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怪獸帝國 第四十五章 食物

方鳴巍,你在想什麼?”

冰冷的聲音入耳,將方鳴巍從沉思中驚醒過來,他看著面無表情的死神草草,勉強一笑,道:“閣下,我在考慮一個問題。”

“什麼?”

“我在想那些鴨子怪獸一個個體形肥大,但是力量卻不堪一擊,那為什麼還要花費大力氣將它們送到人類的世界當中,難道是為了給人類增加對抗怪獸的信心麼。”

死神草草的眼神微微一凝,問道:“你想出來了麼?”

方鳴巍哈哈一笑,道:“我只想到了一個解釋,不知道是否正確。”

“說說看。”

“我看那些鴨子怪獸的體形肥大,也許它們是那邊怪獸的主要食物吧。”

死神草草一怔,片刻之後,看向方鳴巍的眼中竟然意外的多了一份欣賞。那麼年輕的小伙子,能夠修煉到這等地步,果然不是僥幸啊。除了天賦和努力之外,他的見識和臨機應變的能力由此可見一斑。

如果方鳴巍知道死神草草此刻的想法,只怕連大牙都會笑掉了。他能夠猜出這些鴨子怪獸的用處,都是看到那人記憶中的畫面才得出的結論而已。若是無憑無據的憑空猜測,就算是殺了他也想不出來。

死神草草突然歎了口氣,道:“人類,危險了。”

方鳴巍一怔,問道:“您說什麼?”

“怪獸的實力無比強橫,人類以前能夠壓制它們。不僅僅是因為武器地先進,還有這些怪獸沒有組織。沒有後勤,以及大量互耗的原因。”死神草草緩緩地解釋道:“怪獸也是生物,它們也會感到肚子饑餓,所以起碼有一半的怪獸是死于同類的手中。但是現在,這些怪獸有了充足的食物,不再自相殘殺,那麼人類所遭遇的壓力就將成倍增加了。”

方鳴巍緩緩點頭。死神草草說的確實有道理。不過聽到這家伙剛才說話的語氣,怎麼也無法將死神草草與他聯想到一起。

輕咳一聲,方鳴巍道:“閣下不必太過于擔憂了,人類這麼多年來自身發展也是很快地,無論是武器還是防具,時時刻刻都在進步中。所以這場戰爭的最終勝利者,肯定是我們人類。”

死神草草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未必。”

方鳴巍雙眉一揚,道:“除非是現在就進行決戰,否則時間拖的越久,對于人類就越有利。”

“是麼?”死神草草繼續嘲諷道:“你只看到了人類的進步,但是否看到了這些怪獸們也在不斷的進化呢。”

方鳴巍的臉色微變,他頓時恍然大悟,怪不得人類與怪獸糾纏了那麼久,還是無法取得最終地勝利。原來在人類科技進步的同時。這些怪獸也沒有閑著。一樣在不斷的進化啊。不過,這些怪獸的進化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生物的自身進化與科技的研究是二碼事。二者所耗用的時間更是無法相提並論。可是現在的情況。竟然是二者同時進行,而且還保持了一種微妙的平衡關系。這一點也實在是太詭異了。

正當他們各自沉默考慮事情的時候,一道清脆地鈴聲飄過,一只阿帕奇怪獸如風一般地刮了過來。

他們二人立即全神戒備,死神草草更是用出了隱匿之術,在瞬間消失在他人的感應之中。

方鳴巍在腹中大罵不已,這個老家伙又躲起來看熱鬧了。

二米高地怪獸豁然在方鳴巍地前方不遠處停了下來,由于急停而產生的強大慣性讓這只怪獸地前腳硬生生的插入了地面之中。

方鳴巍立即對著這只怪獸進行了初步的評估,它的實力確實不錯,在人類社會中,怕是唯有體術十一級以上的高手,才能與之抗衡吧。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在曠野中停留?”

從阿帕奇的背上伸出了一個小小的腦袋瓜子,原來是一個半大不小的少年在操控這只怪獸。

方鳴巍掃了旁邊的死神草草一眼,這家伙死氣沉沉的毫不礙眼,而且很明顯的是,對面的這個小家伙並沒有發現這里還有一個更加可怕的敵人。

深吸一口氣,方鳴巍正要出手將他拿下,突然腦海中閃過了剛剛進入這里,遇到另外二個守衛者的情形。他心中一動,道:“我是一個控獸師,正在苦修當中。”

那個少年一聽這話,頓時一個哆嗦,他驚訝的問道:“您,您真的是控獸師?”

方鳴巍板著臉,學著死神草草的

無表情的一點頭。

那個少年似乎想要溜下座騎,猶豫片刻,還是在怪獸的身上小心翼翼的道:“聽說所有的控獸師大人都是神的選民,能夠操控所有的怪獸,如果您是控獸師的話,能不能讓我的盧拉聽從您的命令呢?”

“盧拉?”

“是的,就是我的好朋友啊。”那個少年一只手撫摸著阿帕奇,二只大眼睛中閃爍著亮麗的光芒。

方鳴巍看著這頭怪獸,知道不露一手是不行了。只是聽這少年說,控獸師是具有操控怪獸的能力,那麼自己應該怎麼做呢?

微微的閉上雙目,將遇到怪獸指揮者的情況閃電般的回想了一遍。他已經可以,那個倒黴的被死神草草殺害的家伙,就是一名所謂的控獸師,否則他也不可能指揮那麼多的怪獸了。

嗯,那人是使用一種精神力量來指揮的,而這種精神力量也是屬于方鳴巍能夠模擬出來的范疇。

微微一笑,方鳴巍將自己體內部分偽裝過的精神力量外放了出去。

上一次施展咒語的失效時間還沒有過,所以方鳴巍和死神草草身上的那種特殊精神力量還沒有失去,這也是二位守衛者將他們錯認為控獸師的原因。

這種精神力量果然是怪獸的克星啊,那只阿帕奇一遇上這股力量頓時嚇得渾身發抖,四腳一軟,竟然就這樣匍匐在地,連小主人的不斷催促也不敢動彈分毫。

方鳴巍心中大喜,這種精神力量果然有效,不過如何做才能做到如臂指使的操控怪獸,那還需要一段時間的摸索才行。

看著那少年投注過來的欽佩目光,方鳴巍微微一笑,無意間將那種精神力量的強度愈發提高了幾分。

霍然間,原來趴在地上只知道瑟瑟發抖的阿帕奇“嗖”的一聲竄了起來,撒開了那如同獵豹般的四肢,向著遠方疾沖而去。遠遠的,從阿帕奇的身上傳來了一連串驚怒之極的幼稚的吼叫聲,顯然是那個少年在盡力約束呵斥自己的坐騎。可問題是他的座騎已經受到了太大的驚嚇,所以陷入了半瘋的地步,估計要跑到筋疲力盡,才會停下來吧。

方鳴巍用手遮眼,遙遙看去,阿帕奇是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就馱著那個少年走了個無影無蹤,他心中大奇,自言自語的問道:“那個怪獸發瘋了麼?”

“確實發瘋了。”冷冰冰的聲音從方鳴巍的身後突兀般的響起。

方鳴巍扭過頭,不滿的道:“閣下,為什麼每次見到這些怪獸過來,您都會在第一時間藏起來呢?難道您就不能出頭應付一下麼?”

死神草草面無表情的道:“我是刺客,已經習慣于黑暗了。”

方鳴巍頓時啞口無言,歎道:“好吧,刺客也是有特權的,那麼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雖然方鳴巍有些看不慣死神草草的行為,但是在這里,他卻是唯一的商量對象。

“先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再抓幾只怪獸。”

“您打算干什麼?”方鳴巍大惑不解的問道:“我們應該找幾個居住在這里的人類,先想辦法搞清楚他們為什麼生活在這里才對吧。”

“不,現在找人交流,很容易惹人懷疑。”

“交流?”方鳴巍一臉的難以置信:“難道您真的打算通過談話來弄清楚這里的情況麼?”

“是的,為什麼不呢。”

驚訝的張了張口,聽到一位頂級的殺手竟然會在這里選擇這種費時費力的方法來了解情況,方鳴巍的心中就充滿了驚奇和不解。

似乎是看出了方鳴巍的疑惑,死神草草緩緩的道:“殺人並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如果我們想要真的了解他們,就必須把我們變成他們中的一員。”

方鳴巍考慮片刻,對于死神草草的話完全贊同。

“走吧,我們的時間有限,必須盡快的掌握如何操控怪獸。”

“操控怪獸?”

“是的,我們既然要冒充能夠操控怪獸的控獸師,那麼就必須要擁有這樣的能力,否則就太容易漏餡了。”死神草草遙望遠方,道:“但願你的那個偽裝術真的能夠操控怪獸,而不是僅僅將它們嚇走。”

方鳴巍的臉色微微一紅,道:“那只是我的一時失誤而已,你放心,接下來就看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