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不急于一時


"那奴才就多謝福晉了."宋氏感激地回.

看到這一幕,李氏扯了扯唇,想說些風涼話.

可話還沒說出口,她就想起春梅提醒過,叫她穩著點.

于是她撇了撇嘴,終是識趣地閉嘴了.

片刻後,李福康進屋彙報:"福晉,馬車備好了."

若音會意,起身道:"李氏,你帶著大格格,還是坐原來那輛馬車."

說完,她便率先往外走.

"是."李氏應了後,便跟上.

等眾人到了府門前,遠遠的,就見四爺已經穿著藏藍色官袍,負手而立.

修長挺+拔的身材,冷峻如冰的俊顏,儼然與雪景融+為一體.

周身的奴才,一窩蜂的簇擁著.

撐傘的撐傘,掀車簾的掀車簾,護頭的護頭......

就在四爺要上車時,聽到身後一陣喧嘩.

他微微蹙眉,轉頭一掃,就和若音四目相對.

下一刻,就見那雙冷冰冰的眸子,溫和了些.

薄+唇更是微微上挑,揚起一抹慵懶的笑意.

若音對上四爺的眸子,先是一怔,接著朝四爺回以嫣然一笑.

由于四爺急著進宮,便沒和若音一輛馬車.

眼神示意後,他就踩著小太監的背,從容地上了馬車.

反正夜里還會再見的,也不急于這一時.

于是,眾人便站在原地,目送著四爺的馬車漸漸駛遠.

剛才的一幕,可是把李氏氣得夠嗆.

四爺當著所有人的面,和福晉眉來眼去的.

這對于向來有包袱,冷冰冰的四爺來說,是很難得的!

若音瞥了眼面色難看的李氏後,就在奴才的攙扶下,上了馬車.

雪地里滑,馬車不敢開快了.

等到宮里的時候,已經差不多中午了.

若音和李氏,直接到的永和宮.

翠姑姑見了她們,難得沒有要求她們在外邊等等,就上前迎道:"福晉和側福晉請進,娘娘正念叨著呢,說是雪路滑,老擔心了!"

若音就笑笑,沒說話.

李氏則跟在若音身後,也沒說話.

要放在以前,她得搶著說,好拉攏翠姑姑和德妃.

可上一次,德妃給她扣了頂莫須有的帽子,她便破罐子破摔,懶得拉攏了.

加上她現在要裝成一個安分守己的側室.

若音沒說話,她一個側室,也不好多嘴.

翠姑姑見沒人回應,便只好尷尬一笑.

若音進殿後,就見德妃坐在上頭,便和李氏行禮.

可她還沒跪下,一旁的翠姑姑,就忙上前扶她,顯然是早就受了德妃的點撥.

倒是李氏,跪完後,德妃才不咸不淡地道:"李氏,如今你也有了身孕,便一並賜座吧."

"謝額娘."若音和李氏一同道.

"本宮有段日子沒見著大格格了,抱來瞧瞧."德妃淡淡道.

緊接著,春梅便把大格格交給了翠姑姑.

可德妃才抱著大格格,就不高興地道:"李氏啊李氏,你這肚子里有了一個,就開始不把大格格當回事了嗎,瞧這小臉給瘦得,"

"額娘,大格格之前還小,所以有點嬰兒肥,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瞧著是瘦,其實還重了些."李氏實話實說.

"聽你這麼說,倒是本宮的不是了?難道本宮養了這麼些個孩子,還能沒你懂?"德妃細眉一挑,不悅地道.

李氏習慣了在德妃面前隨意說話的樣子.


卻忘了,德妃對她的態度,已經徹底改變了.

無論她說什麼,德妃都能挑出刺來.

而她對上德妃威嚴的銳利眸子,忙起身,訕訕地道:"妾不是這個意思,妾只是想說......"

"想說什麼?嗯?"德妃不等李氏把話說完,就沉聲打斷,"別以為你懷了孕,本宮就拿你沒法子,正好本宮前些日子肩酸,抄經書多有不便,你便給本宮把剩下地抄了吧."

李氏先是一怔,然後才咬咬牙應了聲"是".

她曉得,德妃這是故意當著福晉的面,給她甩臉子.

不就是看在福晉肚里有個嫡親的種麼.

讓她知道,庶嫡有分唄.

想到這,她心中陰鷙的想法更加堅定了!

若音早在進殿行禮時,就嗅到濃濃的火藥味.

德妃沒道理叫人把她扶起,卻冷著李氏.

可這會子,德妃對李氏的厭惡,貌似更加明顯了.

這兩個,平時都把她這個正經兒媳不放在眼里的.

怎麼今兒個,有些針尖對麥芒的感覺?

不過,瞧著德妃提起大格格時的神情,難道是因為上次大格格生病一事?

覺得李氏沒帶好大格格?

還是認為李氏利用大格格?

但不管是哪一種,都讓若音心中暗爽.

以後,她是不是再也不用擔心李氏,在德妃面前上眼藥了.

不然動不動有人打小報告,神煩!

也不知道德妃是過意不去.

還是對李氏失望頭頂.

又或者想區分庶嫡有別.

反正用膳的時候,她除了逗逗大格格.

其余時候,都是和若音說些體己話.

比如:

"如今天冷,你可要多注意些,這個天要是受了寒,一時半會就難好."

"多吃點,這樣肚子里的孩子,也壯實."

"我特意叫人煲了黃豆豬骨燙,吃了對身子好,又不會太補."

而若音呢,便客客氣氣地應了,且一一謝過.

于是,整個午膳時間,若音便在德妃難得的體貼中,還有李氏豔羨而忿恨的目光中度過.

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和諧.

卻又是那麼的反常.

用過膳後,三個女人,三台戲.

表現上笑盈盈的喝茶,嘮嗑,其實各有各的小心思.

直到下午兩點鍾的時候,若音便道:"額娘,時候不早了,我們也是時候回去了."

"那行,你們回去後,都好生養著身子,這個天,是要早些回去,不然到府里都天黑了."德妃也沒多留.

只是朝一旁的翠姑姑眼神示意一下.

緊接著,翠姑姑就把德妃事先准備好的賞賜,紛紛賞給了若音和李氏.

若音的,是一套體面的紅梅金絲鏤空珠花.

李氏就稍差些,只一對銀質蝴蝶簪子,意思意思一下.

今兒個,算是若音在德妃這兒,最自在舒心的一次了.

也是李氏最憋屈的一次.

往年德妃給她的,最次也是鎏金的.

現在連銀質的,都能拿出手給她了!

一番行禮客套後,若音便和李氏回府了.

與此同時,四爺這邊的太和殿,載歌載舞,好不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