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就爺能欺負我
g,更新快,無彈窗,!

若音一句話,就將事情挑明了.

不是費揚古主動要住下,而是四爺為了若音,主動邀請費揚古來的.

炫耀的同時,也好讓李氏打消嘲諷的小心思.

畢竟這是四爺的意思,她李氏就是再怎麼不識趣,也不敢嘴碎了.

果然,李氏吃癟,面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姐姐好福氣."

"談不上福氣一說,以我的身份,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但要是對于別人來說,別說住下了,那就是娘家人進府一趟,都難."若音含沙射影地道.

接著,她話鋒一轉,詫異笑道:"呀,妹妹臉色好難看,瞧我,一不小心就說了實話,你可千萬別往心里去."

"姐姐說的哪里話,這和我有什麼關系,我又怎麼會往心里去呢."李氏口是心非地道.

其實心里面,早就酸得不行不行了.

"那就好,我便不和你說了,我阿瑪額娘還在客房等我呢."說完,若音便徑直越過李氏,往客房處走去.

若音是正室,家室背景又好,有些時候,還是有特殊待遇的.

可李氏就不同了,李氏的側室身份,除了生產時,娘家人能來一趟.

其余的時候,逢年過節的,都得李氏自個兒回去.

且這些,不但要經過四爺的批准,還得經過若音的批准.

所以,李氏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此時,李氏看著若音趾高氣昂的背影,都要氣出內傷來了.

早知道她就不說這一茬了,結果給自己添了堵!

很多事情,沒有拿到明面上說,她還可以自欺欺人.

想象著,是福晉厚顏無恥把娘家人接進府.

又或者是費揚古厚臉皮賴在府上的.

結果福晉說是四爺安排的.

一下子,她的妒火就蹭蹭蹭往上冒.

無法面對現實的她,就氣得站在雪地里瑟瑟發抖.

想當年,她娘家表親的親戚生了大病,她想回去探望,都沒得到允許呢!

若音拋下李氏後,就到了客房.

結果才進屋,就見費揚古靠在床頭,不太高興的樣子.

就連覺羅氏和五格,也悶悶不樂.

當下,她心中"咯噔"了一下.

該不會是費揚古的傷勢加重了吧?

于是她朝一旁的孫大夫投去質問的眼神.

孫大夫把頭一撇,裝沒看見.

若音便只好走到五格面前,問道:"四哥,怎麼回事,一進來,你們就這麼凝重."

五格牽了牽唇,欲言又止的樣子.

最後頓了頓後,終是說了:"小妹,我們在這兒,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不如,我跟阿瑪額娘回去吧,咱在家里住也是一樣的."

"四哥,你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來了,是不是誰說你們了?"若音一臉懵.

"沒什麼,就是感覺在這里怪麻煩你的,讓你難做人."五格訕訕地道.

若音柳眉一挑,"什麼難做人,根本就沒有的事,我在府上還是能說得上話的,你們別想那麼多,況且,你們是四爺請來的,管別人作甚!"

"小妹,你就別瞞著了,剛才我底下的奴才都聽見了,那個李側福晉說話陰陽怪氣的."五格終是嫩了點,被若音套出了話.

若音聽了後,總算是明白了.

她說怎麼一屋子的人,這麼凝重,原來以為她受欺負了.

不過這個消息,總比費揚古傷情加重要好.

所以,她心中反倒松了口氣.

"嘿,我以為什麼事呢,原來就是這個."若音放松後,就在屋里的圈椅坐下,"李氏就是那樣,她自個兒身份不如我,就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你們別理她."

"我們倒是沒所謂,可音兒你,這樣對你不好吧."覺羅氏難為情地道.

"有什麼不好的,阿瑪是為國征戰,落下的傷病,我身為女兒,讓阿瑪在府中小住,這多大點事兒啊.況且這個事情,四爺都贊成的,輪得到她一側室說嗎."若音沒所謂地道.

這時,一直沒吭聲的費揚古,終于開口了:"音兒,人言可畏,我還是回去吧."

若音看向費揚古,沉思片刻後,她道:"阿瑪,這種事情,就是傳出去了,別人也只會說我孝順,誰會覺得,一個九門提督,會賴在女兒府里,又不是窮人家的親戚!所以,你們就在這住著,住到小年的時候再回去,否則的話,豈不是如了別人的意."

一番話,叫費揚古幾個聽了後,一臉的驚訝.

這要是換成以前,還不等她們開口,估計若音就要主動示弱,叫她們回去算了.

可這一次,若音居然底氣十足,一點都不怕事.

良久後,還是覺羅氏打破了安靜:"既然這樣,那就聽你的,小年夜再回去吧."

說完,她便朝費揚古擠眉弄眼.

心說就若音現在這氣勢,再也不用擔心她在府里受委屈了.

四爺待她好,她自己又能自保.

于是,這件事情,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當天晚上,四爺在禮部忙到天黑才回來.

一回府,他就去了正院.

若音正准備用膳呢,見四爺來了,便殷勤上前伺候他淨手,嘴上還體貼地道:"爺最近辛苦了."

四爺長眉一挑,就這麼看著面前的女人.

總覺得她神色有些不對勁,可又說不上哪兒不對勁.

而他又不是那種擅長客套的人.

叫他說不辛苦,或者辛苦,他也說不出口.

所以他轉移了話題,"最近爺比較忙,鮮少在府里,你還好吧?"

"瞧爺說的,我是爺的福晉,府里還能有人欺負我不成."若音眼神閃躲,淺笑著回,末了,她又加了句,"也就爺能欺負我!"

她看得出來,四爺的事業心很重.

他不是那種紈绔皇子.

不喝花酒,不逛窯子.

也不會在外邊帶女人.

所以,一般四爺不在府里的時候,她都挺放心的,知道他是真忙.

至于李氏的事情,她不會主動告訴四爺的.

免得她表現的太明顯,反而像是刻意和李氏過不去.

就是有理,也顯得她小氣.

搞得就跟李氏才有孕,她就開始爭對了.

但這並不妨礙她表情上不開心,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