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二章 初步接觸

弗農驚異不定的問道:“鳴巍,你剛才去的是幾號星球?”

“六號。”

“你對那些靈魂變異體下命令了?”

“沒有。”方鳴巍老實的道:“我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到那個怪獸的身上,又怎麼可能對靈魂變異體下命令呢。而且據我發現,有些靈魂變異體確實已經擁有智慧了。”

“它們的智慧達到了什麼地步?”弗農雙眉一揚,問出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不知道,我沒有測試過,不過它們的智慧應該是根據體積來劃分的吧,其中有一個靈魂變異體已經進化到了和常人一半大小,估計再笨也苯不到哪里去。”

聽到了在那些黑色變異體中還有那麼大的家伙,二個人都是為之一驚。

“集合,快速集合。”他們三人腕上的傳呼器同時響了起來。

“302、303、304,快點到28號房間集合,准備出擊。”奧巴特的聲音驟然傳來。

“出擊?”弗農問道:“我們也需要出擊麼?”

“是的,我們必須去親眼看看那些黑色生物的實力。”奧巴特猶豫了一下,道:“布里奇斯大人和波茲大人也會與我們同去,你們三人還是留守後方好了。”

“不,我們和你同去。”方鳴巍冷靜的說道。

奧巴特再度猶豫片刻,終于道:“好吧,你們來30號房間。快。”

三個人迅快的趕到了30號房,在這個房間中除了奧巴特之外,還有十二名大師級的高手,他們地體術修為都達到了十七級以上。是屬于特倫斯家族的至尊者級別高手。

方鳴巍他們三人剛剛趕到,霖洛就已經急匆匆的來到了這里。他急促的道:“奧巴特先生,您和您地護衛隊們請隨我來,至于其他人,請跟隨藍家的大部隊繼續後撤。”

“後撤?”奧巴特詫異地道:“我帶來的人都擁有一定的戰斗力。難道不需要他們幫忙麼?”

“不用了。”霖洛苦笑道:“既然那些黑色生物已經離開了星球向著這里進發。那麼我們肯定無法抵擋,唯一的辦法就是繼續後撤。”

奧巴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終于緩緩點頭,向著另一個房間地人下達了服從安排的命令。

雖然他還沒有親眼見識過這些黑色生物的厲害,但是聽到了霖洛這樣沒有信心的話,心中多少也有了一些底子。

一號臨時基地中頓時忙碌了起來,無數人將囤積的物資搬上了戰艦和運輸艦,在最短是時間內離開。

方鳴巍等人注意到了,這些人首先運走的就是能量塊以及一切與能量有關的東西。

眾人相視一眼。頓時明白,既然這些黑色生物能夠吸食能量,那麼他們自然不能將這些東西留在此地了。

與其將能量塊留下來壯大敵人的力量,還不如就此引爆,來個同歸于盡呢。

一處巨大的出口。起碼上百台機甲早已等候多時了。

在這些人之中。有二個人特別地引入注目,他們自然就是布里奇斯和波茲了。

並不是說他們的身份如何尊貴。而是他們的身上竟然沒有任何機甲。

方鳴巍和弗農等人也早已穿上了格溫妮絲為他們准備的機甲,這些機甲都是特倫斯家族中的頂尖機甲,雖然遠不如內甲般地神奇莫測,但是比起普通地至尊者機級機甲來,還是要穩穩的勝出一籌。

他們三個人刻意地保持了相互之間的聯系,彼此都可以看到對方的神色。

“弗農,布里奇斯自然是不需要機甲的,但是波茲大師也不需要麼?”方鳴巍驚異的問道。

確實,波茲大師雖然也是二十級的強者,但他可是精神系的大師啊,肉體之強悍比起布里奇斯來,還是要差了不可以道里計啊。

如果說波茲大師也能夠憑借肉身橫渡宇宙的話,那麼還真的沒有幾個人相信呢。弗農猶豫了一下,道:“我也不明白,不過如今的波茲大師似乎與以前不同了。”

“什麼不同。”

“他的身體和面貌,似乎都與以前有著很大的不同,如果不是他顯示出了強大的實力並且與布里奇斯在一起,那麼我還真的不敢相信他就是昔日的波茲大師。”

方鳴巍微微點頭,目光時不時的朝這位身上泛動著金屬光澤的男人看去,想要看看他是如何行動的。

當然,方鳴巍根本就不敢使用能量鎖定和精神意識去觀察,他僅僅是利用全息影像的全方位觀察來隨時注意而已。

不過他很快的就發現了一個奇妙的事情,似乎並不是自己一個人對此有著好奇心,在這百來台機甲的里面,幾乎每台機甲都是比較關注波茲大師的。

這一次出去,名義上是迎戰以及阻止黑色生物的擴張,但眾人都是心知肚明,知道這一次去的真正目的是讓奧巴特親眼目睹這些黑色生物的恐怖,然後讓他回報家族,迅速的做出允許使用終極武器的決定。

既然布里奇斯在場,那麼負責指揮的人選自然是當仁不讓了。

隨著他一聲令下,百余台機甲迅速的沖出了基地,朝著六號星的方向沖去。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波茲大人也是騰空而起,就這樣飛入了宇宙之中,而且他的速度比起眾人來,竟然也是絲毫不慢。

包括方鳴巍在內的所有人都是對此大惑不解,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有膽量開口詢問。

那些黑色生物一旦離開了星球,就會形成一個個碩大的巨大地黑球。

通過觀察。這一次離開六號星的黑球中,體積最大的那個已經達到了直徑近五米左右,比起第一個從藍翎星上飛出來的黑球還要大上數倍。

由此可見,隨著吞噬地生靈的增加。這些黑色生物們還在不斷地變強。

所以藍家的族長藍暾才會想要使用終極武器,將這些可怕的東西扼殺在搖籃之中。

唯一令所有人放心的是。這些黑球地飛行速度並不是很快,而且最可喜地是,它們似乎並沒有掌握空間跳躍技術,否則縱然是想要將它們全部消滅。只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相比之下。眾多機甲的速度反而是遠遠的超過了它們,不過多時就已經看到了無數黑色的圓球正在宇宙中朝著他們的方向飛來。

雖然這些黑球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些東西可是由一個個黑色小點組成,一旦它們進入了星球內部,那就是所有生靈的浩劫了。“各單位注意安全,奧巴特,你可以出手嘗試了。”布里奇斯的聲音通過傳訊工具說道。

雖然他可以肉身行走于宇宙之間,而且速度比起機甲來。也是絲毫不慢。可是想要與眾人聯系,還是要憑借現代化工具地。

奧巴特應了一聲,龐大的機械手臂一揮,他身後的十五台機甲立即上前。

方鳴巍三人守衛在奧巴特的身邊,看似他的護衛。

至于其余十二人則是早有准備。他們拿出了各種工具。分別對著最前方地那顆黑色圓球射擊。

在這些工具中,包括了各種類型地武器和輔助類武器。其中還包括了一些禁用的殺傷性武器。

當然,那些武器都是經過了改良之後地產品,殺傷力要小的多。奧巴特拿出了只不過是想要嘗試一下這些武器對于黑色生物的殺傷效果而已。

不過隨著實驗的進行,奧巴特的臉色逐漸凝重了起來。

因為他已經嘗試過了各種武器,但是讓他感到驚恐的是,這些武器竟然全部無效。

無論那個黑球受到了什麼樣的攻擊,它都是沒有任何反應,自始至終朝著固定的方向前進,甚至于連一點兒阻礙也沒有。

其中更加令人驚懼的是,那些能量性的武器一旦打到了黑球的身上,反而消失的無影無蹤,竟然是被它硬生生的吞噬了進去。

漸漸的,十二台機甲放緩了攻擊,就連這十二名至尊者的心中也忍不住心中駭然。

這種生物,難道是無法消滅的麼?

方鳴巍猶豫了一下,終于拿出了小皇冠戴上。

他終于決定,還是與這些靈魂變異體取得聯系,看一看它們究竟會產生怎樣的變化。

不過有布里奇斯和波茲在場,方鳴巍可不會自尋死路的直接與這些黑球聯系。他從身份戒指中掏出了小皇冠,慢慢地戴在了頭上。

方鳴巍的動作並沒有瞞得過一直保持聯系的弗農和艾佛森二人。

他們一見方鳴巍取出小皇冠,頓時明白了他的打算。

“鳴巍,在這里與靈魂變異體聯系,是不是太危險了一點?”弗農擔憂的道:“要不我們暫時先撤離吧。”

“不。”方鳴巍認真的道:“我只是想要聯系一下而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說罷,他的精神意識通過了小皇冠直接傳送到了最前方的那個黑球之上。

小皇冠具有無限的神秘力量,特別是在精神力量和精神意識的傳送上,更是具有鬼神莫測之能。

通過了這東西的傳遞之後,縱然是布里奇斯和波茲大師二人都沒有發覺其中異常,就更不用說其他人了。

這是方鳴巍在遺失了靈魂變異體之後的第一次主動與這些黑點取得聯系。

在今日以前,方鳴巍的心中其實對于這些小黑點還是有些顧忌地,特別是在知道其中還有智慧生命的產生之後。那種忌憚的感覺更是達到了頂點,讓他有著敬而遠之的態度。

如果不是艾佛森和弗農一起鼓動他來這里看一看,並且他本人地心中也有些好奇的話,那麼他肯定是有多遠就躲多遠了。

雖然這東西對于整個人類是一個天大地危害。但是就這東西在宇宙中航行的速度,給它個一千萬年也休想來到地球聯盟的地盤。

一千萬年啊。到時候誰知道會有怎樣的變化呢,反正到時候他也看不見了。

不過,在見到了六號星球海底中與靈魂變異體交鋒地那個白色大水母之後,方鳴巍地心中就有了不同的想法。

沒有任何原因的。他一想到那個大水母的能力。心中就像是梗著一根刺般寢食難安。

他有一種感覺,那東西,絕對是自己的克星,就像是生物界中的天敵一樣,自己和那種怪物就僅有一個能夠活下來。

雖然此刻方鳴巍的腦海中有著數億的靈魂,但是他的預感告訴他,在面對那個大水母地時候,純粹的靈魂能量再也沒有用了。或許唯一能夠對它造成威脅的,就是眼前這些黑色的靈魂變異體了。

當然。方鳴巍是不可能將在深海中的發現通知藍家地,如果讓他們知道在六號星球還有一種不知名地生物竟然可以抵禦這些不知名的黑色風暴,那麼他們肯定會不惜代價地將這東西帶走研究。

方鳴巍最擔心的就是,萬一這些科學家們真的研究出什麼東西,只怕靈魂能量的秘密就再也不是自己一個人所獨有的了。

看著機甲中顯示的那些越來越近的黑球。方鳴巍的心中有著極為隱晦的一面。

甯肯讓這些恐怖的家伙潛入整個大聯邦。也不能讓水母怪物逃走或者是被人捉住。

一縷意識體通過了小皇冠與飛行在最前方的黑球取得了聯系。

那個正在前行的黑球突地在宇宙空間中停留住了,它那猶如星球自轉般的軀體也停住了。就像是時間在這一刻凝止了一般,有著說不出的詭異。

前方的數百人看的是又驚又喜,霖洛連忙問道:“剛才是哪位朋友使用什麼武器進行攻擊的?”

特倫斯的一名至尊者連忙道:“剛才使用的是第一千三百號標准輔助彈。”千三百號標准輔助彈?”霖洛的眉頭微微一皺,問道:“請解釋其成份和具體用途。”

“這是由XXX元素構成的強烈麻醉彈,用途是驅逐或殺死某些星球上的巨型爬行大蟲子。”

“蟲子?”霖洛難以置信的道:“不可能,我們也嘗試了許多方法,可無論是哪種驅蟲劑都沒有效果啊。”

“也許就是這種驅蟲劑有效果。”布里奇斯冷然道:“對准第二個黑球,再度噴發一次。”

雖然布里奇斯並不是特倫斯家族的指揮者,但是在這種場合下他的命令還是十分有效的,起碼那名隊員並不敢違背這樣的命令。

高高的舉起手中小型的輔助發射器,重新將一千三百號標准彈擊發出去。

只是這一次明顯就失去了效果,另外一個黑球仿佛是一無所覺般繼續前進著。

正在眾人納悶之際,方鳴巍的頭上卻隱隱的滲出了一絲冷汗。

在方鳴巍的感應中,這個黑球果然發出了無數道熟悉而又陌生的神念。

這些靈魂變異體的創造者正是方鳴巍,所以對于它們,方鳴巍無疑是最熟悉的人。但是讓他感到陌生的是,在他的記憶中,從來就沒有任何關于這些變異體的記錄。

也就是說,在這個黑球中,已經是不知道第幾代的變異體了。

細細的感應了一下,在這個圓球中起碼有著上億的數量。當然,在其中給他的感覺,卻是迥然不同。

在這些靈魂變異體中,絕大多數都是極其細微的神念,如果不是方鳴巍帶著小皇冠。幾乎還無法一一確定呢。

雖然這些神念弱小之極,但是遠比它們強大的,也是不少。

其中最為強大地一股神念所蘊含的龐大能量,縱然是方鳴巍本人。也有些為之心悸。

一旦正式與它們取得了聯系之後,方鳴巍立即能夠“看”到它們的內部空間。

那個最強神念的發出者方鳴巍並不陌生。正是在海底圍攻白色水母時表現地最為強悍的那個相當于半人高地黑團。

不過此刻這個黑團已經不再是蜷縮在一起,而是伸展開手腳,變化成了一個與人體相符的形狀。

方鳴巍心中暗驚,難道這東西竟然恢複了生前的記憶。變成人了?

不過這種想法立即比他否決了。這些靈魂變異體非比尋常,凡是被它們吞噬了東西,將沒有任何記憶保留。就連方鳴巍本人也無法閱讀它們的記憶,那麼就更加不可能恢複如初了。

果然,從那個最強大地黑色人影中所傳來地信息並沒有任何情感,反而是有著一絲茫然的味道。

方鳴巍的心中略動,精神意識迅快的侵入了它的身體之中,果然在它的體內發現了一道熟悉的精神烙印。

至此,他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氣。

如果是其他人將精神意識輸入這個怪物體內。哪怕是波茲大師親手為之,也會被這些靈魂變異體當做入侵的能量般徹底吞噬。

不過方鳴巍不一樣,他地精神意識和這個巨大的靈魂變異體內所封印的精神烙印本是一體,自然不可能受到它的傷害了。

仔細的檢查了一下,方鳴巍立即得出了許多結論。

這些變異體其實和靈魂存在地道理一樣。都是根據方鳴巍留在它們體內地精神烙印為本源而發展起來的。

可以說。只要方鳴巍一死,那麼這些精神烙印就會全部破碎。那麼唯一地後果就是,這些能量變異體將會全部自動滅亡。

當然,如果方鳴巍的心念一動,將這些靈魂變異體的精神烙印解開,那麼它們也唯有步入同樣的毀滅下場。

不過唯一值得他憂慮的就是,如果這些東西不聽從自己的命令而四散逃開的話,那麼他解開精神烙印的速度只怕是遠遠不及它們的擴張速度了。

突然之間,方鳴巍感受到了那個最大的人影變異體傳來了一道詢問的意念。

在這道意念中包含了三分驚喜和七分的畏懼。

以它的智能,似乎在感應到了方鳴巍的氣息之後,已經明白創造出它們,並且擁有生殺大權的人是誰了。

感受著這股奇異的意念,方鳴巍將自己的命令傳達了過去。

他讓這些靈魂變異體返回六號星球,等待他下一步的命令。

對方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即接受了命令,霎那間,上萬個小黑點從這個黑球中分散開來,每一個小黑點都朝著宇宙中的那些黑球飛去。

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布里奇斯等人大為警惕,然而讓他們想不到的是,當這些黑點飛到了其余的黑球之後,這些恐怖的生物們立即停了下來,它們不斷旋轉的身軀驟然加快,迅速的返身,向著六號星球飛去。

方鳴巍暗中摸了一把冷汗,他的心中隱約的還是有些不安。

雖然這一次靈魂變異體服從了自己的命令,但是以後呢?

一旦當它們擁有了足夠的智慧,還會對自己惟命是從麼……

當這些靈魂變異體在數量不多,沒有自我意識產生的時候,似乎還是一個好幫手,但是當它們的數量已經龐大的到了連方鳴巍也控制不住,並且產生了自我意識的時候,方鳴巍就十分擔心它們的未來動向了。

“鳴巍,它們走了。”弗農喃喃的說道:“是你對它們下達的命令麼?”

“是。”

“看來它們還是服從你的命令啊。”

“不,只不過是暫時而已。”方鳴巍冷然道:“弗農,艾佛森,它們中的某些強大變異體。已經擁有了智慧,而且我相信,擁有智慧的變異體肯定不少。”

艾佛森豁然雙眼一睜,問道:“你是擔心它們地背叛?”

“你說呢?”方鳴巍反問道。

艾佛森沉默片刻。道:“很有可能。”

一旦這些東西產生了自我意識,並且擁有了智慧。那麼就肯定會擁有自己的想法。

只要看看艾佛森,看看道格拉斯,就知道靈魂產生了自我意識之後的結果了。

它們二個是純粹的靈魂,如果不是方鳴巍給艾佛森尋找了一個米吧地身軀。那麼他們還無法離開方鳴巍的腦域。

但是這些靈魂變異體不同。它們可以在現實世界中生存,並且借由吞噬生靈和能量來不斷成長。也就是說,它們有著可以隨時離開方鳴巍地能力。

如果變異體的數量稀少的話,方鳴巍還可以通過某些手段加以控制,但是看如今這樣的情景,只怕有自我意識產生地靈魂變異體並不在少數。

若是任由它們發展下去,一旦給了它們成長地時間,那麼可以預見,就連方鳴巍也無法徹底的控制它們了。

“現在怎麼辦?”弗農很快的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快速的詢問道。

“我觀察過了,這些靈魂變異體的能力是以體積來決定的,凡是有著正常人類腦袋大小的變異體就具有了初步的自我意識產生。而且每一個能夠飛入宇宙地圓球中,肯定有著一個這樣的變異體。”方鳴巍的聲音帶著凜然的殺機:“只要我們能夠把所有達到了這種程度的變異體彙集在一起,那麼我就可以將它們一網打盡了。”

弗農看著向六號星球倒飛回去地黑球。苦澀地說道:“那些有智慧的變異體起碼超出一萬個。這還僅僅是第六號星球上地變異體,如果七連星上所有智慧變異體加起來。怕是不下十萬了吧。”

“是,這十萬變異體必須要死。”方鳴巍的聲音越來越冷,他非常明白自己在做什麼,但是如果不這樣做,那麼一旦它們成長起來,就有著隨時脫控的危險。一旦想到讓這些東西在宇宙中任意肆虐的下場,他就有些不寒而栗。

“怎樣才能殺死它們?”

“它們的體內,有我的精神烙印,只要它們與我相處在萬米之內,那麼我就有把握在一瞬間解除它們的精神烙印。”方鳴巍舔了一下略微發干的嘴唇,道:“一旦解除了這個烙印,它們就失去了生存的能力,估計會化成能量消散吧。”

弗農的雙目中閃過了一道精光,道:“一擊必殺,不能有漏網之魚。”

三個人相互點頭,既然這些變異體擁有了智慧,那麼要想將它們遷滅,就唯有一次性必殺的機會。否則一旦被它們發現方鳴巍的意圖,那麼再想召集它們那就是千難萬難了。

並不是說方鳴巍無法控制這些變異體,而是這些變異體的數量實在是太龐大了。龐大的到了讓方鳴巍無論如何也無法掌控的地步。

如果其中有幾個智慧型的能量變異體隱藏在什麼地方不出來,那麼除非方鳴巍將七連星翻個遍,否則還真的很難找到它們的蹤跡呢。

耳中不斷的傳來了眾人的議論聲,很顯然,對于這些黑色生物為什麼要返回六號星,每個人都是大惑不解。

不過對于眾人來說,這畢竟是一件好事,所以除了留下必要的偵探人員之外,包括布里奇斯在內的眾人相繼返回。

方鳴巍暗中注意到了,就連那二位二十級的大師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氣。

看來就連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對付這些靈魂變異體啊!

返回了一號臨時基地,方鳴巍、弗農二人與奧巴特招呼一聲,以巡邏的名義離開了基地,來到了一處衛星之上,穿上了內甲,直接傳送到了六號星球之內。

當然,他們在使用內急之前,方鳴巍仔細的搜索了附近的空間,並沒有發現任何被窺探的可能。

估計就連波茲大師也絕對想不到方鳴巍等人會混在特倫斯家族的來賓之中吧。

光芒閃爍之間,他們已經來到了六號星地大海之中。

此刻那些遠離六號星的靈魂變異體還沒有返回。而整顆星球上則成了一顆名副其實的死星,除了那個龐大的水母之外,再也沒有任何活著地生靈了。

雖然是以弗農的膽大包天,此刻也忍不住有了些許地心驚膽戰。

“好了。”方鳴巍解除了內甲融合的狀態。道:“老弗農,送我到這里就可以了。你離開吧。”

“離開?”

“嗯,等到那些智慧型的變異體回來,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你還是離開吧。”

“不。”弗農笑眯眯的道:“消滅十萬智慧型地靈魂變異體啊。這可是一件前所未有地盛世。我可要親眼看上一看。”

方鳴巍看著老弗農,突地一笑,道:“放心,這些變異體是我制造的,而且我還有莫離在手,不可能發生危險。”

弗農微微搖頭,平靜的道:“你的目的是消滅它們,就算是殺一條狗,在臨終前也會反咬你一口。更不用說這些怪物了。”他的嘴角同樣露出了一絲冷笑,道:“如果它們造反的話,你以為莫離有可能出現在這里麼?”

方鳴巍一怔,莫離也是生物之一,如果出現在這里。那麼怕是只有一個下場了。

不過。要說這些靈魂變異體逃跑還有可能,至于反抗麼。那就有些太誇張了吧!

心中豁然一動,方鳴巍想到了海底水母與靈魂變異體大戰之時的情形,從水母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白光,完全是變異體地克星,若是能夠將那個怪物殺了,不知道在它的體內是否有獸寶之類的東西呢?

如果那些東西也有著同樣的作用,那該多好啊。

“弗農,我們去殺天敵。”

“什麼東西?”

“我的……天敵。”

方鳴巍一馬當先向著水母山地地方潛去,弗農則抱著莫名其妙地心態跟了上去。

水母的體型過于巨大,若是在地面之上,簡直就可以與十角一比高低了。不過在大海之下,特別是地勢偏低地海溝中,卻是並不顯眼。

雖然海底的水壓越來越高,但是方鳴巍二人卻是毫不在意。

以他們二人的體術能力,別說是身穿內甲,就算是寸縷不著,一樣也不會畏懼這點兒的壓力。

慢慢的,一座雄偉的海底高山出現在他們二人之前。

如果不是方鳴巍信誓旦旦的保證以及內甲特殊掃描到的生命氣息可以證明這東西其實是一個生物的話,弗農還真的要把它當做一座海底山峰了。

雖然他們二人來到了大山的附近,但是然他們驚訝的是,這個水母一樣的東西,竟然並沒有絲毫蠕動的意思,似乎根本就不把方鳴巍二人放在眼中。

弗農微微點頭,內甲的手臂驟然變形,一個三萬當量的能量炮出現在機械臂上,朝著那座大山筆直轟去。

一道巨大的光柱在水底出現,沿途的海水盡數消失,龐大的能量打在了對方的身上。

然而,能量炮打在對方身上之後卻是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那座大山似乎是微微動了一下之後,竟然連一絲皮肉都沒有蹭破。

方鳴巍靈機一動,連忙道:“弗農,這東西應該與靈魂變異體一樣,可以吸收能量,我們不要再使用能量武器了。”

“好吧。”弗農爽快的答道。

對于內甲而言,完全可以做到能量固體化,所以不使用能量武器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手中一揮,已經多出了一杆黑色的長矛。

內甲握緊了長矛做了一個拋擲的姿勢,狠狠的將長矛紮了下去。

在海底無聲無息的,長矛已經沒入了小山般怪物的身體。

霍然間,小山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似的,整個兒的聳動了起來。

一道巨大的白色光芒在那個微不足道的傷口上一閃而過,隨後那個缺口就消失不見了。

弗農微微一怔,道:“這道光的作用,怎麼和生命之水差不多啊?”

方鳴巍也是大為驚訝,眼看這濃郁的白光擴散了開來,他操控著內甲迎了上去。

下一刻,他的內甲頓時沐浴在這片白光之中,仿佛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似的,水母並沒有停止釋放白光,而是持續的從它的身上散發了出來,並且有著繼續擴大的趨勢。

方鳴巍突然感應到了,在自己身上的這套奇異內甲中竟然傳來了一種歡快的愉悅感。

他的大腦頓時為之一頓,差點沒有直接暈過去。

靈魂產生自我意識並不奇怪,就連靈魂變異體產生的自我意識,他同樣也見到了。但是內甲……

如果連這東西也產生了自我意識,那麼在使用它的時候,對于自己的心髒就絕對是一個嚴峻的考驗了。

仔細的體驗著其中的感覺,方鳴巍終于放松了緊繃著的神經,狠狠的罵了句:“小家伙,石頭嚇人是要嚇死人的。”

原來與水母白光產生共鳴的並不是什麼內甲,而是與內甲相融在一起的石生。

這家伙不知道發了什麼瘋,一見到水母的白光,立即將表面浮現于內甲之上,盡情的享受著白光的照耀。

“鳴巍,這些白光很舒服啊。”弗農一臉享受著說著。

狐疑的方鳴巍終于放開了心懷,撤去了防護能量,讓這種光芒通過了石生,通過了內甲,逐漸的滲透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