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節 調培師

某惡魔的小尾巴繼續充滿誘惑地搖晃:"這種合金不僅地對物理攻擊有著驚人的防禦,而且對抵抗能量性武器也同樣有極佳的表現.而且讓最讓人值得稱道的是,它的密度僅僅是現在已知最輕光甲合金的三分之一.可想而知,如果這種合金制成的光甲即使使用普通引擎,那它的速度也十分恐怖."

葉重眼中的光芒越來越亮.

只要和光甲機械有關的,對葉重都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這各合金絕對是光甲的夢幻選擇,葉子,你想想,如果用這種合金制造的光甲,嘖嘖……"殤的電子聲發出類似驚歎的聲音,讓人覺得說不出的怪異.

至于葉重,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些.他的腦中正在瘋狂了思考,如果要是真如殤所說,那實在是太美妙了!

不過葉重很快就清醒過來:"你知道這種合金的配方?"

殤得意道"那當然,雖然我也不知道這個配方是從何處得來的,不過它似乎就一直在信息庫內."說到這殤的語氣似乎有些疑惑."可惜,里面有很多資料已經損壞,我和牧試過許多辦法都沒法複原!"

殤頓了頓道:"不過,這點多昆石對于一架光甲來講實在太少了!"

葉重看著只有兩個拳頭大的多昆石,再想想十多米高的光甲,不由贊同地點點頭,自己的特長的光甲機械,對金屬學並不熟悉,殤既然這樣說,那肯定就是了!

葉重想起殤剛才所說的話,不由問:"殤,你剛剛不是說可以用人工方法刺激它生長麼?"

殤電子眼一陣閃爍,道:"不錯,不過具體的數值我並不清楚,那部分資料已經損壞,我只知道多昆石可以通過定式培養的方法來刺激它生長."

"定式培養?"葉重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稱.

殤見成功引起葉重的興趣,語調也愈加興奮:"定式培養是調培師的專業用詞,你當然不知道!"

"調培師?"葉重更加糊塗,這顯然又是一個葉重沒有聽說過的職業.

"葉子,這世界上除了師士還有許多其他的職業,除了光甲還有許多其他有趣的東西,你這樣只對光甲感興趣,會讓你喪失許多樂趣!"

葉重驚詫地看著殤:"殤,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了?哦,不對,以前那是牧,殤,難道你真的這樣婆婆媽媽?這個習慣可真不招人喜歡,你說得也許對,不過,光甲就是我的樂趣!"

殤和牧的差別真是大啊!葉重心想.

殤發出一陣模擬咳嗽的電子聲,頓了一下,還是決定直接無視葉重這句話,若無其事道:"所謂調培師,就是通過控制生物生長的條件,來得到自己所想得到的產物.調培師里面牽涉到生物學,生物生長原理學,藥劑學等等多重學科.比如有專門的香料調培師,他們通過合理地調配一些香料植物的培養液,從而可以得出許多風格特異的香料,這些香料的品質極佳,而且無副作用,所以在價格上比人工香料要昂貴得多.還有藥材調培師,美食調培師等等.調培師十分受到大家的歡迎,不僅因為調培師的產品受人歡迎,而且……"殤突然緘口不言.

葉重不由奇怪地問:"而且什麼?"

殤想了一下,覺得這個理由應該對葉重沒有什麼影響,才吞吞吐吐道:"而且調培師大多都是女人!"

葉重無所謂地撇撇嘴,女人?這和自己好像沒有關系吧!

殤見葉重臉上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不由松了一口氣,只不過這個聲音通過電子聲來模擬,真的讓人覺得很怪異.

葉重猶豫道:"這霜之詠歎調我還要時間好好適應,否則的話,這要遇到危險情況,那就太被動了!"生存至上論已經深深烙在葉重內心最深處,無論什麼時候,都要保持自己有應變的能力!葉重對自己的實力絕對信任,但即使這樣,他也不敢有絲毫掉以輕心.

稍有松懈,等待自己的極有可能就是死亡,十幾年的生活經曆讓他不敢有絲毫松懈,雖然現在生活貌似比較平靜.

還好殤還沒有燒壞腦子,點頭道:"嗯,這個當然是最重要,嗯,讓我算算,大概三天,估計你應該差不多能比較熟悉這架光甲.雖然這架光甲實在讓人難以入目,不過現在你也只好將就用了,唯一還算不錯也就這支古式槍了,現在你肯定沒辦法掌握它的使用方法,牧已經在模擬計算這支古式槍的運用方式,估計下次他出現之前應該能完成.威力最大的一把武器就這樣不用實在可惜!"

葉重聞言不由大喜,自己還在琢磨怎麼用這支古式槍,沒想到牧就已經在為自己計算了,葉重心中有一些感動.

傑砂區的北方是一塊荒蕪之地,寸草不生,條件十分惡劣.天然樹木的價格極為昂貴,當年最初一批發現藍海星的探險者大肆開采和砍伐,以獲取暴利.這塊地方就是當年破壞得最為嚴重的區域之一.

方圓幾萬公里之內荒無人煙,一天有大半天是飛砂走石,遮天蔽日,昏暗無光,就連光甲在其中也十分危險,定位系統在這種環境下極易失靈,如果定位系統失靈,那麼迷路就是隨之而來唯一結果.而在這種環境下迷路,等待迷路者的下場往往是能量櫛耗盡而亡.

這里是光甲飛行的禁區.

而在風沙中,居然有一架光甲隱約的身影.

葉重小心地操控霜之詠歎調,霜之詠歎調華麗的外表現在已經滿是塵土,看上去十分狼狽.在這種環境下對光甲操控更加困難,但是如果在這種環境下還能對光甲操控自如,那對霜之詠歎調毫無疑問會十分精確,這是殤的建議.殤對霜之詠歎調進行了一番評估,認為它應該可以在這種環境下有不錯的表現,這才唆使葉重來這里訓練.

不過,葉重對于殤的理論還是十分贊同.

霜之詠歎調一個加速,突然變向,激光劍陡然被激發到最大程度,原本耀眼的劍身在風沙中只看得到淡淡的黃暈.一個疾劈,葉重眼前的風沙倏地劃開,左臂離子盾格檔變向,霜之詠歎調踏著小碎步,速度卻是極快,左右微晃,激光劍如毒蛇吐信,一閃而逝,霜之詠歎調龐大的身形卻詭異地向一側滑去,與此同時,兩枚自鎖定式雙刃盤旋鏢如兩道閃電,縱然在這黃沙彌漫的環境下還是讓人有驚豔之感.兩枚自鎖式雙刃盤旋鏢在空劃過一個交叉,便有如兩只歸巢的乳燕,歡快地回到霜之詠歎調手中.

整個動作有如行云流水,縱然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依然沒有絲毫滯礙.

葉重對剛才的表現也十分滿意,現在自己就是不用那支古式槍,對上約翰森那樣的高手也不是沒有一搏之力.

殤見自己的理論獲得成功,也是得意非凡.

不過當葉重離開這片區域時,原本華麗的霜之詠歎調已經體形難辨,遠遠看上去就像一個大泥疙瘩,葉重從駕駛倉內出來,不由也傻眼了,隨即苦笑不已,看來這又是一個浩大的工程啊!

不過似乎訓練已經完美地完成,葉重對霜之詠歎調也到了操控由心的地步,這讓葉重不禁松了口氣.

生物學?生物生長原理學?藥劑學?葉重看著眼前殤給列出的浩如煙海的信息,饒是葉重心志堅毅,也不禁頓時一陣頭皮發麻!

天!葉重都快忍不住呻吟了!上面希奇古怪的符號,圖解,公式勝不勝數,葉重都快暈了.

正好這時錢爺爺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葉子,有人找你!"

葉重以最快的速度從殤的駕駛倉里爬了出來,他可不想在這些東西面前哪怕再呆一秒.

來找葉重的是陽安和丁以甯,大家見面沒有什麼客套,陽安說明來意,還有幾天學院的師士競技會就要開始了,希望葉重能作好准備,最好這幾天能和丁以甯多配合配合,至于酬勞的問題好說.

葉重正愁沒有借口逃脫殤的調培師養成計劃,自然是滿口答應,當場便和丁以甯回到丁以甯家的倉庫,兩人便開始了相互配合.陽安對葉重這種說干就干的態度十分贊賞,不過,葉重對這家伙可沒什麼興趣.

丁以甯是那種一進入狀態便如癡如醉的狂人,而葉重本身就對光甲極為感興趣,可一直沒有實踐的機會,現在有這麼多東西隨便自己怎麼折騰,那更是玩得不亦樂乎,更何況,還有讓他頭痛的調培師養成計劃.

兩人一個提出理論一個動手操作,葉重也不時地向丁以甯請教這些儀器的使用方法,而丁以甯則拿出許多困擾自己多時的問題向葉重請教.兩人的合作也越來越默契.

三天後,便是藍海學院師士競技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