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大師境界 第一章 收獲

漫漫的宇宙之中,無邊無際,在一條隱秘的航線上,飛來了十余艘飛船。其中的二艘體型巨大,足有三十公里之長,正是方鳴巍的二艘私人座駕。

自從聽到了花珈宏的報信之後,方鳴巍就失去了繼續停留在艾莫爾軍團的心情。

于是,他向陳旭濤將軍提出離去的請求。對于陳旭濤而言,方鳴巍的離去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畢竟這個人的身份太特殊了,若是在這里有什麼好歹,那麼無論如何,他也脫不開關系。

不僅僅如此,在得到了科茲莫二人的評價之後,方鳴巍的身份已經是泄露無疑,所有人都對他充滿了好奇,他在閱兵台前的表現也被人誇大了許多倍到處宣揚,讓他徹底的成為了一個新聞人物。

在離開的當日,許多高級軍官主動前來送別,就連科茲莫都遣人而來,並且與他交換了彼此的通訊方式。雖然科茲莫二人很想借助方鳴巍的力量去探索那神秘的怪物峽谷,但是他們的要求被方鳴巍婉拒了。所以他們只好退而求其次,與方鳴巍保持日後的聯系。

在飛船上,方鳴巍對二個主控靈魂下達了自動跟隨的命令之後,就切斷了通訊。如果沒有特殊的事情發生,他是不打算與外界通訊了。而花珈宏似乎十分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吩咐自己的手下不許騷擾。

獨自一個人在主控室中考慮了半響,方鳴巍不住的盤算著自己日後的去向。

這一次艾莫爾一行收獲頗豐,共收集了五十多萬地靈魂。一時三刻,絕對是夠用了。

不過單有靈魂還是不夠的,沒有相匹配的後勤保障,一切都是空談,所以他終于決定,一定要大力的發展自己的領地,起碼要在領地之中,建立起一只不容任何人小覷的強大勢力。

他知道,自己所掌握的實力越大,樸巧姐妹的日子就越好過。如果有一天,自己的能力真的強大地到了遠超紐曼帝國的時候。那麼就是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將她們接過來的時候了。

讓自己所掌握地實力超過整個紐曼帝國,這件事若是放在以前。方鳴巍是絕對不敢想象的。但是在艾莫爾見到了凱悅帝國的羅孚爾兄弟之後,方鳴巍卻心動了。

想當初自己在地球聯盟之時,也是一個無名小卒,不要說什麼凱里家族了,就算是區區一個小小的馬庫斯都可以輕松的將自己致于死地。

不過現在麼,別說是凱里家族了,就算是整個地球聯盟加起來。他也不會有任何畏懼。

在二艘勝利級戰艦和二千艘青松級戰艦的幫助下,擊潰所謂的地球聯盟防衛軍,那簡直就是輕而易舉地事情。

有了這個經曆之後,方鳴巍對于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雖說現在他還在依仗紐曼帝國的實力,但是天知道日後的情形怎麼樣。只要他自己不斷提高。終有一日,肯定能夠達成所願。

伸手一招,一個小小的圓球出現在面前。

看著這個乖巧的莫離怪獸。方鳴巍地心中頓時開朗多了。

一想到科茲莫二兄弟打定了主意,要在怪獸峽谷那里駐紮一段時間,方鳴巍就忍不住好笑起來。

除非他們的運氣能夠好到在那里找著另外一只莫離,否則他們此次注定是要空跑一場了。

伸出手指,在莫離軟綿綿的身體上一點,那小東西頓時吐出了二樣東西。

一件自然是獸寶探測器,另一件則是凱力地身份戒指。

先拿起了獸寶探測器,放在飛船的檢測器械下進行了一遍詳細的檢測。不過,得到的結論讓方鳴巍大失所望。

在這個探測器上,有著二十余種不同的礦物質,其中普通礦物質十二種,珍稀礦物七種,還有幾種礦物就無法測度了。

想不到連勝利級戰艦上的機械也有無法測定的物品,至此,方鳴巍終于相信了,科茲莫他們的手中確實只有這麼一件探測器。

把玩了一下,方鳴巍將這個探測器丟到了一邊。

畢竟,這東西雖然珍稀,但是卻僅有一個功用。而且這個功用對于方鳴巍來說,更是相當于雞肋無疑。

經過了測試,這個探測器只有在距離獸寶十米的范圍內,才會有著細微的反應。一旦超出了十米,就無能為力了。可以說,上一次在變異怪獸的身體內找到獸寶,純粹是麥卡其的運氣好到了家。如果那頭怪獸的獸寶不是隱藏在尾巴靠近背部的地方,他根本就休想檢測到。

但是這個問題在方鳴巍戴上了小皇冠之後,就徹底的解決了。

小皇冠只要掃描了一次獸寶的具體情況,就自動的將它記錄下來,並且可以主動發現方圓上千米之內的所有獸寶。

當然,如果方鳴巍將自己的精神力量輸入小皇冠之中,那麼它的搜索范圍將會無限擴大。具體能夠達到什麼樣的地步,最終還是要看方鳴巍自己的實力了。

既然有了小皇冠,對于這個東西,方鳴巍確實是不太上心了。不過,對于另外一件寶物,他卻是大有興趣。

拿起了凱力失去的身份戒指,方鳴巍輕輕的掂了掂,份量很輕,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上一次拿到科茲莫的身份戒指之時,出于禮貌,或者是忌憚之心,方鳴巍並不敢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去測試。但是這一次不同了,無論他怎樣擺弄手中的戒指,都不會怕被人發覺。

雖說這上面有著凱力的精神烙印,但是此刻他早已經過了好幾個跳躍點,如果相隔那麼遠還會被凱力發現,那麼他也認了。

嘗試著將自己的精神力量輸入身份戒指之中,果然感到了一種極強的抵抗力量。

這股力量最令人討厭的,並不是它的強大,而是它的詭異和捉摸不定,雖然方鳴巍本身的精神力量超過了它千百倍,依舊是無法觸摸。

就像是一個盲人想要打開一道門,但是他此刻距離這道門還有一段頗遠的距離,而他連門的方向都無法掌握。如此,他空有再大的力氣,也是無法達成自己的願望。

霍然間,方鳴巍想起來了,科茲莫曾經說過,唯有精神力量達到十六級的真正大師,才有資格開啟這件寶物。

那是否說,自己目前的實力不濟呢。

考慮了一下,方鳴巍將精神力量送入了小皇冠之中,這一刻,他的精神意識仿佛無限制的成長起來。

通過了小皇冠將精神力量送入戒指中,情況果然大不相同了。那股抵抗的力量似乎變得微弱了,又仿佛是變得觸手可及了。

隨著方鳴巍的精神力量不住提高,戒指中的異種能量也就越來越小,最終徹底消失。

方鳴巍松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終于過了第一關。

雖然他目前的實力還達不到真正的大師級別,但也僅是一步之差而已。在得到了神秘小皇冠的幫助下,終于從迷霧中走出,看到了戒指的真正面目。

只是,當他的精神意識看到了戒指的真正面目之後,不由地傻眼了。

怪不得科茲莫信誓旦旦的保證,只要在自己的身份戒指上留下精神烙印,就沒有別人能夠打開。

原本方鳴巍還對這句話有著幾分懷疑,但是此刻完全相信了。在他真正接觸到戒指之時,才發現戒指的表面有著一層巨大的光門,光門上閃動著一種頗為熟悉的感應。他知道這就是凱力所留下的精神烙印。

想要打開這道光門,看到戒指中的東西,那麼首先就要指揮的動這道光門上的精神烙印。如果是凱力本人,只要將自己的精神力量輸入一點,和精神烙印的波動吻合,就可以打開光門,

但是,方鳴巍和凱力的腦波相差甚遠,他的精神力量也無法與凱力的精神烙印吻合,那麼唯一的結果就是失敗而回了。

當然,如果方鳴巍的實力夠強,強到了能夠在一瞬間將這股精神烙印抹去的地步,那麼自然也可以抹去了這股烙印,打開光門。

但問題是,方鳴巍的實力不夠,若是持強而為,那麼唯一的結果,就是讓這道烙印爆炸,連同光門一起消失。

如果連光門也消失了,那麼這個戒指所連通的那個空間自然就無法開啟,至于里面的東西麼,那就是永遠也不可能拿出來了。

深深的歎了一口氣,方鳴巍收回了精神力量,悻悻然的放下了戒指。

明明看見一個寶藏就在眼前,卻無法打開,這種感覺非常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