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節 深入

葉重緩慢而小心地控制著F-58朝門內飛去,開到最大的掃描系統一遍遍掃描周圍的一切,葉重的神經也高度緊崩.

牧為什麼要自己到這里來?這里到底有什麼?值得牧這麼在意?所有的疑問在葉重的腦海中盤旋不去,可偏偏葉重又不敢在這時分心,看牧開始的意思,似乎不到最後一刻也不會揭開這個謎底啊!

葉重不由有些興奮!這些天平靜的生活根本沒有磨去葉重骨子里的那份對戰斗的渴望,相反,這種平靜的生活,讓早已對垃圾星殘酷生活習慣的葉重有些不適,盡管他已經努力去適應眼前這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不過,十多年來的習慣和生活方式並不是說改就能改的!

很久沒有認真戰斗了!葉重的血似乎有些沸騰!嚴格意義上,葉重並不是一個好戰分子,他的戰斗只不過是為了生存,但是盡管如此,戰斗卻總能讓他感覺到興奮.

或許,今天有一場惡斗哩!

掃描系統顯示周圍並沒有人,這倒讓葉重十分詫異,這個地方怎麼看來都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地方,怎麼會一個人也沒有?而且剛才自己居然通過了大門的信號識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從葉重一進門,牧就以前所未有的的語速道:"三十秒,必須到達第地下第十一層,前面十層的的身份識別已經打開,收起F-58,快!"

葉重不敢猶豫,立即從F-58的駕駛倉內跳了出來,還沒有落地,F-58就被葉重收進次空間.甫一沾地,葉重雙腳猛地發力,便依照先前牧給自己看的示意圖上所標示的路線前進.

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見,縱然葉重的眼力驚人,在這里也發揮不出什麼作用.葉重只有依著記憶的路線向前疾奔,不過,牧沒有提示自己的方向錯誤,那現在自己的記憶並沒有錯誤.

刷,突然前面透出幾分光亮,卻是一座銀色金屬門從中向兩旁滑開,光線便是從其中傳來.高速奔跑中的葉重一瞥之下還是察覺出異常,從外面看這似乎更像一堵牆,而不是一扇門.

一定是牧對它們的身份識別系統做了手腳!

門後是長達五十米左右的四十五度由防滑材料構成的斜坡.下了斜坡是一條橫向的通道,葉重沒有猶豫就選擇向左.沿途有無數密碼門,可葉重只要一靠近,需要身份驗證的密碼門就自己打開.這讓葉重十分詫異,不過,估計十有八九是牧搞得鬼,回家一定要問個明白,至于現在,顯然不是問這個問題的好時機.

葉重如入無人之境,不過,葉重的記憶也只不過記往了前五層,里面複雜如蛛網的通道.轉得都讓人頭暈,七轉八轉,葉重早就失去了先前的方向感.頭昏腦脹之余,葉重不由在心中微微贊歎,看來這種設計用來防入侵,還真是有獨到之處啊!

但是有牧的存在,這種設計顯然不能成為阻礙葉重前進的理由!

終于到了第十層,葉重盡全力狂奔,邊跑牧邊道:"第十一層我需要十秒!現在,把我放出來!"

牧要出手?葉重心中一驚,不敢怠慢,牧倏地出現在通道內.

牧龐大的體形在狹小的通道內卻顯得輕靈異常,葉重只有發足猛奔才能勉強跟得上牧的速度.

牧又和葉重指示了幾句,眨眼間,第十一層的門就到了眼前.

第十一層的門明顯和前十層不同,前十層的合金門旁都有個自檢身份識別儀,而第十一層緊閉的合金門旁卻光無一物,讓葉重不禁十分驚訝!

牧站在十一層的合金門前,電子眼狂閃,葉重按照牧的吩咐立在門前,雙腿微屈,一副蓄勢待發的架勢,匕首也被拿在手上.一人一甲的動作沒有半點聲音.

果然,十秒,門刷地打開,葉重雙腿一發力,一個閃身,從剛開一條縫的門中間,鬼魅般飄進.

門後果然有兩人!這是葉重心中閃過的念頭!

早有准備的葉重匕首閃電般從空中劃過!

門後的兩人明顯沒想到門會突然打開,驚諤的眼神中兩道黑光一閃而逝,咽喉一道血痕從無到有,急劇擴染,彈指之後,噗一聲輕響,兩人的喉嚨同時標出一篷血雨.

兩人不能置信看著葉重,緩緩倒下,沒發出任何聲響.

整個過程乾淨利落,沒有任何拖泥帶水,兩人連近在咫尺的警報都沒有夠著,而自動警報,早已在剛剛被牧破壞.

葉重和牧沒有浪費一分一秒,飛速向前.

這是一個巨大的圓形房間,葉重稍稍目測,直徑超過一百米,房間正中心的地板上有幾道銀色同心的圓環.房間的其余空處里面擺放著許多光甲.各種款式的光甲,散發著誘人的光澤,亮銀,光藍,淺綠,火紅各種迷人的色彩相互交織,這些光甲靜靜矗立在這,像一個個沉默的戰士,讓這個圓形的房間充滿一種奇異的吸引力.

這些光甲全部是市面上十分難得一見的高級光甲,有些是限量版,還有許多葉重甚重至連聽也沒聽說過,讓早就對光甲渴望已久的葉重不禁兩眼放光.這些可都不是大路貨!一些光甲腳邊則堆放著各種零件,眼尖的葉重還是發現其中不少是好東西!

難道這些光甲就是牧帶自己來的原因?

葉重不禁心中生出微微不對勁的感覺.這些光甲雖然很先進,很高級,不過比起F-58來,恐怕還是有所不如.別看F-58看上去又丑又笨,但是性能絕對不是這些光甲所能比擬的.黑角的實力,真是讓人向往啊!

牧會想不到?不可能!葉重第一時間否定這個可以說是愚蠢的猜測!

抬眼望去,牧卻站在房間正中央的圓心處,電子眼狂閃,葉重一怔,難道這里有什麼玄機.

果然,十五秒後,牧急促道:"葉子,快點!"

葉重連忙邁進銀色圓環,還沒站穩,只覺腳下一空,不禁一個踉蹌,還好葉重機靈,一把伸手拉住一旁的牧,才及時穩住才沒有跌倒!

銀色圓環載著葉重和牧無聲向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