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送走一個世界
g,更新快,無彈窗,!

見若音的態度有了大轉彎,孫大夫沒所謂地笑道:"從我進府的那天,看到你把旗裝下擺,讓人裁成了喇叭樣式,我就有一點懷疑了,因為我在這里幾十年,就沒見過有人穿你這樣式的,這跟我們那個年代的喇叭褲很相似."

"且你的妝容,看起來沒化妝,其實還是略施粉黛的,跟這兒的風格,還有妝容,都不一樣,也跟我們那個年代,剛學會用化妝品一樣,姑娘們都化得淡淡的."

"還有就是,我住在府里的這些天,已經很多次,聽見你說話很現代,比如有一回,我居然聽到你笑下面的丫鬟,跳舞跟迪斯科一樣."

"另外,我發現你很懂吃,這麼多五湖四海的菜,大到大盤雞,小到客家的釀豆腐,就連江浙一帶的泥螺梅干菜都有,最最奇怪的,是配早粥的泡菜,跟我們國家的酸咸味不一樣,它是辣中帶點微甜,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有一年我去朝鮮出差,那兒的泡菜,就是這個味.

"而你一個沒出過遠地的人,懂這麼多美食,除非你在科技信息發達的地方呆過,你說是嗎?"

"這有什麼稀奇的,我府里有個廚子,早年間走南闖北的,到處給人家做酒席,會的菜式可多了."若音嘴上沒承認,心里卻默默的,給孫大夫豎了個大拇指.

這位不去當偵探,簡直是可惜了.

她說怎麼一天天的,就在她面前晃.

原來就是為了搜集證據.

且他說了那麼多,幾乎都是有理有據的.

不過,幸好膳房有個廚子,可以暫時拿出來背鍋.

至于她的衣裳,是因為旗裝實在太簡單了,整個就一直筒.

她如今有孕在身,要是還那樣穿,她就跟一水桶沒什麼區別了.

所以,她讓人在剪裁方面,稍微精細了些.

腰身和下擺都量身定做的,顯得還是有點韻味的.

雖說她和孫大夫之間,相差了幾十年的代溝.

但時尚是輪著來的,80年代流行喇叭褲.

到了她那個時候,喇叭褲雖然穿的少了.

可很多時尚圈的,就把這個稱為複古.

對于若音的矢口否認,孫大夫也沒拆穿,他只是語重心長地道:"你謹慎點挺好,繼續保持下去."

若音釋然一笑,意有所指地道:"謝謝你老人家跟我講了這麼多,我既然來了這個世界,就沒幻想過離開,我只想好好的生活下去.而這些書,我便收下了吧."

說完,他就朝柳嬤嬤吩咐:"去,把庫房那株千年人參,還有那塊鶴鹿同春羊脂玉佩,一並拿來,贈于孫大夫吧."

她也實在不知道孫大夫喜歡什麼,只能回贈些聞起來,銅臭味不那麼明顯的給他.

要是不知道他的來路,她還可以送他銀錢,貴重的東西.

可現在知道了他的故事,為人,還賞他銀錢的話,那不是侮辱他老人家嗎?

且孫大夫一看就不是愛慕虛榮之人.

不然以他的醫學造詣,人家早就廣收徒弟,收學費收到手軟了.

剛才,若音並沒有支開奴才.

因為她知道孫大夫說話有分寸,反正他們說的那些話,奴才們也聽不懂.

柳嬤嬤更是一臉懵,覺得孫大夫就會滿嘴巴瞎說.

她家福晉,那是她看著長大的,怎麼就跟孫大夫一個地方的了!

而孫大夫聽若音要送他東西,便直接起身,道:"既然話都交代清楚了,我便不多呆了,我老頭子一把年紀,人參給了我,就跟吃草沒什麼區別,那些貴重的玉佩,對于我來說,都是身外之物."

然後,不等若音開口,他就轉身往外走.

見狀,若音伸長了脖子,大聲道:"那這些書,我以後要是不懂,可以找你的吧?"

說完,她就見孫大夫頭也不回,只是云淡風輕地揮揮手,"我說過的,往後你就是想見我,都見不著了.我要用余下的時間,四處走走停停."

聽到這話,若音心中有些失落.

他知道,孫大夫這個意思,透著告別的意味.

可她能做的,也只有起身,站在門口目送這位老頭.

屋里的奴才,還以為若音想攔孫大夫,差點沒沖出去攔著了.

好在若音擺擺手示意,才避免了一場烏龍.

若音挺著大肚子,扶著巧風的手,站在門口目送孫大夫消失在視線後,才回的屋.

半個時辰後,李福康小聲在若音跟前彙報:"福晉,提督和夫人收拾好了,馬車都停在府門前,說是要動身回去了."

若音頓了頓,差點忘了還有這一茬.

難怪孫大夫今天會不請自來.

她扯了扯唇,道:"那就去送送吧."

不一會兒,若音就到了府門前.

覺羅氏一見若音,就道:"音兒啊,你看看你,外邊下這麼大的雪,你出來送什麼送,快進屋去吧."

"沒事,我就稍微送送,這是我讓膳房做的點心,額娘不是喜歡吃抹茶綠豆酥嗎,我特意讓膳房多做了些,里面還有牛乳棒和牛軋糖."若音朝奴才們示意一眼,就有人把事先備好的布包遞給了覺羅氏.

覺羅氏接過後,自然的交給了貼身的丫鬟.

然後,她拉著若音的手,親切地道:"音兒啊,額娘跟阿瑪要回去了,你自己在府中,萬事要小心,來年額娘可是等著抱外孫呢."

"我曉得,額娘放心吧,回去好生顧著阿瑪."若音拍了拍覺羅氏的手背,眼神四處張望著,詫異地問:"誒,孫大夫呢,今兒個怎麼沒見人影了."

"他啊,他昨晚就跟你阿瑪喝了幾杯酒,兩人聊到半夜.我聽你阿瑪說,他還有事,剛剛提前告辭了."覺羅氏也環顧了一下四周.

若音柳眉微微一挑,半個時辰前,才把書贈給她.

然後就不見了人影,當真是個灑脫的老頭.

她由衷的希望,往後他老人家能一切安好.

"是啊,他說阿瑪的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需要再休養一段時日就行."五格昨晚,也跟孫大夫喝了幾杯的.

若音笑了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而是囑咐了五格幾句,就把他們送上了馬車.

再次回到正院時,若音心中感慨萬千,就好像送走了一個世界.

她將孫大夫贈的那些書,讓人先收起來.

以她向來謹慎的性子,抄書還是要抄的.

但不是現在,因為後天,就是四爺的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