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集大氣與嬌柔于一體
g,更新快,無彈窗,!

太和殿里,康熙坐在最上頭,眼神時不時掃過左邊的官員們.

而皇子們,則坐在右邊.

四爺穿著一身藏藍色官袍,坐在三爺下首.

此時,殿中央的舞姬們,正不懼嚴寒,穿著清涼的服飾,跳起了舞.

個個在樂師的音律下,像柳條似得,婀娜多姿地扭動著腰+肢.

面上還帶著專業性的一顰一笑,百媚生嬌.

三爺簡直了,一雙多情的桃花眼,一眨也不眨,滿眼的欣賞.

就連嘴角,都帶著多情的淺笑.

不時還歪頭朝四爺討論:"四弟,這些姑娘,瞧著模樣淳樸天真,跳起舞來,還挺帶勁的."

由于是郁南王獻上的一批舞姬.

出于禮貌,四爺的眸子,坦蕩蕩的看著前方的舞姬.

然後用余光瞥了三爺一眼,淡淡道:"三哥此言差矣,要真淳樸,就不會跳舞了."

"四弟,你啊你,有時候就是太理性了,我只是單純的跟你討論姑娘,你都扯到哪里去了."三爺搖搖頭,覺得四爺不解風+情.

四爺長眉一挑,壓低聲音道:"是三哥太感性了,要真說姑娘,咱們國家的滿人姑娘,豪爽大氣,能馬背上策馬奔騰,肆意打獵,漢人姑娘嬌小多情,尤其是江南一代,溫柔多嬌,像這些舞姬模樣的,估計三哥早就體會過了吧."

三爺閱女無數的名聲,早在阿哥間傳開了.

就連臣子間,也知曉一二.

算是有人嗤之以鼻,有人豔羨吧.

而四爺,只是單純的,不喜郁南王的作風.

每年在這兒走走過場,獻上些不值錢的玩意,說些言不由衷的話.

還美名其曰是國寶,好在這兒獲些貴重而稀有的豐富賞賜.

"這不一樣,每個國家,有各自的特色,聽說郁南國有山有水有樹林,姑娘長得就是水靈些."三爺說著轉頭看了四爺一眼,"四弟,對于女人,你這麼油鹽不進,哥哥我實在是好奇,什麼樣的女子,才能入你的法眼啊?"

他真的只是以閱女無數的眼光,平心而論.

"哪個地方不是有山有水有樹林."四爺被三爺這麼一問,直接利落的結束話題:"周圍人多眼雜,我們代表的,不僅是自己,還是一個國家的精神面貌,三哥還是管好自己的嘴."

說完,他便大氣端坐著,一臉的不苟言笑.

只是他的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一張清麗絕容的臉蛋.

貌似他的福晉,不但有滿人的大氣,還有江南女子的多嬌,還總有一股水靈勁.

算是集大氣與嬌柔于一體的女人.

三爺見四爺不高興,怔了怔後,便也沒多嘴了.

畢竟康熙平時,就討厭他沒有滿人的氣度.

此時,他還是悠著點吧.

不一會兒,就見舞姬們退到一旁.

郁南王上前,諂媚地道:"皇上,臣此次特邀數百名國使前來會見,並帶了國寶級的銅鼓獻于皇上,它是由我們民族,最頂尖的匠工團隊,特意為皇上打造的."

"哦?為何獻銅鼓于朕?"康熙看著殿中刻著繁複紋路的銅鼓,挑眉問.

"回皇上,在臣的民族,鼓既能激勵人心,鼓舞士氣,又是傳統文物藝術,這種有信仰的文物,也只有皇上能駕馭得了它,希望它能在戰場上,鼓舞皇上的臣子們屢戰屢勝,更希望他能促進民族間的共進."郁南王眉飛色舞地吹牛嗶.

說到底,最後一句,才是真正想說的吧.

待郁南王說完,又有人抬著數十箱匣子上前.

打開後,大多都是些銅質品.

其中摻著少許玉石類擺件.

還有些珍珠樣式的首飾.

"皇上,這些,也是我們特意為皇上挑選的貢禮,包括剛才的舞姬,也在禮單之中,還請皇上笑納."郁南王將手放在胸口,畢恭畢敬地道.

康熙銳利的眸子,無比威嚴地掃視著郁南王,和一眾郁南國的使者.

幾秒後,他豁然一笑,道:"你每年帶著使者前來進貢,有心了."

聞言,郁南王的手,還是放在胸口,嘴上還說著屢見不鮮的好聽話:"沒有皇上的庇佑,就沒有我們郁南國,普天之下,萬物如塵,唯有您,永遠是我們民族人心中,最至高無上的君王."

說著說著,他還跪下磕頭,發起了毒誓:"臣對皇上的忠心,天地為證,日月可鑒,若是有違忠德,定天雷滾滾,電光火石起!"

一番話,雖然每年都說.

但也叫康熙,還有大臣和皇子們,心中頗為自信.

四爺淡淡地看著這一幕,就那圓鼓鼓的鼓,跟一大銅缸似得,還談上駕馭了.

三爺更是小聲湊在四爺耳邊道:"能把一個鼓說的如此清新脫俗,而又高大上的,也就郁南王了."

四爺嘴角勾起一抹慵懶的笑,算是回應.

緊接著,就見康熙倨傲一笑,聲如洪鍾道:"郁南王快起吧,你的心意,朕感受到了.另外,爾等來一趟也不容易,便在這游覽一陣子,再回去!"

"是,臣多謝皇上恩典."郁南王面帶感激地道.

這外藩的郡王,和使臣難得來一趟,自然是載歌載舞到黃昏時,才漸漸散場.

且散場的時候,有個舞姬,長得還算不錯,被康熙給當場召幸了.

也不曉得,是意思意思一下,還是上了心.

這叫不少皇子心中覺得膈應.

四爺則全程淡淡的.

出了皇宮,他看了看暗下來的天,乘上來時的馬車,冷聲道:"回府!"

車夫應了後,便利落地趕馬車了.

等回到府中時,已經將近七點了.

到了前院,丫鬟和太監,就上前給四爺更衣洗漱.

何忠康笑著上前,道:"四爺,福晉在正院備了一桌子年夜飯,就等著您呢."

四爺眸光微轉,淡淡的"嗯"了一聲.

待換好袍子後,他便帶著奴才,去了正院.

"四爺到!"蘇培盛尖細地唱報.

"四爺吉祥."若音幾個,紛紛行禮.

四爺大步走到若音跟前,扶起她,難得隨和地道:"今晚大年夜,大家團圓在此,不必拘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