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讓自己活久點


那背面居然寫著中醫學出版社,孫銘-著,1982年.

而定價居然好勁爆,才1.8元.

剛好符合80年代的物價.

發現新大陸的她,接連又查看了好幾本書.

發現都是80年代出版的,且作者都是孫銘.

天,吶!

看到這些書的時候,若音頓時打了個冷顫.

整個人更是燃了一層雞皮疙瘩!

但她告訴自己,淡定,要淡定,一定要淡定,不能叫人看出端倪.

于是,她低頭假裝翻書.

直到情緒被自己緩和的差不多後.

她才抬起頭來,問道:"孫大夫,你這些書都是哪里弄的,我怎麼從沒見過這麼新鮮的書,紙張都比我在外邊買的要厚."

"正版的,紙張能不厚麼."孫大夫言語中,都是自信和驕傲,不過,他還是不可置信地問:"你當真沒見過這種書?"

"我又不是大夫,哪里瞧過這種書."若音自然地道.

孫大夫看著若音,似乎是在探究.

好半響,他扯出一抹牽強的笑,"沒瞧過倒是真的,這可是我珍藏版的,只是福晉,你看到這些書,就沒想起什麼來嗎?"

"啊?"若音佯裝一臉懵嗶,"我應該想起什麼?可我什麼都沒想起來啊!"

語音剛落,只見孫大夫面上的笑容,越發的濃烈了,像是在說:你就繼續演吧.

笑完後,他也不逼問,開始自顧自地說話.

"你手上的書,都是我年輕時候出版的,也可以說是我巔峰時期出版的.二十五歲的時候,我剛好博士畢業,三十多歲的時候,在一所中醫院,獲得了中醫一級學科博士後的職稱,也就是這個時候,我出版了許多關于中醫的書."

"出版是什麼?還有,既然這些書都是你出版的,你送給我作甚?"這時,若音已經確定,孫大夫是穿越過來的了.

可她的戲,還得繼續演下去.

她不能讓這里的任何人知道,她是穿越的.

就算是四爺,也不能告訴.

因為以這里的封建思想,她要是說了,估計別人會把她,當成妖孽綁起來燒了.

或者下藥毒了.

又或者一條白綾終結了?

畢竟曆史上,確實有那麼些個皇帝,聽說自己的妃子,或者皇嗣有不祥之兆後,當即賜死的,就有不少.

所以,四爺就算對她再好,她都會讓穿越這個秘密,一直爛到肚子里.

此時,孫大夫對若音的演戲,已經視若無睹了.


他笑道,:"福晉這個問題問得好,我呀,本是愛新覺羅的後代,緊跟著乾隆的那種後代,而我心中,對我的老祖宗四爺,有著很深厚的崇拜,所以,我將這些書送給你,因為你是他的福晉.還有一點,你是提督的女兒,早些年,要是沒碰到提督,估計我墳頭草都有幾丈高了."

"愛新覺羅的後代?那你怎麼姓孫呢?"若音不解地道.

"改革後,愛新覺羅就不姓這個姓了,幾乎都改成別的姓,我便改成了孫姓,反正我是這麼說了,信不信由你."孫大夫傲嬌地回.

若音微微一頓,大概是信了.

她看著膝上的書匣子,感覺就跟燙手山芋似得,"你那麼崇拜四爺,你可以直接送給他啊,實在不行,我可以幫你轉交!"

"要是直接送給四爺,他會把我當成瘋子的,可我送給你,那就不一樣了,因為我們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你說是嗎?"孫大夫是認定若音也是穿越者了,他灰白的長眉一挑,轉鋒一轉:"當然,你也可以把這些轉送給四爺,如果你能應付四爺的質問."

若音嘴角抽了抽,這是賴著她了唄.

要是她真的轉送給了四爺,估計她真的抵不過四爺的探究和質問.

于是,她把那個匣子放在一旁,道:"那我也不能要你這些書,我一個女人家,要這些書有何用,你還是送給合適的人,或者給你的徒弟啊!"

可她才說完,就見孫大夫變得黯然神傷,"我來到這里,已經四十年了,要是找到合適的人,我早就送了,可我就想找一個合眼緣的,最好是跟我來自同一個地方的.終于,老天不負我,大概是看我也活不了幾年了吧,就讓我碰見了你."

"其實這些書,對你沒影響,人家看了,也看不太懂,很多字都是簡體字,再說我上面的日期,他們估計都看不明白.但我看出來了,你是個謹慎的,要是你怕惹來麻煩,把這些抄一份後,就燒掉吧."

若音看著孫大夫滄桑的樣子,就連聲音,都因情緒的低落,變得醇厚而沙啞.

就像是陰天里的云,灰蒙蒙的,有氣無力的樣子.

若音見不得孫大夫這個樣子,感覺就跟一個,知道命數不久的老人似得.

所以,她才准備拒絕的話,到了嗓子眼,就咽下去了.

而孫大夫見若音沒再拒絕,就又開始說起了過往.

"我是在給病人做手術時,來到這兒的,那是一個高強度的手術,我整整用了72個小時才完成,當時手術成功後,我直接累得暈死過去,睜開眼,就到了這兒."

"來的時候,我才三十多歲,如今都七十多歲了,黃土......都快蓋到我的脖子了.其實我一直都在找回去的法子,可我沒找到,這輩子,幾乎就這麼浪費了."

"所以,你可千萬別學我,想開點,好好在這兒生活,好好感受一下,大清盛世的時候."

"而我送給你的那些書,我沒有別的意思,你也不要覺得有負擔和壓力,我沒想你用它,幫我傳承醫術,只希望它能在你需要的時候,幫助到你,幫到四爺,這輩子,你可要長點心,讓自己活久點,也讓四爺活得久一點."

聽著孫大夫說的這些,若音嘴角一直是上揚著的.

她就當作,在聽一個閱曆豐富的長者,訴說過去的故事.

同時,她的內心,觸動很大.

孫大夫的那些話語,就像是冬日的溫泉.

一開始有些不適應,可漸漸的,能給予人身心洗禮,讓人舒心.

這一刻,她才明白,原來,孫大夫不是個厚顏無恥的老頑童.

他是個平和的老人,更是到現在才活明白的穿越者.

他灑脫,他淡然,他是個有智慧的長者.

甚至,若音有種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感覺.

她不再是帶刺的偽裝,而是淡淡淺笑,平和而不解地問:"孫大夫,有一點,我一直不明白,你為什麼就這麼認定,我和你是一個地方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