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是我心中的天
g,更新快,無彈窗,!

若音不但要安排府上生辰宴的事情,還要給四爺准備禮物.

前些天她問過四爺了,四爺說一切從簡.

她明面上能照做,簡單的擺個家宴.

可私底下,還是想為他做些什麼.

畢竟她生辰的時候,四爺待她挺好,算是禮尚往來吧.

------

到了四爺生辰那天,膳房幾乎是從早忙到了晚.

可主人公四爺,卻是忙到黃昏的時候,才回府的.

回府後,蘇培盛眼珠子滴溜溜地轉著:"主子爺,福晉在正院擺了家宴."

四爺由著奴才和丫鬟伺候更衣.

直到換好衣裳後,他才淡淡道:"嗯,去正院吧."

蘇培盛應了後,便跟上四爺的步伐.

同時,他還回頭,朝留在前院的奴才眨巴著眼睛.

然而,此時的正院里,桌上擺好了果盤.

若音,李氏,宋氏,都已經到了.

宋氏穿著藕色的襖裙,頭上只兩根銀簪子.

李氏大概是肚里有了皇嗣,就又高調起來.

她穿著一身嫣紫的襖裙,上面繡著白色的暗紋花色.

頭上梳著大拉翅,上邊一溜的鎏金簪子,中間一朵大大的玫紅簪花.

而若音呢,她如今是保暖第一.

所以,她今兒個穿的,是水藍色云緞旗裝.

里面可是添了件厚厚的保暖線衣,脖子上更是系著雪白的狐毛領子.

雖然她穿得寬松又嚴實.

可人美,穿什麼都好看.

尤其是那雪白的高領,將她的天蛾頸突顯得越發優雅.

若音身為正室,便適當的體恤宋氏:"宋氏,今年你那兒的炭火,可夠?"

"回福晉,炭火夠夠的,前兒個內務房,才拖了兩車炭到我那兒.估摸著,都能燒到明年開春了."宋氏淺笑著回.

今年不必往年了,往年福晉克扣她,炭火都得省著用.

除非四爺去她那兒了,或者過年的時候,她才會把炭火燒得旺旺的.

若音扯了扯唇,正准備說些什麼,就聽李氏尖酸地朝宋氏道:"你呀,今年是趕上好時候了,碰上福晉最心善的時候,不然就這雪下得,凍得你夠嗆."

"李側福晉說笑了,福晉向來心善,又體恤咱姐妹."宋氏訕訕地回.

聞言,李氏撇了撇嘴,不饒人的說:"得了,當我什麼都沒說,反正也不曉得是誰被苛刻得身子差,病怏怏的就算了,還連累了孩子,生了都養不活."

不得不說,李氏的嘴很毒.

她這麼一句話,算是一語雙關.

即把原主之前的糟心事拿出來說了一遍.

又在宋氏的傷口撒了一把鹽.

當下,宋氏的臉色就極為難看,煞白煞白的.

若音則很淡然,她四兩撥千斤地道:"話不能這麼說,也不曉得是誰,每次見了宋氏就嘲諷,所以說啊,很多事情,誰苛刻誰,還不一定呢."

李氏平時欺負宋氏是一碼事,可若音莫須有甩了個鍋給她,她可不背.

所以她激動地道:"福晉,你......"

結果她話還沒說完,遠遠的就聽見小太監唱報的聲音:"四爺到!"

聽到這尖細的唱報聲,在座的人都松了口氣.

好在四爺來的時候,有太監唱報,她們才能及時住了嘴.

不然要是叫四爺聽見,都不曉得誰吃虧.

畢竟原主之前確實是苛刻宋氏.

而宋氏也確實是太過沒本事.

李氏嘴巴又太過刁鑽.

不一會兒,四爺就到了正院的堂間.

頓時,一屋子的奴才,紛紛跪下行禮.

若音幾個,便起身行禮:"四爺吉祥."

四爺大掌一揮,就走到若音跟前,扶了扶她:"最近爺忙,倒是辛苦你了."

"反正也是閑著,能為爺操勞瑣事,是我的福分."若音由著四爺扶著入座.

主子們都到場了,膳房便開始上菜了.

而這些菜,都是若音親自點的.

有這兒的本色菜品,也有她自個兒喜歡的菜品.

當然,這麼冷的天,少不了讓膳房添了個羊鍋子.

滋補身體的同時,還能暖暖的.

不過,若音這個時候,不敢吃這麼補的.

她盡量的吃蛋白質高的魚和蝦,還有蔬菜.

所以,她只是招呼著大家:"四爺,這個天,吃羊鍋子最好了,我特意叫人做的鴛鴦鍋,爺隨意就好."

四爺長眉一挑,"鴛鴦鍋?"

"就是一紅一白鍋底,分開的.這樣喜歡吃辣的,可以從紅底里撈,喜歡吃清淡點的,就從白底里撈."若音笑著解釋.

四爺瞥了一眼所謂的鴛鴦鍋,只見一純銅的鍋子,被分成兩半,彎彎的,跟太極似得.

看得他嘴角微微上揚,"這般顧及各人的口味,你有心了."

"舉手之勞而已."若音沒所謂地回.

李氏見若音和四爺聊得歡,心中煩躁不已.

她覺得若音怪會邀寵的.

不但鍋子取得不正經,叫什麼鴛鴦鍋.

言語中,還裝模作樣,一副賢良淑德的樣子!

可四爺在這兒,她也不敢多說,只能把火憋著.

裝?誰不會?

接下來,宋氏沒敢多說話.

李氏倒是很會獻殷勤,她不等若音帶頭,就率先端了杯盞,起身諂媚笑道:"今兒個是爺的生辰,我便以茶代酒,敬爺一杯,祝爺身體健康,吉祥如意."

說完,她便緩緩將杯中的茶喝下.

喝完後,她有種釋然的感覺.

畢竟她會的就那麼多,再晚點,就不曉得說什麼了.

可她又不想和別人說重複的.

對于李氏的敬茶,四爺微微頜首,淡淡道:"嗯,用膳吧,不必整這些."

"應該的."李氏鼻音有些重地回.

緊接著,四爺就專心吃若音讓人備的羊鍋子.

以前他吃清湯的多些.

紅底的,在若音那兒,吃了不少次.

但像這種紅白都有的,他還是第一次嘗試.

所以,四爺發明了一個新的吃法.

先吃辣的,辣過癮後,再吃清湯的,味道醇美.

若音很體貼,她見四爺吃了一碗羊鍋子後,才起身笑道:"四爺,雖說你叫我們隨意,可我覺得,爺是府里的當家,更是我心中的天,所以,我還是想以茶代酒,祝爺壽富康甯,後福無疆."

李氏和宋氏在這兒,更好聽話的,就留著吧.

不然晚些時候,豈不是沒話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