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有夢就能成真


本來若音是想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的.

但此刻,她就跟泄了氣的氣球一樣,滿臉的沮喪.

這是搏一搏,單車變廢鐵了哇!

四爺本想多訓幾句的,也好教訓一下女人.

不光是她自作主張.

別以為他不知道,家宴的時候,她故意裝模作樣,為的就是故意氣他.

可眼瞧著女人好看的臉蛋,無辜而沮喪地皺著.

他卻于心不忍,當即沉聲道:"過來!"

若音挪著小步子,緩緩走到四爺跟前,不敢抬頭看他.

只管低頭擺弄手指,十足的小媳婦模樣.

不得不說,這模樣,對于冷酷的四爺很受用.

他終是卸下嚴肅的盔甲,溫和地道:"就曉得認錯,我說你錯了嗎?"

"啊?"若音詫異地抬頭,訕訕地道:"可爺剛才不還說我,弄一屋子花花草草麼?"

"爺指的是你不經過我的同意!"四爺伸手輕輕一拉,讓若音坐在他身上.

想圈著女人的腰,卻擔心把她的肚子壓著了.

只得溫和的揉了揉她的手,彼此能更親近些.

若音懶著呢,以四爺的體力,她一點都不擔心.

所以,她不但坐在四爺身上,就連整個人,都懶洋洋地靠在四爺身上,滿滿的依賴.

嘴上更是糯糯地道:"要是經過爺的同意,那還是驚喜麼?那些花花草草,可是我親手弄的呢!"

四爺頓了頓,沒好氣地道:"你倒是挺會講歪理."

問題是女人貌似說的挺對,他竟無法反駁.

且她都說親手做的了,他不忍心反駁.

"我講的是事實呀."若音知道四爺氣消了,便又討好地道:"爺剛才嚇壞我了,其實,我不怕別的,就怕又惹爺不開心了."

女人靠的很近,四爺能聞到她秀發上的清香,"其實你做的挺好,就是那個擺設,幼稚了些."

若音好看的柳眉一挑,眨巴著眼睛問:"爺,我只叫人放了插花,沒有所謂的擺設啊?"

"就是那個藏藍色的擺設,有星星月亮的那個."四爺說著,便指了指桌上的"擺設".

眉頭更是發愁地蹙了蹙.

嗯,他是真的為那個擺設發愁.

女人第一次叫人做了個擺設,雖說幼稚了些,但樣式新穎,也蠻好看的.

說什麼,他都要勉為其難收下的.

尤其那上面還有溫馨的藏頭詩.

最後他轉念一想,罷了,不能擺出來見人,那就當作收藏吧.

若音順著四爺所指的方向望去.

當她看到桌上的蛋糕時,嘴角頓時抽了抽.

四爺要不要這麼一本正經瞎點評哇.

害她以為四爺是不是搞錯了對象.

是別人送了所謂的擺設呢.


不過看著四爺認真而嚴肅的神情,她打算皮一下.

便抓著四爺的袖口,可憐兮兮地問:"那怎麼辦,我......我特意叫人定做的,費了好大心思呢."

"沒事,就放書房吧,那兒外人一般不去,就擺在書案底下的暗箱,爺偶爾拿出來看看."四爺寬慰道.

其實那上面沒詩的話,也不是那麼見不得人.

主要是女人平時臉皮薄,叫外人瞧見了,怕她不好意思.

而這個送禮,還是得看人來.

只要是對的人送的,再稀奇古怪的東西,四爺也能欣然接受.

這一刻,若音笑得合不攏嘴,露出八顆皓齒的那種.

四爺感受到女人在懷里笑得直發抖,便問:"笑什麼,難道爺說錯了嗎."

若音可不敢說四爺錯了,而是笑道:"四爺,真是難為你了,這麼幼稚的東西,你也能欣然接受,得虧它不是個擺設,而是個蛋糕,吃了就不占地兒,你也不用勉為其難地擺著了."

"蛋糕?"四爺不解地問.

"對呀,就是跟壽桃差不多的意思."

"那怎麼是湛藍色的,上面還能畫星星月亮,又能寫詩?"四爺難得一次性問了這麼多問題.

若音第一次在四爺跟前,有一種優越感.

哈哈,平時什麼都懂的樣子,這下費解了吧.

要不是這次她身子笨重,做不了烘焙.

不然她自己做,還能做得精致些.

就是弄個四爺站在蛋糕上,那都不是問題.

在心中偷笑後,若音才開始感人肺腑地回.

"湛藍色,是我讓人用勿忘我花+瓣磨成粉,然後上色的,這種花吃了,不但沒有壞處,還會好處多多,而我也希望,四爺能勿忘我......"

"然後,在我心中,爺是藍色的天,所以,我便回贈爺一片湛藍純淨的天."

"至于那個藏頭詩,有些話......我說不出口......"說到最後,若音羞得抬不起頭來,還是頭回跟四爺說這麼多情話呢,末了,她還問:"難道爺沒發現,那蛋糕是心形的嗎?"

"嗯,瞧見了."看著懷里羞赫的女人,四爺想緊緊攬著她的肩膀,卻又不忍大力.

若音將頭靠在四爺肩膀上,小小聲在他耳邊道:"四爺,那個心形,跟心髒形狀一樣,代表著爺一直住在我心里."

嗯,說不上愛,就用喜歡代替,或者隱晦地說些別的.

也好叫四爺覺得,她是真心的,跟別人不一樣些.

果不其然,四爺的心,被若音的甜言蜜語,給撩得不行.

胸口處"滋滋"地傳達著異樣的跳動.

他強忍著異樣的情緒,漫不經心地問:"那些花呢,為什麼是九朵?還有那盆草,又是怎麼說?"

就是想聽女人再多說些好聽話.

想聽......

"有一次,我在書房,見爺這兒的擺設太過嚴肅,有種壓抑的感覺,當時我就在想,要是多添幾盆雅致的花,那就好了.

"為什麼是九朵呢,那是因為,我想跟四爺長長久久的."

"而那粉色薔薇的花語,也代表著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我想跟爺過一輩子."

"四葉草是夏天的時候,我讓人弄了一盆,聽說成千上萬株,才能長出一片四葉的,可我種一株就有了,我想把這個好運帶給四爺,希望四爺有夢就能成真."

說完,若音就將頭埋在四爺的脖子.

這輩子,頭一次說這麼多膩歪的情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