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怪獸帝國 第四十四章 奇異的怪獸群

方鳴巍二人的來路之上,也有著一片白霧彌漫的深坑往人類世界的神秘通道。

那上萬的怪獸群看到了騰起的白霧,非但沒有任何停止的趨勢,反而是顯得愈發興奮了,無數道稀奇古怪的聲音不斷響起,當真是獸勢震天,無可披靡。

霍然間,一只怪獸也許是踏空了蹄子,摔倒在地,無數的怪獸毫不留情的從它的身體上踐踏而過,然而,等到那些怪獸跑過去之後,這只摔倒了的怪獸卻抖抖身子,利索的站了起來,繼續跟上了大部隊。

望著這些怪獸前赴後繼的進入了白霧,方鳴巍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驚駭,問道:“死神閣下,這些怪獸的實力如何?”

死神草草沉默良久,終于道:“很強,希望你的朋友們已經離開了塔塔亞星。”

方鳴巍抖動了二下嘴唇,在心中祈禱了片刻。確實,這些怪獸的實力之強悍,絕對不是以前遇到的那些怪獸可以比擬的。

如果利安德爾和菲明頓還停留在塔塔亞星球上,那麼遇到這些怪獸的襲擊,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在這一刻,方鳴巍的心中頗為焦急,如果他在塔塔亞的話,憑借著無窮無盡的垃圾機甲和浮游炮群,還可以將這些怪獸消滅,但是現在麼,他唯有祈禱這二個人有些自知之明了吧。

數萬強大的怪獸投入了白霧之中,那里的霧氣頓時變得翻騰洶湧。仿若一條巨龍在其中攪渾打滾一般,頗為壯觀。

霍然間。天空中傳來了無數沙啞而難聽之極地“嘎嘎”叫聲。

方鳴巍和死神草草面面相覷,抬頭望去,只見從空中城市的方向飛過來了一群鴨子。

雖然人類地發源地各有不同,但是幾乎每個人類的發源地中,都會有雞鴨豬狗這種大眾生物的存在。或許彼此的叫法稍有不同,但是作用和樣子卻是大同小異。

不過,能夠在天空中飛翔的鴨子。卻是十分罕見的一個品種。

這群鴨子終于飛近了,當看到它們具體的樣貌之後,就連死神草草這種冷靜地人都有了一絲隱隱心寒。

這些飛行的怪獸雖然還是擁有一般鴨子的外型,就連叫聲也是八九不離十。但是它們的體積卻比鴨子要大了數十倍,幾乎不下于一個普通的人類了。而且在它們裂開的長嘴巴中,生滿了鋒利刺目地獠牙。身體之上,更是油光滑亮,一片片的羽毛根根豎起,仿佛刺猬一樣充滿了危險。

“閣下,您看這群怪獸的實力如何?”

“應該很強吧。”死神草草小心翼翼的道,參考剛才那群陸地怪獸的實力,這些鴨子雖然造型古怪了一點,但是實力應該不會太弱。

方鳴巍看到這群鴨子飛的並不高,心中一動,等到它們的大部隊飛過自己二人的頭頂之後。撿了一塊合適的石頭。用盡了全身力氣,朝著鴨群中扔去。

鴨群中的鴨子極多。而且每一個鴨子地塊頭也足夠巨大。所以方鳴巍雖然沒有瞄准哪一只具體地目標,但是只要大概的方位不錯。就一定能夠打中一只倒黴地家伙。

果然,在十五級體術系高手地全力一拋之下,一只最倒黴的家伙被石頭砸中了腦袋,頓時腦漿迸裂,一頭栽了下來。

方鳴巍正在撿第二顆石頭,卻見到一下就命中目標,而更為誇張地是,這只鴨子怪獸竟然連一個石頭的打擊也經受不起,就這樣直接掛掉了。

他看看手中的石塊,再看看不遠處掉下的鴨子怪獸,又看看一臉不可思議的死神草草,笑問道:“閣下,這就是實力很強麼?”

死神草草冷哼一聲,也不答話。

那群鴨子怪獸並不在乎自己的同伴突然少了一個,它們繼續在空中飛行,來到了白霧上方,驟然下降,飛入了這團看不見底的霧氣之中。

看到這一幕,方鳴巍二人的心中充滿了疑問,為什麼要派這些鴨子怪獸去人類的地盤呢?

它們的外表雖然駭人,但是實力之弱,非比一般,就算是炮灰也算不上啊。

看著遠處空中懸浮著的那個空中城市,他們二人的心中愈發驚疑了起來。

沉默了良久,死神草草終于道:“走吧。”

方鳴巍默默的跟在

草的身後,若是此刻僅有他一個人,那麼除了到空中究竟之外,他再也沒有別的辦法了,但是死神草草顯然是早有准備,他在曠野中漫步而行,卻很快的就找到了一些人類居住過的痕跡,並且沿著這些痕跡一路搜尋過去。

在這個曠野中行走,還是可以看到白霧和空中城市之間的情況。在幾個小時之後,方鳴巍准確的判斷出來,大概每隔三個小時,就有一隊超過萬只的怪獸群浩浩蕩蕩的進入了白霧之中,而其中以那些令人討厭的鴨子怪獸占據了大多的數量。

跟在死神草草的身邊,方鳴巍十分放心,如果這樣還會遇到襲擊,那麼死神草草的這個名號也就白給了。

突然之間,方鳴巍想起了一件事,在自己的腦海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靈魂記憶沒有翻閱過呢。

那就是在塔塔亞星球上被死神草草擊斃的那個指揮怪獸群的人類。

並不是方鳴巍故意將他遺忘,而是吸收了那人的靈魂之後,立即發生了許多讓他無法控制的事情。

無論是被死神草草脅迫,還是進入白霧,找到石生的喜悅,甚至于是來到了這兒之後,見到了那麼多的怪獸,這些變故都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也讓他的心髒遭受到了極大的考驗。所以將那個靈魂的事情忘記,也是情有可原了。

此刻看看周圍似乎不可能再有什麼突發性的危機了,于是方鳴巍分出了一部分的精神意識來查看那人的記憶起來。

眉頭緩緩的皺了起來,那人的記憶量不小,但奇怪的是,很多地方都被某種神秘的力量封鎖了,以方鳴巍此刻的能力,當然可以輕易的破除這些封鎖力量,但是讓他投鼠忌器的是,這些力量仿佛形成了一個整體,一旦破壞了其中的一部分,剩下的力量就足以爆發出來,將那人的記憶徹底損毀。

也就是說,方鳴巍只有一次的破除機會,一旦以強力手段破除之後,就只能看到其中一個片段的記憶而已。

頗為驚奇的感應著這種奇怪力量對于靈魂的禁錮,這種奇異的手法真是聞所未聞,看來在怪獸群中,也是有著大能力的強者啊。

不過,就算是在那人尚未禁錮的記憶中,也透露了許多有用的情報,如,想要操控怪獸的話,除了使用那種精神力量之外,還應該帶上自己的一點意識。至于接受命令的怪獸是如何執行的,那麼就要看這只怪獸的具體智商了。

這一點,連下達命令的人也沒有任何辦法。因為你再有能耐,也無法讓一個白癡成為學富五車的儒家大佬。

除此之外,方鳴巍還看到了一些關于這個人類的生活情況。原來在他的生活中,所接觸最多的並不是怪獸,而是與他一模一樣的人類。還有,他所居住的地方也不是什麼山洞樹穴,而是金碧輝煌,絲毫不遜于人類帝皇家族的宮殿之中。

此外,在他的記憶中,那些與他發生交集的人類當中,大都是彬彬有禮之輩,縱然是與人類社會的禮儀相比,這里也是毫不遜色的。

看到了這些東西之後,方鳴巍立即確定,在這個地方,或者說是這顆星球上,肯定有著人類定居的地方,而且那些人都是怪獸老巢中的高層人物,以重要性來看,遠比普通的怪物要高出不少。

目光搜索了一下,在目力所及的地方,別說是類似的宮殿了,就連像樣一點的平房也看不見。

搖了搖頭,估計那些大人物們是不會居住在外面,而是居住在那個空中城市的附近了吧。

那人的記憶突然一變,所有溫文爾雅的圖像盡數消失,出現了無數血腥凶殘的圖像。

方鳴巍知道,這是他率領怪獸群作戰的情況,不過讓他感到狐疑的是,那些怪獸殺的最多的,並不是人類,而是剛才那些在空中飛舞的鴨子怪獸。

看到怪獸們賣力的吞食著鴨子怪獸的尸體,方鳴巍心中一寒,他終于明白了這些鴨子怪獸的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