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豈不是白學啦
只是身子還是背對著四爺,也不看他. 四爺見若音還在鬧別扭,直接把她的身子扳向自己. 接著把她的手攤開,道:"你這手指是做繡活時戳破的?" "一開始我不太會繡,後來不怎麼紮了."若音訕訕地回. 而且手還在往回抽. 可她的力氣沒四爺大,手掌便被四爺固定住了. 她在想,難道四爺剛剛冷著臉,就是因為這個? 那怎麼不早說啊,害她以為四爺哪里看她不順眼了呢. 誰這個男人總是冷著一張俊朗的臉. 叫人看不出喜怒,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有孕在身,還這般傷自己,說了還不聽,嗯?"四爺揚起手,就在若音身上打了一下. 若音身上吃痛,四爺每回打人,不是打假的,是真真實實地打在她身上. 于是,她在四爺身上蹭了蹭,扯唇道:"可是我想......" "沒有什麼可是的,繡得那般難看,也不怕爺的孩子沒臉穿出去."四爺不等若音把話說完,就又打擊了她. 不得不說,四爺很霸道,且有點毒舌. 若音在想,也不曉得是不是遺傳康熙的. 反正康熙每次兒子,都是罵得很毒. 有時候罵那些妃嬪,也是毒的不行. 不過德妃平時說話,貌似也不太好聽. 這就難怪了...... 回府後,李氏和宋氏,還有奴才們,都在府門前迎接. 宋氏一直都是規規矩矩的. 李氏雖說心里不太高興,但也沒法子. 她表面功夫做得很好,見了若音就笑盈盈地道:"姐姐是個有福氣的,在額娘跟前呆了一個月,瞧著身子圓+潤了,肚子也大了不少." "既然妹妹覺得是福氣,不如你也進宮陪陪額娘,額娘一定會很高興的."若音淡淡地回. 這一次,全是李氏在德妃面前慫恿的. 還好意思跟她說是福氣,得了便宜還賣乖! 李氏尷尬一笑,道:"那不行,我身份比不得姐姐尊貴,肚子里又沒貨,大格格又調皮,可不能進宮麻煩額娘." 若音冷笑一聲後,便不搭理李氏了. 四爺早就走在前面,不知道女人們在後面針尖對麥芒. 夜里的時候,府里開了家宴,就設在正院,算是迎接若音回府的. 大格格見了若音,隔著飯桌,伸出肉嘟嘟的手,朝若音招手甜笑:"嫡額娘." 若音笑著應了後,讓人賞了大格格好些東西. 接著飯桌上,李氏先是神色黯然地道:"姐姐是不曉得,這段時間大格格病了一場,可把我的心肝兒都急壞了,整宿整宿的睡不著,生怕大格格有閃失." 不過說著說著,她就滿面春+風地笑道:"得虧有了四爺,得空就在大格格身前看著,也能讓我寬心些." 說完,她的眼神里,透著滿滿地挑釁. "大格格是府里唯一的孩子,四爺不疼她疼誰去,這說明大格格福大命大."若音沒所謂地笑回. 關于大格格病了一事,李福康有跟她說過的. 哪個做父親的不疼孩子. 所以若音對李氏暗戳戳的炫耀,並不放在心上. 四爺如果連親生孩子都不管,那才叫人寒心呢. 而四爺身為皇子,往後指不定還有別的女人. 要是真跟曆史一樣,當了皇上,說不定還有後宮佳麗. 要是一個李氏就能叫她放在心上,那她往後的日子還怎麼過? 豈不是得跟原主一樣,得抑郁症啊? 李氏見若音沒什麼太大反應,便笑著敷衍了幾句. 看來福晉越發聰明了,曉得四爺在這兒,會做樣子了. 不像以前,沒幾句話就甩臉子. 四爺全程淡淡的,並不參與女人間的明爭暗斗. 而家宴結束後,四爺抬腳便進了里屋,這是打算在若音這兒歇下了. 李氏和宋氏,便只好訕訕告辭. 李氏心中別提多嫉妒了. 心說福晉的胎位真真是穩啊,肚子都那般大了,還能伺候四爺,最好是沒了才好! 人都散了後,奴才們也退下了. 若音便伺候四爺更衣洗漱. 兩個久別重逢的人,總算是久違的躺在一張床了. 四爺穿著藏藍色絲綢里衣,平躺著,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 若音躺下後,就見不得四爺這般正人君子的樣子. 把她的肚子搞大了,就在這里假正經,偏不如他的意. 于是她轉身就往四爺懷里撲,"四爺,這些日子,我好想好想好想你." 他還是嚴肅地道:"爺知道你想,但你現在肚子大了,不能亂來." 其實四爺說對了,她是想討好四爺的. 雖然四爺後來說清楚了,是因為她把手指紮破才生氣. 她還是能感覺到,四爺待她,到底是陌生了些. 只是她現在肚子大了,不能伺候四爺. 而她也不想用身子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