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超出我的想象


四爺穿著一襲藏藍色錦袍,外披黑流狐毛大氅,腳踩玄黑鳳靴,墨瞳深邃而神秘.

身邊奴才簇擁著,小太監為他撐著藏藍竹紋羅傘.

他就這麼站在雪地中.

有種霸氣外側的感覺.

若音見四爺都走到正院門口了,估摸著也是來找她的.

于是她站著行了禮,道:"四爺,我正想去找你呢,不曾想你已經來啦."

四爺瞥了一眼穿著寬松襖裙的若音,冷冷道:"你身邊的奴才干什麼用的,外邊下這麼大的雪,還讓你往外跑."

此話一出,若音身邊的奴才,包括院子里的,哪里還敢站著,紛紛都跪在了雪地上.

"是我有要事想問爺,便沒讓她們帶話了."若音訕訕地道.

雖然四爺是為了他好,但她還是覺得,這冰天雪地,都不及四爺周身的空氣冷.

且她說完了話,四爺也不搭理她.

若音只得厚著臉皮,跟上四爺的步伐:"就是關于我阿瑪的事情,我想問問爺,我阿瑪,身體可還好?"

四爺外冷心熱,表面冷冷的,心里體恤若音,步伐便走的慢些.

現在聽了若音的話後,腳步頓了頓,然後才繼續往正院里走.

他淡淡道:"昨兒朝堂上,皇阿瑪是提起過,你阿瑪受了重傷,往後怕是不能上戰場了,爺當時見他身上綁了幾處紗布,應該是傷得不輕."

這種事情,瞞是瞞不住的.

況且,女人有時候看起來蠢,有時候又機靈著,不然也不會主動問他了.

"啊?"若音先是一怔,然後擔憂地道:"我阿瑪總是這樣,報喜不報憂,家書上連我四哥升騎都尉都說了,都不說他自己受傷一事."

四爺聽出若音話里的擔憂,"你且放寬心,爺已經叫人送禮到你阿瑪府上了.況且你阿瑪以後,就在京城當差,屆時你們想見面也不難."

"謝謝爺."若音有些詫異,四爺居然已經送過禮了?

然後,她又小心翼翼地問:"可我還是......四爺,這幾天,我能回娘家,看望我阿瑪嗎?"

語音剛落,只見四爺步伐加速,大步流星地進了正院,卻沒回答她的話.

不過看著那淡漠的背影,她也曉得,她又惹四爺生氣了!

果然啊,嫁出去的女兒,就如同潑出去的水.

想回娘家一趟,還得看四爺臉色!

若音跟著四爺進屋後,那些奴才敢起身.

而若音,第一時間給四爺倒了杯茶,"爺,喝杯熱茶,暖暖身子吧."

四爺冷著臉,頓了幾秒後,才接過杯盞.

但是沒喝,就放下了.

若音便坐在四爺旁邊.

兩人中間,就隔著個小桌幾.

費揚古從小就把她當掌上明珠,待她,比那幾個哥哥還好.

如今她既然知道費揚古受傷了,那就沒有不關心的道理.

斟酌片刻後,她終是打算動之以理,曉之以情.

于是她聲情並茂地道:"四爺,我阿瑪從小就待我特別特別好,對于其它兄妹,他總是很嚴厲,可對于我,卻是舍不得多凶我一句,只要是我想要的,他都會買給我,每回外出回來,也給我帶很多很多的禮物."

若音說著便小心翼翼地偷看了四爺一眼,發現他的臉沒那麼黑了.


便壯著膽子繼續說下去:"百善孝為先,現在我阿瑪受了傷,你說我能不去看他嗎?"

說完,她便用霧蒙蒙的美眸,殷切地望著四爺.

四爺聽著女人慷慨激昂的話.

還有來自于她的靈魂拷問.

再對上女人勾魂懾魄的美眸.

當下,四爺的墨瞳里,眸光微轉.

這麼個女人,撒得了嬌,賣得了萌,上得了床.

靜若處子,動如瘋兔.

不僅是個饞貓,懶貓,傻起來還是個蠢貓.

他第一次產生了一個疑問,他面前的女人有很多面,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

但不可否認的是,冷酷如他,面對眼前這個女人,也不忍心拒絕.

四爺薄+唇輕啟,淡淡道:"爺說了不讓你們見面嗎?"

"那爺的意思是?"若音滿臉的小欣喜.

"如今你有孕在身,外邊天寒地凍的,雪地里又滑,別說是人了,就是馬車都打滑,你還是老老實實在府里呆著."四爺總算是端起杯盞,輕輕抿了一口茶.

若音一聽沒戲,頓時聳拉著臉蛋,滿臉失落.

嘴上卻不死心地道:"爺,我就想回去看看我阿瑪,就一天好不好,我早上去,下午就回來."

"爺說了不可以,那就是不可以."四爺沒話商量,接著他瞥了眼小可憐似得女人,繼續道:但你可以寫信,叫你阿瑪到府上小住一段時間,正好可以休養身子,還可以叫馮太醫給他看看."

"真的嗎?"若音激動得兩眼放光.

她實在是擔心,四爺這個大忽悠.

是不是為了讓她不回娘家,專門說好聽話忽悠她的.

又或者只是說客套話,好讓她打消回娘家的念頭.

可當她對上四爺的眼神時,發現他眼底有不耐煩,好像在說:爺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居然敢質疑?

嚇得若音立馬討好賣乖道:"爺,我沒別的意思,我就是太激動了,因為你太好了,好得超出我的想象!"

恩,絕對是四爺的冷酷,限制了她的想象.

原來四爺的好,是她想象不到的!

她本來以為,四爺最多讓費揚古到府上小敘.

哪曾想,他居然讓費揚古在府上小住!

"這點事情,就值得你這麼高興了."四爺淡淡地道.

要是還待她好一些,是不是樂得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

不過這樣也好,總能讓他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值得.

到底還是博得美人一笑了.

"這可不是小事吶."若音面上透著滿足的笑.

起碼原主進府以來,就沒有過這種待遇,也沒見別人有過這種待遇.

事情說好後,若音便寫信回給費揚古了.

晚膳的時候,四爺留在若音這兒用膳的.

如今若音不用說,也曉得吃營養點,不敢吃那些重口味的了.

因為她不光要顧著自己,還得顧著肚里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