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大師境界 第六十三章 倒打一耙

然間,方鳴巍聽到了基柯的腰中傳來了呼叫的聲音,動,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

那幾個怪獸一個個跑了過來,進入了方鳴巍的身份戒指之中。

幸好這個戒指所連通的空間極大,否則想要把這些大家伙塞進去,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下一刻,方鳴巍掏出了一個獸寶,扔了過去,隨後開啟了虛擬盤,隱匿在遠處的一個偏僻角落。當然,這一次他有了准備,在現場放了一個接收器,就算是不用精神力量,一樣可以聽到這里的聲音。

基柯操控著機甲,拿起了獸寶,來到了那些早已死透的虎形怪獸身邊,用激光劍將這些怪獸砍了個稀巴爛。

這一切剛剛做好,數台機甲便從遠處以極快的速度飛來。

方鳴巍一看這些機甲的式樣和速度,頓時放心了,這些機甲中並沒有那種十六級以上體術高手操控的頂級機甲,可見這些人能力最強的也不過是十五級而已。

“基柯,你怎麼了?”為首之人問道。

基柯唯唯諾諾的嘀咕了二聲,似乎不敢回答。

那人看了看基柯二只機械手上的鮮血,再看看地上二具被捏爆的同伴尸身,最後再看了眼滿地被撕裂的怪獸尸體。于是,場中的氣氛頓時壓抑了起來。

突然,一人高聲道:“首領,儀器顯示,基柯的身上有一個獸寶。”

為首之人的聲音冷若寒冰:“基柯,你為了一個獸寶,竟然殺害了自己地同伴。難道就不怕家族的報複麼?”

方鳴巍心中冷笑,怕你才有鬼了。不過在他的控制下,基柯只是模糊的發出了幾聲劇烈地喘息聲。

通過了傳呼器聽到這聲音之後,除了方鳴巍以外。所有人都以為基柯是想到了後果,所以害怕了。

“唉。”為首之人長歎一聲,道:“以你的資質,在外圍人員中,也是數一數二的了,若是再努力個百年,也許家主會賜你一顆獸寶。但你卻利欲熏心,自毀前程。”

“我……我……”基柯艱澀的叫了二聲。聲音中充滿了顫抖。

“交出獸寶,跟我回去,聽大少爺的發落吧。”

基柯低下了頭,正當所有人以為他要束手就擒之時,高大的機甲豁然轉身。向著遠方逃去。

為首之人一怔,這才反應過來。大怒道:“追。”

幾台機甲向著遠方追去,瞬間不見了蹤跡。

方鳴巍微微搖頭,立即轉身,遠遠的逃離了這個地方。當然。在離開之前,他已經確定了。那個可以探查精神力量的儀器已經被基柯所操控地鋼鐵大手捏成了一團廢鐵。就算這樣的儀器還能修複。里面的所有記錄也必定是全部銷毀,不可能再威脅到自己的安全了。

至于安放在基柯身上的靈魂能否操控機甲逃脫。說實話,方鳴巍並不關心,只要他自己不被牽連進去就好了。

只是經過了這番變故,方鳴巍對于那些世家大族地人充滿了警惕,再也不想與他們發生任何交集了。

遠離了這里之後,方鳴巍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放出了虛擬盤,將自己隱藏了起來,隨後開始查看剛剛得到地三個靈魂的記憶。

果然不出所料,他們三個都是摩卡里家族中的外圍成員之一。

不過,也有一件事讓方鳴巍感到了非常奇怪,那就是雖然摩卡里家族是利斯曼共和國中數一數二的大家族,但是基柯三人卻並不是利斯曼共和國公民。

他們三個人分別來自于不同地三個五、六級國家,在本國之中,雖然也有一定的名氣,但他們還是選擇了投靠摩卡里家族。

當然,他們投靠地真正目地只有一個,那就是希望能夠獲得一顆獸寶。

因為這些人知道,以他們的資質,修煉到十五級已經是頂峰了,若是再想更進一步地話,基本上憑借自己的努力是不太可能實現的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求得一顆獸寶,在獸寶的神奇功效之下,才有一定的突破希望。

然而,獸寶這東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特別是對于這些體術能力僅有十五級的家伙來說,除非是有了逆天級的狗屎運,否則根本就不可能搞到這麼珍貴的寶物。

于是,這些人千方百計的投入了擁有遺跡的第八極文明

某一個大家族之中,以求在有生之年,能夠獲得家族權貴的青睞,獲得一顆可以幫助自己通往無上大道的獸寶。



知道了這些人的來曆之後,方鳴巍的心中未免有了一絲憐憫,說句實話,這些人雖然可恨,但也有他們的可憐之處。不過可憐歸可憐,但是如果再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方鳴巍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

當然不能逆來順受了,只有想辦法將危機扼殺在搖籃之中,才是最好的選擇。

在他們的記憶中搜尋了良久,終于讓方鳴巍找到了他最關心的東西。就是那個能夠探查人精神力量的儀器。

原來這東西是第八級文明特制的探索器,能夠收集半個小時之內,在空間中所留下來的精神力量,並以此為根據進行分析。

而這個儀器之所以能夠分析出這股精神力量是屬于方鳴巍的,其實也非常簡單。因為這個遺跡是屬于利斯曼共和國監管的,所有進入的人都必須登記注冊,在登記之時,凡是進入之人的精神力量都曾經留下了印跡而輸入了所有這類探測器之中。

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原來還有這個緣故啊,幸好今天讓自己知道了,否則日後肯定有倒黴的時候。

隨著接觸的國家文明等級的提高,各種稀奇古怪的科技產品層出不窮,頓時讓方鳴巍大為警惕。

反正以後在這里,一定不能隨便的將精神力量外放了,否則這就是實打實的證據,根本就無法掩飾。

突然心中一動,暗自罵了一句,自己也是糊塗了,小皇冠的本身就擁有隱匿精神力量的作用,若是要動用精神力量之時,只要戴上小皇冠,豈不是可以輕易的解決這個問題了。微微搖頭,方鳴巍的雙目中突然亮起了一團精光,如果自己使用了偽裝術,不知道能否騙過這種儀器呢?

一想到這里,方鳴巍頓時心中大動,幾乎就想要再度回去一次了。好在經過了多年的培養,他的心性已經頗為堅忍,所以迅速的打消了那個念頭。

戴上了小皇冠,方鳴巍開始搜索起那個打入基柯體內的靈魂了。其實這個靈魂與基柯的身體尚未全部融和,就連走路都是磕磕碰碰的,根本無法進行遠距離的行動。

如果不是進入了機甲,利用機械的特性,那麼早就無法躲避摩卡里家族的追殺了。

然而,探查到的結果,卻是讓他大吃一驚。

在北方數十里,有方鳴巍安排的二個小型飛行器。此刻,通過這二個飛行器,方鳴巍看到了追擊基柯那八個人,正操控著機甲與一群怪獸死磕,而基柯本人卻早就不知所蹤了。

使用小皇冠的特異功能,方鳴巍仔細搜尋了一下,立即發現了基柯的下落,與他腦海中的靈魂交流了一下,這才明白,原來這家伙運氣好到了家,在逃跑的時候,竟然踢到了一只怪獸群的幼獸,從而激怒了整只怪獸群。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所有的怪獸蜂擁而上,不過這些怪獸並沒有攔住首先逃遁的基柯,反而將後面的追兵給擋住了。

那些追兵們擺脫不掉,也逐漸的打出了真火,所以雙方就在那里開始糾纏不休了。

心中微動,對著基柯下達了遠離的命令,同時自己也登上頂級機甲,向著遠處貼地飛去。

自從到了這里之後,方鳴巍就發覺了一件事,那就是所有的人,無論他們操縱的是機甲還是什麼,都不會從高空飛行。顯而易見,空中的危險系數肯定要遠遠的大于地面了。所以方鳴巍也入鄉隨俗,開始練習貼地飛行的技能了。

很快,方鳴巍和基柯已經離開了事發地點的千里之遙。

找了個安全的地方,方鳴巍讓基柯下了機甲,在他的身邊繞了幾圈,方鳴巍還是發現了不妥的地方。

那就是在基柯體內的靈魂似乎與他的身體並不是十分合拍,特別是在他的精神力量感應之下,有著一股極其別扭的感覺。

他頓時明白,這是靈魂無法與肉體完美融和的結果,不過如何讓這二者合二為一,確實是一件天大的難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