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在府里橫著走
g,更新快,無彈窗,!

可她最終,還是識趣地閉嘴了.

以她對于德妃的了解,她知道德妃是個固執的人.

認定了的人和事,是不會改變的.

要說以前她做了那麼多事,德妃都相信她.

可這件事情,卻足以讓德妃顛覆以往對她的態度.

只是這件事情,她真的是無辜的,簡直是太冤了!

德妃冷冷地瞥了一眼李氏,淡淡地交代著:"往後沒什麼事情,你也少往宮里頭跑,這次的事情,本宮也仁至義盡了,至于往後的路,還得你自己走."

這話翻譯一下就是:這次你讓本宮寒心了,以後本宮不會幫你了,你說再多也沒用,不會信的.

"額娘,不要啊,妾只是想好好孝敬您,難道您不想大格格嗎?"李氏討好地道.

不往宮里跑,她還怎麼在德妃面前上眼藥啊?

"你一個側室,比正室進宮還勤,是有些不像話了."德妃眉頭微皺,不悅地道.

她現在對于李氏的話,已經完全聽不進了.

"這代表我比福晉更敬重您啊!"李氏還是低垂著頭,似哭泣地拍馬屁.

"閉嘴,少在本宮面前提挑撥離間,自己的孩子都能狠心下手,還談什麼敬重本宮,別以為本宮不曉得你的心思!"德妃銳利的眸子盯著李氏,每一句話,語氣都很重.

且不光是語氣重,就連話里的意思,也很重.

勢必要將殘害親生骨肉的帽子,給李氏扣下了.

李氏被德妃不苟言笑的樣子,還有重得不能再重的話語給嚇到了.

畢竟德妃還是頭回這麼嚴肅地對待她.

本來她以為,德妃很好拿捏的.

現在看來,德妃壓根就不好拿捏.

想捧她的時候,就捧著.

不想捧的時候,就可以肆意給她扣帽子!

呵,說到底,德妃還是個拎不清的可憐蟲!

李氏雖說在心里把德妃鄙視了個遍.

但她明面上,還是歎了口氣,委屈地道:"額娘,既然你不信妾,妾也沒法子,只是大格格生病一事,當真是個意外,妾從來沒害過大格格,以前不會,往後也不會."

拿親生骨肉去爭寵的事情,她還真就做不出來.

無論什麼時候,她都希望她的孩子,能離這些斗爭遠一些.

這樣就算她被四爺討厭,孩子也不會受到牽連.

同時,她在心中冷笑一聲,笑這一點,她始終跟德妃不一樣.

而德妃當真以為,每一個女人都跟她自己一樣.

親生的孩子都能拿來在康熙面前博取同情,爭寵.

到頭來,孩子不親了,還怪孩子跟她生疏.

前有四爺,後有五公主,分別在孝懿仁皇後佟佳氏,和太後跟前養著.

雖說當時德妃身份低,可她得寵著,要是不願意的話,康熙也不會強求的.

事實證明,德妃失去了看著孩子成長的機會.

卻迎來了康熙的尊重.

不然德妃怎麼從小小的宮女,先是被冊封為嬪位,接著又晉了妃位.

要知道,康熙對于後宮女人的晉升,那是很謹慎的.

尤其是家室不太好的.

良貴人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她是康熙在辛者庫發掘的美人.

可惜生了八爺後,至今還只是個貴人,還常常被康熙辱罵.

所以說,後宮爭寵,光除了美貌是不行的,還得有腦子.

雖說德妃和李氏聊的不愉快,但她看在大格格的面子上,還是留了李氏用膳.

只是全程除了逗大格格,便不再和李氏多說話.

李氏被德妃冷落,除了用膳,也識趣的沒多說廢話.

她在想,哼,只要她再生個阿哥,就能在府里橫著走,都無所謂德妃的態度了!

------

時間過的很快,一眨眼,就到了年底十二月.

這段時間,三爺的府上,出了件喜事.

那就是三福晉生了,生的是個女兒.

三爺雖說是個書生學究,可他骨子里還是很重男輕女的.

還是那個理兒,帶把的才有皇位繼承權!

且三福晉總是厚顏無恥地到處說自己肚里是個兒子.

這下子,三爺心中的反差便更大了.

尤其是大家都覺得他要有嫡子了,結果三福晉生個格格,他這張臉都沒地兒擱了.

所以,他索性懶得辦宴席,丟不起這個人兒.

可他是不辦酒席,但哥哥弟弟們總得去看看的,這是規矩,更是禮尚往來.

四爺身為兄弟,自然也得去三爺府上意思一下的.

這一天早上,李氏宋氏都在若音這兒晨省.

宋氏穿著藕色的襖裙,素素的.

李氏最近倒是老實,每回晨省都早早來了.

今兒個更是和宋氏一塊兒來的,她穿著一身玫紅色的襖裙,厚厚的,有些臃腫的樣子.

兩人齊齊行禮:"給福晉請安,福晉吉祥."

"都起來吧,賜座."若音慵懶地道.

如今她肚子大了,加上冬天到了,人也懶了.

不過臃腫的李氏,還是讓若音不由得多瞥了一眼.

甚至不由自主地瞥向李氏的肚子.

可李氏衣裳穿得厚,也不曉得是襖子襯得,還是怎的.

反正肚子看著有些隆+起,但並不是很明顯.

若音收回眼神後,輕輕抿了口茶.

心里在想,也不曉得德妃把她壓在宮里那段時間,李氏有沒有懷上.

要是懷上的話,以李氏這種性子,應該早就咋咋呼呼地說出來了.

可她轉念一想,李氏最近有些太過安分,又何嘗不是一種反常呢?

最後她搖搖頭,罷了,有沒有,李氏總歸有一天會說出來的.

正在這個時候,四爺不叫人唱報,就帶著奴才進來了.

他難得穿著一身墨色的袍子,胸膛橫闊,俊朗的臉龐,面部輪廓完美得無可挑剔.

只是一貫的不苟言笑.

一下子,一屋子的人,都紛紛行禮.

若音有孕在身,她不福身,但禮還是有的.

四爺視線掃了一眼眾人,最後上前扶著若音起來.

他在若音旁邊坐下,淡淡道:"昨兒回來晚了,忘了提前跟你說一聲,三哥添了個嫡女,你跟我一同去三哥府上看望."

若音見四爺來的倉促,便問:"爺,今兒就去嗎?"

"恩,我跟八弟約好了,今兒個一起去三哥府上."

若音頓了頓,她挺著大肚子走親戚,實在是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