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章 危險黑洞

鳴巍畢竟不是愷悅的國民,雖然愛芬博格絕對不會吝封賞,但是想要讓他在短期內歸心愷悅,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方鳴巍答應了愛芬博格和本菲卡,願意給他們培訓一批控獸師,並且將記憶石送給皇帝陛下。

這份大禮實在是太貴重了,若是沒有相應的回報,天知道方鳴巍會否投奔他人。

當然,如果單單是一顆記憶石的話,那麼愛芬博格很有可能在封賞的同時制造一、二次意外,將這個消息永遠的埋藏下去。

但是方鳴巍還透露了,他可以幫助愷悅帝國培訓一批控獸師。

有了這個大餅之後,愛芬博格唯一的希望就是方鳴巍長命百歲,而不可能再想方設法的去搞什麼邪門歪道了。

就這樣,二份大禮換來了二個最頂級的禮物,讓方鳴巍也感到極其的意外。

不過,對于方鳴巍來說,這二件別人夢寐以求的技術,他卻並不在乎。因為在他的手中,有著更好的替代產品。

只是,無論他喜歡與否,這份禮物都是無法推辭的。他總不能告訴本菲卡,您的二件禮物質量太差了,我還看不上眼吧!

如果他今天敢這樣說,第二天愷悅皇帝就敢下達追殺令了。

頗為郁悶的告別了本菲卡大師,方鳴巍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並且與王自強等人相見。

此刻還停留在米奇上的紐曼人,也只有王自強等三位十八級地體術大高手了。

方鳴巍對他們提起。愷悅皇帝愛芬博格陛下已經允許他們返回紐曼之時,這三個人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確實,雖然他們三人在這里居住了那麼長的時間,但是在他們的心中,真正牽掛的,還是自己的國家。

如果不是礙于戰時軍令,他們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如今聽說方鳴巍能夠回去,他們自然也不會落後于人,打算一起搭乘這趟順風車了。

第三天。在泰坦將軍的陪同下,他們一行五人登上了前往天鵬星的飛船。

按照方鳴巍的要求,以最快地速度到達天鵬星,所以這一次泰坦將軍僅僅是安排了一艘大型戰艦而已。

這艘戰艦之上共有五千多名船員。其中超過十一級的二系高手,就高達三成之多,算得上是實力強悍無比。雖然是一艘戰艦孤零零的在宇宙中飛行,但是有資格招惹他們的卻是不多。

當然。陪同這艘戰艦一起出發地還有胖子等改邪歸正的那上千海盜。

這些人一進入米奇星,就已經被治安部隊盯上了。沒辦法,雖然穆托海盜團的名氣不大,但是做為團長本人的穆托。還是被眾多國家一起通緝地人物。

幸好的是,就在治安部隊想要捉拿他們的時候,方鳴巍已經做好了離去的打算。

而有了方鳴巍地照拂。穆托等人自然是穩如泰山。再也沒有人敢來找他們的麻煩了。

十來艘飛船在漫漫的宇宙中航行了二個小時之後。方鳴巍立即出現在泰坦將軍地面前。

“泰坦將軍,您是不是弄錯了?”

“什麼?”

“我是想要回天鵬星。您明白麼?紐曼帝國地天鵬星啊。”方鳴巍頗為惱怒地說道。

“是啊,我們正在朝天鵬星出發啊。”泰坦將軍莫名其妙的道。

方鳴巍雙眼一翻,道:“泰坦將軍,我們船隊地行駛方向有了不小的誤差,我可以肯定,如果繼續按照這個航線飛行,那麼我們將離天鵬星越來越遠。”

泰坦將軍先是一怔,隨後失笑道:“方大師,你誤會了。我們前往的第一站並不是天鵬星,而是六六聯盟中的伊士卡聯盟。”

方鳴巍大奇,問道:“我們為什麼要去那里?”

“因為那里有一條直接通往天鵬星的人工跳躍點。”

方鳴巍頓時恍然大悟,在他剿滅了月亨帝國的烏邦家族之後,鮑勃曾經在天鵬星的附近開辟了一條人工跳躍點。

使用這個跳躍點,飛船可以將三個月的旅程時間減少為短短的幾個小時。

不過,想要維持一個人工跳躍點的花費可是一個天文數字。

縱然是以方鳴巍此刻的財力,依舊會感到這是一筆沉重的負擔。幸好的是,鮑勃的家族主動的承擔起了跳躍點雙邊的維護工作。

當然,鮑勃他們這麼做,一來是想與方鳴巍交好,還有一點,就是還他贈送獸寶的人情。

“泰坦將軍,我們去的地方有通向伊士卡聯盟的跳躍點麼?”

“有。”泰坦將軍肯定的道:“在愷悅境內,有著通向所有第六級文明國家的人工跳躍點。”

“那麼紐曼帝國呢?”

泰坦苦笑一聲,道:“方大師,目前的紐曼帝國,似乎還沒有正式晉升為第六級文明國家吧。”

方鳴巍雙肩一聳,從此不再對泰坦將軍的行程安排有任何異議了。

不過泰坦將軍見到了方鳴巍的表情,也是心中嘀咕,並且將這件事情報給了本菲卡大師。

于是三天之後,一條嶄新的,從愷悅帝國通往紐曼帝國的固定人工跳躍點就開始正式修建了。

當然,與一般的跳躍點不同的是,這一次修建的是二個跳躍點。

一個的出口在紐曼帝國的指定地點,而另一個出口卻是天鵬星附近了。

通過了這個小小的插曲,愷悅帝國的眾位大佬向紐曼人表明了他們對待方鳴巍的態度,那就是,在愷悅人的心中,方鳴巍的價值與整個紐曼帝國都可以相提並論了。

由于這一次的飛船上有著王自強等人,所以方鳴巍與胖子他們見面地次數也就適當減少了。

畢竟。與海盜混在一起的名聲是不太好聽,特別是在王自強等人的面前,還是避嫌一下的好。

只要等到進了天鵬星,呆上二、三年之後,估計這群人的來曆就沒有多少人會去惦記了,那時候再讓他們光明正大的出來,也就名正言順了。

王自強、陽明螟和嚴先生雖然擁有十八級的超強實力,但是他們對于修煉的態度極其虔誠,沒有一日或缺。

鳴巍也趁著難得與他們在一起的機會。將自己修煉難題一一提出。

只是,方鳴巍的修煉方法比較獨特,而雙系兼修的後果就是,他所遇到的問題。王自強等人連聽也未曾聽過。

所以這一段時間以來,方鳴巍雖然是有所收獲,但卻無法象和弗農在一起一樣地突飛猛進了。

這天修煉完畢,方鳴巍突然想起一事。一雙眼睛始終盯著嚴先生不肯放松。

曉是嚴先生內勁雄厚,面皮如鐵,也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于是問道:“你小子在干什麼?”

方鳴巍連連搖頭,問道:“嚴先生。您有師兄弟麼?”

嚴先生的臉上閃過了一絲不悅之色,問道:“你問這個干什麼?”

方鳴巍也不隱瞞,將自己入宮之時與三位黑衣體術大師交手的經過說了一遍。又道:“那三人地本領高強。更主要的是。他們身上的氣質與你特別相像,所以我才想要問一句的。”

嚴先生地臉色慢慢的古怪了起來。他詢問道:“你真的一次性打贏了三位黑衣大師?”

“是啊。”

“他們是三個打你一個?”

“是啊。”

“那三個人有名字麼?”嚴先生沉默半響,終于問道。

方鳴巍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道:“是人當然有名字了,他們三個人地名字叫做菲諾兒、阿比蓋爾和埃塔諾。”

三雙不可思議地目光從不同的方向朝方鳴巍凝視過來。

良久之後,嚴先生黯然一聲長歎,對著王自強深深一躬,道:“王老兄,你這個師傅,我是服了。”

說罷,他也不回答方鳴巍地問話,徑自離去。

在他的身後,陽明螟也是搖頭晃腦的歎息了幾聲,看著王自強的眼中充滿了羨慕和妒忌之色。

“小王啊,當初我們三個打了個平手,不分勝負。但是今天……”陽明搖頭一歎,轉身離去,只余下他充滿了無限歎息的聲音遙遙傳來:“我心服口服了!”

方鳴巍目送這二位十八級的體術大師黯然離去,不由地莫名其妙的問道:“老師,他們究竟是怎麼了?”

王自強的嘴角難得的溢出了一絲和睦的笑容,道:“沒什麼,他們純粹是妒忌心發作罷了。”

看著方鳴巍一副大惑不解的樣子,他笑道:“你知道那些黑衣大師級高手的來曆麼?”

“弟子不知。”

王自強的表情與陽明螟和嚴先生二人截然相反,他此刻顯得非常高興雀躍,似乎多年的心事有朝一日終于有所了斷。

“鳴巍,實話告訴你吧,愷悅帝國的皇室每一年都會在眾多的愷悅國民中挑選出一批年紀幼小的孩童。然後,他們會盡心竭力的培養他們,傳授他們各種知識和能力,給予他們最好的教育和實戰經驗。這樣一來,這些孩童長大之後,基本上都可以成為愷悅帝國各方面的精英人士。而其中體術能力最強的幾個人就會被皇室留下,加入一只神秘的隊伍。”

方鳴巍雙眉一揚,問道:“愷悅的黑衣隊?”

“是啊,正是這只令眾多高等級文明國家忌憚萬分的黑衣大師部隊。”

方鳴巍的眼角微微跳動,一個大師級的高手就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了,而愷悅皇室竟然組建了一只大師級的軍隊,這個手筆也實在是太大了。

“老師,黑衣部隊有多少人啊?”

“不知道。”王自強苦笑道:“這都是愷悅皇室的秘密,除了寥寥幾人之外,根本就沒人知道。”頓了頓,他又道:“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這只部隊的人數不可能太多,估計不會超過一百名吧。”

倒吸了一口涼氣,一百名地大師級高手啊,若是將這些人結合為一個整體,那會發揮出多麼恐怖的強大戰斗力呢?

忽然,方鳴巍的心中湧起了一個荒謬的念頭,自己是不是也能夠組建一只這樣的部隊呢?

在他離開獸領之前,曾經將米吧的基因帶了出來,只要他願意。再加上充足的能量補充,那麼隨時都可以制造出成千上萬的米吧來。

不過這些米吧制造出來之後,肯定是不會服從自己的命令,那時候就需要動用大師級地靈魂去取代他們體內的生命能量了。

只是。在他腦海中大師級的靈魂雖然不少,但卻僅有一個是具有自我意識的,而且另一個有希望產生自我意識地家伙還是一個罕見的凶靈。

嗯,制造數百個沒有自我意識。只知道惟命是從的大師級高手,似乎並沒有太大的用處,反而很容易惹人注目,引起別人地探究和覬覦之心啊。

想到這兒。方鳴巍暗中一歎,放棄了這個十分誘人的計劃。

“鳴巍,這些黑衣大師不單單是具有大師級的體術能力。而且他們從小生活、訓練和學習都是相處在一起。所以他們之間配合默契。三個人聯手的威力,足以與四個同等級數地高手抗衡了。而且……”王自強也是面色古怪的瞅了眼寶貝徒弟。笑道:“而且這些黑衣大師一旦擁有自己的名字,就說明他們起碼是十七級以上地高級黑衣成員了。被這樣地三個人圍攻,嘿嘿,就算是我們這三個老不死都要花上一翻手腳才能脫身啊。”

方鳴巍至此才明白,原來自己在地底贏地那三個人究竟是怎樣的來頭。

一旦想到自己竟然能夠打敗那樣地三個高手,方鳴巍的心中就有一種壓抑不住的沖動。

怪不得當他取勝之後,立即得到了愛芬博格的接見,怪不得嚴先生等人在知道了這個情況之後,立即歎息而去。

原來,他此刻的能力已經成長到了如此地步……

眼睛微微的瞥了左肩一眼,透明的石生靜悄悄的立在他的肩膀上,就算是王自強當面,也沒有發現任何征兆。

方鳴巍的心中對石生充滿了感激,他能夠取勝,除了自己也擁有同樣級數的修為之外,石生的幫助才是最為關鍵的。

若是沒有石生能夠吸納內勁並且反擊的特性,若是沒有石生銅頭鐵臂,刀槍不入的身軀,那麼他除非是動用

術,否則絕對不是那三個人的聯手之敵。

“好了,別笑掉大牙了。”王自強笑罵一聲,道:“很快就要到天鵬星了,這一次我們外出一趟,雖然得到了不少的好東西,但也卷入了愷悅帝國的皇位之爭。唉……”

說到這里,縱然是他,也免不了皺起了眉頭。

“老師,利安德爾和盧克想要爭奪愷悅的皇位,就讓他們去爭吧,反正與我們沒有關系,無論是誰取得了最終的勝利,他們都不會為難我們的。”

方鳴巍說的是信心十足,確實,只要他擁有培育出控獸師的能力,那麼凡是知情者,就絕對不會為難于他。

王自強並不知道其中緣故,他微微搖頭,道:“鳴巍,你可知道利安德爾和盧克為什麼在明知必輸的情況下,也要硬摻一腿,將七級能量塊的制造流水線和二千頂級奴隸拿出來打賭麼?”

方鳴巍頓時想起了當時押注的情形,雖然他此刻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但是對于這方面卻沒有多少經驗。

“老師,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很簡單,因為他們想要拉攏你。”

“拉攏我?”方鳴巍認真想了想,道:“不對啊,當時贏面最大的並不是我,而是本菲卡大師啊。”

“沒錯,表面上看起來確實是本菲卡大師,但就算本菲卡大師獲勝,得到了你此行的秘密之後,你以為他老人家還會將這筆財富吞下去麼?”

方鳴巍凝眉思考片刻,他與本菲卡大師也不是第一天相識了,當然明白這位老人家的身份和性格。

確實。當時方鳴巍提出,要本菲卡大師拿出一套七級壓縮機甲地流水線當賭注。

在那種情況下,這個提議簡直就是與兒戲無疑。七級壓縮機甲雖然珍貴,但又怎麼能夠與可以制造白霧的物品相提並論呢?

估計那場比賽就算最終的獲勝者是本菲卡大師,他也會做主拿出一套七級壓縮機甲的流水線來做為補償的吧。同樣,本菲卡大師既然都拿出了賭注,那二位原先做為主角競爭的王子殿下自然不可能無動于衷了。

為了配得起這份賭注的價值,他們二人也算得上是大出血了。

不過他們二人也知道,本菲卡大師若是獲勝。那麼這二批東西最終肯定也會落入方鳴巍的手中的。

微微一笑,方鳴巍道:“老師,我明白了。看來二位皇子殿下還是十分大方地。”

“他們當然大方了。”王自強悠然一歎,道:“因為你值得這個價碼。”

方鳴巍自嘲的一笑。道:“老師,對于那些第七級的文明國家來說,我一個區區的精神系大師算不了什麼吧。”

“哼。”王自強冷然一聲,道:“若是普通地精神系大師。自然不會值得他們如此盡心盡力了。但是你不同,別忘了,你可是唯一能夠開啟遺跡中光門的那個人,而且……”王自強拖長了聲音。意味深長的道:“你還具有軍團敵的稱號呢。”

方鳴巍豁然壓低了聲音,道:“老師,遺跡地那道光門之後。究竟是什麼東西?您知道麼?”

王自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以同樣的聲音道:“我不能確定。也許這將是愷悅帝國能夠在日後成功晉升為第八級文明國家的重要籌碼吧。”

師徒二人相視一笑,不再討論這個過于敏感地問題了。

“鳴巍。利安德爾殿下的二千頂級奴隸已經上船了。”

“是啊,他的動作很快,在我們離開米奇地時候就已經完全准備妥當了。”

“這些人可都是人才啊。”王自強淡淡地說著。

“我明白。”方鳴巍地眼中帶著一絲掩飾不住的喜色:“他們所掌握地東西有很多,特別是對于七級壓縮機甲和七級能量塊的流水線作業也非常熟悉。有了他們的幫助,這二套流水作業估計就能夠立即上馬了。”

雖然方鳴巍獲得了二套頂級的設備,但是以天鵬星上的那些人,卻是根本就無法將這些設備利用起來。

幸好這一次利安德爾針對性的送來了二千名頂級奴隸,否則方鳴巍此刻只怕要為如何招募工作人員的事情而發愁了。

“這些人確實很好用,但是你要記住,防人之心不可無。”

方鳴巍心中一凜,道:“老師,我明白了。”

其實,就算是王自強不點醒,方鳴巍也絕對不會忽略這個問題。

畢竟是二千人,而且還都是高級的人才。要說在這里面,利安德爾沒有安放什麼貓膩的話,那麼他就是真正的聖人了。

不過,雖然明知在這里面有奸細,但方鳴巍在獲得了那二套設備之後,還是必須要使用這些人才。

這種被人算計,卻無可奈何的感覺並不好受。

“老師,您有什麼辦法麼?”方鳴巍開口詢問道。

“我只有一句話。”

“您請說。”

“人,還是用自己的比較好。”

“自己人?”方鳴巍的臉色逐漸的精彩了起來:“您是打算要我使用地球聯盟的人麼?”

“是。”王自強認真的道:“你不要忘了,我們的根始終都是在那里的啊!”

“我知道,但就算是讓他們來學習,只怕效果也不會太好啊。”方鳴巍頗為擔憂的說著。

地球聯盟畢竟是無法與愷悅帝國相比,這並不僅僅是實力和科技的差距,而是一種全方位的無可拉近的距離。

在強大的愷悅帝國面前,地球聯盟就像是一個尚未學會走路的小孩子一樣弱小。

讓地球聯盟的人來學習第七級文明國家的科技……

這個念頭想也不要想。

雖說每一個能夠憑借自身力量走出母星的種族,都是那種具有大智慧。大潛力地民族。但是,人類的進化是一種長久的過程,以國民的總體素質來說,地球聯盟的人與愷悅帝國的人實在是相差太遠。

無論是所受到的教育,還是他們的習慣,都是天差地遠。

或許在地球聯盟中有一些最頂尖兒的精英分子可以加入高等級文明國家之中,但是

大多數人肯定不行。

正如遠古山頂洞人中或許會有幾個天才,能夠順利地融入二十一世紀。但是,想要將整個氏族都融入現代社會。那就是癡心妄想了。

何況,就算是勉強將他們融合進來,那麼做為低等級的民族將會徹底的喪失自己的民族特色,淪為高等級民族地文化傾銷地。成為他們的絕對附庸。

這種變化是方鳴巍肯定無法忍受的,他甯願地球聯盟的發展慢一點,也不想他們過早地接觸到第七級文明的現代科技。

王自強微微搖頭,道:“我並不是讓你將這些技術傳授給地球聯盟的科學院。我只是希望。你能夠從地球聯盟中招募一些人,讓他們逐漸的與地球聯盟分離,並且成為你地核心班底。”

“與地球聯盟分離?”

“是的,這些人跟了你之後。就不再與地球聯盟產生任何交集了。”

方鳴巍認真的想了想,這個提議非常有吸引力,他問道:“老師。您為什麼要這樣安排呢?”

“因為地球聯盟地發展需要時間。但是在這麼漫長地時間中。天知道會否發生什麼變故。所以我要為地球聯盟找一個更大地靠山。”

“靠山?”方鳴巍啞然失笑,道:“老師。誰不知道地球聯盟的最大靠山就是您啊。”

“不,那已經是過去式了。”王自強緊緊地看著方鳴巍,道:“現在能夠做地球聯盟真正靠山的,並不是我,而是你了……”

回到了自己的艙室之後,方鳴巍的心中真是心潮澎湃,難以自己。

在卡里姆星球的時候,在他的心中,王自強就是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山,始終是那樣的令人仰望興歎。

雖然他也曾立志,希望有一天,能夠獲得與老師同樣的成就,成為站在地球聯盟背後的那一座巍巍雄峰。但是對于當時的他來說,這個願望是多麼的渺茫而不可思議。

就算是被別人知道了,多半也不會仰慕他的志向,而是會嘲笑他的自不量力。

可是,在這短短的數年之中,他已經走出了卡里姆,走出了地球聯盟,不但拜了心中的偶像為師,而且還真正的超越了老師,成為了地球聯盟新一代的守護神。

想到這幾年間的努力,和所度過的各種危機,他的心中莫名的湧起了一陣奇妙的情緒,似乎想要放聲大笑,又想要酣暢淋漓的痛苦一場。

他的心情激蕩萬分,但是一點心念卻是愈發的凝實了起來。

就像是億萬年間聳立在大海深處的定海神針般,任憑那無盡的潮水洶湧,也無法對它造成任何動搖。

他的心念細細的品味著那翻江倒海般的各種思緒,一邊體悟著這種難得的感觸,一邊卻是冷眼相觀,不為所動。

下一刻,他的心念似乎掙脫了無盡的束搏,向著外面不住的延伸了出去。

隱約間,他突破體術極限之時所掌握的自然之心似乎又有了再次的升華,而那種在突破精神極限之時所生成的天人合一的感覺,再度出現在他的身上。

他的精神意識通過了自然之心緩慢的散發了出去,似乎尋到了宇宙空間中的某種神秘能量。

慢慢的,他的精神意識已經沖出了飛船,來到了那茫茫的宇宙之中。

在那里,他似乎“看”到了另一種在顯示器上永遠也無法看到的景象。

無數細小的微粒般的小點簇擁在一起,它們既是彼此相融,又是格格不入。它們可以象水滴入海般彙聚成一個龐大無邊的整體,又似乎分成了一個個完全獨立的個體,每一個小點都擁有自我的天地,能夠無限的延伸和擴展。

方鳴巍的心思完全地沉浸在這種奇妙的境界之中,雖然他並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東西。但是隱隱的就是有這樣的一種奇異感覺。

這些小點的力量很強,很強,已經強大的到了讓他不由自主的心生戰栗。

在他的意識感應中,這里的每一個毫不起眼地小點都是一個完整的世界,它們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仿佛能夠吞噬一切的恐怖存在。

莫名地,他就是有著這種驚恐的感覺,似乎這種奇妙的發現將會給所有人帶來巨大的災難一般。

不知不覺地。在方鳴巍的心中突然湧起了一陣奇怪的,並且是毫無根據的想法。

什麼精神系大師,什麼體術系大師,什麼能夠發揮出至強爆炸力地一擊之術。

這些技能若是與眼前這些小點相比。那就什麼也不是了。

微閉雙目的臉龐上露出了一種狐疑的神色,這個推論實在是太可怕了吧!

他地左耳突然微微一動,下方地凸起以一種奇異地頻率跳動了起來。方鳴巍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到這突發地事件之上,他耐心的將這種詭異的頻率牢牢的記錄下來。

然而。隨著這種頻率的持續產生,方鳴巍意外的發現,在宇宙中的那些奇異小點也似乎產生了同樣頻率的跳動,而且以他最初發現的那一點為中心開始慢慢的蔓延開來。

一種強烈的危險信號在他的心中突然產生。方鳴巍不假思索的切斷了那種奇異的跳動。

隨著方鳴巍的精神意識回收,左耳下放的躁動立即平息了下來。

不過,遙遠之處的那一點失去了控制之後。立即引發了一連串的劇烈反應。

無數的小點向著那一點的最中心拼命的擠壓過去。將那一點擠壓到了最極限的時候。驟然間擴散了出去。

在遙遠的宇宙中心豁然爆發出了一片璀璨耀眼的巨大的光芒,一股強烈的宇宙風暴在瞬間成型。並且以最快的速度向著周圍所有的角度以波浪般的形態驟然衍生而去。

雖然此刻方鳴巍等人的飛船已經離開那一點很遠了,但依舊被這種突然出現的詭異攻擊所波及。

飛船劇烈的搖晃著,仿佛在大海中心的小舟般,隨時都有著顛覆的危險。

無數尖銳的警報聲在飛船的每一個角落響起,能量防護罩在一瞬間跌至最低點。

泰坦將軍充滿了威壓的聲音在每一個艙

起,無數人操縱著各種儀器,他們想要找出這種波動因。

但是還沒有等工作人員站穩,第二道波動又一次的讓飛船劇烈震動起來。

過于激烈的震動,甚至于讓飛船中的防震措施形同虛設,每一個人都是步履維艱,除了體術在十一級以上的高手之外,所有人都變成了滾地葫蘆,在一輪又一輪的波紋能量擴散的打擊中,始終都無法平穩的站立起來。

不過幸好的是,這股波浪般的能量並不是集中于一點,而是無限的分散開來,所以在摧毀了同樣以能量形式存在的防護罩之後,並沒有對艦體造成什麼無法挽回的破壞。

十幾艘飛船上的眾人在坐了半天的過山車之後,終于熬過了這猶如世界末日般的恐怖襲擊。

“遇襲,遇襲……”

主控制室中傳來了一陣鬼哭狼嚎般的嚎叫聲。

泰坦將軍早就在事故發生的第一時間趕到了主控制室,不過縱然是他這位真正的體術系大師,也是無法在這種情況下保持絕對的冷靜。

無論是誰,此刻的第一反應肯定是遇到了敵人的襲擊,所以他立即道:“探測敵人船艦的實力,開動最大能源系統,准備逃走。”

做為一名愷悅的將軍,在遇到敵人的時候,竟然首先下達准備逃遁的命令,那是十分丟臉的一件事。若是在正式戰役中被人發現,肯定是要受到軍事法庭的嚴厲制裁。

但是此刻的情況不同,泰坦將軍非常明白方鳴巍在皇帝陛下和本菲卡大師等人心目中的份量。

他這次受命送方鳴巍回天鵬星,所接受的指令就是無論如何也要保住方鳴巍的生命安全。為了這個目地,泰坦將軍已經將自己私人的榮譽徹底的拋入了深海溝中。

“將軍。找不到敵人的船艦。”擁有十三級體術能力的探測員是主控制室中少有的還能站穩的人之一,他一邊查看那些熟悉的儀器,一邊迅速的回答:“襲擊地源頭是坐標XXX,YYY,ZZZ。但是我們找不到任何戰艦或者是攻擊性武器。”

“什麼?”泰坦難以置信的問道:“那我們究竟是遭到了什麼東西的攻擊?”

“不知道,將軍閣下。”探測員苦著臉道:“我們遭到了莫名的攻擊。”

泰坦地嘴唇微微抖動,他心中恨不得將這個家伙直接一腳踹到宇宙中去親自探測一番。

此刻飛船上的人員已經變得如此狼狽了,但是他竟然還找不到任何原因……

豁然,主控室中又出現了幾個人。

雖然主控室是飛船中最重要的地方之一。普通人根本就無法靠近,但是此刻出現在這里的幾個人,卻都是無法得罪地主。

因為他們正是王自強三人。

不說別的,單以他們三個擁有十八級的體術能力。泰坦在他們的面前,就自然而然地矮了一頭。

每次看到他們三個人的時候,泰坦都會在心中感慨萬千,究竟紐曼帝國是如何培育出擁有十八級體術強者的。而且還是一下子三個人,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泰坦將軍,發生了什麼事?”王自強低聲詢問道。

“這個……”泰坦將軍地臉色微紅,他都不好意思說還沒有查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將軍。快看!”一道充滿了恐懼和興奮地聲音劃過,打破了他地尷尬。

所有人的目光一起向著大屏幕看去,上面顯示著地是一處空曠的宇宙。不過此刻。在某一點上似乎多了一個小小的。深不見底的黑色洞穴。

“黑洞……”

看到了旁邊的那些數據變化。所有人的臉色都凝重起來。他們都知道,如果在這個航道上產生了黑洞的話。那麼迎接他們的,將會是什麼樣的恐怖下場。

不過,這個黑洞並沒有存在多久,它甚至于還沒有來得及成型,就已經開始虛體化了。就像是在水中晃蕩般,漸漸的泯然于宇宙之中,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泰坦和王自強等人對望一眼,每一個人的背心都是涼颼颼的,若是剛才那個黑洞成型……

眾人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寒噤,深深的後怕起來。

雖然他們之中都是大師級別的高手,但是與黑洞抗衡麼,縱然是他們,也從來就沒有這樣瘋狂的想法。

此刻,從門外再度進來一人,正是急匆匆趕來的方鳴巍。

“泰坦將軍,老師,你們都在啊,發生了什麼事?”方鳴巍心虛問道。

“宇宙突變。”王自強長噓了一口氣,道:“我們的運氣不錯,在遇到宇宙突變的情況下還能逃生,很不錯了。”

眾人心有余悸的點著頭,確實如此。

“報告損失情況。”泰坦收斂了心神,下達了命令。

不一會兒,所有的損失報告都送了上來。

在這場突如其來的能量打擊之下,他們乘坐的飛船還沒有遭遇太大的損傷,但是陪同的那十余艘海盜船就顯得狼狽了許多。

除了三艘芬林特家族賠償的中型戰艦之外,其余的飛船或多或少都有了不小的損傷,而且其中很多都已經堪稱是完全報廢了。

不過唯一讓眾人高興的是,他們並沒有發現人員的傷亡。

泰坦將軍了解情況之後,立即果斷的下令,進行戰艦對接,將那些海盜們分別接入四艘還算完好的飛船之中。

只要人員能夠保留就行了,至于這些破破爛爛的飛船麼……

按照方鳴巍的話來說,這些東西就算是帶到了天鵬星也是給他丟臉,不如就這樣舍棄了吧。

若是按照正常程序,就算是舍棄了飛船,也要在宇宙中將之引爆。

但是,剛剛經曆過能量風暴侵襲的眾人,此刻正是如同那驚弓之鳥般,一心一意的想要遠離此地。所以根本就沒有人提到這件事情,畢竟。這里的環境很不穩定,若是因為引爆飛船而再次引來了更加危險地爆炸,那就是得不償失了。

這里畢竟是宇宙,是充滿了未知和危險的宇宙。

雖然人類的科技已經是高度發達,但是依舊無法揭

中的所有奧秘。

正如遠古生活在星球內的人們,雖然已經擁有了千萬艘船只,也征服了高高在上的天空,但是依舊免不了沉船和墜機的事故發生。

特別是在大海中行船,有時候連怎麼死的也不知道。

自然界的威力總是令人震撼地。特別是在宇宙之中,更是如此。

所以小心謹慎的泰坦將軍一旦將所有人接進了完好的飛船之中,就立即下達了開拔的命令,至于這里地情況。等他將報告打上去,自然會有對此感興趣的科學家屁顛屁顛的跑來研究的。

飛船以最快地速度倉惶的逃離了這片區域,雖然方鳴巍很想告訴泰坦等人,其實這里已經不會再發生什麼意外了。但是看到眾人臉上凝重的表情,他認真的想了想,還是牢牢地閉上了嘴巴,連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

過了半天之後。所有人才終于放松下來,開始談論起這場突發的事故來。

這場事故來的莫名其妙,事先根本連半點地預兆也沒有。

但是結合觀測到地圖像和親身經曆。泰坦等人還是得到了一個勉強能夠解釋地原因。

在這片區域的宇宙之中。突然發生了一件迄今不為人知地變動。雖然他們還無法查出變動的緣由,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場變動肯定是非同小可。

你看,連黑洞這樣恐怖的東西都冒出來了,雖然僅有那麼一小會的功夫,但只要是這個被稱為宇宙陷進的東西出來了,那麼這場宇宙突變的規模肯定不會太小了。

在經過了詳細的觀察和認真的分析之後,泰坦將軍等人一致決定,以最快的速度進入跳躍點,並且通告跳躍點的二頭駐軍,在最近的一段時間內,封閉這條航道,等待科學院的那批老家伙們找到真正的事故原因,或者是這里徹底平靜下來,再重新開啟。

對于他們這些人的小心態度,方鳴巍是不以為然。

但是他並沒有反對,因為他無法告訴別人,這場風暴的罪魁禍首其實就是他本人,如果他真的這樣說了,只怕愷悅帝國的愛芬博格陛下又要把什麼主意打到他的頭上來了。

與主控制室中的眾人告別,方鳴巍剛剛回到自己的艙室,就看見了一臉氣急敗壞的艾佛森。

“方先生,您剛才究竟在干什麼?”

與王自強等人不同的是,艾佛森與方鳴巍其實在精神層面上保持了一定的聯系,所以在方鳴巍制造了這場動亂之後,艾佛森當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過,他當然不會主動說出,而是等待方鳴巍回來之後再詳細詢問。

苦笑一聲,對著艾佛森,方鳴巍可不願意隨意欺騙,于是將自己突然有所感悟,並且引爆了那中心一個小點的事情敘說了一遍。

艾佛森靜靜的聽著,心中也是震撼萬分,他雖然不知道方鳴巍口中所描述的世界是怎樣的,但是聽起來就知道,這絕對是一種奇異而充滿了力量和危機的世界。

而且在他的一生中,卻從來就沒有進入過這種世界之中。

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艾佛森無奈的道:“方先生,您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不過……”他頓了一下,依舊是小心翼翼的說道:“不過以後您若是再想要做類似的試驗,最好還是三思而行啊。”

在飛船接下來飛行的這段時間之內,方鳴巍再也沒有嘗試過類似的舉動了。

當然,一方面是他不想惹起眾人的懷疑,但是更主要的是,自從上次進入了那種奇妙的境界之後,方鳴巍意外的發現,他竟然再也進不去了。

或許是因為心情變化的原因,方鳴巍始終找不到上一次那種如夢如幻的感覺。

讓狂湧和冷靜同時並存,這可不是說說就能夠做到的事情。起碼,以方鳴巍目前的心態,還無法徹底掌握好這方面的情緒。

不過,在經過了上一次地經曆之後。他的自然之心又有了長足的進步,對于自然的感悟大大的跨進了一步,而且最令他高興的是,他的第六感更加靈敏了,特別是對于危險的預感,愈發明顯起來。

在進過了數天的航行之後,他們穿過了二個跳躍點,終于來到了天鵬星。

當然,在途經伊士卡地時候。以唐恩為首的眾人也對方鳴巍的到來表示了熱烈的歡迎,並且同樣地贈送了一份大禮。

只不過方鳴巍心中牽掛家人,所以他並沒有在這里停留,只是參加了一場歡迎他到來的盛宴。就立即離開了。

唐恩等人對此十分諒解,因為他們了解方鳴巍此刻歸心如箭的心情,所以也沒有強留于他。

如今的天鵬星已經不是一個完全封閉地星球了,時時刻刻的能夠看到無數飛船在星球上新建的太空港中起飛降落。

這里的飛船有好有壞。等級也有很大地差異。

不僅僅有第七級文明國家的高等級飛船,就連第二級文明國家的飛船也有不少停靠在這里。

泰坦將軍看到這些雜亂地飛船之後,不由地濃眉微皺,眼中迅速地閃過了一絲不屑地嘲笑。

在一般的高等級文明國家中。是不會允許文明等級相差太多地飛船登陸。

u.也找不到。

如果不是紐曼帝國即將提升文明等級,並且得到了皇帝陛下的首肯。那麼就連紐曼的飛船也一樣無法出入愷悅境內。

當然。愷悅帝國之內。並不排除有些人特別喜歡那些古老的,低等級文明國家的飛船。但那僅是極其個別的例子。並不影響大局。

但是在天鵬星的太空港上,那就有些大雜燴的意思了。

雖然也有幾條線將高等級的文明飛船和低等級的文明飛船隔離開來,但是那種全部停靠在一起的場面,絕對是極其罕見的。

“方先生,天鵬星上在干什麼?難道在開戰艦展覽麼?”泰坦笑意盈盈的問道。

方鳴巍微微搖頭,道:“應該不是,不過這里的飛船比起以前要多了很多。嗯,也許天鵬星已經發展起來了吧。”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中難免有了一些愧疚。自己做撒手掌櫃,將所有人撇在了這里,但是這里卻反而建設的熱火朝天,充滿了無窮的活力。

由此可見,負責管理這里的施耐德、基諾等人肯定是盡心竭力,沒有絲毫的放松了。

泰坦聽後,微微搖頭,雖然方鳴巍的實力已經在他之上,但是每個人的觀點還是無法徹底的轉變啊。

確實,在泰坦的眼中,那些五級以下的飛船都是垃圾,根本就是不屑一顧。

但是在方鳴巍看來,所有的飛船都是難得的寶貝,他喜歡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嫌棄呢。這主要是因為他從小生長在地球聯盟,就算是這些二級的飛船,也是很少看到過。所以自然不會將這些飛船與垃圾之間劃上等號了。

眾人下了飛船之後,陽明螟和嚴先生立即提出,他們希望能夠盡快返回紐曼首都。

畢竟,他們的老家可不是在天鵬星啊。

方鳴巍立即應允,不過這二位雖然本領高強,但是卻無法一個人來操控戰艦,只有等到方鳴巍回去之後,指派專人護送了。

一行人出了太空港,租用了一輛大型房車,朝著城主府的位置開去。

房車離開了太空港之後,很快進入了貫通整個星球的空中車道之內。

空中車道,那可是唯有第四級文明以上的國家才能建造的啊。

方鳴巍清楚的記得,在上一次離去的時候,空中車道尚未開工,不料這一次才短短的一年多時間,竟然已經初具規模了。

房車在車道中的行駛速度極快,而且配合車中的電子地圖,更加不會有迷路的可能。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里的車道比較少,而且缺乏那種專門提供給貴族使用的超級車道,所以夾雜在那麼多車輛中,無法達到最高的極限速度。

而且,在他們來到了首府城市的時候。更是遇到了城市警察地攔截。

在通向首都城市的方向,有著一排上百窗口的檢驗欄。

每一輛想要進入首都城市的車輛,都要在這里接受檢查。而且這里的城市警察所檢查的,除了車輛之外,還有車中的人員和貨物。

當然,檢查的速度也很快,使用電子檢測設備,若是沒有問題,立馬就能放行。

方鳴巍他們雖然身份尊貴。但是此行並沒有通知施耐德等人,這其實是方鳴巍的意思,因為這畢竟是屬于他地星球,他想要看一看。在這個星球上的真實環境究竟是怎麼樣的。

而若是通知了施耐德,那麼他可以保證,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肯定都是祖國江山一片紅。沒有半點地癖暇了。

雖然這種類似于微服私訪的行為很不討下屬的喜歡,但是身為上位者,特別是本身就擁有強大實力的上位者來說,這卻是一種最好地了解真相的方式。

城市警察們十分客氣。並沒有什麼凶言惡語。同樣,來往這里的車輛也十分遵守規矩,沒有人發出任何怨言。

天鵬星的車輛絕大多數都是紐曼帝國地產品。當然。更高一級的車輛也不少。甚至于還有一部分月亨帝國的名牌車輛。

雖然月亨帝國地烏邦家族是被方鳴巍所滅,但是經過了這場戰役之後。雙方卻開始了經濟上地往來。當然,由于方鳴巍地強勢關系,天鵬星一直占據了主導的地位,起碼不可能發生任何吃虧地現象。

或許正是因為方鳴巍那無比強悍的名頭,所以來這里定居或者是商談生意的,來自于高等級文明國家的商人,也是刻意的低調起來。

特別是在接近首府城市的時候,一切都是有條不紊,顯示出了統治者良好的掌控能力。

“先生,請出示你們的身份光卡。”

坐在一個檢驗欄之後的城市警察露出了職業性的微笑說著。

方鳴巍遞上自己的光卡,無意間看見了那人手腕上戴著的一款傳感器,心中頓時一動,不由地脫口而問:“你是地球聯盟的?”

那名警察一怔,臉上立即露出了驚喜的笑容:“是啊,我剛剛移民過來不久。怎麼,你也是地球聯盟出來的?”

“嗯,不錯,你是從卡里姆出來的吧。”

那人大奇,放下了光卡,問道:“你怎麼知道?”

方鳴巍一指他手上的傳感器,道:“這個牌子的傳感器,我以前戴了十多年了。”

那人恍然大悟,歎道:“是啊,我也戴了七十多年,習慣了。”

後面突然傳來了輕微的喇叭聲,很顯然,後面的車輛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那人的臉色一紅,連忙將光卡在卡槽中劃了一下,從卡槽中傳來一聲輕響,一道綠色的光芒從車頭開始,一直照到了車尾。

隨後,綠燈亮起,他們面前的欄杆緩緩的豎了起來。

那人從身上掏出了一張名片,遞了過來,道:“老鄉,這是我的名片,不嫌棄的話,交個朋友,我請你吃大餐。”

方鳴巍一怔,他身後的眾人也是一個個面色古怪的瞅著他。

他們都已經看出,這個人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五級體術好手而已。這樣的人雖然在地球聯盟還算得上是一個人才,但是來到紐曼之後,就只能算是最底層的小人物了。

在一般的情況之下,這樣的小人物想要與方鳴巍的生活產生交集,那簡直就是難以想象的一件事情。

不過現在鬼使神差的,他竟然主動的提出,要和方鳴巍交個朋友,這樣的事情,當然讓眾人感到驚奇和好笑了。

看著那人臉上真摯的笑容,方鳴巍接過了他的名氣,上面寫著他的任職地點、職務和聯系方式。

當然,他也有一個非常普通的名字:陳光維。

Ps:汗……

兄弟們真實際啊^_^

不爆發,月票就少少的可憐,今天爆了,明天也也要爆,後天更要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