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報喜不報憂的
g,更新快,無彈窗,!

"主子,不必這般麻煩,這不馬上過年了麼,來年開春,就是三年一次的選秀,屆時自然有新的主子進府."春梅覥著臉給李氏出主意,"咱們那個時候動手,也不晚,臨盆里出亂子,那才遭大罪呢!"

聽到這話,李氏難得沒有直接懟回去.

而是琢磨了好半響.

最後,她大概也覺得春梅說的有道理.

只是嘴上卻酸酸地道:"是啊,你不說,我都快忘了,三年一次的選秀,又到了,時間過得真快,一眨眼,我便成了舊人!"

說完,她的眼里,有些黯然神傷.

同時,還閃過了一抹陰鷙.

"主子不必傷神,來年您要是給四爺生了個阿哥,這府里,您還不是橫著走.況且新進府的姑娘,不懂事,最愛爭寵了,這事誰不明白,一不留神,就做了些爭風吃醋的事情,受了罰.這樣,誰還能想到咱頭上."春梅狗腿地討好.

李氏聽了後,扶額道:"罷了,這事且按你說的,等著吧."

橫豎這一次,她說什麼都要叫福晉吃個大血虧.

而她也覺得春梅說得有理,後院的人是太少了.

別的阿哥們,後院的女人,加起來都數十個.

四爺這兒,就三個,要是福晉真有點三長兩短.

頭一個遭殃的,可是她.

只得等人多了,再行事.

這樣能暗藏鋒芒,叫人神不知,鬼不覺.

------

三天後的京城,下起了鵝毛大雪.

冷得老百姓們,幾乎都躲在家里取暖.

只有一條浩浩蕩蕩的軍隊,從京城的郊外,朝皇宮的方向駛進.

"皇上,費揚古統帥回京了,正在京城的郊外."一名探子進殿報告.

此時,本是早朝的時間.

朝堂上,康熙坐在最上邊的髹金雕龍木椅上.

底下則是文武官員,還有諸位皇子們.

康熙眼神掃過眾人,威嚴道:"既然費揚古回京,爾等便隨太子一同前往迎接."

身為皇帝的康熙,自然是不會親自站在城門口迎接費揚古的.

但他能派出太子,還有一眾官員,皇子前去,也算是看重費揚古了.

不一會兒,德勝門外,太子帶著眾人,在那等著了.

約莫等了一盞茶的時間,就能聽見馬蹄生,和統一的步伐聲.

沒多久,一條浩浩蕩蕩的軍隊,便出現在眾人面前.

為首的,正是統帥費揚古.

他穿著一襲銀色的鎧甲,頭戴銀色頭盔.

面上是軍+人般的嚴肅神情,只是他的面上,看起來有些蒼白.

漸漸的,當費揚古帶著軍隊停在城門口時.

眾人便抱拳道:"恭迎統帥班師回京."

太子便上前,走近後,才發現費揚古臂膀上綁了紗布.

就連胸膛上,都綁了一層紗布.

太子道:"好久不見,一路上辛苦了,這次回京,你一定要好好休養."

"謝太子關懷."費揚古離蹬下馬,朝太子行禮後,就隨著眾人,到了乾清宮.

乾清宮,費揚古一進殿,就上前行跪禮:"末將叩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康熙看著底下的費揚古,幾月不見,倒是憔悴了不少,唯一不變的,便是眼中的堅定.

加之他也看到了,費揚古身上能見到的,都綁了幾處紗布.

看不見的,那就更加了.

于是他體恤地道:"快起來吧,這一次,你辛苦了."

"談不上辛苦,這些都是末將應當做的,只是末將未能斬殺噶爾丹,實在是可惜."費揚古一身正氣道.

"無妨,戰事本就不是一日兩日就能成的,噶爾丹生性狡猾,提前收到探報,便驚俱逃遁,你能斬其騎兵三千,已然不錯了."康熙難得用寬慰的語氣,"只是,朕聽聞你腰腹和胸口,多處受了重傷,可有此事?"

"回皇上,刀劍無眼,戰場上哪能不受傷,不礙事的."費揚古沒所謂地道.

"這哪行!你的情況,朕都曉得的."康熙早在一月前,就收到探報,說費揚古受了重傷,還堅持帶兵,"這樣吧,往後你便不必再上戰場了,朕封你為九門提督,負責京城的安全保衛工作."

一時間,眾人紛紛朝費揚古投去豔羨的目光.

九門提督,那可是一品駐京武官.

"臣,謝皇上隆恩."費揚古不驕不躁,雖五十有余,說話卻鏗鏘有力.

只是這句話,他飽含了無能為力和不舍.

其實他自己也曉得,他這次傷得不輕.

加之以前戰場上的舊傷,往後要是想上戰場,怕是難了.

他不是貪生怕死的人,怕的是不能再為國家效力.

而康熙體恤他,沒讓他繼續打仗,卻也沒讓他閑著,大概也是曉得他閑不住.

"朕聽說,你還有個兒子,在兵部當差?"康熙漫不經心地問.

"回皇上,犬子五格,是在兵部當差."費揚古恭敬道.

"既然如此,朕便封他為騎都尉,讓他跟著董鄂-費揚古當差."康熙聲如洪鍾般.

其實費揚古這個名字,不算新鮮.

整個大清,當官的滿人中,就有不少叫費揚古的.

不過這個董鄂-費揚古,名聲較大,戰功赫赫,還是相當有名的.

費揚古微微一怔後,便又跪下道:"臣代犬子謝皇上隆恩."

早朝經過費揚古這一茬,文武官員又說了些年末的瑣事,便散朝了.

下朝後,費揚古遠遠地看見前面的四爺.

扯了扯唇,想說些什麼.

但為了避嫌,還是忍住了.

他曉得,四爺向來低調的很.

有什麼事情,還是家書上說吧.

所以黃昏的時候,若音便收到了費揚古的親筆家書.

信上說了,費揚古這次回京,算是退下戰場,紮根京城了.

其余的,提的都是些好聽的.

當然,還說了若音有孕一事.

費揚古信中,對未出生的外孫,滿滿的都是歡喜.

而關于他自己在戰場上的事情,倒是只字未提.

若音從原主的記憶上,就曉得費揚古是個報喜不報憂的.

這一次,能讓康熙叫他退下戰場,想必傷得不輕吶!

想到這,她收起書信,打算去四爺那兒打聽情況.

可她才走出正院,就正面迎上了四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