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小有名氣 第六十二章 女警察

“你到底是什麼人?”女警察的神情嚴肅起來,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似乎想要直接看穿方鳴巍的內心:“那艘游艇是從什麼地方偷來的?”

方鳴巍一怔,想不通這人的態度為何突然之間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難道她與一夜情是一伙的?

微微的倒抽了一口冷氣,方鳴巍越想越象,在一夜情的記憶中,方鳴巍看到了他與一個軍方內部高級官員的往來。

既然帕金斯能夠在軍方安了個釘子,那麼在民政方面插手,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想起了施奈德的吩咐,方鳴巍牢牢的閉上了嘴巴,不能說話,一旦說出來,人家就要殺人滅口了。

女警察站了起來,來到他的面前。

方鳴巍只覺得眼前一亮,好一位漂亮的警花。

這位女警察不但漂亮,而且身著警服,更是有一股難得的颯爽之風,令人眼前一亮。

她來到方鳴巍的椅子前,突然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

一股劇痛從肩部傳來,一下子就傳入了他的心肺之間。方鳴巍大吼一聲,頓時癱倒在地。

內勁,想不到這個警察竟然是一位體術六級以上的高手。不過用內勁來對付自己的,還真是第一個呢。

方鳴巍剛才摔倒的時候,正好碰到了受傷的指骨,再加上內勁一沖,更是痛不欲生。他勉強抬起了頭。臉上已經疼的變形,直冒冷汗,咬牙道:“我,我犯了什麼罪?”

女警察淡淡地道:“那艘游艇由于超速形勢,撞沉了一艘小型帆船,受傷二人,正在醫院治療。”

“撞傷的人,我會負責治療費用。”

“是麼?那麼人死了,你怎麼負責?”女警察冷冷的問道。

“死了?難道那二人死了?”方鳴巍大吃一驚,若是那撞傷的人真的死了。自己的罪過可就大了。

“哼,游艇中的死人是誰?”女警察突然問道。

“是游艇的主人。”方鳴巍一出口頓知不妙。憤怒的看了女警察一眼,這小家伙套問口風的本領還真強。

“哦。游艇地主人死在游艇上,那麼你又是誰?怎麼會呆在上面呢?”女警察略顯得意的問道。

方鳴巍認真地看著這位女警察,看她臉上的表情似乎不象偽裝,心中不由地動搖起來,難道真地是自己疑神疑鬼麼?‘

看到方鳴巍似乎並沒有回答的意思,女警察再度緩緩的舉起了手臂。

方鳴巍大驚,連忙道:“等一等。你再敢動用私刑,我一定會告你的。”

“私刑?”女警察不屑的冷笑一聲:“你有證據麼?”

方鳴巍一怔,這才想起,這位女警察的下手很有分寸,剛才的那股內勁在自己地體內轉了一圈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除了給自己帶來了極大的痛苦之外。對自己的身體卻沒有造成任何可以察覺的損害。

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種很好地逼問口供的辦法。

“你想通了麼?”女警察冷冷的問道。

“想通什麼?”方鳴巍一怔。

“真遺憾啊。”女警察搖了搖頭,那高舉地手掌再度落到了方鳴巍的肩上。

“啊。”伴隨著一道鬼哭狼嚎之聲。方鳴巍想要跳起來,但是對方放在他肩頭的那一只手掌卻像是泰山壓頂般,讓他根本就無法掙脫。

仿佛是過了一個世紀之久,那股內勁終于消失。

方鳴巍喘著氣,翻著白眼,身上更是大汗淋漓。

“現在,你想通了麼?”

方鳴巍一個哆嗦,閉上眼睛,精神力量緩緩的與埃克靈魂對接。

“不錯,確實有幾分骨氣,我很欣賞。”

女警察說著,再度舉起了手。

霍然間,方鳴巍睜開雙眼,一雙眼珠子已經充滿了血光,蘊含著無邊無際的殺氣。

女警察的手高舉在半空,雙眼中卻是一片駭然之色,只覺得眼前這個狼狽萬分的男人突然之間變成了一個恐怖的史前巨獸。

那雙充滿了凶光的眼睛緊緊的盯著自己,似乎隨時都要撲上來,將自己撕成碎片。

她的呼吸頓時停住了,一股濁氣硬生生的卡在胸腔之中,渾身上下一片冰涼,那只蓄滿了力道的小手再也拍不下去了。

第十級的精神力量果然非同凡響,到了這個級別,已經可以借用一些靈魂內所蘊含的力量了。

埃克是一個宇宙雇傭兵,可謂是身經百戰,他的殺氣是在生死戰場上一點點凝練而來的,又豈是那些沒有經曆過戰火的小姑娘可以比擬。

所以在這一刻,女警察的氣勢頓時被他盡數壓下。非但如此,方鳴巍通過精神力量遠高于對方的優勢,正一點點的將恐怖的氣氛灌輸進她的心中,只要她的心靈承受不了這股壓力而崩潰,那麼這個人在一定的時間內就再也無法威脅到自己了。

當然,這麼做的後果,就是在這位女警察的心中留下了恐怖的印痕,在沒有徹底抹平之前,她的各項能力終身再難前進一步了。

雖然這樣的手法是歹毒了一點,但是在挨了二次氣勁沖擊之後,方鳴巍心中的那點兒憐香惜玉之情早就煙消云散了。

老虎不發威,你還真當我是病貓啊……

“咚……”

門開,二道急促的腳步聲奔了進來。

方鳴巍畢竟是第一次借用靈魂的力量,在控制方面還不能做到隨心所欲的地步,所以在外來聲音的干擾下,那道精神力量頓時斷裂開來。

女警察的身子一震,從極度的恐怖狀態中突然醒轉。她反應極快,不顧臉上細密的汗珠,而是當胸一腳直接踹了過來。

“啊。”

再度慘叫一聲,方鳴巍的背部重重的撞在了牆壁上,痛的是眼冒金星,右手指骨不小心在地面上劃了一下,更是連淚水都流了下來。

“住手……”

二個人迅快的跑到了方鳴巍的面前,小心的將方鳴巍扶了起來,看看他淚水縱橫的臉龐,這二人不由地尷尬之極。

方鳴巍已經看出,這二個人也是穿著一身警服,只不過款式似乎與那些普通警察有些不一樣。

“賀警官,我和你說過多少遍,不許動手打人,你難道從來沒有聽說過麼?”其中一個對著一臉委屈的女警察吼了一聲,隨後轉身陪著笑臉,道:“真是對不起,您沒事吧?”

方鳴巍有氣無力的看著他,淚眼婆娑的問道:“你說呢?”

那人臉上開始冒汗,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已經不比方鳴巍臉上的汗漬要少了。“局長,應該先送醫院吧。”另一人小心的提醒著。

“啊,是啊,是啊,快,快送醫院。”

馬上跑來幾個警察,其中二個甚至于還抬了一個擔架,小心的將方鳴巍安置上去。

在局長的指揮下,一行人正要出去,方鳴巍卻一伸手,道:“等一下。”

那個局長湊了上來,小心翼翼的問道:“您還有什麼事?”

方鳴巍的目光回望女警官,恨恨的道:“請問這位警官的高姓大名啊。”

周圍的幾個年輕男警察同時臉上變色,如果是普通犯人說出這樣挑釁的話,他們早就搶著教訓人了。

可是此刻不但局長在場,而且還陪著一副低三下四的笑臉,由此可見,此人的背景之厚,非比尋常。所以他們雖然心中恚怒,但是卻不敢有任何動作。

女警察秀發一揚,高聲道:“我叫賀玲瓏,你有本事就回來報仇吧。”

“好,我記住了。”方鳴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躺了下去,順手將一張白毛巾蓋在了自己的頭上。

賀玲瓏深吸一口氣,正要反駁,突然想起了剛才那雙恐怖的血眼,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那句回應的話竟然就此噎在喉嚨里,不敢罵出來了。

局長的臉色鐵青,他轉頭看了眼倔強的賀玲瓏,突然搖頭一聲長歎,將方鳴巍送上了警車,親自陪同去了醫院。

方鳴巍等人剛剛趕到醫院,數輛軍牌車已經趕到,一組組全副武裝的軍人接管了醫院的防護,就連局長等人也被客氣的請了出來。

這時候,那幾個看出苗頭不對的男警察小心的來到了局長的身邊。

局長大人微微搖頭,道:“別問我,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不過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們,這個人不是我們能夠招惹的起的。”

“為什麼?”

局長大人狠狠的瞪了過去,道:“沒看見那麼多當兵的麼,這件事大家不要管了,以後也不許討論。”

“是。”

轉頭望向戒備森嚴的醫院,局長大人的背心一片冷汗,無論是軍方,還是凱里家族都不是他這種二線局長能夠招惹的,但願這件事情不會給他的仕途帶來太大的影響才好啊。Ps:昨天有書友猜中了被綁架的開始,但是並沒有猜中被綁架的結果,^-^

這個情節我是想了一天才決定寫的,方鳴巍的實力需要提高,但是總不能讓他平白無故的去吸收別人的力量吧,那豈不是變成殺人惡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