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特別的味道


若音就見四爺下+巴一抬,算是應允了.

不多時,空中便"咻咻咻"的,蹦出了彩色的煙花.

不過樣式不多,就牡丹花和落葉,還有垂柳樣式的.

但看起來,也頗為壯觀了.

五彩繽紛的煙花在空中綻放,好似沒有空隙.

沖上天的時候很快,像是遙不可及的滿天繁星.

墜落時,卻又似乎觸手可及.

由于這是在京城,達官貴人多,大家都不是差錢的人.

好像個個都在比賽似得,看誰能家的煙花最多最閃亮.

一時間,京城的天,就被彩綢似得煙花,照亮了半邊天.

若音挽著四爺的臂彎,看著一閃即逝的煙花,不由得感慨,煙花雖美,但美的短暫.

就跟男人的寵愛一樣.

寵你時,就是漫天絢爛的流蘇,璀璨而迷離.

放手時,就是墜落于空氣中的煙霧,嗆人而惹人嫌.

想著想著,一陣冷風吹來,若音便打了個哆嗦.

四爺低頭看了看身旁的女人,"冷就回屋了."

若音點了點頭,就挽著四爺進屋.

她伺候四爺洗漱更衣後,就把嘴里的薄荷糖吐掉,准備吹熄蠟燭歇下.

可她才一轉身,就被四爺摟住了腰,落入他溫暖的懷抱.

一抬頭,四爺高+挺筆直的鼻梁,就在眼前,一臉的剛+硬之氣.

四爺早在女人吃著糖碎碎動唇時,就已經蠢+蠢+欲動了.

此時,他一手攬著若音的腰,一手扣住她的下+巴,低頭強勢吻上.

肆意掃蕩著檀口中的每一寸地方.

女人的清甜,和薄荷的清香相交織,讓人欲罷不能.

吃了還想吃.

若音吻技不如四爺,一下子就被吻得天旋地轉.

她只管閉著眼睛,感受著四爺的狂+熱.

他的吻,炙+熱而溫暖,親昵的同時,又透著刺+激.

一時間,薄荷的清涼冰爽,與彼此間炙+熱的溫度相交織.

給彼此一種冰和火的雙重感覺.

在這種感覺的帶動下,彼此更加肆意舞動著.

興許是若音的身子,不允許太過親昵的相處.

所以,就連親吻,都顯得格外珍惜些.

只是親著親著,兩個人就滾到了被錦上.

若音在下.

四爺在上.

他還體貼的弓著身子,避免壓到她的肚子.

這個深+吻,足足吻了一盞茶的時間.

直到若音大腦開始缺氧,差點昏死在四爺懷里時,四爺才放開她.

若音捂著胸口,大口喘著粗氣.

好險,接個吻而已,半條命都快沒了.

若音睜開眼,看著四爺充滿情+浴的眸子,問道:"爺,好吃嗎?"

四爺本就血氣方剛,被這麼一問,腦子"嗡"的一下,就又要低頭吻上.

若音伸手撐在四爺結實的胸膛,如夢似幻地道:"爺知道為什麼,我會問你喜歡什麼味道的糖嗎?"

"為何."四爺難得的配合.

"我不知道爺能寵我多久,但我想讓爺記住我們親吻的味道,起碼它是特別的,是薄荷跟情意相交織的味道,這樣的話,爺往後聞到薄荷的氣息,就會想到我們之間的味道."若音糯糯地道.

呵呵,四爺身上總有股薄荷的清香,她賺了!

四爺低頭看著若音,神秘的眸光微轉.

長眉動容地抽了抽.

勾人的妖精!

都這個時候了,還盡是說些讓他喪失理智的話.


他深呼吸,盡量將內心的情緒壓下去.

可越是刻意壓著,渾身的血液,反而越發沸+騰了.

"爺記住了."說完,他輕輕抬起若音的下+巴,低沉而磁性地問:"可以?"

若音對上四爺的眸子.

只見他盯著她的唇在看.

那望眼欲穿的墨瞳,因情浴染上一層薄霧.

之前她雖說用嘴,主動伺候過四爺一次.

但之後,四爺但凡在她這兒歇下,都體恤她,沒有讓她這般.

這一次,他難得主動問她,若音不好拒絕.

當一個女人,處在這種皇權和男權至上的朝代.

一沒金手指,二沒吊炸天的功夫.

只能好好的依附面前的男人.

至于嫌棄四爺三妻四妾,她想都不敢想.

她記得,曆史上有個妃子,只是疑似嫌棄皇帝有狐臭.

就被當眾割掉了鼻子,最後落得慘死的地步.

目前,四爺雖說不是皇帝,只是個貝勒爺.

但人家,好歹也有當皇帝的潛質.

她要是跟他過不去,以後要是當了皇上,那豈不是找虐?

都說諸候一怒,赤血千里.

帝王一怒,血流成河.

天子之怒,伏尸百萬,流血千里.

而四爺的盛怒,也不是若音承受得起的.

況且,若是嫌棄的話.

一開始,若音就會跑了.

可跑得過初一,跑不過十五.

且那樣的話,會讓皇室蒙羞.

更會牽累費揚古一家子.

她總不能占了原主的身子,還害得人家誅九族,多不好啊.

事已至此,娃都造好了,她還不至于那麼矯情.

于是,若音不徐不疾地,解掉四爺的袍子.

不一會兒,四爺那有著流暢線條的精+壯身軀,便呈現在她面前,散發著亞麻色的光亮.

無一不充滿著男人的魅力和味道.

簡直使女人為之癡+迷.

他居高臨下地站在床之上,看著跪在眼前的女人,有種渾然天成的王者之氣.

此刻,四爺邪壞而俊美的臉上,正噙著一抹放+蕩不羈的壞笑.

若音跪在軟和的錦被上,討好的伺候著四爺.

這里的薄荷糖,一點都不摻假.

是真真正正的薄荷做的.

清涼程度,可想而知.

漸漸的,那種冰與火的滋味,傳至四爺的每一個細小毛孔.

弄得他額頭滲出細汗.

俊朗的臉頰,透著隱忍.

下一刻,他倒吸一口涼氣,大掌不由得按住若音的後腦勺.

"唔~"若音身子微抖,恰當好處的支吾著.

而她的腮幫子,頓時生疼生疼的,好似要炸裂了般.

美眸更是霧蒙蒙地望著四爺,無辜中透著哀求.

四爺看著那張漂亮臉蛋,真實反應著她內心的情緒.

此時此刻,女人這番可憐兮兮的模樣,在他眼中,自是媚+惑至極!

于是他松開她的後腦勺,讓她喘喘氣.

得到解脫的若音,緩和著呼吸.

才想離開,就又被四爺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