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初入星際 第二十九章 成就感

方鳴巍滿臉驚訝的看著自己收回來的那一只腳,他的頭上一片虛汗,那個天翼族人的靈魂難道是一個陽痿麼?怎麼任憑埃克靈魂操縱,就不出來阻止一下呢?

而那個埃克靈魂的膽子也太大了吧,竟然連王元帥也敢偷襲,還好沒有成功,若是真的成功了……

這個後果方鳴巍可不敢去想了,若是惹的這位老人家惱羞成怒,自己絕對沒有什麼好果子吃。

不過他也是錯怪了天翼族人的靈魂,要知道,這些人雖然經驗和能力還在,但畢竟已經是死人了。死了的人自然沒有那麼多的勾心斗角了,在自由搏擊的這個項目中,天翼族人的能力與埃克相比,那是拍馬難及,自然而然的就服從了他的指揮。

反之,若是設計一些機械圖紙,那麼埃克靈魂一樣不會給天翼族人靈魂造成任何麻煩的。

方鳴巍的表情被王自強完全看在了眼中,他心底愈發狐疑起來。

看這個弟子的表情,好像踢出那一腳的並不是他,而是自己這個老頭子似的,真是不可理喻。

心念剛動,就見方鳴巍大步上前,一拳接一拳的,如同暴風驟雨般打了過來。

王自強為了看清楚自己這個弟子的真正實力,自然不會輕易出手了,只不過身形轉動間,已經讓方鳴巍的所有努力盡皆化作東流。

然而,出乎意料的,方鳴巍就像是一個不知疲倦的人,在沒有受到任何打擊地情況下。依舊是全力以赴,一拳快過一拳,漸漸的打出了超水平的發揮。

王自強等人無不在心中驚歎,區區第四級的體術能力竟然就能發揮出如此威勢,真不愧是能夠越級發出內勁的絕頂天才啊。

方鳴巍的一雙眼珠子不停的在眼眶之中滴溜溜的亂轉著,時而看左,時而看右,時而不動如山。

不過一直關注著對方眼眸的王自強卻是苦不堪言。

眼珠子看左,按照平常的經驗,應該是攻擊自己地右邊了。但是當他剛剛准備好了防禦架勢之後,方鳴巍的一腳已經從左邊踢了過來。

幸好他老人家地身手強過對方太多了。輕輕松松的躲了過去。

眼珠子看右,按照平常地經驗。應該是攻擊自己的左邊,但是吸收了上次經驗的王自強不敢怠慢,全力防備右邊。可是等了一會,沒見對方的拳腳,心中正是狐疑之際,方鳴巍已經是迎面一拳打來。

驚訝萬分的躲過了這一拳,王自強打定了主意。這一次無論他的眼珠子朝哪個方向轉,自己都要全面防備。

然而,當他又一次看到方鳴巍的眼眸之時,不由地微微一怔。

此刻,方鳴巍地雙眸安靜的停在了眼眶中間,那平靜的目光中看不出一點的雜念。就像是剛出生嬰兒的眼神般,天真無邪。

這是什麼眼神?難道他不打算出手了麼?

正當王自強猶豫之際,突然耳中聽到了擂台之下的一片倒抽冷氣之聲。無數次搏斗地經驗告訴他危險將至。雖然腦中的思想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他的身體已經向後平移了過去。

“呼……”

一記蓄滿了力量地撩陰腿就擦著王自強下檔三寸處踢了上來。

背心處頓時一片冷汗,王自強的心中充滿了震驚。自己這個弟子的眼神與他的身體動作竟然對不上號。

如果是經過了特殊的訓練,那麼偶然做到這一點倒不是什麼稀奇之事。但是,像這種雜亂無章,毫無頭緒的眼神,卻讓一輩子沉溺于見風使舵絕技中的王自強深深的感到了無所適從。

望著猶如初生牛犢的方鳴巍,王自強深歎一口氣,道:“停。”

方鳴巍的身子一頓,在跨前了一步之後,立即停了下來。

雖然他的身體是由二個靈魂代為操縱的沒錯,但是這二個靈魂對他的命令卻是惟命是從,沒有半點兒打折的意思。所以接到了方鳴巍停止的命令之後,立即不再進攻了。

王自強把方鳴巍帶下了擂台,讓張潤水和徐軍上台對搏,並說道:“鳴巍,你好好看看,能不能看出他們二人的下一步動作。”

方鳴巍恭敬的應了一聲,反正只要不是自己親自出手,那麼他也就不害怕了。

將靈魂與埃克靈魂融為一體,專心的向著正在交手的二人看去。

無論是王自強,還是其他幾個師兄,他們的精力倒是有一大部分關注在方鳴巍的身上。片刻之後,這些人同時一聲長歎,一個個搖首不語,對于某人的變態天賦深深無奈。

方鳴巍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他的眼神已經清晰的表明了自已的實力。

擂台上搏斗的二個人不知道,但是下面的人卻都看得清楚。只要方鳴巍的眼神落在了哪一個人身上的某個部位,那麼這個人下一步的攻擊手段肯定就是這個部位。

無論是手、腳、指掌,還是膝、肘、頭錘,方鳴巍竟然無一失誤。

這樣的動作表明,方鳴巍早就將那二人看的一清二楚,若是彼此的實力相當,那麼方鳴巍肯定是立于不敗之地了。

賀玲瓏和王雷還不知道其中的艱難,但是張景韻等人卻是深有體會。

他們可是經過了不知道多少苦難才掌握了這種神奇的技能,但是今日方鳴巍的表現,卻讓他們一個個大為失色。

沒有經過任何訓練的方鳴巍,竟然像是天生就掌握了這項能力一般,而且純熟度和成功率比起他們來尚要高出幾分。這樣的事實,又如何不讓他們為之極度的震撼。

再斗片刻,王自強微微搖頭,道:“鳴巍,你可以下去了。”

方鳴巍正看的高興,在埃克靈魂的觀察下,他也是受益匪淺。突然聽到了老師的話,不由地大奇,問道:“老師,我到哪里去?”

王自強順手招來黃家駱,道:“你跟著家駱,去學習精神力量的應用吧。”

“精神力量?可是我的體術能力還沒有練習完畢呢。”

“不用練習了。”

“為什麼?”

王自強長歎一聲,說不出是欣慰還是哀歎,道:“你的天賦,足以讓你超過六級而綽綽有余,所以,現在還是先熟悉一下精神力量的運用吧。”

“是。”方鳴巍不敢反駁,只好隨著黃家駱戀戀不舍的離開了訓練室。

“六師兄,老師為什麼不讓我繼續練習體術能力了?”方鳴巍一邊走,一邊追問道。

事實上,在三個月之前,他對于體術能力的鍛煉並沒有任何熱情,但是這三個月來,在埃克靈魂的幫助下,他體驗到了身體達到極限以後的快感,對于體術鍛煉的態度就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從以前的被迫練習,到了如今的主動加練,而所取得的效果更是讓他頗為激動。三個月內提升一級的體術能力啊,這個速度之快,簡直就是不可想象。

當然,與他精神力量的進步速度相比,那就是不值一哂的了。但是精神力量的成績可以說是那幫靈魂們的功勞,而體術能力的提高,卻是他一步一個腳印,憑借自己的努力緩慢而真實取得的。

這二者之間的成就感,也一樣的不能相提並論。

所以,在王自強拒絕了自己繼續練習體術能力的請求後,方鳴巍不由自主的就有了一些不滿的情緒。

黃家駱看著他,搖了搖頭,對于這個小師弟的天賦,他可是羨慕的緊啊。不單單在精神力量上有著他人難以企及的天賦,就連體術能力上,他的天賦也是萬中無一的。

“小師弟,你的天賦真的很高,體術能力的鍛煉就歇一下吧。”

“不行啊,六師兄,我的體術能力還沒有突破第五級,達到第六級呢。”

黃家駱的嘴角微微抽搐二下,道:“放心,你一定能夠突破第五級的。”

“你怎麼知道?”

“你剛才不是已經打出了內勁麼,無論是誰,只要能夠在六級以前打出內勁,那麼體術能力的五級壁障對于他來說,就不再是一個坎,而是一條平穩的大路了。”黃家駱停了停,道:“只要你繼續練習下去,到了第五級巔峰,就可以自動跨過體術能力的極限。而老師正是因此,才會讓你不必浪費時間而直接學習精神力量的操縱了。”

方鳴巍腳步一停,驚喜交集的問道:“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黃家駱郁悶的道:“想當初,我們幾個精神力見長的師兄弟們為了突破體術第五級的壁障,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功夫,吃了多少的苦頭。但是你這小子,唉……”

他搖了搖頭,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方鳴巍嘿嘿一笑,摸了摸頭皮,心中萬分得意。

看來剛才自己同時融合二個靈魂的舉措還真是做對了,正是在他們的無私幫助下,自己才能一舉調動全身之力凝于一點,並且因此悟通了內勁的運用。

當然,其中最大的功勞還是埃克的,這位倒黴鬼生前的內勁早就運用的出神入化,現在也只不過是重複一下那個過程而已,想不到竟然讓方鳴巍占了一個天大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