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紐曼帝國 第八十四章 獸寶(上)

看著科茲莫那近乎于虔誠的目光,方鳴巍的心中大受震撼。

那是一種全心全意,發自于內心深處的真實感覺,足以打動任何人的真心了。

“大師,這東西對我們……對您有用?”方鳴巍認真的問道。

“是啊,不僅僅是對我有用。”科茲莫糾正道:“而是對所有修煉者都有用的好東西。”

方鳴巍的目光一閃一閃,充滿了好奇心。

如果在科茲莫的面前,是一位二百二十歲的修煉者,那麼他絕對不會說出這番話來。但是當他知道方鳴巍僅有二十三歲的時候,第一個念頭竟然不是妒忌,而是深深的欣慰。看來在精神系的修煉者中,又將誕生一個舉世無雙的天才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天才還是自己先遇到的,若是能夠將這位天才引進最頂級的精神世界中,難麼他的名字也會伴隨著這個天才的名字一樣,永載史冊。

拿著手中黃豆大小的獸寶,科茲莫道:“獸寶的用處十分廣泛,但其中最重要的,那就是能夠提高修煉者的實力。無論是體術系的修煉者,還是精神系的修煉者,只要能夠使用獸寶,就可以不斷提升,以達到真正強者的境界。”

方鳴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不到在科茲莫的口中,這個獸寶竟然像是一個無所不能的東西一樣。

能夠讓人的能力得到不斷地提升,以達到真正強者的境界,這句話真是好聽啊!

他看著科茲莫。認真的問道:“科茲莫大師,既然獸寶有這樣神奇的功能,那麼豈不是使用這東西,可以制造出無窮無盡的高手了麼?”

“是的。”科茲莫想了片刻,道:“確實如此。”

方鳴巍失笑道:“那麼說,連十六級的高手也可以造就了?”

“理論上來說,確實如此。”

方鳴巍的嘴角微微抽動,道:“大師,請問在帝國之中,究竟有多少位大師啊?”

“不多。應該有一萬多個吧。”

方鳴巍深深的吸著涼氣,一萬多個竟然叫不多。你還要不要人家活了,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啊。他搖了搖腦袋。鎮定一下,突然笑問道:“科茲莫大師,既然您說獸寶能夠讓人不斷的提升實力,就連體術和精神地壁障也可以輕易通過,那麼十六級以上的大師應該還有更多地吧。”

科茲莫的眼中露出了極度地驚訝之色,他看著方鳴巍半響,終于苦笑道:“方先生。如果有人能夠保證擁有無限制的獸寶的話,那麼自然可以讓許多強者成為大師,但是……”

方鳴巍何等機警,一聽他的話,頓時明白,問道:“難道連凱悅帝國也無法提供足夠的獸寶麼?”

“足夠的獸寶……”科茲莫差點沒有高聲叫出來。他苦笑道:“獸寶是修煉者眼中,真正的無上至寶,如果那麼容易提供地話。又怎麼可能成為至寶呢。”

方鳴巍聽後,連忙虛心請教起來。

科茲莫也不藏私,詳細的解釋道:“獸寶是從各種怪獸的體內取出的,能夠生成獸寶的怪獸,都是在同種類中最厲害的。別說是擊殺了,就算是想要遇到這種罕見地怪獸,都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你明白了吧。”

方鳴巍連忙點頭,心中微動,問道:“您是為了怪獸峽谷中的怪獸來地,難道在它的體內,也有獸寶麼?”

雖然真實的答案方鳴巍早就知道了,但此刻還是問了一句。

不料科茲莫微微搖頭,道:“我不知道。”

“什麼?”

科茲莫雙肩一聳,道:“在沒有擊殺怪獸並且獲得尸體之前,天知道哪個怪獸的體內會否有獸寶的存在。就算是同一種類的二個怪獸,也很有可能一個有,一個沒有。”

“啊,您是說,就連您也無法肯定在怪物峽谷的那個怪獸體內有沒有獸寶。”

“是啊,如果我能夠事先看透的話,我就不是大師,而是……”科茲莫突然停住了口,看他的神色,似乎在忌諱著什麼似的。

方鳴巍大奇,不過既然人家不想說,問也是白搭。

“科茲莫大師,既然您不知道答案,為什麼會毫不猶豫的趕來呢?”

“很簡單,因為根據以往的經驗,越是古怪的,單居的怪獸,就越有可能擁有獸寶。”科茲莫微微一笑,道:“我們兄弟到這里來,原本是想要到怪獸峽谷中碰碰運氣,但是想不到剛剛到達這里,就已經收獲了一枚獸寶,此行不虛啊。”

方鳴巍不屑的看了眼手中那僅有黃豆大小的獸寶,看著他一臉的滿意,心中暗笑,若是你看見我飛船中那拳頭般大小的獸寶,還不知道會有什麼表情呢。

臉上含著微微的笑意,方鳴巍將那個他根本看不上眼的獸寶恭敬的遞還給了科茲莫。

科茲莫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驚訝,他抬頭看了自己的兄弟一眼,凱力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訝色。

對于他們這些高級修煉者而言,獸寶確實是最珍貴的東西。為了這個東西,哪怕是親如兄弟,也會反目成仇。

但是此刻,他們一看方鳴巍的眼神,就明白,方鳴巍是真心實意的想要將這東西還給他們,而沒有任何一點兒的勉強和不舍的意思。

在這一刻,二位愷悅帝國的子爵大人同時感到了一絲莫名的不解。

科茲莫並沒有立即將獸寶接過來,而是微笑著道:“方先生,你可能還沒有弄明白這件東西的真正價值吧。”

方鳴巍哈哈一笑,道:“二位都說的這樣清楚了,我如果再不明白,那不成笨蛋了。”

“哦,那麼你是否知道,如果這個獸寶讓你使用之後,會有什麼後果呢?”凱力雙目一凝,問道。

方鳴巍雙肩一聳,道:“還能怎樣,也就是讓我立即達到十六級的大師水准了。”

科茲莫和凱力同時一怔,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如果這里不是有二個人的話,他們還真的有點懷疑,自己剛才是否聽錯了。

對于他們這些精神系的修煉者而言,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突破十五級極限,因為唯有突破這一關之後,才能領悟精神世界的終極奧義,進行更高層次的修行。

但是此刻,在方鳴巍的口中,竟然以如此淡然的口氣說出了這番話,幾乎將他們一生的價值觀都攪亂了。

“你,難道你不想進階十六級麼?”凱力詫異的問道。

“當然想了。”方鳴巍揮了一下手,加重了語氣,道:“除非是傻瓜和白癡,否則不可能不想的。”

“既然你那麼想,為什麼要把這個獸寶還給我們呢?”

方鳴巍心中暗道,正所謂無功不受祿,你們若是平白無故的送我獸寶,那麼日後肯定會想要在我的身上千百倍的剝削回去,這筆買賣可不太合算。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獸寶對于自己的用處並不大,別說在自己的手中已經有了一個比這大上百倍的獸寶,就算是沒有這東西,自己在紅云中修煉個幾年,一樣能夠突破極限。

小便宜莫貪,貪必有失啊。

此刻的方鳴巍,正如那無欲無求的太監一樣,就算是科茲莫送出的女人再美,對他也沒有任何吸引力。

“凱力大師,您也知道,我今年不過二十三歲而已,但已經初步領悟了精神力量的終極奧義。”方鳴巍的臉上一片平靜,絲毫沒有將內心中的想法泄露分毫:“我並不想要依仗外力,只是想要依仗本身的能力取得突破。”

看到了方鳴巍那清澈如水的雙眸,羅孚爾面面相覷,想不到在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著如此古板真摯之人。甯肯自己努力修煉,也不願意借助外物,這是何等堅強的意志和廣闊的胸襟啊。

在這一刻,他們兄弟二人同時相信,雖然這個方鳴巍此刻還僅僅是一位十五級的精神系准大師,但是他日後的發展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最起碼,要遠遠的超過自己兄弟二人了。

科茲莫臉色鄭重的收起了那個小黃豆般的獸寶,眼睛一直凝視著方鳴巍的雙眸,

然而,直到他將獸寶放入了空間戒指之後,還沒有看到方鳴巍的眼中有任何的留戀,至此,他長噓一口氣,真正的相信了自己的判斷。

然而,任憑他們二兄弟見聞廣博,閱曆非凡,但是自始至終都想不到,方鳴巍之所以不在乎這東西,並不是他不識貨,或者是具有什麼類似于武者之心的東西。而是因為在他的手中,有著比這好過千倍的獸寶。

正如家財萬貫的老板,又怎麼會在乎一個打工者的家產呢。

他們兄弟二人以己推人,卻是大錯特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