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節

葉重從實戰區出來.剛才那個對手著實難纏,牧給自己的名單上就沒一個軟的柿子,個個不是石頭就是鐵疙瘩,就是碎了也要嘣掉對方幾顆牙.

葉重還在回味剛才那場激烈的戰斗,完全沒注意周圍的情況.

突然,牧殤的聲音在葉重的心頭響起:"葉子,小心!"

葉重一個激靈:"怎麼了牧?"不經意間,眼光掃過四周.

牧殤道:"你的周圍有四個灰域領者!在一個角落里還有一位,但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一伙."葉重眼前出現一幅整個大廳的全息圖,而那四個和一旁潛伏的天使的身形都被牧殤標示出來.

"灰域領者?那是什麼東西?"葉重好奇地問.

牧殤道:"現在也和你解釋不清楚,回去再說!無法確定他們是否有敵意!"

四人隱隱把葉重包圍在中間.

有意?巧和?葉重不敢確定!

葉重右腳斜跨一步,幾人居然也隨著自己移動,依然把自己圍在中間.葉重心頭不悅,冷哼一聲,正准備有所行動,牧殤提示道:"葉子,正遭受攻擊!是否反擊?"

雖然看不到牧殤,葉重還是忍不住白了一眼譏諷道:"廢話,當然反擊了,為什麼不反擊?連那些老鼠們臨死前都要咬對方一口,我們難不成等死?"

牧殤平淡回答:"哦!"

天使瞪大眼睛,不敢錯過一個細節!"漣漪"以一種獨特的節奏在波動,天使自信周圍的一切都逃不過他的法眼,就連大廳內的鍾,九點十五分三十二秒都在他腦海中清晰地映著.

幾乎沒看見YC有任何動作,仿佛沒有察覺般,老練的天使卻知道那幾位灰域領者一定已經把導向蟲撒在YC的身上,只要在過幾秒鍾,這種導向蟲的一部分就會融合在對方身上,想除都除不掉,那到時YC的一切信息都保不住了!對付導向蟲的最好辦法就是莫讓它沾到身上,一旦沾上了那樂子可就大了!

難道YC其實只是個普通人?

天使一想到羅家那天價的酬勞,不禁連腸子都悔青了.

遠處觀戰的天使後悔不迭,如果自己出手一定沒問題,自己的"骨蛆"可比他們的勞什子導向蟲厲害得多.

就在天使後悔不迭埋怨自己過于小心謹慎時,場上形勢突變!

驀地,天使腦中嗡地一下,像一把巨錘重重地錘在心頭,天使張口欲言,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一股無形壓力從四面八方向天使撲來,天使只覺身子一僵,猶如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禁錮住一般 ,不能動彈分毫,只有腦子還清醒著!天使保持著剛才的姿勢,兩眼勾勾地望著YC!

周圍的一切都仿佛靜止,如一張立體的全息像,時間停滯,說不出的詭異!

天使驚駭絕倫,咔咔地想從喉嚨中擠出哪怕一絲聲音,可偏偏就如在沒有任何介質的真空,靜得可怕.天使眸子里的恐懼如澆灌了催生劑的黑葉藤瘋狂滋長,覆蓋一切!

YC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冷冷注視!

天使心中的寒意比極凍之地最冰冷的冰還要盛!他在看著我!對!他一定是在看著我!天吶!這下完了!YC的眼神有如鋒利的冰刃刺破天使心中薄弱的防護,挾著森森寒意刹時摧毀了他心中的生機.天使絕望地想閉上眼睛!

可沒等他閉上眼睛,場上的形勢又發生變化.

一個黑洞以YC為中心似慢實快向四周擴散,深邃得人戰悚的黑暗不緊不慢地吞噬著周圍的一切,眨眼間,這股黑暗就把天使毫不留情地吞噬進去.

天使眼前一黑,不醒人事!

不知過了多久,天使突然醒來!

為什麼說是突然醒來呢?天使就覺得剛才好像只是一個愣神,就做了一個並不長的夢一般!剛才那恐怖的一幕是夢境嗎?天使有些不敢肯定!

看了看大廳內的鍾,九點十五分三十五秒!天使一愕,才過三秒?

抬眼向YC剛才所立的位置望去,YC蹤影全無,剛剛明明在這啊,要溜也沒那麼快,三秒就不見人影,邪門!

轉身欲走,突然,天使看到剛才的那四位灰域領者,四個人一動不動雕塑般立在那.

天使心下犯疑,止住了步子,手上的"漣漪"悄然向他們那擴散開來,卻沒發現任何異常.半天功夫過去了,四人還是和剛才一樣一動不動,連話都沒說,來來往往的人都十分詫異地看著這四個"活人雕塑".

天使覺得不對頭,裝作行人迎著四人走去.

慘白的無一絲生機的四張臉!

天使心頭狂震,腦子嗡地一下亂了套!

這種情形天使已經是第二次見到,而第一次是在兩位超級灰域領者的戰斗後失敗而導致腦神經完全壞死的一方身上見過,當時,那位失敗的灰域領者臉上就和這四人一模一樣!

天使渾身一哆嗦,無窮的寒意從他後背升起,他艱難地作著吞唾液的動作,喉嚨卻干澀如風干的沙漠,不由自主地渾身微抖.

原來…原來…剛才的情景不是夢……

膨脹的黑洞,無窮無盡的寒意,詭異的寂靜……一一從天使心頭流過,天使的心翻騰戰栗.

天使再也忍不住,慘叫一聲,第一時間下線!

"牧,你剛剛說的灰域領者是什麼?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葉重好奇地問.

牧殤解釋道:"灰域領者是指精通光腦在虛擬網中有獨特能力的人,他們亦正亦邪游蕩于黑與白之間,所以叫灰域領者,而域則是指他們精通的領域."

一聽是光腦,葉重就沒什麼興趣:"哎,這樣啊,對光腦我可沒什麼興趣,對了,他們的結果是什麼?"

牧殤平靜道:"腦神經完全壞死!"

葉重不解:"腦神經完全壞死?什麼意思?"

牧殤的聲音一如既往地淡然:"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死亡,另一種則可能成為植物人!"

葉重挑了挑眉:"哦,不錯不錯,這樣他們就不會有反撲的機會了!"在垃圾星長,對待敵人心慈手軟,只怕葉重到現在連骨頭都不剩了!無數次生與死之間的錘煉,使得葉重對生死已經看得很淡然了!

葉重突然想起當時的情景,問:"不是有五個人嗎?還有一個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