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怪獸帝國 第二十章 神秘光卡

解開了;“既然解開了,那麼能夠播放這張光卡麼?”

“沒問題。”那人笑道:“不過有一點我必須提醒你,我只是解開了這段記錄的密碼,但是里面的內容未必就是你需要的東西。很有可能這里記錄的僅是一個家庭的生活片段。”

明礬苦笑一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這好歹也是一個希望。也許我們能夠從中看到第十級文明國家一起消失的秘密呢。”

那人搖頭,道:“哪有那麼好的運氣,不要說找到那個驚天秘密,就算是找到其中一種高科技的制造方法,就已經是非常有用了……”

“吼……”

一道巨大的,充滿了凶戾的暴喝聲突兀的在眾人的耳邊響起,打斷了那人尚未說完的話。

遠在通道另一邊的方鳴巍雖然相隔較遠,但依舊是被震得二眼發花,***,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在嚎叫啊。

好不容易將心中的那種震撼平息了下來,但是方鳴巍迅快的發現,自己的眼線已經沒有了。

那幾個待在地下大廳中的小蚊蠅似乎已經消失了似的,沒有了半點聲息。

心中微微一驚,難道這些蚊蠅被那幾個高手發現而處理掉了,還是受不了剛才的那一聲巨吼而使得肉體破碎。

一想到那道巨吼聲,方鳴巍心中就有些發寒。自從升到了精神系十七級之後。方鳴巍的眼界愈發高了,等閑之人還真地未必放在他的眼中。

剛才在大廳中有四個大師級地高手。若是在以前,方鳴巍唯一的選擇就是立刻退去,有多遠走多遠。但是現在不同,他非但沒有立即遁走,反而是偷偷摸摸的探聽他們的行動。

二種不同的處理態度已經清楚的表明了方鳴巍的心態轉變。

在心中猶豫了一下,方鳴巍從身份戒指中再度掏出了一個小蚊蠅,向著大廳地方向飛去。

雖然小蚊蠅很有可能被對方發現了。但說實話,方鳴巍並沒有多少畏懼的心理。別忘了,他身上還套著一副內甲呢,有了這東西在身上,只要那幾個大師級的體術高手不穿上頂級機甲,還真的未必留的下方鳴巍。

而在這個並不寬大的通道中穿上頂級機甲麼。除非是將這個地方徹底毀了,否則就是決無可能之事。

小蚊蠅轉了二個彎,眼看就要到大廳之前,卻突然停了下來。因為在它地面前,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巨大的白色光牆。

方鳴巍眨巴了二下眼睛,小蚊蠅的那雙複眼也做出了同樣可笑的動作,但是此刻的方鳴巍心中卻是沒有半點笑意。

這個光牆是從哪里出現的,他怎麼一點兒感覺也沒有呢?

身形微微一動,方鳴巍已經來到了光牆的外面。

這道光牆凝而不散,光線也是柔和萬分。但是不知為何。方鳴巍的心中卻湧起了一種驚恐之極的感覺。似乎在這個光牆之中蘊含著巨大地危險,讓人難以自控。

不知不覺中。方鳴巍地手心已經滲出了一片冷汗。自從吸收了數億靈魂,進階十七級精神系大師之後。他還是第一次這樣緊張。

猶豫了半響,方鳴巍還是對著那只飄浮在半空中的小蚊蠅下達了進入地命令。

靈魂雖然也有畏懼之心,但是對于它們來說,賦予它們存在地主人命令,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違背的。

所以這只小蚊蠅終于朝著光牆英勇地飛去。

方鳴巍做好了隨時撤退的准備,但是讓他感到奇怪的是,小蚊蠅竟然輕而易舉的進入了光牆之中。

方鳴巍的一縷精神意識附在了小蚊蠅之上,就在進入這道光牆的那一瞬間,就看見了一個讓他難以置信的場面。

里面依舊是這幾個人,不過唯一不同的是,其中二個已經靜悄悄的躺在了地上,看他們的姿勢,似乎已經是死翹翹了。剩下的那四個大師卻聯合起來,與一只無比恐怖的怪獸進行著生死之戰。

而更令方鳴巍驚訝的是,這四個人竟然已經穿戴整齊,是操控著機甲與那只怪獸搏斗。

機甲?

方鳴巍的意識似乎有了一瞬間的恍惚,這里可是地道中啊,雖然那個大廳並不矮小,但是也無法容納七、八米高的機甲啊。

小蚊蠅一抬頭,立即

周圍的景色,這里,已經徹底的變了。

此刻他們仿佛並不是在一個小小的大廳之中搏斗,而是進入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神奇空間。仿佛在這里是一個無邊無際的龐大沙漠,那只怪獸操控著無數沙流,卷起了一陣陣的漫漫沙海,向著幾個體術系的大師沖來。

雖然四個大師聯合起來的實力非同小可,曾經無數次的將這只由沙海組成的怪獸擊殺,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這只怪獸卻在被擊潰的數息後再度恢複,並且憑借那幾乎是不死之身與這四位頂級高手對捍。

霍然間,方鳴巍的眼前一花,他的視線再度被阻。不過這一次他已經明白了為什麼,因為那只沙獸掀起來的沙海范圍極廣,力量太大,其中一顆沙子碰到了小蚊蠅,就這樣將它硬生生的擊斃了。

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小蚊蠅雖然經過了紅云的改造,但是它的體質還是太弱,所以依舊無法抵抗沙海的侵襲。

幾個念頭在心中轉過,方鳴巍正待從身份戒指中掏出幾個替死鬼進去。然而就在此刻,他的身後傳來了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動。

心中一動,頓知不妙,身子迅速的一側身,已經緊緊的貼在了通道之上。

一道強大的能量光束擦身而過,打在了光牆之上。方鳴巍扭頭一看,原來是把守在外面的那二個防衛者。

方鳴巍心中暗自埋怨,看來自己確實是不夠謹慎,在這種情況下竟然會放松了對于身後的警惕,差點讓這二個家伙撿了個便宜。

隨後心中隱隱作惱,就憑二個十五級的垃圾竟敢來偷襲自己,真是活的不耐煩了。精神力量稍一提聚,正待給這二個家伙一點顏色看看,突然感到了身後傳來一種強大的威脅感,他身形一動,想要逃走,但已經被一種龐大的吸力死死套牢。

若是有頂級機甲在手,以那種強大的功率或許還能脫身,但是此刻就憑內甲,那就無能為力了。

方鳴巍臨危不懼,定眼一看,原來是那個光牆受到了能量光束的攻擊之後,竟然像是具有靈性般迅速的擴大了起來,並且將他籠罩了進去。

看著身體一點點的進入了光牆之內,方鳴巍的心中泛起了一絲絲的苦笑,原來還是沒有逃脫啊。

不過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光牆並沒有停止擴張,將那二個發現不妙而進來查看的守衛者一並給吸了進來。

抬頭,皺眉,自從進入了光牆之後,方鳴巍眼前的景色頓時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哪里還是什麼狹小的通道,簡直就是一個廣闊的沒有邊際的沙漠。

正當方鳴巍心中忐忑不己,他前方百米處出現了二個驚慌失措的人影,正是剛才那二個將能量光束打中了光牆的白癡。

方鳴巍幽怨的看了這二人一眼,這二個家伙真是害人又害己啊。

那二人可是第一次見到這片沙漠地帶,他們的表情頓時變得萬分有趣。

突然,一陣強烈的沙暴從遠處飛來,就在轉瞬間已經來到了眾人的身邊。方鳴巍眉頭輕皺之間,已經穿上了一套頂級機甲,將自己的身體擋在了沙暴之外。那二人正要打算有模學樣的取出機甲,但是被狂沙當場打中,竟然身體僵硬,連取出機甲的動作也做不出來了。

沙暴豁然一停,露出了四台頂級機甲和一只小小的怪獸。

這只怪獸見到又多了幾人,突地靈巧一動,裹著一團黃沙向方鳴巍沖去。

方鳴巍自然不是省油的燈,頂級機甲的速度豁然在瞬間飆升到了七倍音速,遠遠的躲過了小怪獸的襲擊。不過它並沒有空手而回,而是隨後將目標鎖定到了新進來的另外二人身上。

沙暴豁然變形,似乎成了一把銳利之極的光刀,在瞬間割破了那二人的頸動脈,大量的鮮血不斷湧出,二顆腦袋無力的垂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