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怪獸帝國 第五十一章 能量區分

間似乎過的很快,又似乎凝固在一點,根本就未曾動

當方鳴巍隨著弗農的腳步停下的時候,才發覺自己竟然已經回到了石道之前。

“感覺怎麼樣?”

“非常好。”方鳴巍由衷的道:“多謝。”

他今天能夠掌握那種神奇的呼吸之法,並進一步體驗到了那種神奇境界,都是弗農特意傳授的功勞。

雖然這位在人類世界中享譽著赫赫聲名的殺手並沒有解釋一個字,但是修為達到了他們這種地步的人物,只要是其中一方有意傳授,將一切毫無保留的表現出來,那麼另一方自然而然的可以從中學到所有的知識。

當然,如果不是弗農特意傳授,那麼他絕對不會將這種深吸法施展給方鳴巍知曉。

以他能力,想要收斂自己的氣息,還不是跟玩兒似的那麼簡單。

弗農緩緩搖頭,道:“我早就說過了,這是你應得的補償,所以你不必謝我。”

方鳴巍微微一笑,這老家伙的脾氣雖然好多了,但還是有些古怪難懂。自己犯不著為了這點兒小事去頂撞他,只要記住他的這份情意就行了。

“剛才在奔行中,你有什麼感觸麼?”

“有,我似乎感受到了這顆星球的脈搏。”方鳴巍閉上了雙目,一臉的陶醉,道:“那種感覺真是太棒了,似乎我已經成了這顆星球的一份子,再也無分彼此了。”

良久。沒有聽到弗農地話,他詫異的睜開了眼睛。卻看到了弗農地一臉訝然。

“弗農先生,您怎麼了?”

弗農一聲輕歎,道:“你能夠這麼快就達到這個地步,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看來你距離突破體術十五級壁障的日子,已經不會太遠了。”

方鳴巍聞言大喜,不過心中卻有些忐忑,他能夠這麼快融入這個境界。除了他本人的努力之外,還有一點原因,那就是他將腦海中的那幾個體術大師的記憶翻閱了無數遍,也看到了他們成為大師的那一刻記憶。

無論是對于任何人來說,這樣地記憶肯定都是最深刻的,所以那幾個烏邦家族和西西里家族的體術系大師的記憶中。關于這方面的情報並不少。

但是,觀看記憶是一回事,真的想要體驗一下,又是另一回事了。

如果沒有弗農地指點,那麼方鳴巍就算是看人家的記憶再多,也沒有任何作用。但是得到了這位雙系大師的提攜之後,方鳴巍對于體術系的十五級壁障已經有了深刻的了解,再與體術系大師靈魂們的記憶驗證一下,頓時是心有所得,修煉起來。自然是事半功倍了。

只是。弗農並不知道方鳴巍還有著這樣神奇的優勢,尚且以為自己僅是點撥了一下。就讓他變得突飛猛進了。所以他對于方鳴巍的天賦愈發是另眼相看了。

“加油吧。”弗農猶豫了一下,又道:“記住。體術能力並不是精神力量,要想突破體術的極限壁障,就必須動起來,讓自己的肉體運動,進入自然地核心。”

“自然地核心?那是什麼?”

“就是自然,讓你的身體多一點感悟,少一點思考吧。”弗農意味深長地道:“只有你地身體習慣了自然,並且可以與自然溝通和交流,那麼你就是一位體術系的大師了。”

方鳴巍張口結舌,這些話還真是有些古怪呢。


讓身體與自然溝通和交流,這也太難了一點吧。雖然他地精神力量已經強大的到了十七級的境界,並且可以輕而易舉的控制住自己的內勁。

但是這些內勁是被精神力量控制,是處于一種劣勢的地位。

或許,這就是弗農說這些話的意思吧。

如果他還想要更進一步,成為真正的體術系大師,那麼就不能再依靠過于強大的精神力量來操控內勁,而要讓內勁分離出來,讓身體與自然界接觸,形成一套完全獨立于精神能量之外的力量體系。

方鳴巍的一雙眼睛逐漸亮了起來。

為什麼弗農是一個雙系大師,而他的精神力量已經達到了十七級,體術能力達到了十五級,但是卻不能成為雙系大師。

其中最為關鍵的一點,恐怕就是自己的雙系力量不均衡,體術能力在過于強大精神力量壓迫下,已經是處于完全的劣勢。這樣一來,受到了控制的體術能力自然失去了出頭之日,哪怕達到了十五級的巔峰狀態,但是一日不解決這個問題,那麼他就一日別想染指雙系大師的稱號了。

想通了這一切,方鳴巍立即嘗試著將體內二種迥然不同的力量徹底分開。

當然,這個過程並不影響他本身具有的神奇力場。因為任誰都沒有辦法將這二種不同力量融合的奇異體系給拆分掉。所以那個能夠讓人思感靈敏度大幅增加的奇異力場還是依舊保持的完美無缺,甚至于愈發好用了起來。。

將二種能量區分開來的這個過程繁雜無比,但又不能假手于人,方鳴巍一點一

著,也一點一滴的適應著。

沒過多久,黑影一閃,弗農手中提著二個倒黴的六足蟋蟀過來了。

他將二個蟋蟀扔到了石道前數十米的地方,在它們的頭頂上輕輕一拍,這二只六足蟋蟀就清醒了過來。

不過,還沒有等它們站直,弗農就開始使用意念波和偽裝的精神力量發出了種種不同的稀奇古怪的命令。

在強大精神力量的壓迫下,這二只六足蟋蟀倒是沒有一點兒怠慢,也沒有一點兒反抗的跡象。只是,遇到了弗農的意念波之後。它們地表現就有點兒搶眼了。

一會兒起跳,一會兒下蹲。甚至于有時候還會露出了粗壯尖銳的前肢,向著弗農遙遙示威。

總之,這二只六足蟋蟀並不是完完全全地聽從于弗農的命令。它們總是在大多數的時候服從,但是一到要緊關頭,就會來一個反戈一擊,讓弗農的一片心血盡數付之東流。

看到了這一幕,方鳴巍真是連活活笑死的心都有了。

弗農確實很強。對于他自己的精神力量和內勁也控制的出神入化。否則也不可能在那麼短地時間內將意念波與精神力量結合起來。

但是,對于如何操控怪獸,他卻是一個十足的新丁,

怪獸畢竟與機械不一樣,在機械的體內好歹還有一定的程序,可以按照事先的設定進行管理。但是怪獸的體內就沒有什麼程序了。必須全程地操控一切,否則一個不留神,什麼事情都會發生。

再加上要將自己的意念融入偽裝的精神力量之中,這個操控的過程就愈發難以掌握了。

只要有一個不慎,那麼這些怪獸隨時都會脫離你的掌控之中,再想要將它們納入你的掌控,就更是費心費力的一件事情了。


當然,只要能夠將本人的意念波與偽裝過的精神力量徹底達成一致,那麼這種搞笑的場面就不會太多了。不過想要達到這一點,沒有個一年半載地功夫。只怕是不太可能了。

也許是感受到了方鳴巍地目光。弗農轉過頭來,道:“方鳴巍。你在干什麼。還不快點練習如何操控怪獸。”

方鳴巍忍住了笑容,道:“弗農先生。我已經修煉完畢了。”

“是麼?”弗農面無表情的道:“你是說上一次地表現麼?”

“上一次地表現不好麼?”

“不行,你的速度比起真正塔塔亞地控獸師來,要慢了一籌。”

方鳴巍微微苦笑,他能夠操控怪獸,是先命令塔塔亞那個控獸師的靈魂,再由他發出意念波與精神力量結合,才能達到做到操控怪獸的目的。可是這樣一來,比起普通的控獸師就多了一道工序,想要不慢一點也不可能了。

只是,讓他舍棄那個控獸師的靈魂,對于方鳴巍來說就愈發不可能了。因為他若是想要讓自己的意念波與那種神秘的精神力量配合默契,那麼沒有一年半載的努力練習,是想也別想了。

弗農看著面現尷尬的方鳴巍,道:“其實僅僅是速度慢了那麼一籌,也不算什麼破綻,因為每個人的意識反應都有區別,對于個別反應較為遲鈍的人來說,速度偏慢,那是可以理解的。”

方鳴巍頓時雙眼放光,只要能夠掩飾這個問題,那麼自己還有什麼辦不到的呢?

弗農繼續道:“但是你一次性能夠控制的怪獸太少,在塔塔亞的那個控獸師,能夠同時操控上萬的怪獸吧,而且通過那些怪獸,他還可以逐漸的調動整個星球上的怪獸為他效力。但是你同時能夠操控多少怪獸呢?這是一個大破綻,必須努力練習,否則根本就瞞不過別人。”

方鳴巍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爽朗的笑容,道:“弗農先生,請您放心。”

“什麼?”

“速度的問題確實很難解決,但是數量的問題,您就不用操心了。”

“為什麼?”

“因為我已經可以控制多頭怪獸了。”

“哦,多少?”

“很多。”方鳴巍笑吟吟的道:“上一次我回來之前,已經把它們放養在周圍了,只要一聲招呼,就可以將它們招來了。”

“是麼,那就把它們招來看看吧。”

方鳴巍驚訝的指著地面,小心的問道:“就在這里,您確定?”

“是的。”

“可是,這里的地方太窄小了吧。”

“沒關系,附近沒有大型怪獸,這里已經可以容納上百的獸群了,你開始召喚吧。”

“是。”方鳴巍微微點頭,在心中祈禱,但願您老人家不要被怪獸群一下子嚇倒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