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節
三人來到牧砸進來的地方。

當然三人都穿著抗壓服,連被誤認為來自野獸部落的某人也毫不例外。其實二號和少年倒十分想親眼瞧瞧葉重不穿抗壓服而進入太空的情景。一是好奇,二是而如果他要是血管暴裂而亡,對她和少爺來說,無疑是一件最讓人欣喜的事!

可惜葉重絲毫沒理會二號的攛掇慫恿,而是老老實實穿上抗壓服,葉重可不想表現太特殊,表現越像常人就能隱藏得越來,越不引人注意就越能活得長久,這個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二號不由大感氣餒,眼前這個男人沒有一絲年輕人特有的沖動和浮燥,取而代之的是老練與沉穩,這才是最讓二號頭痛和心懷戒意的地方。

由于要穿抗壓服,二人身上的繩子已經被取了下來,當然解開之前葉重自然少不了一番警告。

通道里雖然是真空,但由于引力矩陣已經恢複,走上去並不像開始那樣漂浮無處借力,而和正常步行沒有多大的差別,而且通道中的燈也已經全部打開,通道里纖毫畢現,一片雪亮。

當二號和少年看到牧時,兩人的表情卻是截然不同!

在燈光的照耀下,葉重才看清楚眼前的情形。顯然牧是從通道中部撞擊進來,巨大的速度帶來的是可怕的能量,宇宙艦厚重的裝甲沒有阻擋牧的前進,被硬生生撞出一個大洞,而在撞開宇宙艦的裝甲後,牧也是其勢已竭,一半進入宇宙般內部,一半卡在外面。牧現在就像一棵斜插著的大蔥,插在宇宙艦這塊士坯上。

二號憤怒得雙眼幾欲噴火,原來眼前這個人才是肇事者,想想他帶來的災難性後果,艦上除了自己和少爺,全部遇難,而且艦身多處嚴重損傷,已經無法正常航行,只有等來往船艦的救援,可是這茫茫太空,想要遇到一艘宇宙艦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希望渺茫啊!如果遇上太空海盜,那大家恐怕都逃脫不了當奴隸的命運,而以自己的容貌,下場只怕更慘!

對于隊友的死,她雖然有些難過但並不會導致她對葉重產生怨恨。最讓她在意的是,少爺的安危!少爺的安危在她心中高于一切!從小就接受嚴酷訓練的她對于人情世故看得極為冷淡,她在組織中表現突出,一直把握著二號這個位置,從很早開始她被指定為小爺的貼身護衛,一直被灌輸著少爺在她心中高于一切的信念,這麼多年,這個信念在她心中早已根深蒂固。就如二號這個代號一樣,從她入組織那天起,就從來沒有發生改變。

可是眼前的男人居然危及到少爺的安危,讓她如何不憤怒?

對于二號的憤怒,葉重不是沒看到,但卻沒有任何愧疚的心理。真正的肇事者是不是自己,這個理由在他看來可有可無。在他看來每個人都要對自己負責,沒保護好自己那完全是你個人的問題,就如獵物和捕獵者一樣,難道你祈望捕獵者手下留情?而對于扮演生物鏈中的食肉性生物葉重沒有任何排斥心理,反而樂意之至,他可不想像食草生物那樣任人宰割!葉重信奉的是從垃圾星變異生物中折射出的自然界最本質的理念,而不是什麼人類的什麼法律道德!他的腦海中根本沒有任何法律和道德的概念!

少年看到這架奇異的光甲,不由神色激動萬分,完全忘了葉重的存在,“天吶!太美了!太偉大了!創造它的人真是個天才!”少年一把撲了上去,蒼白的臉色由于激動而變成一片潮紅。口中不停地喃喃,狀若瘋顛。

葉重顧不得理會這個瘋子,心中不停地呼叫牧,可牧有如沉睡一般沒有任何反應。葉重情緒不禁有些低落,一年多的相處,他和牧之間的感情已經十分深厚,牧在他眼中並不是一架光甲,而是亦師亦友,牧讓自己第一次見到了外面的世界,在牧的指導下,他的實力比以前高出不知道多少。這次星耀,對于牧來說是沒有任何威脅的,盡管牧沒有說,但葉重還是知道牧是為了自己的才進行這次可以說是極度冒險的行動,牧完全是因為自己才受到損壞。

葉重呆呆看著牧昔日散發著獨特光澤的甲身如今黯淡隱晦,而在葉重腦海中恐怕是世上最堅固的甲身現在已是傷痕累累,葉重不禁心中一痛。葉重取下一直掛在脖上的吊飾,這個吊飾除割破自己手指那次就再也沒有用過,牧不喜歡呆在次空間,葉重也喜歡牧一直陪著自己,沒想到,第一次用它收回牧,居然是在這樣的情形。

二號立在葉重身後,臉色變幻不定,葉重似乎神游物外,沒有任何警覺,如果這時偷襲,說不定可以一擊致命!不過,如果一招沒有殺了他的話,那今天自己和少爺就要面臨對方最狂暴的攻擊,想起葉重如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二號一陣心悸!偷襲?不偷襲?二號猶豫不決,一想到葉重鬼魅般的速度,還有超級強橫的身體,二號心髒猛地一收縮,不禁更為心虛!

葉重沒有注意二號的異樣,心下歎息一聲,隨即把牧收進次空間!

少年正爬上牧的身上,兩眼放光地,雙手像撫摸情人一樣不斷摩挲著牧的甲身表面,不時發出驚歎的聲音!牧突然把光甲收了起來,少年沒料到身下的光甲會消失,只覺身下一空,猝不及防之下不由失聲驚呼!

這聲驚呼也把正在猶豫不定的二號驚醒,一看到少爺從半空中向下落,不由大驚,一擰腰,雙腿驟然發力,便向少爺沖去。不過,有人比她更快,二號只覺眼一道虛影閃過,少爺就被他葉重一把提住後腰,而少爺懸在半空中雙手拼命亂舞,神色驚慌。葉重看了二號一眼,便隨手把手上的少年扔給護主心切的二號。

二號趕緊接住少爺,朝葉重感激地看了一眼,不斷輕聲撫慰懷中受到驚嚇的少爺!

葉重頭也不回道:“好了,我們現在去主控室!”聲音中不可置疑的語氣讓二號不敢有一絲猶豫,她可不想再冒犯眼前這個深淺莫測的男人,最起碼,被繩子捆著的感覺實在糟糕至極。

二號抱著少爺緊緊跟在葉重的身後,懷里的少爺還沒有從剛才的驚嚇回複過來,臉色灰白!

這個男人到底是誰?縱然以二號半吊子的水准也知道剛才他收回的光甲的不凡,擁有這樣的光甲的人絕對不會是普通人。強橫的身體、驚世駭人的速度、擁有一架絕對不同凡響的光架,那,他到底會是誰呢?

二號懷著滿腹疑問,跟在葉重身後。



精品文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