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哪壺不開提哪壺


不一會兒,膳房的奴才,就將膳食擺上.

分別有:砂鍋鹽焗雞,白灼蝦,豉汁蒸鰻魚,甜酒雞湯等等.

一桌子菜,除了腐乳雞翅稍微重口點,其余全是清淡有營養的.

四爺看著一桌子菜,覺得若音還算懂事.

知道什麼時候,該怎麼吃,怎麼做.

不會盲目的任性.

蘇培盛自打那一次,被四爺狠狠瞪過後.

也不敢干站著了,而是殷勤的伺候著四爺用膳.

這下子,若音便空閑下來,能專心地吃著.

本來吧,四爺以為這些清淡的膳食,會不怎麼好吃.

可他錯了,這桌上的每一種膳食,都原汁原味.

同時,又沒有原材料不好的味道.

那些奇怪的膳食搭配,就是宮里頭都沒有過.

卻能綜合在一起,在味蕾上綻放美味.

在這之前,四爺對膳食,基本都沒什麼要求的.

以前在宮里頭,小時候在佟佳氏膝下,他就跟著佟佳氏吃.

佟佳氏吃什麼,他就吃什麼.

後來佟佳氏沒了,他也長大了,便在阿哥所呆著.

基本上膳食,都是蘇培盛給安排的.

偶爾去德妃那兒,都是德妃叫禦膳房做的.

德妃對于膳食,比較講究養生,基本每種膳食,那都是經過九九八十一道工序精制而成.

有時候德妃問他味道怎樣,他不管好吃的,不好吃的,都說挺好的.

再後來,他有了自己的府邸.

但他變得更忙了,也懶得去要求膳食怎麼做,奴才們自然會根據他的眼色行事.

見他多吃了某些菜,就記著,往後常備.

哪個菜吃一口就蹙眉,或者聞著味兒就沒動筷子.

那麼,桌子上,就再也見不到某些膳食了.

這讓他一直以為,自己對膳房,是隨意的.

直到今年,面前的女人越來越饞.

漸漸的,把他的嘴,也帶挑剔了.

自此之後,他對膳食,顛覆了之前的想法.

原來有些他不喜歡吃的膳食,通過若音讓膳房的做法,也能變得美味.

而他也發現,貌似他對膳食的喜好,和若音是相同的.

導致要是膳房備的膳食,不合他的口味,他就會想起面前的女人.

若音不知道四爺內心的想法,她只是朝四爺笑道:"爺,這個甜酒雞湯可好喝了,不會太補,喝完卻能暖身子,關鍵是還好喝哦."

四爺抬頭看了若音一眼,就見女人臉蛋已然微紅,"你看看你,臉紅成什麼樣子了,這種湯,你還是少喝點."

就沒見過這種不勝酒力的女人,喝點帶甜酒的雞湯,也能一副醉態.

若音不自知地摸了摸臉頰,她雖說看不見.

可聽四爺這麼一說,加之她指腹上,能感受臉頰發燙的溫度.

然後她對上四爺那雙似笑非笑的眸子,好像在提醒她,或者有取笑的意味.

這讓她想起生辰那次,她喝多了酒,格外的主動.

還纏著四爺要了好幾次.


想到這,若音本就微紅的臉頰,頓時就像紅透了的蘋果.

四爺真是的,哪壺不開提哪壺!

不過,為了化解尷尬,若音還是低頭,不太自然的轉移話題."謝謝爺提醒,那我聽爺的,不喝這個了,吃吃白灼蝦吧,這個蘸膳房秘制的醬,也很好吃,還營養呢."

四爺吃飽喝足,用手帕高貴而優雅地擦了擦嘴角.

他將女人低頭羞赫的模樣,全然看在眼中.

尤其是臉頰的兩抹暈+紅,真是嬌+媚十足.

就連那雙美眸,也透著朦朧的醉態,無時無刻不傳遞著萬種風+情的迷+離.

只輕輕一抬眼,就嫵+媚含情,宜喜宜嗔.

看得四爺眉頭蹙了蹙,當真是個妖精,有孕在身,用個膳,也能勾得他心不在焉.

一時間,氣氛有些暗昧.

若音便只管低垂著頭吃膳食,不好意思看四爺.

好在四爺看起來很正人君子,他吃飽後,就叫人擺了筆墨紙硯練字.

若音見狀,心知四爺要在她這兒歇下的意思了.

一炷香後,若音便坐在四爺旁邊看著四爺寫字.

直到夜里九點的時候,四爺瞥了一眼美眸迷+離的女人.

也不曉得是醉得,還是困得.

他扯了扯唇,磁性道:"伺候爺更衣洗漱吧."

若音糯糯地"嗯"了一聲,就上前伺候著了.

不一會兒,若音吹熄了蠟燭,和四爺一並躺下.

這一刻,床內的氣氛很安靜,只有兩個人的呼吸聲.

若音的氣息較為平穩,因為她喝了兩碗甜酒雞湯,是有些暈暈的.

她記得,前世她挺能喝的啊,原主這身子,咋就這麼沒用.

看來她以後要多喝酒,這樣能對酒免疫些!

想著想著,若音就聽見耳邊有些沉重的呼吸?

額......四爺這是腫麼了?

若音轉頭,小心翼翼地睜開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四爺那雙深邃而神秘的墨瞳,正直勾勾的看著她.

導致她身子微微一抖,小聲地問:"四爺,你不睡嗎?"

四爺:"......"不知道她的聲音很勾人嗎.

沒得到四爺的答複,若音翻了個身,動來動去的.

還伸手碰了碰四爺的臉頰:"爺,你是不是也喝多了."

四爺輕輕弄開女人的小嫩手,淡淡道:"別鬧,當爺是你,一點子酒都喝不得."

嘴上是沒所謂,可他的聲音,卻黯啞的不像話.

"那你怎麼呼吸好重,還一直看著我."若音小聲的嘀咕,好半響,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四爺聲音好沙啞.

那不是他有了反應後,特有的專屬聲音嗎?

于是,她扯了扯唇,超級小聲地問:"四爺,你是不是,有點......想要?

黑暗中,四爺的眸光微光,興許是被女人猜中了心思.

他語氣有些冷,"胡說八道,你滿腦子裝的都是什麼."

若音被訓,腦袋縮了縮,糯糯地道:"我只是聽四爺的聲音有些不對勁,要是爺想要的話,我可以用......"

"聽話,你是福晉,沒必要這樣討好爺,好好躺著,安安靜靜的歇著."四爺不等若音把話說完,就一改剛才的嚴肅,語氣變得溫和起來.

女人要是再多說幾句,他可能就要控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