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怪獸帝國 第五十三章 本地人

一日,方鳴巍跑步完畢,並且聽完了弗農的經驗之談討論要如何提高操控怪獸的速度之時,遠處卻傳來了一連串的怪獸嚎叫聲。

這些嚎叫聲聽起來雜亂無章,似乎沒有任何作用,但是方鳴巍和弗農卻同時臉色微變,因為唯有他們才知道在這些嚎叫中所傳達的意思。

按照預先的命令,如果在石道方圓五十里之內出現人類或者是強力型的怪獸,那麼他們就會用這樣的方式來傳達消息。

對望了一眼,方鳴巍和弗農同時明白,清淨了一個多月的生活,只怕就要被人打破了。

方鳴巍雙腳微一用力,已經竄上了高高的石壁,拿著望遠鏡看了半響,溜下了石壁,道:“是人,四個人,他們都騎著阿帕奇。”頓了頓,仿佛是自嘲般道:“真是羨慕啊,就我們是跑著過來的。”

“不要羨慕了,如果你不是跑過來的,那麼你就別想成為雙系大師。”弗農沒好氣的道。

自從方鳴巍和弗農的關系愈發熱切起來之後,他身上的冰冷氣息和對一切秉持懷疑的態度正在逐漸的消除中,而方鳴巍與他之間的話題也就多了許多,隨意了許多。若是此刻讓本菲卡大師前來,那麼絕對認不出坐在方鳴巍對面侃侃而談的弗農就是那個雙系大師的死神草草。

“怎麼辦,要與他們接觸麼?”方鳴巍詢問道:“這可是一個光明正大融入這里人類的一個好機會啊。”

弗農地臉色慢慢的凝重了下來,他地身上仿佛又多了一絲冰冷的氣息。

“也好。就與他們聯系一下吧。”

方鳴巍微微一笑,道:“你真的不打算繼續練習操控怪獸了麼?”

“我們的練習已經到了一個頸項。想要更進一步的提高,並不是在短期內就能做到的。”弗農輕歎道:“與其繼續練習下去,不如乘著這個機遇,看看能否與這里的人類搭上線。不過,萬一惹起他們地懷疑,那麼我們就唯有送他們上路了。”

方鳴巍猶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弗農問道:“你想要干什麼?”

“弗農先生。您所傳授的知識我還沒有學完呢。”

弗農又好氣又好笑的道:“我的老底子都快被你掏空了,做為雙系大師要注意的東西我基本上都教給你了,只有……”他頓了頓,道:“你放心,我最後壓箱底的東西,等你成為了真正地雙系大師之後。一定會教給你的。”

方鳴巍的一雙眼睛一閃一閃的冒著金光,這還是弗農第一次如此鄭重的說話,他的那個壓箱底的絕招真是令人期待啊。

“好,那我就努力,盡快成為雙系大師,看看您老那壓箱底的東西,是否名副其實。”說罷,哈哈一笑,道:“現在麼,就讓我們來看看。這里的人究竟有多大的能耐吧。”

他們二人退入了石道最里面地石屋之中。當然,他們只是在石屋中擺出了一副歇息地模樣。並沒有刻意的去隱藏起來。

沒過多久。一片喧嘩聲傳了進來,很顯然。那四個人已經到了石道入口處。

方鳴巍心中羨慕,這種名為阿帕奇地坐騎速度確實是飛快無比,就算是與普通機甲相較,也是毫不遜色。如果日後有機會,一定要想辦法弄幾頭來玩玩。

外面地人也是經驗老到,一看周圍的痕跡,立即判斷出這里正在有人使用,于是一個大嗓門傳了進來:“控獸師伊夫特,獸王戰士矮林,艾思平林和奧夫來到了偉大地巨石道,里面的朋友也是獸王戰士麼。”

方鳴巍和弗農面面相覷,聽口氣,外面有一位控獸師,還有三個什麼獸王戰士,不過他們為什麼以為在石屋里面的是獸王戰士呢?

對著弗農使了個眼色,方鳴巍站起來,打開了石門,道:“歡迎各位遠道而來的朋友,請進。”

伊夫特等人帶著笑容進入了石屋,這個石屋中雖然沒有什麼擺設,但地方卻是極大,就算是容納上百人一同居住也沒有任何問題,所以他們幾個人進來之後,根本就不占地方。

這四個人中,明顯以控獸師伊夫特為首,他是一名有著一副濃密的絡腮胡子的大漢,身材極高,起碼有二米出頭,而且膀大腰粗,整個人的體形很

發展的趨勢。

精瘦的弗農站在他的身邊,就像是一名小孩子似的,極為滑稽。

而另外三個不知道什麼勞子的獸王戰士就顯得精煉了許多,雖然他們的身高都與伊夫特相差不遠,但是體形彪悍,肌肉虯結,眼神更是凌厲無比,一看就知道是體術系的頂尖好手。

方鳴巍的目光在他們三人的身上一掃,非常自然的轉頭,對著弗農說了一句話。

不過這一句話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為那是用啞語說的,而做為殺手界的第一號人物,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

那句話就是:“獸王戰士都是變形獸。”

弗農不動聲色的看著矮林三人,臉上並沒有任何表情。其實在他的心中也是萬分驚訝,原來出沒在人類世界中的變形獸在這里叫做獸王戰士啊。

“幾位請坐,我叫方巍,這位是我的同伴死草。”

伊夫特等人一怔,這個名字還真是有些稀奇啊。

弗農雙眼翻白,這小子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

“啊,原來是方巍兄弟和死……草兄弟啊。”伊夫特滿臉的胡子微微抖動,顯然是在掩飾臉上的笑容。

矮林等人也是一臉的詭異,突然艾思平林一怔,驚呼道:“你們……是控獸師?”

伊夫特幾人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他們驚訝的看著方鳴巍和弗農。

雖然這二個人特意的壓抑了身上精神力量的強度,但是經過了偽裝的精神力量卻十分明白的顯示了他們的身份。

伊夫特尷尬的一笑,道:“還以為二位是獸王戰士,原來竟是和我一樣的控獸師啊,真是走眼了。”

方鳴巍微微搖頭,道:“沒什麼,被認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伊夫特的目光在四周一轉,疑惑的問道:“冒昧的問一聲,你們的護衛戰士呢?”

方鳴巍繼續微笑著搖頭,說實話,他並不知道這里的人是如何成為控獸師和獸王戰士的,也並不明白他們之間的關系,所以他才會盡力避免開口,而是用肢體語言來表達自己的意思。

正所謂言多必失,若是一不小心說出什麼忌諱的東西,那就後悔莫及了。但是使用肢體語言打啞謎麼,雖然有些不太尊敬別人,但是漏餡的可能性將會變得極低。

在這一刻,方鳴巍甚至于在想,如果在塔塔亞收集到的那個控獸師靈魂能夠產生自我意識就好了。

雖說方鳴巍可以觀看那個控獸師的大部分靈魂記憶,但是在它的靈魂中卻有著許多特殊的限制,讓方鳴巍大為忌憚。而那些能夠觀看到的內容雖然很多,可是卻無法從中了解到怪獸方面的社會結構。

所以方鳴巍能夠掌握的信息其實並不比弗農多出多少。

一雙小眼睛滴溜溜的轉了幾圈,伊夫特吃驚的問道:“難道你們這一次來,竟然沒有帶獸王戰士麼?”

方鳴巍想到了塔塔亞星球上的那個控獸師,他的身邊似乎一樣沒有變形獸啊。

真不明白伊夫特為何如此吃驚,但方鳴巍依舊是保持著溫和的笑容,微微點頭。

伊夫特四人面面相覷,很顯然,他們對此也是大惑不解。

突然之間,又是艾思平林驚呼了起來:“請問二位是如何進來的?難道不是騎阿帕奇進來的麼?”

方鳴巍緩緩搖頭,眼中流露出了明顯的不屑之色。

阿帕奇算什麼,老子是依靠雙腳走進來的,你們有這個本事麼?

伊夫特等人臉上的神情頓時變了,他們不再放聲大笑,而是變得有些恭敬了起來。

“方巍大人,死草大人,原來你們是竟然是皇者控獸師,真是失禮了。”

看到了他如此尊敬的,幾乎已經達到了卑謙的態度,方鳴巍還真有些莫名其妙,不過也唯有順著他的話題繼續偽裝下去了。

當然,無論是方鳴巍,還是弗農,都不曾將這幾個人放在眼中,因為他們表露在外的能量氣息並不強大,就相當于人類世界中的十一、二級高手的能力。只要他們二人願意,隨時隨地都可以將他們擊殺一百次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