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才”的誕生 第四十二章 極品F1(上)

特殊通道的電梯們豁然大開,方鳴巍一臉不善的從中走了出來。

他大步流星的來到了服務台,將手中的車鑰匙和金卡拋給了服務小姐,道:“還車,租費從押金里扣。”

金卡中本來有一百萬巨款的,但是花了90萬用于賭博,最後打了水瓢,所以卡片雖然還是金色的,但是里面已經是身無分文了。

那位漂亮的小姐看了眼方鳴巍,立即認出了他的身份。

她露出了真心實意的笑容,甜甜的道:“先生,我們老板想要見您一面,您看……”

“見我,什麼事?”

“當然是想要彌補你的損失了。”

一道誇張的笑聲突兀的在方鳴巍身後響起,一位闊口直鼻的男子滿臉笑容的從電梯內走出,他大方的伸出了手,道:“我是這里的人事經理,你可以叫我大衛。”

微微扯動了一下嘴皮,方鳴巍還是伸出手來與他握了一下。

因為賽車突然故障的關系而使得千萬信用點不翼而飛,要說對這家賽車場沒有絲毫怨言,那根本就是騙人的。

不過方鳴巍知道一件事情,在賽車界的規矩中,由于賽車故障而退出比賽的有很多。輪到誰的頭上就是誰倒黴,如果說因為這個原因而怪罪賽車場,那麼無論這個官司打到哪里都是自己理虧。

所以當對方滿臉笑容的表示善意的時候,他也絕對不可能直接一拳打過去。

“大衛先生,我叫……”遲疑了一下,在心中猶豫是否要將自己的名字說出來。

“方先生,對麼?”

“你怎麼知道?”

大衛從台上拿起一張登記卡,笑哈哈的道:“如果我沒有認錯的話,這上面的名字應該是方鳴巍。”

方鳴巍啞然失笑,突然發覺這個人還挺有趣的。這樣一想,心中的那點不忿頓時平息了許多。

如果是在自己得到神秘傳承之前,那麼一千萬的巨款足以讓他變得六親不認。但是自從與彗星簽約之後,他的心態就有了微妙的變化,一千萬雖多,但對于他來說,不過就是三個月的贊助費用而已。

而且一旦他參加比賽,那麼各種獎金就會源源不斷的流入他的腰包。所以在經過了最初的氣憤之後,他的心已經冷靜了下來。

“你找我有事?”

“是啊,我們老板想要請方先生喝一杯,不知道肯否賞臉?”

“好。”

很干脆的答應了對方的邀請,他們乘坐專人電梯來到了頂層的辦公室。

巨大的辦公室中布置的美輪美奐,但卻帶給人一種簡潔、大方的感覺,讓人知道在這里辦公的,肯定是一位非常務實的人。

他還是第一次來到如此豪華和雅致並存的地方,不免有了一些忐忑。在見到哈里森和李銘的時候,也感到了一絲莫名的緊張。

但是,他並沒有意識到,這些商場老手們在第一眼看到自己的時候,一樣對他有著非常不錯的好感。

或許是吸收了神秘力量的原因,方鳴巍的氣質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與以往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特別是那雙清澈的眼神,似乎能夠讓人一看到底而又不自由主的迷失其中。

“方先生,這次冒昧請你上來,主要是為了補償你的損失。”李銘笑著在桌面放上了一張金色的卡片。

方鳴巍並沒有接過,而是問道:“這是……”

“這里面是一千三百五十萬,請笑納。”

猶豫了一下,方鳴巍問道:“為什麼給我,我並沒有取勝。”

“你這次的失利是由于鄙公司提供的賽車突發故障造成,所以失利的責任在于我們,這筆錢是你應該拿的。”

“是麼?不過我似乎並不記得在賽車界有這麼一條規矩。”

“規矩是人定的。”李銘的眼神極為銳利,仿佛能夠直接看透人心:“而你,已經擁有了讓我們改變規矩的實力。”

方鳴巍微微一怔,遲疑一下,問道:“除了這筆錢之外,你們還有什麼要和我談的麼?”

李銘的臉上浮起了欣慰的笑容,與聰明人談話就是省事的多啊。

“方先生以前玩過賽車麼?”看到方鳴巍臉上狐疑的表情,李銘連忙解釋道:“不要誤會,我只是很好奇,一點點的好奇心而已。因為在本市,你的大名似乎並不常見。”

方鳴巍咳嗽一聲,什麼叫並不常見啊,您直說從來就沒有聽過不就得了。

雖然對于男人來說,賽車可能是僅次于機甲的第二刺激運動,但是與機甲一樣,玩賽車必須投入大量的金錢和時間,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玩的起。

“賽車麼,我以前玩過,不過並不是在本市。”

“哦,可是在卡里姆,你的大名似乎也是屬于比較陌生的那一類啊。”

“我也不是在卡里姆玩的。”

李銘的眼中豁然閃過一縷精光,他微微的笑著,眼中卻有著一種戲虐的味道:“那麼你能否告訴我,是在哪里玩車的麼?”

能夠上星球內部網路查詢資料的,都是那種具有深厚背景的人。對于李銘這種級數的人來說,方鳴巍的過去並沒有任何秘密可言,甚至于連他小時候得過什麼病,李銘都能夠查的一清二楚。

他清楚的記得,在方鳴巍的資料上顯示,這個不滿二十歲的年輕男孩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卡里姆的記錄。

那麼方鳴巍說,他並不是在卡里姆上玩車,豈不就是信口開河,當面撒謊了。

“我是在極品F1里玩的。”

李銘、哈里森和大衛三人同時一怔,這是什麼地方啊?

本來以為方鳴巍在說謊,但是當他們看到方鳴巍那雙清徹無邪的眼神之時,心中不由地有些動搖了。

難道真是那份記錄出錯了,這個男孩曾經在一個極品F1的賽車場玩過賽車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