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初入星際 第三十三章 噩耗

一朵白云緩緩的從天空中飄過,微風吹來,將云朵吹散,形成了各種各樣不同的形狀。

在云彩之下,方鳴巍靜靜的躺在地上,他的精神力量早已散發了出去,以他本人為中心,方圓十里之內,布滿了他的精神力量。

不過也就僅有十里而已,這已經是他此刻的極限范圍了。

在這片區域里,只要他願意,就可以知道許許多多的事情,無論是深藏在草叢中的蟲喃,還是半空中嗡嗡的蚊蠅,都無法躲過他的感應。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會對他的精神力量敞開大門。

在這個王自強一手建立的學院里面,有著無數的高手,雖然不一定是精神系的,但也不乏體術系達到了十一級以上的人物。

對于這樣的高手,方鳴巍可不敢輕易招惹。雖然他們沒有能力象自己一樣將精神力量放出去,但是他們本身的內勁氣場卻也不是好惹的。

區區十里的范圍,他們很快就可以趕到這里,並且與你深度的探討一下關于個人隱私的問題。

當然了,看在王自強的面子上,沒有人敢動手動腳,但每次被捉了個現行,總是讓人不太愉快的。

所以方鳴巍在有了幾次經驗之後,一旦感應到那些真正高手身上的氣息,立即繞道而走,絕對不在那個地方凝聚思感。

除了這些高手之外,還有一個布下了電子禁制的地方,方鳴巍的思感一樣進不去。

聽王自強所說。那個地方地電子禁地並不是地球聯盟的產物,而是七級文明國家凱悅帝國贈送于他的私人禮物。

對于這個裝置,方鳴巍非常好奇,竟然還有能夠抵擋精神力量入侵的電子設備,確實是一件難得的寶物。

不過,在研究了半天之後,方鳴巍無奈的宣布放棄。

這畢竟是七級國家的高級產品,就連天翼族人的靈魂都無法看出其中奧妙,更不用說方鳴巍這樣的三腳貓了。

雖然在這里有這樣那樣的禁忌,但是在這里訓練。依舊是人世間地一大樂事。

特別是在日光的沐浴下,躺在柔軟舒適地草叢中。再將精神力量自然而然的發出去,那種感覺。實實在在是難以形容地超級享受。

一點點的,將精神力量聚集起來,方鳴巍的思感在某一處開始了凝結。

“唉呦……嘿……come……”

方鳴巍的眉頭一跳,又是這樣的聲音啊。

如果說精神力量的散發有什麼不好的就是這一點了,總會聽到一些令人想入非非地聲音。

雖然這個聲音方鳴巍並不反感,而且那個女聲也確實柔懦動聽,不過對于男主角不是自己。卻未免有了些許的遺憾。

“小師弟。”

一陣響亮的呼喚聲從朦朧中傳入了耳際,方鳴巍做賊心虛的連忙收斂了心神,從空寂的狀態中退了出來。

“賀玲瓏,怎麼是你?”

“為什麼不能是我。”

經過了這幾個月的訓練,賀玲瓏等人終于被王自強正式收為門下。


不過,代價就是她地皮膚稍微黑了一點。但那種健康的膚色卻愈發充滿了異樣的吸引力。

方鳴巍輕輕地咳嗽一聲,問道:“你找我干麼?”他的思緒突然想到了剛才的那些聲音上,不由地暗中想著。若是男女主角換成了自己和賀玲瓏,不知道會如何呢?

“小師弟,小師弟,你聽見了麼?”

“啊。”方鳴巍如夢初醒,臉色一紅,道:“我剛才走神了,師姐你再說一遍。”

賀玲瓏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但還是道:“老師找你。”

方鳴巍身形一抖,已經從草地上跳了起來,拉起了賀玲瓏的小手,道:“好啊,我們快點去。”

賀玲瓏臉色一紅,甩開了他的手,道:“不要沒規矩。”

方鳴巍無辜的道:“都是師姐弟了,拉一下手怕什麼?”

“好啊,等會見了徐師兄,讓你拉個夠。”

方鳴巍大感尷尬,哈哈一笑,當先朝著半山腰跑去了。

二人的速度都很快,沒有多久就來到了王自強的住處。賀玲瓏站直了身子,正要開口求見,便看見方鳴巍毫不客氣的推門而入。

她狠狠的瞪了這個小師弟一眼,不過也知道以老師對他的疼愛程度,別說是這點小事,只怕就算他把整個學院燒了,也不可能打死打傷,驅逐門牆的。

猶豫了一下,賀玲瓏還是乖乖的跟了進去。沒辦法,誰讓她碰到了這麼個師弟,只好在心中加緊埋怨了幾句。

房間內早就坐滿了人,王自強和他的幾個入門弟子竟然都在這里。

方鳴巍眼光敏銳,一眼就看到了他們臉上掛著一絲惱怒之色,不由地心中一緊,連忙問道:“老師,發生了什麼事?”

“京韻,你說吧。”

“是。”張景韻轉頭,道:“小師弟,我們學院在科斯塔星球訂購了一批貨物,在上個月對方已經出貨了,可是直到昨天還沒有任何消息。”

方鳴巍雙眉一揚,問道:“難道是對方違約,或者是他們在騙人?”

張景韻苦笑道:“小師弟,那些貨物可是用老師的名頭去訂購的,你以為在地球聯盟中有誰敢違約和騙人呢?”

“嗯,應該沒有吧,那貨物呢,難道長翅膀飛了?”

“雖然沒有長翅膀,但的確是飛了。”

“啥?”http:///Html/Book/27/27897/Index.shtml

“那些貨物被海盜們搶去了。”

方鳴巍雙眼一亮,宇宙海盜啊。

“大師兄,您也不用生那麼大的氣,東西被搶了,我們再去搶回來就是。就算是搶不回來,我們再訂購一批就好了。”方鳴巍看著他們一群人滿臉的憤慨,好心的勸慰道。

張景韻咬牙切齒的繼續說道:“如果那些海盜只是搶奪了貨物,我們也不會如此憤恨了。”


方鳴巍心中一緊,問道:“那些海盜還干了什麼事?”

“他們什麼都干。”張景韻恨恨的道:“他們不但將所有的貨物都搶了,而且貨船上的人……”

倒抽了一口冷氣,方鳴巍驚問道:“難道他們都死了?”

“雖然沒有死,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張景韻頓了頓,道:“在宇宙的人類國家中,有許多文明都允許奴隸的存在,所以這些該死的海盜竟然把那些船員做為奴隸出售了。”

方鳴巍松了一口氣,被海盜劫持的人,轉手被賣出總比當場死亡的好吧。而且,這件事其實並不是什麼大新聞,可以說,已經是整個宇宙海盜界中默認的規矩了。

“小師弟,在那艘飛船上,有我們學院的二個老師和三個學員。”

“啊。”方鳴巍終于明白了他們為何會表現的如此氣憤。

地球武裝戰略學院畢竟是王自強一手創辦的,在地球聯盟中享譽著赫赫聲名,無論是哪一方的勢力,都要賣上幾分情面。

那些海盜若是無意間搶劫了這艘飛船那也罷了,誰叫海盜都是以打劫為生的,若是不讓他們打劫,那他們就要喝西北風去了。

怪就怪,這些海盜們在打劫了飛船之後,還把學院中的老師和學員當作奴隸給賣了。

這一下,可是犯了王自強的大忌了,就好比是當著王元帥的面,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似的。

對于整個學院來說,也是一個永遠也抹不開的恥辱了。

方鳴巍的目光在眾人的臉上飄過,頓時明白了一件事。學院和那批膽大妄為的海盜已經是結下了不共戴天之仇,除非有一方徹底摸去,否則這個仇怨絕對不會消散。

“老師,您打算怎麼辦?”

王自強看了自己最小的弟子一眼,輕聲道:“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如此而已。”

方鳴巍心領神會的點頭。

“京韻,你們幾個收拾一下,商量個辦法,在二個月內,將那批海盜全部消滅。”王自強站了起來,大步向門口走去,在門檻邊突然停下,補了一句:“不用留活口了。”

“是,老師。”張景韻等人同時垂首應是。

方鳴巍微微一寒,聽到了老師用如此平淡的口吻卻說出了這般凌厲的,充滿了殺氣的話語,不由地心中生畏。

他舉目看去,除了賀玲瓏的眼眸中閃動著驚駭和不忍之色外,其余人都是一臉的若無其事。

別說張景韻、高承法等跟隨了王自強多年的弟子,就連剛剛拜入他門下的張潤水、徐軍和王雷也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苦笑一聲,看來自己與這些人之間還是有一點不同的啊。

“小師弟,你先去准備一下,我們三天後出發。”

“我也要去?”

“是啊,身為老師的弟子,除了訓練之外,實踐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這個……小弟還沒有訓練好啊。”

“沒事,實踐是最好的訓練。”張景韻笑道:“你放心,只不過是一些小小的海盜而已,正好給你練練手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