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節

垃圾星12號是法爾星域的一個垃圾星球.

顧名思義,它是用來放置垃圾之用.隨著科學的不斷發展,在進入大航空時代以後,人類的生活有了本質地改變,舒適沒有壓力的生活,原本緊張的能源和生態問題因人類急劇擴張的腳步而有所緩解.一個又一個新星的發現和星際開發技術的成熟,使得人類的生活變得更加快節驟和人性化,但伴隨其產生的還有各類垃圾的迅速增多.這些垃圾重新利用的成本過高,但是倘若隨之任之,又會對居民的生活環境產生極惡劣的影響,使當地居民怨聲載道.于是各國便把大量垃圾 運送至這些垃圾星上.這些垃圾星要不就是沒有開采價值的星球,或是已開采告罄的無用星球.這些星球上沒有人居住,所以,它們成了堆放垃圾的絕佳場所.

灰蒙蒙的天空下各式垃圾堆積而成的山峰連綿不斷,寂靜如虛無,沒有一絲生機.冰冷的金屬殘骸散發著金屬特有的寒意,但是上面的塵土卻遮掩住它本來的光輝,只有偶爾裸露在外的一小塊沒有鏽蝕的表皮,才會讓人想起它昔日的光彩.

這個死氣沉沉的垃圾星,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不會有人類的存在,因為這樣惡劣的環境,沒有水,沒有食物,人類所需要的一切,這里都沒有.這里只有一樣東西——垃圾!

但這個垃圾星的確如它表面一樣了無生機嗎?

葉重抬頭看了眼牆上的老式點針表,這是他三年前從離這十公里的一座垃圾山的山腳下揀的,當時這個表的點觸式震感器已經損壞,葉重費了一個禮拜的時間才把它修好,它也淘汰了以前掛在牆上的那只比這更古老的擺鍾表.

法爾時間三點四十二分,葉重知道,再經過十三分鍾,外面的溫度就會達到一天之內最適合外出的溫度,而這個時間將會在法爾時間六點十七結束.在其它時間段里,外面不是有如烤爐一般炙熱就如凜冬一般寒冷.

如果沒有意外,昨天晚上應該是垃圾般傾倒垃圾的時間.葉重考慮今天出去一趟,看是否能淘到些新貨.家里的食物暫時不缺,上次獵的百噬鼠還有一大半沒有吃完,三天內沒有缺食之虞.何況家中還有想當量的有機流食,只是那味道比起新鮮的肉食實在是差得太遠,味同嚼蠟,葉重已經有很久沒有吃過這玩意.

法爾時間三點五十五,幾乎在同一秒,葉重有如離弦的箭,沖出家門.時間對于葉重來說,實在是太寶貴了.這次無人垃圾船傾倒的地點離葉重的家有半個小時間的路程,也就是說,葉重花在路上就有一個小時,而剩余給他淘貨的時間只有不到一個半小時.

葉重像一只敏捷的野獸,在雜亂無章垃圾間狹小的縫隙之中穿梭跳躍,沒有一絲滯礙.這一帶的地形葉重了如指掌爛熟于胸,他相信就算他閉著眼睛也絕對不會走錯.

迎面的風在耳旁呼嘯,葉重很是愜意地享受這種速度的快感.但是他依然機警地小心著周圍的狀況,想要在垃圾星上生存下來,就不得不和各種各樣隨時可能出沒的變異生物戰斗.

垃圾星雖然不適合人類生存,但是對于變異生物來說,這里無疑是天堂.這里惡劣的環境對于生存能力極強的變異生物,影響微乎其微.這里有豐富的資源——垃圾,像百噬鼠這樣的生物,幾乎什麼東西都是它的食物,所以在這個垃圾星,它們以驚人的速度在增長.

這里也不會像其它的未開發處*女星一般,會有許多師士去冒險,這世上絕沒有一個師士願意到這種地方哪怕呆一秒.沒有師士們的捕獵,變異生物們便缺少了它們最大的敵人.

葉重的家在一座垃圾山的內部,通往外面的是一條不足四米寬的大裂縫.不時突在外面的金屬橫枝讓這條路看上去充滿危險性.

葉重的速度沒有絲毫降低,他的雙腿充滿爆發力,每一步都會跨出很遠,或許他現在的動作更像某種猿類,靈敏得讓人不可思議.但垃圾星不會有其它人,這驚人的一幕也只有讓葉重一個人自己享受了.

葉重雙腿猛地一發力,騰空躍起,待到上升勢頭將盡時,一把抓住一根橫在空中的一支鈦金屬杆,身形一蕩,幾個空翻,穩穩落在了垃圾山的表面.

葉重沒有繼續向前奔跑,而是用右手食指摩挲關左手中指上戴著的一枚黑黝黝不起眼的金屬式,一聲輕喝:"溫尼!"

一架青灰色的光甲出現在葉重眼前,葉重習慣性自言自語嘟囔一句:"這次要是能找到一部腦控接受器就好,聲控真是差勁透了."邊說邊靈巧地翻進駕駛倉.

溫尼和一般的人形光甲一樣十米左右高,粗壯的甲身粗壯的雙臂更加粗壯的雙腿,讓溫尼看上去更像一塊鐵疙瘩,而光禿禿的腦袋則頗顯得有幾分滑稽.由于時間久遠,光甲表面黯淡無光,但渾圓的肩部膝關節上面鑲著的無序排列的尖銳倒刺透出幾分狠辣.溫尼身上布滿各種傷痕,有爪痕,有齒痕,讓人觸目驚心.但顯然保養得極好,整個光甲表面一塵不染,看得出葉重對它很是愛護.

要不是有溫尼,葉重可能就活不到現在,起碼葉重確信,自己不駕駛光甲是絕對敵不過兩只以上的百噬鼠,可百噬鼠從來沒有少于五只而出來活動的.在垃圾星,弱勢就意味著隨時可能死亡,自然界的優生劣汰弱肉強食的規則在這里體現得淋漓盡致.

提起這架光甲就不得不說一個人,那就是葉重的干爹.葉重只知道干爹叫高世昌,其它的什麼都不清楚.據干爹說,本來垃圾星上就他一個人,可有一天突然發現葉重,身上寫了葉重兩個字.至于干爹是怎麼到這個垃圾星,以前是干什麼的,干爹從來不談.

這一架光甲是干爹淘到的.這本來是一架普通民用型光甲,在經過老爹一番陸陸續續的改裝後,早已面目全非了.據老爹說,在外面的世界,光甲差不多可以說是人手一台,可因為其回收率極高,所以想在垃圾星上淘一兩件,除非你運氣極好.在干爹的感染熏陶下,葉重對光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老爹對他也是傾囊相授,常常兩人圍著家里那一台老舊不堪的光腦進行熱烈的討論.這架光甲被命名為溫尼,據干爹稱溫尼是一款經典老牌光甲引擎.

和老爹只喜歡改裝的樂趣不同,葉重在駕駛光甲方面仿佛有著天生的直覺和敏感.所以,溫尼也一直是葉重來駕駛.干爹也曾說葉重說不定將來會成為一名優秀的師士.

在一次遇到五只百噬鼠,在一番激戰後成功逃離,葉重開始有意識地鍛煉自己的實戰技巧.自從他第一次吃上了新鮮的鼠肉後,他對食物機中出來的有機流質食物再也提不起半分興趣.

長期的實戰,葉重早已不是昔日阿蒙,垃圾星上除了幾種可怕的凶猛的家伙葉重不敢去碰外,其它生物對葉重已經構不成威脅.但就是這些生物,倘若葉重一不小心,隨時都有喪生的可能.

只可惜,溫尼實在是太老舊了,即使改裝,可也因為沒有好的部件,更重要的是沒有好的工具,溫尼的實力已經發揮到極致.最致命的是,溫尼的光腦實在是太落後了.

老爹雖然在機械方面實力超群,可在光腦方面卻實在是個白癡.

老爹曾說,任何一架光甲,引擎是它的心髒,而光腦則是它的靈魂.

葉重現在操控光甲就有幾分束手束腳的感覺.

溫尼身上唯一比較先進的是它的電子眼,當葉重撿到它拿回去問干爹,連干爹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型號,只是推測可能是近幾年新出的型號,畢竟,他流落垃圾星已有幾十年的光景,外面發展到什麼程度,他可不敢想象.

也就是靠這雙先進的電子眼,葉重數次從危險中逃脫.

盡管溫尼已老,但是在沒有找到新光甲前,溫尼是葉重唯一的選擇.

葉重小心地把溫尼的速度調到最高速的八成,這樣既可以保持一個較高的速度,又有應變的余地.

一路有驚無險,葉重順利到達目的地.一望無際的垃圾連綿不絕,但是明顯有幾大塊區域比其他地方要新一些,這就是葉重這次的目標.

"掃描開始!"溫尼的聲音不緩不急,慢溫溫地頗有幾分老態,葉重無奈地想,但他的眼神機警地掃視四周,沒辦法,溫尼只要一開始使用電子眼進行全息掃描就會停止一切其它活動,葉重猜測可能是光腦太落後.這時就完全要靠葉重本身來警戒.

葉重一邊打量著周圍可能會有變異生物出沒的地方,一邊自言自語道:"老家伙,你今天可要爭氣哪,我都很久沒見過什麼新鮮玩意了!加油...加油..."葉重不由哼起了小調.在這個除了自己再沒一個人的垃圾星,倘若長時間不說話,葉重絕不敢肯定自己到時還會說話,盡管在這里也沒有人和他交流,所以,自言自語就成了他的一個習慣.

葉重臉上的神色十分從容,但他微微緊繃的身子卻顯出他正處于高度戒備狀態.

"掃描已完成!"這句話對葉重來說無疑是天籟之音,葉重長長吐了一口濁氣.

"調整到警戒狀態!"葉重給溫尼下達了指令.隨即仔細瀏覽起光腦導出的掃描圖,幾塊鮮紅的小斑在掃描圖上極為醒目.葉重不由大為興奮,看來這次不致于空手而歸了.

垃圾堆里.葉重憤憤吐掉從光甲縫隙中掉進自己嘴里的沙子.

"該死!居然一個有用的都沒有,天吶,我不會這麼倒黴吧!"葉重哀嚎著,剛才的興奮早已無影無蹤.找了這麼多處,全都是一些一點用都沒有的東西,現在只剩下最後一處,也是最小的一塊目標.從大小上看,葉重也想不到這麼大的玩意到底能作什麼用,但是本著甯可殺錯不可錯過的精神,葉重還是一頭紮進了如山的垃圾之中.

葉重半躺在椅子上,一邊嚼著剛烤好的鼠肉,一邊把玩著今天唯一的收獲.

這似乎是一個金屬吊飾,泛著暗黝的金屬光澤,只有三個指甲片大小,整體呈圓形,四周有彎形利刃,表面上密布許多奇異的花紋,似乎雜亂無章,卻又像有某種規律可循一般.只可惜,缺了一小半和幾處利刃的斷痕告訴人們這是一個殘次品.

葉重喃喃道:"這是什麼東西?好奇怪的材質!"

大拇指輕輕從彎形利刃上拂過,一道細小的傷痕卻讓葉重沒有一絲感覺,待到一滴血珠湧出葉重才感到微痛.

"好鋒利!"葉重微訝,"這玩意不會是用來作暗器的吧?!"葉重看著那滴掛在割破自己拇指的利刃上的血珠.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那道利刃居然倏地有如海綿般把血珠吸得干乾淨淨.會吸血的金屬?葉重駭一跳.沒錯啊,剛剛自己明明摸過了,絕對是金屬!葉重敢打保票,剛才的一幕絕不是幻覺!

怪事仿佛沒有絲毫停止的跡像.

吸完血的吊飾發出嗡嗡輕響,四周的彎刃突然收進吊飾內部,表面有如某種神秘圖騰的花紋開始運動.這件吊飾有如一架機器突然開始運轉起來,而葉重的那一滴血則是催發劑.

葉重現在臉上的表情是完全呆滯!

一道聲音毫無征兆地出現葉重的腦中:"雙質子檢驗完畢,腦波吻合,腦波鎖定!"

葉重渾身一個激靈,猛地跳起來,大喝:"誰?出來!"一雙鷹隼般的眼睛驟然收縮,小心打量著四周,手已經悄悄向綁在腿上的匕首摸去.

"你確定?"這個聲音似乎有些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