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節 修理光甲

今晚七點還有一節更新!!!

*********************************************************************

孫雪琳拉著阿秀推門而入,阿秀還是羞答答招人憐愛的模樣躲在孫雪琳的身後.孫雪琳此時的模樣可就不雅得很,棕褐色短發被汗水打濕,有不少沾在額頭,臉上由于劇烈運動而微微潮紅,小巧的瓊鼻有節奏微張微縮喘著粗氣,原本嚴實的校服最上面挨頸的扣子也松了開來,袖子更是誇張地挽了起來,露出兩截修長白晳的手臂,左手拉著阿秀右手則黑乎乎的.

孫雪琳一進來就大聲嚷:"錢爺爺,我們要兩碗牛肉面!"說完就拉著阿秀跑到爽手器前,把雙手放在爽手器前,滴,一陣微暖的氣流湧過,孫雪琳和阿秀雙手的汙漬立即順著兩人指尖而落入下方的自動張開的髒物池內.

錢爺爺一看到兩人進來時就放下筷子起身問:"雪琳,你們倆這是怎麼了?搞得這麼狼狽?"

葉重已經到廚房,准備面去了.孫雪琳拉著阿秀過來,孫雪琳大大咧咧坐到錢爺爺的一旁,笑嘻嘻道:"哎,今天真倒黴,我帶著阿秀正准備回家,沒想到光甲飛到半路上居然壞了,哎最倒黴的是我好像把空間鈕也搞壞了!結果修了半天還沒修好,所以就干脆先進來吃飯再說!"

錢爺爺一邊給她們倒杯水一邊問:"你們的光甲就在外面麼?"

孫雪琳狠狠灌了一口:"哎,是啊,沒想到離家這麼近都會出問題,真是郁悶啊!偏偏我爸媽都不在!"說完長長吐了一口氣,一副很爽的樣子.

錢爺爺笑道:"你這丫頭也真是大大咧咧,像你爸,怎麼就一點不像你媽呢?哎,喝慢點,別嗆著了,沒人和你搶.你看阿秀,多文靜!"

正在一小口一小口喝著水的阿秀聽到錢爺爺的話臉倏地紅了,差點嗆到了,慌別放下水杯,吶吶道:"沒有了,其實,其實雪琳也很好啊!"雙手緊張地絞著手指.

錢爺爺不由一樂:"小姑娘就是太害羞!"阿秀的臉不由更紅了.孫雪琳笑道:"她從小就是這樣,哈!"

不多時,葉重就端著兩碗面出來,放在兩人面前,便看也不看兩人一眼,埋頭吃面.

今天體力消耗真是不少,肚子也著實餓得慌,葉重以驚人的速度消滅著碗里的面.

孫雪琳和阿秀驚呆看著葉重,天吶,這家伙還是人嗎?這,這已經是第幾碗了?第七碗?第八碗?這世上真有這麼餓的人麼?而且葉重不僅飯量大而且吃飯速度極快,碗里的面以超快的速度消失,像沙漠吸水一般,須臾便已見底.孫雪琳和阿秀面面相覷,完全傻了眼.

倒是錢爺爺見怪不怪,笑呵呵地一邊吃面一邊看葉重吃面,這孩子只怕今天真的有些累了,這以經是第十一碗了,比平時足足多了三碗,看來要勸他注意休息.

錢爺爺突然想起葉重有一個破光甲,不由問:"葉子你會修光甲嗎?"錢爺爺對光甲完全外行,並不理解師士和機械師之間的區別,而且他也只是問問的意思.

孫雪琳不由一愣.

葉重頭也不抬,繼續埋頭苦吃:"會一點!"

孫雪琳不由眼中飄過一絲不屑,可能嗎?就算是機械專業的學生也不敢說會修光甲吧!二十五歲之前能夠修理光甲絕對是一個天才,眼前這個飯桶級的人物怎麼看也不像啊!

錢爺爺高興道:"那葉子你就幫幫她們吧,雪琳這丫頭我看著長大,你要能行就幫幫她吧!"

葉重頭還是沒有抬,只是哦了一句,繼續吃面.

呼,終于吃完了!葉重前後總共吃了十五碗面,而他平時一般只不過吃七八碗左右,可見今天果然是有些累了.

吃完他就徑直走出店門,孫雪琳趕緊拉著阿秀丟下面碗跟著出去.孫雪琳就是想看看眼前這個大言不慚的家伙怎樣出丑,哼,讓你說大話!

葉重圍著這架影鳳-Ⅱ,自己以前見過這種型號的光甲,不過那次好像是在意識訓練基地中,如果不是那是自己第一次的對手,葉重還真不確定自己還能記住這件事,自己所會的唯一的高級技巧無序波形跳躍就是那次學會的,不過牧還沒有教過自己其他所謂的高級技巧呢,葉重想著想著便開小差了.

過了一會,葉重才回過神來,不禁仔細檢查眼前的光甲.

葉重對于光甲的構造非常熟悉,溫尼就被他拆了不知多少遍,實在熟得不能再熟.雖然溫尼的款式極老但兩者的大體構造差別並不如葉重想像的大.對于影鳳-Ⅱ的各部分性能參數,在古蒂斯達街區混了相當時間的葉重,可謂爛熟于胸,更何況還有極光的那些老妖級的人物傾囊相授呢!

孫雪琳看著葉重站在光甲前發愣,不由暗笑,她最討厭這種空口說白話的人了,現在能看他的笑話,自然是求之不得.

阿秀則奇怪地看著這個錢爺爺口中的葉子,他站在那干什麼?難道真的不會修嗎?哎,那他就不該出來的啊!這下要被雪琳笑話了!阿秀擔心地看著葉子.阿秀知道只要一涉及到師士方面的任何東西,平時隨和好說話的雪琳就會變得無比執著.

待看到葉重熟練地拆開光甲引擎處的裝甲,煞有介事地檢查時,孫雪琳已經有些吃驚了.

葉重仔細地檢查引擎,在古蒂斯達街區,葉重看過不少人的文章說過影鳳-Ⅱ雖然在速度方面有突出的表現但它在引擎保護方面的脆弱同樣被眾人詬病.

所以葉重首先打開的影鳳-Ⅱ是引擎的護蓋.

不過看到葉重沒有借助任何工具就爬上影鳳-Ⅱ,倆人不由驚呆了!孫雪琳張大嘴巴合不攏,眸中難以掩飾地不能置信,阿秀更是拼命捂住嘴巴,怕自己的尖叫聲驚嚇了葉重,萬一從那麼高掉下來那就危險了!

果然,不出葉重所料,問題的確出在引擎部分,一個細小的雜物不知怎地卡在引擎的一個關鍵光路密集點陣中,導致引擎無法正常工作.清理了雜物以後,葉重鑽入駕駛倉,仔細調試了一番,確定已經完全修好,葉重就從駕駛倉內跳了出來.

影鳳-Ⅱ有十米高,駕駛倉的高地面最少也有七八米,看到葉重居然就這樣從里面跳出來而沒有用升降繩梯,阿秀不由失聲驚叫,驚恐地捂著小嘴,孫雪琳也表情呆滯地看著葉重降落的身影.

葉重以一個完美的姿勢穩定地落地,落地的瞬間為了緩沖而微屈的雙腿,讓他看上去像一個被壓縮的彈簧,內斂而充滿張力.

葉重起身,淡淡道:"好了!"說完轉身就走入店內,看也沒看兩人一眼,自己還有很多事要做.

孫雪琳傻傻地呆立在那,剛才給她帶來的震撼她到現在還沒有消化.阿秀驚訝地看著孫雪琳呆呆站在那,不由上去輕輕搖搖孫雪琳的胳膊:"雪琳,怎麼了?你不去看看修好了嗎?"

孫雪琳才仿若如夢初醒,連忙順著升降繩梯進入駕駛倉,打開光腦自行自檢.過了半分鍾,孫雪琳從駕駛倉內探出頭,興奮地喊:"阿秀,真的好了,哎,快上來,我們回家了!"

阿秀猶豫了一下,還是登上了光甲,一登上光甲阿秀就抱怨:"哎,雪琳,我們還沒有向別人道謝呢!"

孫雪琳埋頭操作,頭也不抬:"哼,那家伙整天一個要死不活的樣子,好像誰欠了他錢一樣,我才不去呢,要去你一個人去!"

阿秀咬著嘴唇:"這樣不好吧,人家可是幫了我們啊!我們……我們還是去……"

孫雪琳不在乎道:"哎,那下次我們來錢爺爺這再謝吧,不過沒想到他真的會修光甲啊!"孫雪琳摸著光潔的下巴,一副思考狀.

阿秀歎氣道:"哎,看來只好這樣了!"

"噢,我們回家嘍……"

"哎,不好了,雪琳,我們忘記付面錢了,哎,這可怎麼辦啊!"

"哈!沒關系的,阿秀,下次帶來就行了,錢爺爺不會計較的!"

……

葉重一回到房就把牧喚了出來,然後翻入駕駛倉,戴上戰斗頭盔,對牧說:"牧,把今天那架白色光甲的影像調出來看一下!"

"好哦!"牧回應道.

白色光甲的影像清晰地出現在葉重眼前,葉重不禁仔細觀察,多研究研究敵人總不會錯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成為敵人.

牧不由挖苦道:"葉子,你今天的表現可真夠糟糕透頂,真是丟人……我……滋……滋"

突然,牧的聲音像是被拉長又像有什麼干擾一般,葉重眼前的影像發生劇烈的抖動,緊接著眼前一片電子雪花,還有滋滋雜音.牧的聲音完全消失不見!葉重的眼前也完全一片漆黑.

葉重大驚,一把掀開戰斗頭盔,急聲道:"牧,牧……你怎麼?……牧……你說話呀……"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