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紐曼帝國 第六十六章 怪獸的記憶

清清的溪水潺潺地流著,像仙女身上美麗的飄帶,從高崖上伸展到遙遠的地方去。

蔭綠的山谷里,百鳥啁啾,乳白的晨霧,像輕紗似的慢慢被揭開了,火紅的攀枝花仿佛一片殷紅的朝霞浮蕩在山谷里。

這是一處幽靜典雅的安逸地方,也是方鳴巍在擊殺怪獸之後,請求暫時修養之時,陳旭濤上將親自指派的地點。

在艾莫爾星球上,雖然早已軍事化。但是類似這樣的高級療養院還有不少,當然,這里並不是招待那些普通士兵的地方,若是沒有極大的權勢和地位,根本就別想踏進這里的大門。

不過以方鳴巍的身份,自然是具有在這里享受的資格了。

對于這里的環境和居住條件,他是十分滿意,但是唯一不滿意的地方就是,在他的身邊,多了一個形影不離的跟屁蟲。

“姚隊長,尖刀部隊有著十萬人,你身為他們的總隊長,難道不是日理萬機麼?怎麼還有興趣陪著我亂逛呢?”

“方少校,將軍已經下了死命令,只要你在艾莫爾一天,我的最大任務就是保護你的安全。除此之外,一切都可以暫時放一放。”

“啊,我明白了。”方鳴巍點頭道:“你們的意思是說,是嫌棄我來到了這里,所以想要催促我快點離開。”

“不,您誤會了。”姚旭學斷然道:“我們非常歡迎你的到來,但是對于我們來說,最主要的是保證你的安全。”

“我的安全,我自己可以保證。”方鳴巍微微一笑,揮了揮手,道:“難道你信不過我麼?”

“信的過。”姚旭學真心實意的道。

“好,既然信得過,那麼就請你出去吧,我習慣于一個人住。”

“不。”姚旭學毫無商量的道。

方鳴巍萬分郁悶。問道:“姚隊長,你為什麼一定要與我住在一起呢?”

“這是將軍的命令,我是軍人。必須無條件執行命令,除非……”

“除非什麼?”方鳴巍好奇的問道。

“除非被人擊倒,或者死亡。”

磕巴了一下嘴唇,只要想想姚旭學高達十五級地體術能力,方鳴巍就有些頭疼了。雖然他現在掌握了幾種威力強大的咒語,就算是以一對一,他也有自信可以將對方拿下。但是,一旦他對姚旭學使用這幾個咒語,那麼想要不暴露。可就比登天還難了。

“好吧。”方鳴巍無奈的點頭,道:“你跟著吧。”說罷,他往床上一躺,道:“我睡一覺。別來打擾我。”

“明白。”

閉上了眼睛,方鳴巍地呼吸很快就放松了下來,似乎已經睡著了一般。

姚旭學輕手輕腳的來到了另一張床上坐下,在這個房間的周圍,起碼有上百的尖刀小隊成員守衛,而且,吸收了昨天怪獸突襲的教訓,就在這附近。還隱匿著數十台機甲,可以在二十秒之內啟動,並且來到這里。可以說,只要不遇到怪獸大規模的攻擊,幾乎就不會有任何安全方面的問題了。

微微的瞥了一眼方鳴巍,他對于昨天方鳴巍所施展的手段也覺得高深莫測,匪夷所思。

那突然消失、出現地身影。竟然讓他也無法撲捉。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絕對不是什麼快捷的身法,倒有點兒像是傳說中的“瞬移”。

此外,方鳴巍在怪獸頭上地那輕輕一指,也不知道是什麼技巧,就這樣一點。那只龐大無比,擁有強大實力的怪獸就軟綿綿的躺下了,並且直到現在,還沒有清醒過來。

微微搖頭,在這個人的身上,有著太多的,無法想象的秘密,也許並不是他一個小小的總隊長可以探查的。

殊不知,此刻地方鳴巍也沒有閑著。

在昨天的怪獸逆襲之中,方鳴巍最後確實是使用了瞬移的技能,穿過了虛無的空間,直接來到了怪獸的大鼻子之上。

不過,最後的那輕輕一點,其實正是五道咒語中的最後一個。

若是在平時,他想要施展這個咒語,起碼需要半分鍾地時間准備,但是在生死關頭,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已經達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所以竟然在一瞬間默發了出來。

以前,他並不知道這個咒語的妙用,但是在勾出了怪獸的靈魂之後,他頓時明白了。原來這個咒語竟然可以將人類等生命體的靈魂勾出體外。

這種勾魂術之所以在以前頻頻失利,最大地原因就是他施展的對象弄錯了。在今天以前,他所遇到的怪獸都是一些沒有靈魂的家伙,所以這個勾魂術自然不可能有任何效果了。但是在昨天的那一戰,他遇到的怪獸竟然是具有靈魂的,所以才能誤打誤撞的,把它的靈魂勾了出來。

雖然他很想立即看看這個靈魂之中記憶著什麼內容,但是軍營孔&子&文學&網友&中剛剛發生了如此之大的騷亂,自然不可能有空讓他靜下心來。

怪獸為何會變成人類,又突如其然的出現在軍營之中,還將襲擊的目標鎖定在軍團最高指揮管陳旭濤上將的身上,這一系列問題都將要徹底盤查。

不想卷入這個漩渦之中的方鳴巍只好提出暫時離開,而這個要求對于陳旭濤來說,一樣是求之不得。他立即讓姚旭學放下手頭的所有工作,挑選高手護衛,讓方鳴巍來到艾莫爾最好的療養院散心。

在到了這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之後,姚旭學寸步不離的跟著方鳴巍,讓他大為惱火。不過在交涉無果的情況下,方鳴巍也唯有聽之任之了。

這只怪獸的靈魂與普通人類的靈魂並沒有什麼二樣,而且它的強度也僅與一般的人類十幾級左右的靈魂相當,在方鳴巍腦海中的眾多靈魂中,根本就排不上號。

只是,它的來曆並不簡單,只是這一點就足以讓方鳴巍另眼相看了。

緩緩的將精神力量刺入了怪獸的靈魂之中,無數的畫面頓時從方鳴巍的腦海中不斷閃過。

不過,讓方鳴巍驚訝的是,在這只怪獸生下來之後,它的一生就仿佛是在戰爭中度過的。

這些圖片之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搏殺的場景,它的對手有很多,有它的同類,其它的怪獸,甚至于還有人類。其中最令方鳴巍震撼的是,他看見了一個奇妙的場景。

數百上千只怪獸團團的圍住了一個高二米左右的生物,它的身上穿著一套奇異的服裝,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方鳴巍卻隱隱的感到了一絲熟悉。

怪獸的戰斗力極其強悍,上千的怪獸每一個都擁有超過它的實力,其中三只最大的怪獸更是強悍的令人發指。但是,那個奇異的生物動了,無論是速度,攻擊力量,它都占據了無與倫比的優勢。

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它竟然以令人難以置信的力量,盡屠了這上千的怪獸。

方鳴巍無意識的抿了抿嘴唇,雖然他知道,這僅僅是這只怪獸的一段記憶而已,但這段記憶可是真實發生的。

如果這一次來的是這種強大至不可思議的生物,那麼方鳴巍可以肯定,別說是陳旭濤將軍了,就算是他自己,也是在劫難逃的。

這只怪獸的命很大,雖然挨了那莫名的生物一擊,但卻僥幸的活了下來,也將這段記憶保留在腦海之中,讓方鳴巍看到了真正強大生命的強橫力量。

除了這一段記憶之外,其余的戰斗場景雖然一樣充滿了血腥和暴戾,但已經無法讓方鳴巍投以關注的目光了。

因為那些戰斗與最慘烈的那一戰相比,簡直就是小孩子過家家一樣,沒有一點兒的可比性。

粗粗的看了一遍關于戰斗的記憶,方鳴巍又將怪獸的其它記憶瀏覽了一遍。在這些記憶當中,有著無數各種不同的怪獸,它們的種類奇多,而且更主要的是,其中有相當一部分都沒有記錄在紐曼帝國的怪物圖鑒上。

大發現啊,方鳴巍立即提起了精神,若是將這些怪獸的圖像翻錄出去,只怕立即就能引起整個帝國的轟動了吧。

突然,方鳴巍的精神意識一凝,因為他又看見了一個熟悉的東西。

一個碩大的圓球,它的身上泛動著白里透紅的波紋,似乎翻湧的浪花般,層層疊疊。

這東西,不就是自己在怪獸峽谷中收伏的那個古怪大圓球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