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奇怪的老頭子


而他,也見不得女人小心翼翼地討好.

這會讓他想到她以前的態度.

那是個骨子里,有著極致刻板思想的女人.

四爺在想,是不是自己平時對她太嚴肅了,才導致女人的變化很大.

所以,他不太忍心在她孕期,太過欺負她.

到底是個福晉,是該尊重些.

聽著四爺溫和而黯啞的聲音,若音的情緒,一下子被安撫得很好.

然後,她還真就沒良心地睡著了.

倒是四爺,隱忍的在心中默念了好幾遍佛經,才壓下心中的邪火.

幾乎到了深夜,他才漸漸入睡.

隔日,若音才用過早膳,李福康就進屋了.

"福晉,提督帶著夫人和四少爺來訪了."

若音一時半會還沒緩過神來.

她有些詫異的自言自語,"提督?"

就這麼怔愣了幾秒後,她才煥然大悟的記起.

費揚古信上已經說過了,康熙讓他做了九門提督.

想到這,若音便吩咐:"快把我阿瑪他們,請到堂間,我這就來."

說完,她走到鏡子前坐下,道:"巧風,你幫我隨意梳妝一下吧."

早上餓了,她都沒來得及梳妝,就先吃上了.

巧風應了後,便上前伺候著了.

雖說若音叫她隨意梳妝,可她卻不敢隨意.

還是規規矩矩的,給若音輸了個架子頭.

點綴幾根精致的珠翠簪子.

"福晉,您看這樣可以嗎?"巧風問道.

若音瞥了一眼鏡子里的自己,滿意地道:"如今你也曉得我的喜好了,就這樣吧,挺好."

至于化妝,她便自己動動手指,隨意略施粉黛.

免得看起來太素,娘家人還以為她在府里過得不好呢.

片刻後,她便扶著柳嬤嬤的手,到了堂間.

才進屋,就見費揚古和覺羅氏坐在那兒等著了.

費揚古穿著一聲墨色的袍子,一臉的正氣凜然.

旁邊坐著的,正是五格.

另外,還有個胡子和頭發,都白花花的老頭.

老頭穿著灰色的棉麻長袍,瞧著起碼七十歲以上.

當下,若音的眼中,就閃過一抹詫異.

畢竟在原主的記憶當中,並沒有這麼一位老人家.

不過,她秉著禮貌,並沒有多打量對方,便收回了眼神.


"阿瑪,額娘,我早上起晚了,才用的膳,讓你們久等了."若音走上前笑道.

覺羅氏起身,拉著她的手,淺笑道:"無妨,是你阿瑪,我就說你現在嗜睡著,晚點來,他非要這麼早來."

"我本來以為雪路上馬車不好開,會耽擱些,這才提前來了."費揚古不悅地對覺羅氏說.

其實啊,他就是大半年沒見著若音了,想早些見見.

"沒所謂,都是自家人,早就早些,晚就晚點."若音拉著覺羅氏坐下,然後道:"阿瑪和額娘坐著說."

待覺羅氏坐下後,她自己便在主座上坐下.

可她才坐下,就發現那位老頭,正直勾勾地看著她.

要說碰上別的老頭,不是費揚古帶來的,敢這麼看她.

或者對方眼里有一絲不好意味,她就要覺得老不正經,叫奴才轟出去了.

偏偏對方除了看著她,眼里並沒有一絲雜質.

且那雙蒼老的眸子里,還透著濃濃的探究.

這會子,若音便直接問費揚古:"阿瑪,這位老人家是?"

"你阿瑪以前是我救命恩人,現在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我乃江湖人稱藥到病除,針到痛消,妙手回春的孫妙手!"老頭不等費揚古介紹,就開始自說自話.

而若音聽了後,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還有這麼厚顏無恥自我介紹的嗎?

像救命恩人這種話,從別人嘴中說出來,不是好些嗎?

還有,他說的話,為什麼聽起來洋不洋,土不土的感覺?

說的難聽點,怎麼有點像招搖撞騙的江湖醫生.

而他嘴里的話,就是坑蒙拐騙的專業術語.

于是,若音朝費揚古投去詫異的眼神.

"音兒啊,孫大夫說的沒錯,早幾年前,孫大夫被一幫土匪堵在一個山口,身上都被砍傷了,差點沒命,是我路過時,救了他.但這一次,是他聽說我受了傷,特意到府上來給我看病的."費揚古肯定地道.

"是啊,阿瑪回來的時候,痛得夜里都睡不好覺,京城好些名醫都沒法子,就連宮里頭的禦醫,都無藥可施,還說阿瑪的傷,再拖下去就沒得救了,但孫大夫幾副中藥下去,加上施銀針,阿瑪的痛就緩解了很多,夜里也能睡得安穩了."五格也幫著說話.

聽了費揚古和五格的話,若音眨巴了一下眼睛,接著又看了看孫大夫.

照這些說法,孫大夫又不像是騙子.

否則哪有騙子幾年前挖坑,現在才填坑的.

況且他看起來,除了奇怪點,貌似是會看病,身上也有行醫之人的坦蕩.

所以,這就很奇怪了!

想不明白的若音,扯了扯唇,擠出四個字:"原來如此."

"小姑娘,看不明白了吧?"孫大夫像是看穿了若音的想法,直接當著眾人的面問了出來.

這使得若音睜大了眼睛,喲呵,這是和她杠上了?

她挺直了身子,認真道:"這位孫大夫,你雖是我阿瑪的救命恩人,可我也是四爺的福晉,這次看在我阿瑪的面子上,就不跟你一般計較,否則的話,我叫人把你轟出去!"

"哼,你以為我怕啊."孫大夫一點都不怕事,但很快,他的話鋒便無賴一轉:"行了,我對不起你,怕了你好吧,我也看在提督的面子上,不跟你一般見識了."

若音不悅地瞥了孫大夫一眼,便沒搭理他了.

真是個厚顏無恥,怪會找台階下的老頭!

她看向費揚古,不放心地道:"阿瑪,既然你來了,就叫府里的馮太醫給你看看吧."

就目前為止,她還是不放心,就這麼個奇奇怪怪的老頭,給費揚古看病.

"不行,提督的病,只能我看,否則亂七八糟的藥摻在一起,會起反作用的.況且,你在我負責的時候,叫別人來看病,這是對我醫術的不認可,對我人格的侮辱!"這一次,又是不等費揚古開口,孫大夫就極力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