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節 牧的問題

雖然沒到七點哈~呵呵~更新哦~!熱烈慶祝收藏過兩萬!!!!!

*********************************************************************

牧突然沉寂下來,葉重也慌了手腳 ,每當牧出了什麼事時,葉重發現自己總是幫不上什麼忙.

葉重所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等待,等待牧的再次蘇醒.

難道是能量櫛消耗完了?葉重飛快起身,急沖沖地檢查牧的能量櫛,不是!不是這個問題!牧的能量櫛中的能量顯示還有80%.那是什麼問題呢?葉重絞盡腦汁,卻苦思無得.只好靜靜坐在牧的身旁等待.

葉重在牧旁邊坐了整整一個下午,牧還是一動不動,沒有絲毫蘇醒的征兆.

時間悄然流淌,不知不覺中一個下午就已經過去.房外傳來錢爺爺的喚聲,有客人來了!葉重抬頭看時間,原來已經到了傍晚了,葉重深深地看了牧一眼,轉身出門,要去干活了!

精神狀態不太好的葉重干起活來也是有氣無力,錢爺爺不只一次地問葉重是不是不舒服,葉重每次都是搖頭.錢爺爺臉上滿是擔憂.

好不容易所有的客人都走了,葉重隨便吃了兩碗就停了下來,錢爺爺更為擔憂了,這孩子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少啊!

葉重無精打采地回到房間,剛關上門,牧的聲音突然響起:"葉子!"

葉重腳下一滯,猛地抬頭,雙目流露出無比喜悅,嘴角不由自主地彎成一個弧形:"牧,你沒事了?太好了!"

興奮的葉重一個跳步,跳到牧的膝上:"你剛才可把我嚇壞了!現在沒事了吧?"

牧沉默一會道:"根據現有資料顯示,事態受控制機率范圍為58.5%-61.2%!"

葉重一愣:"到底是什麼事?牧,前一陣子你好像變了很多,"葉重想了一下接道:"現在你似乎又變了回去!"

牧淡淡道:"你的說法在某種程度上沒有錯誤!"

葉重不解地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牧?"

牧平靜地解釋:"在我的信息數據為中有一段一直處于失活狀態的不知名程序,我一直嘗試對它進行激活,我認為它極有可能是關于我以前的資料,但卻一直沒有找到對它進行激活的方法.而在逃離垃圾星時的劇烈碰撞使這段程序被激活,這才發現原來這是一段光擬智感."

看到葉重臉上云里霧里的表情,牧繼續解釋:"光擬智感就是光腦發展到較高級階段必然產生的自主判定程序,不同的光擬智感有著不同的特性和風格,而且有強烈的排他性,從本質上說,我也是一段光擬智感!"

"這段光擬智感有86.9%的機率是我以前身上光腦的主宰,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被迫進入失活狀態,而之後,由于葉子你的開啟,光腦產生了一個新的光擬智感,也就是我."

"我們是在同一光腦下,和同一學習機制,同一判定系統下的產物,這也決定了我們根本無法消滅對方,只能相互爭奪對光腦的控制權.上次的撞擊,他的突然激活使我陷入被動,被他奪得控制權!但是從特征上我更具有攻擊性,所以我比他多8.5%-11.2%的勝率.這也是他今天被我壓制的原因,不過這個勝率將會不斷縮小!直至雙方持平!"

看到葉重似懂非懂的樣子,牧毫不留情道:"以你的水平,想要理解這種複雜程度的問題的機率只有21%."

這句話葉重自動濾過,恍然大悟般:"啊,也就是說的身體里有兩個……嗯……那個叫什麼來著?"葉重皺著眉頭苦思.

"光擬智感!"牧接口道.

"對,就是光擬智感,不過好像那個,那個光擬智感對我也沒有惡意啊?"葉重想想前些日子牧的表現雖然有些令自己覺得牧有些變化,但並沒有讓葉重感覺會是另一個牧.

牧同意道:"是的,由于我們用的是同一個信息數據庫,我的所有信息判定他都同樣會擁有,所以他對你和我對你本質上其實並無差別,只是表現的特征和風格上會有所區別."

葉重苦惱地捂著腦袋:"好複雜,果然一跟光腦有聯系的東西就變得很無趣!"對光腦絲毫不感興趣的葉重最後得出這樣一個評價.

"對于你來說恐怕是的!"牧平靜地說!

葉重坐在牧的駕駛倉內,繼續上午沒有完成的工作.至于牧的問題,葉重知道自己根本無法幫上任何忙,只有靠牧自己的努力了.

葉重仔細觀察牧從信息數據庫中的調出的白色光甲的影像.

全白的光甲比較少見,就如全黑的光甲一樣.頎長的造型,全身居然沒有一處尖銳的邊角,全部做了鈍圓處理,所以沒有絲毫一般光甲的猙獰氣息.手中拿著一把同樣純白色的造型古怪的槍,不過從口徑上來看,似乎被稱為炮也無不可.從一個普通人的眼光來看,這架光甲絕對是華美至極,高貴優雅一如鳥中貴族白天鵝.

不過葉重顯然感受不到這點,葉重感受到的只有極重的危險.

白色光甲雖然看上去像一個貴族一樣優雅,不過葉重可不會小視他的危險性,光他手上那把造型古怪的槍葉重肯定其中絕對另有乾坤,一看就不像好說話的玩意.而且眼尖的葉重還發現他身上起碼還三十二個隱式射擊倉,這當時就把葉重驚呆了.

這,這也太誇張了吧.有必要那麼多嗎?而且這光甲中的師士控制得過來麼?這能量消耗也太驚人了吧!難道他想來一次齊射就回頭?

怎麼看,葉重也不會認為這是一架性能普通的高級光甲.葉重絕對相信這架白色光甲比自己的F-58還要先進.F-58再怎麼不錯也還只是一架訓練光甲,武器配置和對方實在不成比例.

他為什麼要置自己于死地呢?葉重絞盡腦汁!

和自己有過節的只是雷諾會,不過雷諾會有這樣的光甲?葉重實在有些懷疑,而且雷諾會也絕不知道自己的蹤跡.那會是誰呢?黑角?黑角如果對自己真的是不懷好意的話,倒真有這個可能,不過這架光甲明顯和黑角風格不同,相差太大了,應該不會是黑角!

那會是誰呢?葉重苦苦思索!

對方是半路墜上自己的,那時自己駕駛的是F-58,對方應該不知道自己是誰,那對方唯一確認的那就只有光甲了!難道是F-58讓他把自己當成敵人?等等!F-58是黑角的訓練光甲,那就是說對方一定認識F-58,知道F-58是黑角的專用訓練光甲,這麼說來,難道對方因為以為自己是黑角的人而把自己當成敵人?嗯,那對方就極有可能是黑角的敵人了!

腦子一蹦出這個想法,葉重就越想越覺得有道理!一定是黑角的敵人!把自己錯當成黑角里的人了!似乎只有這樣才說得通!

牧的聲音也響起:"根據現有資料及計算,對方是黑角敵人的機率大約為71%,其它部分資料不足無法計算!"

果然,牧的計算結果和自己的想法一致!

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該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