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叫人不信都難


"無妨,是她喜歡孩子,嚷著要來看看."四爺淡淡道.

"是啊,三哥,是我自己要來的."若音淺笑道.

心中卻不得不佩服四爺,這個男人,怪會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明明她一直推脫著不要來的好吧.

真是的,說瞎話都不眨眼睛.

不僅如此,還能面不改色.

叫人不信都難,可見其城府有多深!

聽了若音的話,三爺客套了幾句,就招呼四爺和八爺了.

至于若音和八福晉,自然有人上前帶她們去正院.

路上,八福晉少不了和若音說話:"四嫂,上回你教我做的蛋撻,府里做出來了呢,每天早上我都能吃好幾個."

"那你府上的廚子有能耐."若音遮掩著嘴笑,她是沒想到,八福晉真把蛋撻當回事,這麼久過去,還能提起,"不過你要是吃的勤,這個糖吃多了不好,叫廚子把白糖換成蜂蜜吧."

"糖吃多了不好?"八福晉先是有些詫異,不過很快,她便笑回:"我對這些不懂,平時就愛吃甜的,四嫂不說,我還不知道呢,往後我少吃甜的吧."

聞言,若音好看的柳眉一挑,隨即就笑著點點頭.

她前世對醫學方面,略懂皮毛.

貌似有些血糖高的人,確實難受孕噠?

不多時,若音就由著奴才,帶到了三福晉的正院.

到了屋里,發現還有好些客人,也是來探望三福晉的.

三福晉則躺在床上,面上紅紅的.

也不曉得是屋里太暖和,還是火大,都上臉了.

且年紀輕輕的,眼角便有了尖酸的紋路.

而她的身邊,並沒有剛生下的大格格.

只是床邊的嬤子,懷里倒是抱了個繈褓嬰兒.

孩子乖得很,這麼多人,也不見得哭.

若音大大方方的讓人把好些補品,還有首飾,遞給三福晉身邊的奴才.

然後走到床邊,笑著寬慰:"三嫂,如今你剛產下大格格,定要好生養著身體."

三福晉聽了後,點點頭謝過了,只是眼神卻掃著若音的肚子.

若音不擅長尬聊,說過客套話後,就在屋里坐下了.

她記得,曆史上的三福晉,這一年可是生了個阿哥的.

且三福晉上次信誓旦旦地說過,肚子里會是個阿哥.

這讓若音以為,真的會是個阿哥.

結果呢,三福晉生的卻是格格.

所以,這是和曆史上不一樣咯?

想到這,若音手里的帕子攢得緊緊的.

因為,這讓她想到了自己肚里的孩子.

她多麼希望,她的孩子,也能跟曆史上不一樣!

"四嫂,想什麼呢,坐著都能出神?"八福晉在若音旁邊坐下,小聲地問.

若音怔了怔,笑回:"沒什麼,見到三嫂生下的大格格,便想著自個兒要是能生個格格,那就好了."

恩,要是她生了個女兒,一定把她寵成小公舉.


給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四嫂,你這也太奇怪了,人家都想生阿哥,就你想生格格."八福晉滿臉的詫異.

"有什麼好奇怪的,就是喜歡女孩兒,貼心小棉襖唄."若音小聲地回.

八福晉見若音說得真誠,不像是假的,也就信了.

只是她的眼里,有些黯然:"真羨慕你們,要是我能懷上孩子,我也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八爺的,都好."

"瞧你這話說的,得虧是在我跟前,你除了八爺的,還能自己造出來?"若音笑著打趣,緩和一下八福晉黯然神傷的情緒.

"四嫂!"八福晉面上一紅,也不多說了.

一炷香後,蘇培盛帶著奴才過來了.

他先是低著頭,給三福晉和在座的行了禮.

然後才在若音旁邊小聲道:"福晉,四爺那邊差不多了,叫您在馬車上等他."

若音點點頭,表示會意.

她起身,先是跟八福晉招呼了一聲.

然後走到床邊,對三福晉道:"三嫂,如今你還在月子里,我就不多打攪了."

"你也不容易,肚里懷著個格格,還得挺著大肚子來看我,路上小心點兒."三福晉臥在床上,面上帶著笑容.

可嘴里說出來的話,卻有些膈應人.

若音先是一頓,然後笑回:"多謝三嫂關懷."

說完,她便帶著奴才們,離開了.

雖然三福晉的話,讓她心里不舒服.

可她也不至于當著大家伙的面,跟三福晉較起真來.

一個孕婦,跟一坐月子的嫂嫂耍嘴皮子,傳出去,丟的是四爺的臉.

反而她的不計較,還讓人覺得大度.

況且,跟三福晉這種人較真,不值!

人家滿人說話是直爽,三福晉說話,是不過腦子.

出了正院,蘇培盛把若音送到馬車後,就去府里叫四爺了.

剛才他就在若音身邊等著的,自然也把三福晉的話聽進去了.

到了前院,蘇培盛在四爺身旁耳語了幾句.

當下,四爺的長眉便微微上挑,墨瞳里有黑色的流影在閃.

下一刻,他便起身道:"三哥,時候不早了,福晉已經在馬車上等我,我便先回府了."

"那好,三哥送送你."三爺起身相送.

剛剛他就挽留了,奈何四爺不願留下用膳,這會子,他自然不會啰嗦.

不一會兒,三爺親自把四爺送到府門前.

四爺擺擺手,道:"三哥,這就留步吧,別送了."

三爺瞥了一眼遠處的馬車,正是若音坐在里頭.

他笑道:"行了,我也不送你了,你也別讓弟妹等久了."

"瞧三哥說的,剛才三嫂還說呢,福晉肚里揣著個格格,要小心點,你這又囑咐一遍,你跟三嫂啊,就是太客氣了."四爺漫不經心地笑道,就跟開玩笑似得.

可三爺聽了後,當下嚴肅起來,他正經道:"別聽你三嫂瞎說,她自己都看不明白呢,就會給別人妄下定論."

可不是麼,整天嚷嚷著自己肚里是個阿哥.

結果生下個格格,還好意思說別人了.

四爺嘴角勾起一抹慵懶地笑,隨意道:"無妨,妯娌間的家常話,三嫂也是好意囑咐,我跟福晉都不會放在心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