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怪獸帝國 第五十二章 龐大的獸群

鳴巍的身形一動,仿若蜻蜓點水般,在周圍的幾個大點,他的身體便躍到了十米的大石之上。

站在高處,迎風而立,聽著耳邊不斷吹過的激蕩風聲,方鳴巍的心中突然湧起了一陣豪情壯志。他突然昂首,仰天一聲長嘯。

這股嘯聲高昂激烈,伴隨著方鳴巍特意散發出去的強烈精神波動,以石道為中心,數里之內清晰可聞。

霍然間,在曠野附近的怪獸群中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嘯聲和嚎叫聲,仿佛是與這一道長嘯遙相配合,遠遠的傳播了出去。

緊接著,在曠野附近的全部高等級怪獸都毫不猶豫的朝著這里奔湧而來。

弗農聽到了那如同擂鼓般奔騰的野獸腳步聲,不由地苦笑連連,他只不過想要讓方鳴巍勤奮一點。但沒想到他竟然一聲長嘯,將附近的所有強大怪獸都一一吸引到這里來了。

頗為遺憾的看了眼高入云霄的大石頂端,看樣子又必須搬家了。

然而,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這些怪獸來到了石道之前,竟然沒有絲毫的凶悍狠毒,反而是規規矩矩的排成了整齊的隊列,仿佛等待將軍檢閱的士兵一般,讓人大跌眼鏡。

弗農難得一見的眨了二下眼睛,他幾乎要懷疑自己的眼睛看錯了,艱難的抬起了脖頸,卻見方鳴巍一臉自若的面對著眾多實力強橫的怪獸,那目光中。有著掩飾不住地得意和自傲。

他仿佛是站在了高山之巔,迎接著無數下屬崇拜的目光。放眼四顧,睥睨眾生。

在這一刻,弗農地心中仿佛被什麼東西狠狠的觸動了一下,這樣的神情,他似乎在一個人的身上見到過,那是他二百歲的時候,還沒有開始踏上虔誠的修煉之道。

在他的記憶之中。那個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地人,就擁有這樣的包容天地般的眼神。

不知不覺中,他仿佛回到了過去,看見了無邊無際的紅色火光,以及那凌厲淒慘的叫聲,豁然又想到了一道柔和卻充滿了力量的聲音:“人。始終要靠自己!”

方鳴巍身子一動,從十米高地大石上溜了下來,豁然來到了弗農的身邊。突然,他的腳步一頓,遲疑的看著弗農,眼中有著太多的不解。

在這位平日里顯得陰森森的老刺客的身上,此時竟然再也沒有了半點高手的氣度。現在的他,就像是一個勞作多年的淒苦老農一般,呆呆地遙望天空。

那深沉地目光仿佛看透了一切似的,沒有任何焦距。眼角之處難以置信地有些濕潤起來。

倒抽了一口冷氣。大名鼎鼎地死神草草竟然會突然有著這樣的表情。方鳴巍甚至于產生了一種非常古怪地想法,如果把此刻的場景拍攝下來。不知道這張照片會賣出如何轟動的天價呢?

當然。前提是,要有人相信這個人就是擁有殺手之王和大師克星稱號的死神草草。

“弗農先生。您沒事吧?”方鳴巍小心翼翼的呼喚著。

弗農如夢初醒般雙眉一揚,似乎從那種微妙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瞬間,弗農身上的氣勢為之一變,那種有點狼狽而溫馨的老人家眨眼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又是一顆施展了隱匿之術的大石頭。

方鳴巍的嘴巴微微裂開,這老家伙是在表演節目麼?表情轉變的如此之快,比起菲明頓這樣的老政客也是毫不遜色啊。

勉強一笑,方鳴巍問道:“弗農先生,你看,這就是我收服的怪獸,幸好它們還算聽從指揮,否則這個石道還真的容不下它們呢。”

弗農認真的看向怪獸群,越看越是吃驚。

這里的怪獸種類不少,個體實力也是強大無比,他記得很清楚,凡是自己向方鳴巍提過應該小心避開的怪獸,此刻卻都已經在這只隊伍之中了。而且還有許多強大的怪獸,就連他也沒有提到過。

看到這里,他頓時明白,方鳴巍上一次出去的時候,已經把附近一公里之內的所有高級怪獸都控制了起來,而看看怪獸群的數目和種類,只怕對于怪獸的控制范圍,並不止一公里那麼簡單。

收回了目光,他的心中仿佛掀起了無窮無盡的波濤洶湧,雖然方鳴巍的表現已經讓他多次的出乎意料了,但是這一次,卻是更加的令他難以相信。

“這些怪獸都是你控制的?”

“是啊。”方鳴巍輕歎一聲,這

話麼,如果不是他控制的,這些怪獸早就直接沖進了些高大的石壁撞坍了,哪里還會那麼老實的在前面如同乖乖兔般呆著不動了。

“我和你很少分開。”弗農緩緩的道:“難道你上一次離開的那幾個小時之內,你就已經將它們全部控制了?”

“是啊,控制它們,我還費了不少的心思呢、”方鳴巍難為情的道:“雖然速度是慢了一點,數量是少了一點,但是只要給我時間,我一定能夠操控更多的怪獸。”

弗農怔怔的轉頭,看著那些起碼超過了上萬的怪獸數量,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你是如何做到的?”

“很簡單啊,一招呼,交流一下,它們就聽話了。”

弗農的眼中閃爍著一種狐疑的目光,終于問道:“方鳴巍,我能問你一件事麼?”

“行啊,您老請問。”

“聽說在怪獸之中,有著一種叫做變形獸的家伙,能夠變化成人類的模樣。”

“是啊,它們偽裝的很像,令人防不勝防。”方鳴巍苦惱的道。

“那麼,你究竟是人,還是怪獸啊?”

“?……弗農先生!”

“啊,我只不過是隨口問一句,不要介意,就算你回答是怪獸,我也不會奇怪的。”

方鳴巍:“……”

石道這兒果然是附近最好的休憩場所,特別是石道盡頭有一個小型的石屋,在陰雨天更是遮風擋雨的唯一選擇。

匆匆一個多月過去了,弗農在操控怪獸的方面已經有了不錯的造詣,若是在面對一只新的怪獸之時,他發出指令的速度已經比方鳴巍通過指揮控獸師的靈魂發布命令要快了那麼一線。

當然,如果論及操控怪獸的數量來,那麼他就是拍馬難及了。

對于方鳴巍如此神奇的天賦,他也僅能以驚歎來形容。雖然他在事先早就打聽過方鳴巍能夠一次性的操控數以億計的垃圾機甲和浮游炮群,但是如今看來,就連在操控怪獸的方面,他也有著很好的發展勢頭,隨著控制怪獸的逐步增多,也有著朝億萬的數量逐步靠攏的趨勢了。

若非知道方鳴巍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人類,弗農還真有點懷疑,這小家伙是不是怪獸偽裝的。

在短短的一個月之中,方鳴巍已經控制了方圓數十公里之內的所有強橫怪獸。就連那些大型的怪獸也不例外。

而讓方鳴巍萬分慶幸的是,在這個曠野中的怪獸並不是多麼強大,並沒有如同遺跡中超級蛇怪那樣恐怖的頂級怪獸。

當然,方鳴巍也偷偷摸摸的將身份戒指中的二十余頭怪獸放了出來,這些怪獸的實力遠比曠野中的怪獸要高出不少,有了它們混雜在眾多怪獸之中,無疑是方鳴巍隱藏在暗中的一手好棋。

除此之外,對于每天的跑步行動,方鳴巍更是熱心參與,每一次結束之後,他都能明顯的發現,自己的內勁似乎已經在逐漸的擺脫精神力量的控制了。他的身體慢慢的適應了這種情況,並且愈發覺得自己接近于自然的核心。

弗農對于方鳴巍的進度極為滿意,並且擔保只要他能夠堅持下去,那麼半年之內,鐵定能夠突破體術十五級的壁障。

聽了這句話之後,方鳴巍頓時是動力十足。雙系大師,那可是多麼響亮的稱號啊!

不過要說這段時間最大的收獲,那麼並不是收服了眾多的怪獸,也不是身體中的內勁逐漸圓潤合一。

他真正的最大收獲還是來自于弗農的身上。

這位有著死神之稱的男人,在上一次的感慨之後,愈發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將自己所有的知識以及各種雙系能力之間的配合都一股腦兒的教授給了方鳴巍。

在方鳴巍的身邊,並不缺乏體術系大師,在他的腦海中,甚至于還有二位頂兒尖兒的精神系大師的自我意識存在。

但是,要說雙系大師,那麼弗農就是獨一無二的那一位了。

正是因為有了他毫不藏私的傾囊相授,所以方鳴巍才會在各方面都有了突飛猛進的提高。

畢竟,做為一個精神系十七級、體術系十五級的雙系修煉者而言,如何調解這二系力量之間的差異和配合,才是最為至關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