻之後,有許多人的眼中已經露出了一絲明了之色。

方鳴巍靜靜的站著,也不催促,他在等第一個向他拋出橄欖枝地人。

埃德加遲疑著。在這些人之中。他地壓力無疑是最大的。

根據私人光腦中的影像對比,他已經可以確定這二個人的身份了,而且另一位十九級的高手身份也是呼之欲出。

只是,這三個人都是屬于一個龐大勢力,若是此刻說了出去,未免會引起那個勢力的不滿。不過看著胸有成竹的方鳴巍,他心中迅快的做出了最後的決斷。

能夠擁有四名十九級高手地人物,無論如何也是不能得罪的。

艾蒙商會既然主動找上了他們,那就由他們自己解決去吧!

“方先生。對于這二個人,我好像有一點兒印象。”埃德加微笑著說道。

“您請說。”方鳴巍向他微微點頭,鄭重的道:“對于敵人,我們不會放過,但是對于朋友。我們也絕對不會吝嗇。”

埃德加意外的瞅了眼方鳴巍。對于他的斷決頗為意外。當著那麼多人地面子說這句話,應該是警告所有人不要再打他地主意了吧!

“方先生。如果我沒有認錯的話。”埃德加地目光向著地上這二個死人看去,似乎是想要再看他們最後一眼似的:“這二個人應該是艾蒙商會的高級長老。”

“艾蒙商會?”方鳴巍略一思付,頓時明白了,他眼中算過了一道精芒,問道:“加百利先生還在麼?”

“加百利在……”埃德加回頭,裝模作樣的找了片刻,道:“奇怪,在酒會的時候還見過他的,怎麼現在不在了?”

隨同方鳴巍前來的眾人佩服的看著他的表演。

既然手下被抓了個現行,那麼加百利還會待在這里那才叫有鬼了。

方鳴巍冷哼一聲,心道你們不幫忙,難道就以為我找不到了麼?他微閉雙目,就想要調動自然之力進行全球搜索。

在他的精神力量尚未達到二十級以前,如果想要做到這一點,必須要和賀玲瓏一起,借助陰陽相合之力才能和星球中的自然之力相融。

但是自從他突破了十九級,達到了大圓滿境界之後,那麼就算是一個人也能夠輕易的調動自然之力了。

當然,在速度和純度上,暫時還無法與那幾個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相提並論。

不過他有信心,在這顆星球上,只要他發動了自然之力進行徹底的搜尋,那麼肯定能夠找到在俱樂部中遇到的那位彩衣老人。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弗農的聲音傳入耳中:“鳴巍,不要沖動。”

方鳴巍頓時冷靜下來,他側頭認真想了想。

埃德加等人還以為他在考慮對策,也想借此機會看看方鳴巍是如何決定,所以一個個默默的等待在原地。

然而,方鳴巍此刻所考慮的事情,卻與此事毫無關系。

他在想著,為什麼自己竟然會在這時候想起利用自然之力去搜尋敵人呢?

一旦使用了自然之力,那麼肯定會給這些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自己修成大圓滿二十級境界的事情就會變得眾人皆知了。

如果是在以前,他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但是如今他似乎有些變了,就連思考問題的角度也在潛移默化之下,有了新的轉變……

他昂首望天,是自己驕傲了麼?

不,應該是自己的心中有著無比強大的信心了吧。

無論是精神力量地最後突破。還是他手中的那個武器,都讓他有了挑戰布里奇斯和波茲大師的實力。

二十級,絕殺地武器!

正因為擁有了這二個王牌。所以他的心態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起碼讓他所顧忌的東西已經少了許多許多……

嘴角緩緩的溢出了一絲笑容,他地心中仿佛是打開了一道心結。

布里奇斯又怎樣,波茲大師又怎樣。

既然已經擁有了能夠與他們抗衡的實力,既然早晚要與他們遇到,那麼自己又為何要瞻前顧後呢?

輕輕的歎了一口氣。他的心情無比開朗,豁然大笑三聲,方鳴巍道:“埃德加先生,多謝您今日地照顧。至于加百利先生麼。我相信,他會得到應有地懲罰。”

說罷,方鳴巍轉身就走,將所有人曬在一邊,再也不去理會了。

艾佛森和弗農對望一眼,他們是唯一感受到方鳴巍心態,有點明白他想法的人,于是不約而同的隨著方鳴巍回到了那尚且完好的房屋中。

莫爾冬雖然不理解,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做為一個貼身保鏢跟進去。

至于剩下的一群人則是面面相覷。任誰也想不到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埃德加猶豫的問道:“朋伊特大師,您看方先生是……”他本來想要問那位的神經是否有毛病,但是好歹在最後關頭硬生生的忍住了。

朋伊特大師扯著自己地長胡子,片刻之後,歎道:“家主對于艾蒙商會的行為十分惱火。所以有些氣急攻心了。請眾位見諒。”頓了頓,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朋伊特又道:“不過既然家主大人已經說過了,那麼這件事情我們自然會去找加百利討還公道。還請各位到時候做個見證。”

聽到了朋伊特這句斬釘截鐵的話,眾人的心中無不暗自忐忑。

加百利是艾蒙商會地會長,手中所掌握地權柄絕對不會遜色于任何權勢家族。但是朋伊特竟然對方鳴巍如此有信心,難道他竟然能夠動用第九級文明國家的頂尖權勢家族麼?

若非如此,朋伊特為什麼會對于他具有那麼強大地信心呢?

不過當他們再度向朋伊特、菲明頓等人打聽的時候,卻再也得不到任何答案了。內屋之中,方鳴巍詢問道:“艾佛森,你給那個家伙下了靈魂記號了麼?”

“當然下了,那樣的高手,我早就在第一時間就下達了靈魂記號。”

自從艾佛森成為雙系大師之後,方鳴巍就賦予了他一定的操控靈魂的權限。雖然這個權限與道格拉斯根本就無法相比,但是操控靈魂依附在某個人的身上,並且凝為一點,勉為自保,還是綽綽有余的。

這一次那位十九級的超級高手出現,艾佛森一開始並沒有動用這一招,但是到了最後,他竟然拿出了機甲想要逃走,頓時讓艾佛森抓住了時機,將靈魂打入了他的機甲之中。

雖然這個靈魂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控制住機甲,但是用來顯示它的位置,卻是綽綽有余的。

方鳴巍來到了一個無人之地,笑問道:“弗農、艾佛森,你們以為應該如何處置才好?”

弗農面無表情的道:“既然他們先找上門,那麼就是不死不休的實體,你找找看他們在哪里,一起滅了吧!”

“是啊,這一次如果不是我和埃托德老師在,只怕凱力先生已經……”

雖然艾佛森並沒有直接說出來,但是他的意思已經十分明了。

如果那三名高手真的從凱力的手中順利的獲得了多彩石,那麼凱力的下場就唯有一個了。

既然連那麼重要的寶貝都敢搶,自然是做好了殺人滅口的准備。凱力就算是能夠活下來,他們也絕對會順手擊斃。

這一點,就算是剛剛出道的雛兒都明白。

方鳴巍的心中仿佛是湧起了一片熊熊大火,他地心中在不住的狂嚎著。既然你想要我的朋友死,那麼你們先死吧。

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方鳴巍摸出了小皇冠戴上。

強大的到了極點的精神力量豁然湧出。小皇冠中的世界在瞬間擴大的到了極限。

二十級地精神力量非同小可,僅僅是片刻功夫,小皇冠就已經將整顆星球全部搜索了一遍。

當然,這種搜索的方式與結合了自然之力的搜索是迥然不同的。

小皇冠能夠探索到地,僅有靈魂力量。絕對無法與自然之力相提並論。使用小皇冠最大地好處就是隱蔽和快速,但卻有著很大的限制。

微微的開口,方鳴巍用著詫異的聲音問道:“艾佛森,你真的將靈魂打入了他的機甲之中?”

“是。怎麼了?”

方鳴巍面色古怪的說道:“我沒有找到那個靈魂的下落。難道是那台機甲被什麼東西摧毀了?不,就算是機甲被摧毀了,靈魂也應該安然無恙啊……”

弗農眉頭輕皺,道:“擴大范圍搜索試試。”

方鳴巍白了他一眼,道:“我已經在整顆星球內都搜索了一遍,你不會以為他們已經離開了吧!”

現在距離事情的發生還沒有二個小時,那名十九級地高手怎麼也不可能離開三號星球的。何況在卡門家的時候,埃德加還曾經下達了封鎖星球的命令。

正在此時,賀玲瓏輕巧的走了進來。道:“鳴巍,夢蓮小姐要我偷偷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

“就在半小時前,一艘小型飛船離開了三號星球。”

“什麼?”方鳴巍三人相視苦笑,不用問了,人家肯定是遠離了星球內部。所以才讓方鳴巍找了半天也是一無所獲。

“埃德加不是宣布星球戒嚴地麼。怎麼……”方鳴巍地眉頭微皺,言語中透著一股子不善的味道。

“夢蓮小姐說。對于一些特殊飛船,卡門家並沒有拘留和扣押地權力。”

弗農也是附和道:“是啊,有些事情是做的說不的,卡門家的人能夠在私下里通知你,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我明白了。”方鳴巍輕歎一聲,道:“玲瓏,你代我向夢蓮小姐道謝一聲,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絕對不會讓埃德加先生為難就是。”

賀玲瓏輕輕額首,踏著輕巧的步子,無聲無息的出去了。

艾佛森看著賀玲瓏健美的背影,微微搖頭,道:“玲瓏這孩子最近提高了不少,是不是再拉她一把,讓她進入雙系十八呢?”

方鳴巍大訝,問道:“你這是……”他豁然明白了過來,道:“內甲?”

“是啊。”艾佛森對著方鳴巍道:“如果你能將帕特里克先生的內甲也騙過來,再加上海市蜃樓中的那一件,這樣我們就能將五件內甲全部收集了。也許那時候舉行超越儀式可能簡單一點吧。”

方鳴巍和弗農同時向他怒視一眼,什麼叫騙過來啊……

雖然他們都存著這樣的心思,但是那麼直接的說出來,也唯有艾佛森了!

不過一想到這個提議,他們的眼中同時流露出了一絲向往之色。

五件內甲,若是真的能夠合而為一,那麼真不知道能夠產生出多大的威力呢。

“行啊,不過等內甲真的到手了再說吧。”方鳴巍歎道:“波茲和帕特里克他們可不是好糊弄的,總之盡力而為就是。”

說罷,他微微擺手,道:“我去了解與艾蒙商會的恩怨,剩下的事以後再說。”

從他的身上驟然冒出了一絲金光,他的身體緩緩拔高,內甲已經將他全部包裹了進去。

在內甲之中,方鳴巍戴上了小皇冠,微微的閉上了雙目,進行了超遠距離的搜索。

如果艾佛森沒有在對方的身上打入一個靈魂的話,那麼方鳴巍的本事再大,也是無法追蹤到偷襲者的下落。

不過既然有一個曾經被他吸收過地靈魂,那麼對于擁有小皇冠的方鳴巍來說。就好比是在衛星地圖中的一個坐標,黑夜中地一盞明燈,是那麼的耀眼刺目。

僅僅過了數分鍾而已。他就已經在小皇冠中找到了那個靈魂。

因為在所有的靈魂之中,就僅有一個處于高速的運動當中,以這種速度運動,唯一的方式就是飛船快速前進了。

他心中冷笑一聲,內甲中地計算系統開始瘋狂的運轉。以小皇冠提供的線索來尋找對方的確切位置。

內甲地超遠距離傳送和莫離地特殊本領是各有所長。

使用內甲進行超遠距離傳送之時,絕對能夠精確到任何一個點,只要能夠預先確定坐標,那麼它的精確度實在是要遠遠的高于莫離。

但是想要確定坐標。就必須花費一定的時間來進行計算。

沒辦法。這個宇宙實在是太大了,一個不慎就會傳送到不知名的地方,那時候可就是真的令人頭痛了。

而使用莫離傳送,只要擁有小皇冠提供的大概位置,它就可以幫你來到目標的身邊。當然,如果沒有坐標的話,那麼莫離就無可奈何了,因為它不會象內甲一樣進行周密地計算。

方鳴巍這一次並不打算傳送到對方的戰艦之中,因為他已經失去了與對方談判的興趣。

既然對方已經下手。並且立即潛逃,那麼說明他們是早有准備了。既是如此,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從埃托德的口中得知,他們將目標鎖定在凱力身上地那一刻,方鳴巍就已經決定了。要將這些人徹底擊殺。

就算是殺雞儆猴。他也必須這麼做。否則日後肯定會有更多地人將主意打到他的頭上。

在小皇冠地幫助下,他終于聯系上了那個靈魂。並且利用這個靈魂的力量進行觀察。通過了一層仿佛是籠罩了薄霧般的眼睛,方鳴巍終于看清楚了那名偷襲者的面目。

確實是一位十九級的體術高手,不過他此刻的狀態並不好,臉上沒有一絲紅暈。顯然在艾佛森和埃托德的偷襲之下,他身上所受到的重傷已經讓他在短期內失去了戰斗力。

在這個人的身邊,方鳴巍更是看到了一個熟人。

正是在美麗俱樂部遇到的那名彩衣老人加百利。

操縱著靈魂繼續觀察,方鳴巍想要知道他們究竟有多少人。

然而,本來安靜坐著調養自身的那名十九級高手卻突然睜開了雙目,狐疑而凌厲的目光在身周搜尋著。

方鳴巍心中一怔,難道他竟然能夠感應到靈魂的存在麼?

這是決無可能之事啊!

靈魂能量與一般的能量不盡相同,就算是比起信念能量來,靈魂能量也要隱蔽的多。

如果說帕特里克等人感應到一點兒的蛛絲馬跡,那麼方鳴巍還有點兒相信,但是如果所連一名十九級的體術高手也能感應到這股能量,那方鳴巍就真的是見鬼了。

半響之後,那名十九級高手似乎是放棄了搜尋,重新安靜了下來,隨後,他與加百利的對話盡數被方鳴巍聽到了耳中。

心中微微一歎,這個十九級的高手倒是擁有極為敏銳的靈覺感應,特別是對于危險,更是能夠提前一步預感。

不過可惜的是,他的對手是靈魂能量,這種並沒有在大聯邦中廣為流傳的能量可是方鳴巍的秘密武器,哪里是那麼容易發現的。

片刻之後,內甲已經完全計算出了對方的坐標,方鳴巍立即選擇了即時傳送。

在他的身邊頓時泛起了一陣龐大的能量波動,這種能量的變化若是在宇宙空間之中,自然不會引起任何人的關注,但是在星球上,特別是在這顆有著近乎于完美監視網的星球上,這股龐大能量的爆發頓時吸引了許多有心人的目光。

只是,包括埃德加在內的眾人並沒有前來打擾,他們只是默默的關注著這些尚未被摧毀的房屋。

雖然沒有溝通,但是所有家族的間諜衛星和監控設備都盡量的遠遠避開了這里。

在得知了方家所隱藏的實力之後,在這一刻,沒有哪個笨蛋會希望引火燒身。萬一方鳴巍將怒氣從艾蒙商會轉移到了自己的頭上,那才叫做冤枉透頂呢。

所以雖然星球總防衛系統偵探到了這股龐大的,沒有經過確認的能量,並且發到了所有當權者的手上之後,眾人卻默契的並沒有進行任何動作。

光芒一閃,方鳴巍已經出現在了茫茫無盡的宇宙空間。

他在進行超遠距離傳送之時,已經讓內甲發揮出了隱匿的功能。

或許是因為受到了老弗農的影響吧,雖然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全殲敵人,但他還是習慣性的選擇了藏在暗中。

當他從通道中傳送出來之後,立即看到了讓他頗為驚訝的一幕。

從夢蓮那兒傳來的消息告訴他,僅有一艘小型飛船離開了三號星球,並且已經出了首都圈,所以在他想來,對方的飛船並不會太多,哪怕是在衛星港口中有著他們的飛船,最多也不會超過十艘而已。

但事實上,艾蒙商會的實力還是遠遠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此刻在他眼前的這只艦隊已經超過了五十艘,而且都是那種擁有強大戰斗力的超級戰艦。

無論是從火力,速度,還是防禦能力,這些戰艦的綜合評價都要遠遠的超出勝利級戰艦,哪怕是經過了改裝的皇家勝利級戰艦,一樣不是這些可怕家伙們的對手。

雙眼微眯,方鳴巍的目光透過內甲緊緊的鎖定了其中一艘大型戰艦。

他可以確定,艾佛森打入的那個靈魂就在這艘戰艦之上,看來對方已經更換飛船了。

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雖然他們的實力已經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但是方鳴巍絕對沒有想到臨陣退縮。

到了他的這種級數,這些飛船的多寡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身形微動,方鳴巍的內甲以超過了對方一倍的速度在繞到了對方第一艘戰艦之前,隨後內甲仿若潮水般的向後退去,最終露出了方鳴巍的身形。

這是他第一次不借助任何外力,純粹的以肉身在宇宙中停留。

望著遠方不斷靠近的飛船,方鳴巍緩緩的伸出了那只代表了死亡的左手。

一點精純而毫無雜色的黑從他的手心處緩緩的蔓延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