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章 宴會驚變

俱樂部的最頂層是光針比賽最為重要的場合,頂層之上,就是百多米的天台了。

埃德加迎風而立,在他的身後,夢蓮和三位同等身份的人遠遠的站著。

她們看向埃德加的目光充滿了敬仰,這個人的雖然僅有三百歲,但他卻是卡門家新一代的領袖人物。

無論是個人的修為,還是對于家族的貢獻,他都有著令人驚歎不已的表現。

在夢蓮等人的眼中,埃德加無疑是一位絕代天驕,是一位真正的頂尖天才。

但是此刻,這個天才正在他一手建立的俱樂部頂層靜靜的思考著……

夢蓮手腕上的傳呼器開始了輕微的震動,她打開一看,眼中露出了一絲喜色,道:“少爺,方鳴巍回話了,他同意參加後天您所舉辦的宴會。”

另外三人的臉上也有著一絲喜色,既然方鳴巍服軟了,那麼一切就有了商量的余地。

豁然,天空中出現了極為細小的一個黑點,夢蓮等人的臉色微變,她們同時感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隨著這個黑點朝天台上湧來。

不過她們並沒有驚慌失措,因為她們都知道來這里的人是誰。

人影一閃,剛才還在高空中的黑點已經來到了天台上,這是一位面目粗豪,臉上長滿了絡腮胡子的中年人。“萊科叔叔,您來了。”埃德加連忙迎了上去,急促的問道:“您聯系的怎麼樣,赫特爺爺能夠趕到麼?”

萊科的面容微微一抖,他驚訝的看著埃德加,在他的記憶中,這個從小就被當做家族繼承人培養起來的侄子還是第一次那麼地激動。

微微搖頭。萊科道:“赫特大伯行蹤不定。我聯系不上。”

埃德加頓時露出了極度地失望之色,他輕歎了一聲,苦笑道:“看樣子我們要錯過這個機會了。”

“埃德加,到底是什麼事要讓你如此勞師動眾的,竟然把主意都打到了赫特大伯的身上?”萊科不解的詢問著。

埃德加苦笑一聲。道:“萊科叔,今天在我的俱樂部中出現了一件寶物。”

“什麼東西?”萊科地眉頭愈發的皺了起來,卡門家是利斯曼的第一世家,所擁有的奇珍異寶堪稱利斯曼第一。所以他實在想不出究竟是什麼寶物竟然會讓埃德加如此感興趣。

“多彩石。”埃德加一字一頓地說道。

“多彩石?那是什麼東西?”萊科莫名其妙地問道。

埃德加向身後一點頭。文瑞立即上前,將多彩石的成形過程和作用描述了一遍。當然,他重點介紹了多彩石中所蘊含的神秘能力,一旦佩戴這種寶貝,並且進行長時間的參悟,那麼就很有可能突破十九級的極限,進入二十級的最高境界。

萊科的眼睛越睜越大,臉上的胡須根根豎起,仿佛無數鋼針般的抖個不停。

“文瑞。這個多彩石真地有這種神奇的功能麼?”

“應該有。”文瑞嚴肅的道:“這些都是從遠古二十級高手的筆記中獲得的資料,真實程度當在百分之八十以上,所以埃德加少爺才會如此著急。”

萊科重重地一跺腳,腳底下地金剛石頓時裂開了一大塊,他怒道:“埃德加。你糊塗了。既然這東西是在你的地盤出現,為什麼不直接搶下來。”

夢蓮見勢不妙。連忙道:“萊科大人,這間俱樂部中地規距是少爺親自訂立的……”

“訂個屁!”萊科愈發的怒不可遏:“這點兒虛名算什麼,如果讓多彩石從我們的手中溜掉了,才是真正的後悔莫及。”

文瑞略顯尷尬的一笑,道:“可是那時候艾蒙商會的加百利先生也在啊,如果我們動手,他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

萊科不由地一怔,艾蒙商會是一個超巨型的跨國組織,它的影響力無與倫比,雖然在利斯曼中的勢力無法與卡門家族相提並論,但是在第三懸臂中卻是擁有龐大的潛力。一旦與艾蒙商會發生沖突,就連埃德加都無法承擔這樣嚴重的後果。

埃德加長歎一聲,道:“萊科叔叔,如果僅是因為加百利的關系,那麼我會毫不猶豫的出手的。只要我能夠得到多彩石,加百利肯定會選擇與我合作,而不是與我為敵。”

萊科一怔,問道:“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放棄?”

“很簡單。”埃德加正色道:“因為我們搶不到。”

“呃?”萊科狐疑的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因為我們的實力不足,所以搶不到。”

萊科似乎有點兒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里可是利斯曼的首都圈啊,而他們卡門家族在這里的實力,絕對是首屈一指的,但是從埃德加的話中,他卻聽出了嚴重的信心不足。

心中一轉,萊科問道:“是霍恩家族的人?還是通達桑家?或者是……”

“都不是。”埃德加打斷了對方的猜測,道:“這是一個第六級文明國家的小家族,只是最近才在利斯曼冒出頭來的。”

“第六級文明?”萊科雙眼一翻,強忍著罵人的沖動,道:“是哪一個家族,資料給我,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了。”

“叔叔,您太沖動了。”埃德加微微搖頭,道:“如果可以下手的話,我早就出手了。”

文瑞也是上前一步,道:“萊科先生,這些人雖然是來自于一個第六級文明,但是在他們的背後可是有著強大勢力撐腰,在沒有完全的准備情況下,我們最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啊。”

萊科的目光在他們幾人臉上一掃,終于問道:“究竟是些什麼人。哪個家族?”

“我來介紹一下吧。”夢蓮的俏臉上一朵紅暈漸漸散開。發出了無窮的誘惑力,萊科的眼光狠狠地在她地身上剜了一眼,隨後像是有所顧忌般,別過頭去。

“這是第六級文明,紐曼帝國的方家。”柔美動聽的聲音在天台處傳開。仿佛具有一種攝人心神般的力量似的,將眾人地注意力吸引了過來:“雖然這個家族創建的時間並不長,但是他們卻表現出了無與倫比的強大潛力。在方家的基地天鵬星上,某個家族地偵探人員發現了二件非常有趣地事情。”

說著。夢蓮向萊科遞過了一個小型的讀卡器。道:“這是他們收集的全息影像,應該比我的話更具有說服力。”

萊科接過了看了半響,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驚訝,良久之後,他的眉頭深深皺起,喃喃的說著:“獸寶再生技術?還有第九級文明的科學技術麼……”

“是的,根據調查,他們確實已經取得了完善的獸寶再生技術,至于那些第九級文明地技術更是因為在天鵬星上彙聚了大量的瑞坦帝國已經退居二線的科學家們的努力。”夢蓮的臉色極為凝重。卻又帶著一絲別樣地風情:“這二點絕對不是任何一個六級文明能夠做到地,所以我們懷疑……方鳴巍是瑞坦帝國中的某個權勢家族安排在紐曼帝國地外圍成員。”

萊科沉吟片刻,問道:“這些東西都是我們自己查到的麼?”

“我們只是查到了一點,大多數的資料都是通達桑家提供的。”

“通達桑家?”萊科大奇,考慮了少許。突地笑道:“桑田那老家伙什麼時候有那麼好的良心了?”

埃德加微微一笑。道:“桑田那個老狐狸是希望我們與方家開戰,他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他掃了一眼那台讀卡機。道:“不過在我看到這二個誘餌的時候,還真的為之動心了呢。”

萊科哈哈一笑,不過他的臉色隨即凝重起來。

“埃德加,雖然在方家的背後或許……不,肯定有強大勢力的支撐,但是既然他將多彩石帶到了這里,那麼也就不容他們拿回去了。”

“多彩石……”埃德加雙眼微眯,似乎是在想念著那道無比美麗的光芒。

他是一個酷愛美麗的人,所以自己一手建立的俱樂部也叫做美麗二字。這也表明了他的某種堪稱變態般的執著。

“萊科叔叔,如果您自信能夠在一位十九級體術高手和一位十九級精神系高手的聯手之下,還能將多彩石拿回來,那麼我會非常高興等待的。”

萊科的身子微微一顫,差點兒被埃德加當場嚇死。

他的體術能力雖然強大無比,但也僅有十八級巔峰而已,

在利斯曼,雖然超級高手不少,但是十九級的高手卻遠不如瑞坦帝國了。縱然是在有著利斯曼第一世家之稱的卡門家族中,也僅有一個人達到了十九級的境界而已。

不過到了他們這個地步,十八級的高手倒是不少,不過能夠正面抗衡莫爾冬的,卻是一個也沒有。

“埃德加,那個家族竟然擁有十九級的高手麼?”萊科驚異不定的問道。

“是的,在方家當代家族方鳴巍的身邊,就有一位十九級的體術高手,而且我們分析之後,已經可以肯定他絕對是一名恐怖的至尊者之一。”

萊科只覺得心頭一陣發涼,幸好自己沒有莽撞行事,否則這一次極有可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那個十九級的高手叫做莫爾冬,我們搜尋了所有的記錄,卻是根本就沒有這個人的任何資料。他仿佛是平白無故出現的一樣,而且更可怕的是,這名十九級的高手竟然是方鳴巍的奴仆。”

萊科頭頸上粗大的青筋高高鼓起,仿佛是琴弦般被人波動了似的,驟然跳動了幾下。

“還有……”

萊科深吸一口氣,將心中的震撼勉強壓了下去,苦笑道:“還有什麼驚人的事情,你一並說了吧。”

“好,方家的另一位精神系十九級大師。您肯定聽說過。”

“誰?”

“朋伊特大師。”

萊科徹底無語了。良久之後,他才從這一系列震撼的消息中清醒過來:“朋伊特大師?他為什麼要加入那個小小地無名家族呢?”

“不知道。”埃德加無奈地道:“如果我知道原因的話,那麼也許在一百年前,我們就已經邀請到了朋伊特大師了。”

萊科的臉上同樣充滿了無奈的表情。

朋伊特在利斯曼共和國中的地位極為崇高,如果能夠得到他地加盟。那麼不僅僅是家族的實力得到了提升,就連名望也能在瞬間提升一個檔次。

“好吧,既然多彩石在他們的手中,我們確實不能硬搶了。”萊科郁悶的道:“如果你說地沒錯。我估計多彩石可能已經落到了朋伊特大師地手中了吧。”

埃德加微微點頭。道:“雖然我並不明白方鳴巍為什麼會將這個寶貝光明正大的展現出來,但是我相信,他們肯定有著自己的理由。而且我已經決定,最好不要他們為敵了。”

雖然弗農裝的很象,就連埃德加也看不出任何破綻。但是他卻絕對不相信這僅僅是一個巧合。至于從地上撿到多彩石的事情,更是天方夜譚,絕不可信。

是以在考慮到了最後,他還是決定放棄多彩石了。

“唉,你是家族的繼承人。這件事情就由你來做決定吧。”萊科無精打采的說著,隨後問道:“既然你不打算出手了,為什麼還要尋找大伯呢?”

“因為赫特爺爺也是一位十九級的精神系大師,若是讓他老人家與朋伊特大師見一面,也許會有很大的收獲呢。”

萊科恍然大悟。對于這個小了自己幾百歲地侄子頗為贊賞。

能夠忍得住多彩石的誘惑。並且考慮的面面俱到,這種本事果然不愧是是家族的指定繼承者啊。

“啪……”

重重的一個巴掌甩到了桑斌地臉上。強大地力量牽扯著他的身體在半空中轉了一個圈,隨後摔倒在地。

桑田地這一巴掌並沒有手下留情,這一掌之後,桑斌不但是口鼻血末四濺,而且更主要的是腦袋嗡嗡作響,似乎有著一大群蒼蠅在他的腦海里到處亂竄一樣。

“你這個笨蛋,我不是說過了,不要去招惹羅孚爾家族的人,你為什麼不聽?”

憤怒的咆哮聲在房間中充斥著,讓已經頭暈眼花的桑斌迅速的醒轉過來。

“爸爸,我並不知道他們是羅孚爾家族的人啊!”

“不知道,放屁,你帶人在美麗俱樂部門前襲擊的時候,他們不是說過自己的身份了麼?”

桑斌畏懼的低下了頭,他可不想告訴父親,那是因為他忘記了老爸的交代。

“十三億,嘿嘿……”桑田冷笑一聲,道:“你知道家族為了你這次的莽撞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吧。”他冷冷的看著桑斌,心中充滿了悲慟:“如果你不是我唯一的兒子,我……”

桑斌的身子微微一顫,道:“爸爸,這一次的比賽都是那個笨蛋不好,他竟然連一個十二級精神力量的人也搶不過……”

“笨蛋!”桑田大怒,道:“你真的以為那僅僅是一個巧合麼?”

桑斌的嘴唇抖了二下,終于強辯道:“那個人,確實是十二級。”

桑田一怔,心中不由地也有了一絲猶豫。

弗農裝扮的實在太象了,一個十二級的精神系好手,表現也沒有絲毫越軌的地方。而且更主要的是,就連桑田本人也沒有發現在那場比賽中的貓膩。

不過,雖然他看不出其中的奧妙,但是這並不影響他對于此事做出判斷。

“桑斌,你記住,不管這件事情是否巧合,我花了十三億,應該也算將這件事情填平了。至于你……”他頓了頓。道:“在羅孚爾家族的代表沒有離開首都圈之時。不許你再踏出家門一步。否則,我就將你送到荒島集中營。”

桑斌的身子一個哆嗦,唯唯諾諾的應了一句,隨後如獲大赦的退下了。

在他的背後,桑田地眼中閃動著疑惑地光芒。那個弗農,他真的僅僅是一個十二級的好手麼?

紐曼方家,到底擁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呢?

一座巨大的露天別墅中,裝飾著數之不盡地美麗飾品。

幾乎每一件都可以看出其中那別具匠心的獨特設計。特別是由特殊重力設備控制而懸空在半空中的那座燈塔。更是吸引人所有人的目光。

在這座燈塔中,已經將藝術和武器,這二種迥然不同地概念完美地結合在一起。

它的造型美觀而充滿了奇特的魅力,完美的流線型軀體將它凸現的愈發耀眼。在燈塔上不時的散發出迷人的光線,就像是光針運動上百萬心念同時開動之時的那種超級美麗。

不過,如果有人迷失在它的外表之下而把它當做一個純粹地裝飾品,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因為這個燈塔其實是一個擁有超級能量的攻防一體的巨型武器,擁有三百多種適合不同地方發揮的超級功能。

特別是在能量充沛的條件下,能夠制造出一個強度為千萬等級地超級防護罩。

只要是身處這個防護罩之內。那麼在能量耗盡之前,也唯有動用一些禁用武器,才能夠對里面地人造成威脅了。

正是因為有了這個防護罩,所以卡門家族的人深具信心,沒有人能夠威脅到他們地安全。哪怕是第九級文明國家的艦隊。在短時間內也休想打破他們的防禦層。

埃德加此刻正站在這個燈塔之下。他享受著如此美麗的場景,也享受著今日舉行的晚宴。

這場晚宴並不是他的臨時起意。而是早就經過了一個多月的准備才進行的。

在今天以前,這個晚宴並沒有特殊的目的,只不過是所有上層階級的一個交流會罷了。

但是今天,所有消息靈通的人都知道了在美麗光針俱樂部所發生的事情。更知道一件曠世異寶已經出現在這個星球上了。而且更主要的是,擁有這顆異寶的主人將會出席今晚卡門家准備的晚宴。

所以很多原本沒打算到場的真正大佬們也親自趕到了這里,讓這場宴會生色不少。

埃德加微笑著向著四周的人打招呼,無論認識還是不認識,他的臉上始終保持著溫和的笑容。

終于,他等待了多時的客人出現了。

從大門處陸續進來了十余人,為首之人正是羅孚爾家族中的科茲莫。

在他的身後,是美麗的邦妮小姐和被方鳴巍強拉來的賀玲瓏。

此刻的賀玲瓏正是處于高速成長的時期,整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一種耀眼的充滿了活力的榮光。

同時,她那雙系十七的超級實力縱然是遇上單系十八的高手也是絲毫不會處于下風。這樣一位擁有絕強實力的女性大師一露面,立即就吸引了眾多大佬的關注目光。

相比之下,邦妮雖然在容貌和氣質上還要高出賀玲瓏一籌,但是由于本人僅是一位十六級的體術大師,所以在這些見過了太多美色的大佬面前,反而容易被人忽略。

在二位女性的身後,是來自于愷悅帝國的菲明頓親王和本菲卡大師。此刻這個老的不能再老的本菲卡一臉的愁眉苦臉。方鳴巍竟然並沒有因為凱力的關系而與利斯曼沖突起來,反而是從對方的手中拿回了近三十億的龐大資金。這樣的變故,真是始料不及啊!看來要想將方鳴巍綁上愷悅的戰車,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情。

這幾位之後,才是埃德加最期待的方鳴巍等人。

在今天的這個場合中,方鳴巍是故意落在了最後面,他的身邊跟隨著影子一般的莫爾冬,老搭檔弗農和應邀而來的朋伊特大師。

至于艾佛森和弗農地老師埃托德則是對此毫無興趣,所以自願在家守門。

方鳴巍和弗農將本身地能力控制的恰到好處,任誰也看不透他們的真正實力。而莫爾冬和朋伊特卻表現出了十九級大師的那種深不可測的如同宇宙大海般地氣息。頓時將那些心有所想的人徹底鎮住了。

不過正因為有了這二個十九級的擋箭牌在身邊。所以才會讓所有人忽略掉了方鳴巍和弗農的真正實力。

否則一旦讓他們知道,這二個人地實力還要在莫爾冬和朋伊特之上地話,那麼整個利斯曼肯定會徹底的沸騰起來。

埃德加這一次是邀請羅孚爾家族參加宴會,所以科茲莫才會走在最前面。

面對這樣的貴族式晚宴,科茲莫自然不會陌生。向著主人埃德加說了幾句恭維的話,他的目光就被頭頂上的光塔給吸引住了。

這個光塔在整個利斯曼都是一個著名的標識,但唯有親眼見到的時候,才能感到其中的那種奇異地美感和彪悍。

夢蓮似乎早就在一旁等候多時。一見到邦妮。立即迎了出來,談論了幾句,她問道:“邦妮小姐,凱力先生為什麼沒有來呢?”

邦妮的臉色微紅,原來凱力在被打之後深受刺激,所以立志發奮圖強,竟然向方鳴巍討來了多彩石,進行精神力量的加強和鍛練。

當夢蓮聽到了邦妮的解釋之後,滿臉都是震驚之色。

“邦妮小姐。難道多彩石並不是朋伊特大師在使用麼?”

邦妮猶豫了一下,但是念及夢蓮的相助之情,她還是道:“經過了朋伊特大師和本菲卡大師地鑒定之後,將那顆多彩石分成了二份。”頓了頓,補充道:“我叔叔只是暫時借用了一份而已。”

多彩石地價值實在是太大了。所以邦妮也不指望凱力能夠永久性的擁有這半刻多彩石。

不過對于方鳴巍地大方。羅孚爾家族中的三個人還是感激萬分的。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方鳴巍在得到了朋伊特大師切開的二顆多彩石之後,立即就分給了凱力一個。

除了方鳴巍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要對凱力另眼相看,其它人縱然是心中羨慕,也不會在口中亂說什麼的。

事實上,對于凱力,方鳴巍確實是存了一點兒愧疚的心理。

如果凱力與方鳴巍是敵對勢力,那麼方鳴巍縱然是拿了他的身份戒指,也不會有任何的內疚。

但問題是,羅孚爾家族對于方鳴巍一向以來都是非常友好,而他與羅孚爾兄弟和邦妮更是結為好友。在這樣的情況下,每次看到凱力,方鳴巍都會無端端的生出一種負疚感,直到這一次將多彩石送了他一半,才覺得好受了一些。

夢蓮、邦妮和賀玲瓏三個各具特色的美麗女子在一旁竊竊私語,頓時吸引了許多人的關注,只不過每一個人所關注的目標各不相同而已。

加百利也在今日的夜宴之中,他微笑著與身邊的某位紳士談論著什麼,但是他的注意力卻集中在那三位美女的身上。

當聽到凱力拿著一半的多彩石在莊園中獨自修行之時,他的眼中驟然閃過了一道精芒。

但也僅是那麼一瞬間而已,他變已恢複了正常。隨後,他來到了幾個商會大佬的面前談笑風生,然而就在不知不覺中,一道命令已經悄然無息的下達了。

埃德加應付了菲明頓親王和本菲卡大師之後,直接來到了朋伊特的面前,恭敬的道:“朋伊特大師,感謝您的光臨。”

朋伊特大手一揮,歎道:“你真不應該邀請我。”

如果是一般人,此刻肯定是十分的尷尬,但是埃德加卻像是根本就沒有聽出其中的不滿,而是認真的問道:“為什麼呢?”

朋伊特抿了一下嘴唇,道:“因為你的邀請,所以我被迫中斷了某項研究。”

“啊,那真是對不起,請您接受我最誠懇的道歉。”

朋伊特擺了擺手,道:“不必了。這也不能怪你。”說罷。他轉過身,對方鳴巍道:“家主大人,我已經來過了,現在可以回去了麼?”

在旁邊觀察這里的人心中都是一驚,他們這才知道。原來並不是朋伊特想要赴宴,而是被方鳴巍強拉來充數的。

一旦想到朋伊特以往地固執和脾氣,現在竟然被人管地服服帖帖,他們的心中就有著說不出的震撼。

其中加百利的臉色更是隱隱發白。他的心中叫苦連天。如果此刻朋伊特大師回返地話,那麼他的計劃就要盡數泡湯了。

雖然他對于自己安排的人很有信心,但是他卻知道,如果有一位十九級的大師在那里坐鎮地話,那麼自己派出去地這些人別說是完成任務了,就連安全返回都是一件無比奢望的事情啊!

方鳴巍猶豫了一下,道:“朋伊特,你最近一直待在房間里進行研究,這可不是什麼好習慣。我看今天難得有機會放松一下,你就停一天吧。”

朋伊特的眉頭一皺,正要反駁,卻見弗農上來,伸手勾住了他的肩膀。親熱的道:“老鵬啊。整天研究也不對,有時候頭腦還是要輕松一下。也許你今天休息。明天回去之後,立即就有所突破了呢。”

朋伊特木然片刻,終于點頭,道:“也是,就休息一天吧。”

周圍的人同時在心中驚奇不已,朋伊特是什麼身份啊,那可是利斯曼共和國公認的最接近二十級的超級高手啊。他的身份之崇高,縱然是比起那幾個權勢家族地族長來,也是不遑多讓。

但是他身邊的那個弗農,怎麼看都是一個十二級的精神系好手而已。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竟然與他在一起勾肩搭背的顯得十分熟絡,這樣地情形落在了旁邊有心人地眼中,頓時覺得不可思議之極。

遠遠的,桑田目睹這一切,他地心中頓時升起了一絲疑惑,對于弗農的真正實力愈發覺得高深莫測起來。

既然朋伊特決定留在這里了,那麼在不知不覺中,他的周圍就多了許多人。

這些人在利斯曼共和國中,每一個都擁有顯赫的身份。若是在一般的宴會中,他們每一個人都將是眾人矚目的主角。

但是此刻在朋伊特的面前,他們一個個放下了身段,虛心的請教起來。

至于做為方家的當代主人方鳴巍,更是水漲船高,受到了眾人的追捧。當然,這些人一邊詢問著,一邊也在用言語試探,想要打聽出站在方鳴巍背後的勢力究竟是哪一個大家族。

方鳴巍這一次前來,本來就有了自報家門的打算。既然已經和特倫斯家族拉上了關系,那麼不扯一下老虎皮,豈不是太吃虧了麼。

不過什麼時候掀開底牌,那就是十分有講究的一件事情了。

此刻,在方鳴巍的身邊,唯有朋伊特和弗農十分適應這樣的氣氛。

朋伊特是老牌的精神系大師,習慣于這種貴族式的聚會自然沒有什麼稀奇,但是弗農做為一個頂尖的殺手,卻有著這樣的表現,就真的令人刮目相看了。

因為朋伊特的關系,所以弗農雖然表現的修為低微,但是周圍的那些老狐狸們卻依舊沒有人給他臉色看。

周旋在這些人之間,二個老家伙顯得游刃有余。

與他們二人相比,方鳴巍就遜色的多了,不過好歹他的修為過人,哪怕是矜持的站在原地,就自然而然的擁有一種過人的特殊氣質。再加上他身為方家當代家主的身份,也沒有人敢小看與他。

至于他身邊的那個貼身保鏢莫爾冬,才是真正惹人矚目的主。

從他的身上始終散發著一絲仿若無窮無盡的澎湃氣勢,這種氣勢十分古怪,修為低微的人並不覺得,而修為越高的人,就越是能夠感應到這股無所不在的強大力量。

特別是那些達到了大師級別的高手,一旦靠近莫爾冬,一個個都忍不住心驚肉跳。有著轉身逃走的恐怖感覺。

當一位十八級的體術高手滿頭冷汗。步履維艱地從莫爾冬地身邊退走之後,所有人的臉色全部變了。

能夠不動聲色的讓一位十八級高手力竭而退的,也唯有更高一級的存在了。

所以眾人望向莫爾冬地目光中立即充滿了各種不同的神色。

雖然埃德加和夢蓮早就知道莫爾冬是一位十九級的高手,但他們可不會到處宣揚,所以周圍的這些大人物直到此刻才明白莫爾冬地真正實力。

眾人看著冷漠地莫爾冬和笑容滿面的朋伊特。每個人的心中都掀起了滔天巨浪。

十九級的高手啊,而且還是二個之多……縱然是在利斯曼境內,也沒有哪個家族能夠奢侈到擁有二名以上的十九級高手啊!

在這一刻,每個人看向方鳴巍的眼神中都帶著強烈的羨慕和妒忌。再聯想到方家在外圍賽上出現的那些至尊者。每個人都從心底發出了一種想要取而代之的貪婪念頭。

不過在外表上,他們卻表現地非常友好,簡直就是一見如故,親熱的過份。一點兒也看不出高等級文明對于低等級文明的那種藐視和輕慢。

身在眾人中心的方鳴巍長歎一聲,在這個宇宙中,一切還是要靠實力來說話的,只要擁有強大地實力,哪怕是低等級文明一樣可以獲得足夠地尊重。

埃德加等眾人相談甚歡,他的臉上掛著一絲令人舒心地笑容。來到了方鳴巍的身邊,先是向莫爾冬深深一躬。

雖然莫爾冬僅是方鳴巍的一個奴仆,但是埃德加的這個動作卻絲毫沒有降低他本人的身份。

因為他這是向一位十九級的強者行禮,所以反而會為他贏得一番意外的贊賞。

莫爾冬的眼光有意無意的瞥了他一眼,身上的氣勢驟然一斂。

埃德加松了一口氣。他的修為也達到了大師的級別。站在莫爾冬的身前,確實感到了一種難以忍受的壓力。如果莫爾冬不收斂氣勢的話。那麼他絕對待不長。

“方先生,您的到來,讓我感受到了最大的驚喜。”埃德加轉身,微笑著說道。

方鳴巍矜持著一點頭,雖然他並沒有顯露自己的真正實力,但是在外人的眼中,一樣是有著令人莫測高深的感覺。

“埃德加先生,我們這一次前來,是向您賠罪的。”方鳴巍信口開河道:“對于我們惹出的那些麻煩,要向您表達最真摯的歉意。”

埃德加連忙謙遜的道:“您和您的同伴獲得了比賽的勝利,自然應該得到應有的報酬,這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

然而他的心中卻是想著,你這個樣子有半點道歉的誠意麼?

二個人談論了半響,話題逐漸的向著高等級文明的方向轉去。

周圍的人雖然也在談話,但是他們一個個將耳朵豎的筆直,對于這二個人的每一句話都非常關注。因為他們都知道,埃德加是在試探方鳴巍真正的來曆了。

“第九級的文明啊……”方鳴巍故意側頭想了想,道:“我只去過瑞坦帝國,至于其余幾個國家,等到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眾人的眼中一亮,若是一個普通的第六級文明貴族,又怎麼可能有機會前往偉大的第九級文明瑞坦帝國呢?

只怕他的飛船根本就不可能擁有進入瑞坦境內的資格吧。

幾乎是在一瞬間,他們都在心中認定了,方鳴巍肯定是九級文明瑞坦帝國的某個權勢家族的分支。

“方先生原來也去過瑞坦帝國啊!”埃德加心中微微激動,幸好自己並沒有采取什麼強硬的措施去搶奪多彩石,否則肯定會為自己的家族招來一場天大的災難。

第九級文明啊,哪怕是一個中等的權勢家族,就足以完全壓制卡門家了。而且越是高等級文明國家,其中的勢力就越是盤根錯節,天知道那些中等權勢家族的後面有沒有頂尖的權勢家族。若是真的惹到了最著名的七大世家,那麼到時候哭也來不及了。

“嗯,去過幾次。”方鳴巍頓了頓。道:“不過每一次都是匆匆忙忙地。如果你想要了解瑞坦帝國地話,我可以向你推薦一個人,他的足跡幾乎踏遍了整個瑞坦帝國。”

“哦,是哪位先生這麼了解瑞坦帝國?”埃德加饒有興趣的問道。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人才,那麼他是絕對不介意收入麾下地。

“弗農。埃德加先生找你。”方鳴巍順口叫道。

弗農向著身邊的人歉意一笑,走了上來。

在他的身後,桑田長歎一聲,他此刻已經確定。在俱樂部之中。這個老家伙絕對是裝出來的一副歹樣,而且那場比賽中一定有著自己看不出地東西。

不過,他並不打算為此報複什麼。

因為瑞坦藍家地意外變故,連帶著他的聲望也是大幅度下跌,此刻通達桑家最需要的,就是韜光養晦,如果十三億能夠換得這個不知來曆,卻擁有可怕實力家族的和平,那麼絕對是物有所值的。

如果說一開始眾人禮貌的對待弗農是因為朋伊特的關系。那麼當此刻他們知道弗農的足跡曾經踏遍了整個瑞坦帝國之後,所有人在心中都有了徹底的改觀。

果然,在接下去地時間內,弗農的談論顯示出了他對于瑞坦帝國的了解有多麼的徹底。

無論是各大家族的勢力劃分,還是各種奇風異俗。甚至于連一些權勢家族中地關系都是隨口道來。

在場地眾人都是擁有大能耐的人物。這些話聽在了他們地耳中,自然有著自己的判斷。心中對于弗農這個僅有十二級的精神系好手愈發的看重起來。

弗農滔滔不絕的說了半響,好不容易將話題轉移到了特倫斯家族的頭上,他神秘一笑,正想借此說出方鳴巍的身份,就感到手腕上的傳呼器瘋狂般的聳動了起來。

他心中暗罵,哪個白癡竟然在這時候找我,然而眼角偷偷一瞥之後,臉上頓時為之色變。

向著周圍的人歉意一笑,他讓開幾步,打開了傳呼器,恭敬的問道:“老師,您有什麼事?”

“我們這里遭人襲擊了。”埃托德的聲音中有著一絲擔憂:“是高手。”

弗農的眼中驟然閃過了一絲凌厲的光芒:“老師,那是什麼人?為何而來?”

“二個十八級高手,一個十九級高手,他們的目的是凱力手中的多彩石。”

“他們人呢?”弗農冷靜的問道。

有埃托德和艾佛森二人同時坐鎮,再加上留在那里的眾多黑衣護衛,雖然來的是三位高手,但弗農依舊是毫不擔心凱力的安危。他唯一關心的是,是否將那些偷襲的人留了下來。

“十八的二個已經死了,十九的那個受傷遠遁,一年以內別想恢複。”埃托德隨意的說著。

雖然他的口氣非常輕松,但是弗農卻可以想像其中的激烈和危險程度。

“明白了,我們立即回來。”

埃托德猶豫了一下,道:“弗農,那三個人似乎是知道在凱力的身上有多彩石……”

弗農的眼眉微微一挑,沉聲道:“是,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雖然埃托德說的隱晦,但是弗農一下子就聽出來了,他是在懷疑內鬼。

因為除了有限的幾個人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在凱力的手上還有半顆多彩石,那麼對方有的放矢,確實有內賊泄密的可能。

只是弗農匆匆在腦海中過濾了一遍,卻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之人。因為他算來算去,都找不到絲毫頭緒。

切斷了通訊之後,弗農陰沉著臉來到了方鳴巍的身邊,低聲將這件事情說了一遍。

方鳴巍的臉色迅速的陰沉了下去,竟然有人乘他們不在的時候偷襲凱力,而且還是那樣的頂尖高手……

如果不是埃托德和艾佛森還在那里的話,那麼凱力的下場就可想而知了。

方鳴巍和弗農的異樣立即被人發覺了,做為主人的埃德加正要出言詢問,一個仆人匆匆上前,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不但是埃德加,在這里周圍幾乎所有地人都通過不同地渠道知道了羅孚爾家族留守地遭襲之事。

當然。他們的手下只知道那處駐地被人襲擊。但是並不清楚里面的戰況如何,所以得到的消息頗為模糊。

方鳴巍和弗農對望一眼,立即知道這些人都在自己的駐地附近安排了監視之人。

不過這里畢竟是利斯曼,是這些地頭蛇們地領地,他們安排人手暗中監視也是理所當然之事。真正讓方鳴巍生氣的是。竟然有人真的出手,實在是太不把他放在眼中了。

冷然一笑,立即將所有人的視線吸引了過來。

方鳴巍地目光向著周圍掃視一圈,緩緩地道:“眾位想必已經知道了。我的府邸遭到了未知人員的襲擊。其中包括了二位十八級高手,和……”他緩緩的加重了語氣,但是目光卻將所有人的反應看在眼中:“一位十九級高手。”

“嘩……”

雖然是早就知道了這個消息,但是等到方鳴巍說出十九級高手之時,大多數人不自由主的驚呼了起來。

頓時,大多數的視線都集中到了幾個頂尖權勢家族的代表身上。

因為在利斯曼,也唯有這幾個家族之中才有一位十九級的高手。

埃德加感受著眾人狐疑地視線,心中叫苦不迭。

這件事情發生在今天晚間,他的嫌疑肯定是最大的。這一點確實是毋庸置疑。

心中豁然一動,他問道:“方先生,這一次偷襲的是哪一系高手?”

“體術系。”方鳴巍冷冷的說道。

埃德加和二個人頓時松了一口氣,他們地家族中確實有十九級地高手,但那都是精神系的十九級。至于體術系麼……

下一刻。眾人地目光反而集中到了另外五家代表的身上。

不過這幾個人面面相覷,從他們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們也對此是一無所知。

將所有人的表情看在眼中,方鳴巍立即明白這些人肯定與偷襲之事沒有任何關系。這純粹是一種感覺,雖然沒有任何理由,但是方鳴巍卻深信這種感覺。

埃德加的雙目一亮,突地問道:“方先生,那幾位高手偷襲是為了……”

方鳴巍毫不掩飾的點頭,道:“沒錯,就是為了多彩石。”

“啊,您……難道將多彩石放在了府上?”

“是。”

埃德加和一些人的眼中豁然閃過了一絲遺憾和懊悔之色。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方鳴巍竟然會將這麼珍貴的東西放在府上,這也實在是太大意了吧!

看著朋伊特和莫爾冬,眾人心中都是暗歎不已。

如果這二位高手留在府中的話,那麼雖然來人是十九級高手,但也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威脅。但是既然他們二位不在,那麼這個後果就可想而知了。

“封鎖全球,立即禁止所有船只起飛!”埃德加迅速的吩咐了下去,隨後他轉身道:“方先生,我們會盡力追捕,只要有一絲可能,也要將多彩石給您追回來。”

聽出了這句話中真摯的味道,方鳴巍臉上的線條頓時柔和了下來,道:“埃德加先生,您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不過無需這般勞師動眾。”

“哦?”

方鳴巍傲然一笑,道:“那三個偷襲者之中,二名十八級的高手已經被我們留了下來,至于剩下的那個十九級高手也是身受重傷,在短期內無法再次動手了。”

眾人的臉色再度泛起了極其微妙的變化,他們看著方鳴巍的眼神有著說不出的驚懼之色。

如果方鳴巍一開始沒有信口開河的話,那麼偷襲的人可是一位十九級的高手啊。

但結果卻是這位高手受傷而逃,那麼豈不是說在方鳴巍的家中所隱匿的實力絕對要超過一名十九級的高手了……

看著冷峻的莫爾冬和平靜的朋伊特,再想想他所隱匿起來的強大的實力,頓時再也沒有人敢在暗中打他們的主意了。

“方先生,您留下的那二個十八級是什麼來曆?”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漢走上前來,面色凝重的詢問道。

這位大漢所代表的也是利斯曼中的一股強大勢力,而且更主要的是,在他的家族之中也有著一位十九級的體術高手。

雖然他本人並沒有下達動手的命令,但是對于家族中的那位長輩是否私自出手,他卻沒有任何把握,所以才會上前打聽。方鳴巍曬然一笑,道:“這位先生,您實在是太心急了。”頓了頓,又道:“當然,如果您堅持想要知道的話,那麼我並不反對您和我們一起回去看看。”

那人的臉色微紅,但是他卻低下了頭,行了個貴族間的點頭禮,道:“如果能夠獲得您的應允,本人願意為您效勞。”

方鳴巍頓時啞然,他本來只是一句客套話罷了,想不到這個人的臉皮竟然如此之厚,打蛇隨棍上,連一點兒的機會也不肯浪費。

目光在身邊轉了一圈,方鳴巍清晰的看出了每一個人眼中的渴望。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人會對那名偷襲者如此感興趣,但是既然已經答應了一個人,那麼再多一些想必也不是什麼問題了吧!

歎了口氣,方鳴巍道:“埃德加先生,真是對不起,家中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請恕我無法繼續參加您的晚宴了,因為我必須馬上趕回去。”

埃德加連忙殷勤的道:“方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也想要去看看究竟是哪一家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在今晚出動。”

方鳴巍等人是他邀請來的,特別是朋伊特大師,能夠離開方鳴巍等人暫住的地方,也是因為埃德加的特意邀請。所以他對于有人在此刻出手,同樣感到了極其的憤怒。猶豫一下,方鳴巍道:“既然您也有興趣,那麼就請一起來吧。”隨後向著眾人團團一躬,道:“有興趣的各位不妨一同去看看,二個十八級的高手,嘿嘿,好大的手筆啊!”

下一刻,眾多大佬都朝著一個方向走去,他們簇擁著方鳴巍離開了宴會。

雖然宴會依舊在舉行,但是這些大佬們的離去卻引起了陣陣的騷亂,只是其余人的資格不夠,自然無法接觸到核心的內容,也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結伴離去,而且其中還包括了身為主人的埃德加。

上了自己的房車,方鳴巍將邦妮等人召集在一起,開門見山的將事情發生的經過講了一遍,隨後問道:“多彩石在凱力先生的手中,這是誰泄露出去的?”

邦妮的臉色頓時變得青白交加,低聲道:“對不起,是我。”

“沒事。”方鳴巍溫和的安慰道:“別擔心,凱力先生並沒有受到任何騷擾。”

弗農卻是嚴肅的問道:“你告訴誰了?”

“夢蓮小姐。”

方鳴巍一怔,幾個人互視一眼,相繼搖頭。

雖然表面上看卡門家族的嫌疑最大,但實際上,只要卡門家的人不是笨蛋在主持,就不可能選擇在此刻動手的。

“唉……”方鳴巍長歎一聲,道:“希望那二個死了的俘虜能夠給我一個驚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