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紐曼帝國 第二十章 拒絕

那些……飛船呢?”林明志喃喃的問道。

許公抖動了一下嘴唇,道:“這艘戰艦是此人獨自操縱,上面不需要其它乘員,是不是他把青松級戰艦都停靠在走廊……”

說到這里,許公微微搖頭,自動將這個荒謬的念頭否決了。

走廊能夠有多大,就算可以停靠青松級戰艦,但是那二千戰艦加起來的體積可是要遠大于一艘勝利級戰艦啊。

嚴先生的雙目中豁然閃過了一絲精芒,他緩緩的道:“空間。”

林德彪一怔,頓時明白過來,叫道:“我知道了,他掌握了戰艦中的神秘空間。”

眾人眼睛一亮,沒錯,也唯有這個解釋了。

雖然凱悅帝國將勝利級戰艦送給了紐曼,但是其中部分核心技術,還是沒有透露的。無論是動力系統,還是空間技術,都沒有做出半點解釋。

動力系統還好說,只要能夠不斷的提供能源就行。但是,在飛船上的那幾個奇異空間,就讓人頭疼萬分了。

無論他們使用什麼樣的手法,依舊是無法打開這些空間門,自然也就不知道里面裝著的是什麼東西了。

既然連帝國內部無數科學家都無法解開的問題,方鳴巍又是如何開啟這些空間之門的呢?

一時間,眾人的心中七上八下,隱隱的都覺得,方鳴巍此人實在是來曆莫測。

如果此刻有人跳出來,說方鳴巍其實是一位七級國家的天才。只怕絕大多數地人都不會懷疑的。

林天臉色變化了幾下,還是露出了和藹的笑容,他對著大屏幕問道:“方卿,你把這些青松級戰艦收到哪里去了?”

“陛下。在飛船的內部。臣發現了幾個奇妙地空間,所以就把這些機甲和戰艦都塞進去了。”

“噢。你是如何打開這些空間地?”林天貌似非常自然的問道。

一瞬間,所有人屏息凝神。生怕漏聽了一個字。

“打開空間?”方鳴巍一怔,這些空間可不是自己打開地,而是艾佛森打開的,又關自己什麼事啊。

只是皇帝陛下地話不能不答,而且說實話,方鳴巍並沒有想到,以紐曼帝國的實力,竟然無法打開這些戰艦中的空間。

雖然花名堂刻意的與方鳴巍交好。但方鳴巍畢竟還不是帝國的公民,所以這個天大的秘密是絕對不能向他透露的。

方鳴巍認真想了想,道:“臣沒有打開啊。”

“什麼?”

“這些空間門並沒有鎖死,臣一接上傳感器,就隨時可以開閉。”

林天緩緩的朝林德彪看去,只見這位帝國上將一樣地滿面狐疑。良久之後,林明志突然道:“我明白了。”

眾人的目光同時向他看去,只聽他施施然道:“勝利級戰艦的空間門,也許只有戰艦的掌控著才能開啟。不過這個掌控者必須是能夠獨立操縱戰艦的大師。”

眾人紛紛點頭,說的確有道理。

林天的目光在大屏幕上一轉。道:“方卿,你的實力我們都見過了,這些飛船從此以後,就是你的私人物品了。現在,你先下來吧。”

“是,陛下。”

勝利級戰艦再度泛起了變化,一個太空港緩緩出現,隨後,一艘青松級戰艦從宇宙中飛入了大氣層。

方鳴巍將勝利級戰艦停放在宇宙之中,這個舉動讓眾人無緣無故的松了一口氣。畢竟,如果沒有必要,誰也不想面對那樣地巨型戰艦。而且一旦方鳴巍在首都星內發起飆來,青松型戰艦和勝利型戰艦能夠造成的危害可是天差地遠的。

很快,那艘青松型戰艦就已經來到了閱兵台前,當方鳴巍走下戰艦的那一刻,所以當值的官兵同時向他致以舉槍禮。

舉槍,這可是紐曼士兵們對于心目中真正英雄的最高禮節,就算是在面對皇帝陛下,也不過如此。然而這一次,沒有人提倡,也沒有人組織。只是當第一個士兵做出了這樣的舉動之後,其余士兵也心甘情願的做出了舉槍禮。

嚴肅,莊重,當無數軍人做出同樣的動作之時,就可以說明,這些人已經是衷心的敬服了。

高台上的人看著這一幕,他們的心中百感交集。

在帝國曆史上,現存的,能夠讓士兵們自發的做出舉槍禮的人物,就僅剩下一個了。那就是帝國第一體術高手,體術能力高達一十八級的陽明。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人擁有過如此巨大的榮譽。

帝國,是一個強者為尊的國度。特別是在這些士兵有真正的強者才是最值得尊敬的人物。

當方鳴巍成功的將勝利級戰艦開上天的那一刻,他已經贏得了所有士兵們的尊崇。在這一刻,他的身份、地位都是狗屁,沒有人還會惦記他是一個從第二級國家中出來的小人物了,所有人唯一記得的就是,他的實力,已經足以得到所有人的承認。

不知不覺中,方鳴巍也被一種肅然的氣氛所感染著,他的心中湧起了無數澎湃的念頭。他的頭顱高高的挺直著,胸口處傳來了一陣莫名的激動。

他大步如飛的走上了高台,正要向林天跪拜,卻聽他道:“方卿免禮。”

方鳴巍一怔,猶豫了一下,終于沒有下跪。他畢竟是從聯邦國度而來,雖說入鄉隨俗,但是有些規矩還是不太適應的。開始之時是沒有辦法,但是現在既然已經取得了預想中的地位,那麼有些禮節,能免就免了吧。

“陛下,臣回來了。”

“好,回來的好。”林天放聲大笑:“卿在十二級之時就能夠獨自操控勝利級戰艦,朕真的很想看看,若是等你突破到十六級,又能有什麼樣的出色表現。”

眾人一齊點頭,此刻,他們的心中對于方鳴巍能夠順利突破十五級極限一事充滿了信心,哪怕是最為悲觀的人,也絕對不相信,方鳴巍會沖不破這道致命的極限關隘。

方鳴巍低下了頭,沒有人看到他的臉色。其實方鳴巍的心中暗道,無論我的精神力量提升到第幾級,操縱戰艦的畢竟還是靈魂,看來在以後的修煉之時,還是要抽空去基地一趟,再到紅云中搞些高級靈魂回來應付場面才好。

否則等到他精神力量提升了,但是能夠操縱的戰艦數目沒有變化,那麼一定會惹起其他人懷疑的。

林天高興了半響,道:“方卿,朕冊封你為帝國一等伯爵,在帝國境內,任你挑選一處無人行政星,做為你方家世代相傳的領地吧。”

大廳中無數人的眼中射出了灼熱的光芒,以一顆行政星做為領地,而且還是世代相傳,這份恩賜雖然不能說是空前絕後,但也是千百年來罕得一見了。

不過,當這些大臣們的目光移到方鳴巍的身上,在心中盤算了半天之後,無不暗中欽佩,陛下真是好手段啊,用一顆行政星,就把一個最有可能成為紐曼帝國第一位精神系大師的人徹底的綁在了皇家的戰車上。這筆買賣,值得……

“陛下。”方鳴巍豁然抬頭,雖然來到紐曼的時間不長,但是什麼叫行政星,什麼叫世代領地,他還是知道的。

林天這麼做,就等于是白送給他一顆真正的行政星,雖然在這顆星球上還沒有人居住,但是一顆能夠世代相傳,永遠不用向帝國納稅的行政星價值幾何,就算是用屁股去想,也知道其中的真正價值了。

相比之下,自己在科斯塔死地中的那個基地,簡直就是小兒科的玩意了。

“怎麼,嫌朕的賞賜不夠麼?”林天開心的笑道。

“臣不敢。”方鳴巍低下頭,道:“陛下,這個賞賜,實在是太重了。”

“只要你能為朕效力,再大的賞賜,朕也不會吝嗇。”林天非常滿意對方的表現,看來一顆行政星的價值已經將他嚇怕了:“從今以後,你加入朕的禁衛軍,守護在朕的身邊,如何?”

方鳴巍一怔,頓時想到了與花珈宏的約定,一時間,他心潮澎湃,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雖然方鳴巍十分清楚,就算是自己此刻答應了皇帝陛下,花名堂等人也絕對不敢將自己怎麼樣,甚至于反而需要來討好自己。但是,既然已經在事先答應了別人,那就不應該反悔。

退一步來說,如果以後自己與花珈宏之間的約定傳了出去,那麼自己背信棄義的名聲將會遭到所有人的詬病,屆時,只怕連皇帝陛下也會對自己心生忌憚了吧。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方鳴巍並不想呆在帝國的首都,因為在這里受到的限制將會無限增加,反而是那些偏遠的地方,足以讓他大展拳腳。

幾乎就是在一瞬間,方鳴巍便已想通了其間的利害關系。

他深深的吸著氣,緩緩的道:“陛下恕罪,臣無法應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