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一點都不落好


但他從那些來路不明的銀錢上,大概也猜得到.

畢竟每月進賬那麼多,有些不對勁.

只是他並不多問,隨著下面的人胡來罷了.

這樣就算是事情敗露,他也能及時摘清.

一時間,官員跟皇子們,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就算有些人不服這種結果,卻也不得不接受.

雖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可真正面對時,還是有些難搞.

何況九阿哥還只是個皇子呢.

但康熙想保,誰敢說聲不是.

只是看誰會隱藏情緒罷了.

反正四爺是最會隱藏情緒的那個人,因為他始終淡淡的,不喜也不怒.

這一刻,康熙瞥了一眼諸位官員,還有皇子們的神情.

然後又對九阿哥下命令:"就你這種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蠢貨,往後還是少出去給朕丟人現眼,要是再敢出去從商,朕就叫人打斷你的腿!你把那些爛事處理好後,給朕呆在府里閉門思過一個月,然後跟你八哥好好學東西,學不會好也不必來見朕了!"

話雖這麼說,可大家心里都跟明鏡兒似得.

只要後宮的宜妃不倒,九阿哥就不會倒!

"謝皇阿瑪隆恩,兒臣遵旨."九阿哥磕頭謝恩.

他當朝第一富翁是怎麼來的,他自個兒清楚.

他也早就害怕事情敗露了,擔心康熙一個盛怒,就要了他的命.

或者把他丟到冷宮關著.

對于一個盛寵的皇子來說,關入冷宮,可是比死還難受,那是連下人都可以欺負的呢.

可如今聽康熙的意思,他還是有救的.

反正他的錢也賺得差不多了,事情也沒他想象中那麼糟糕.

見好就收這種事情,他還是知道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嘛.

康熙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京城斗毆一事,就告一個段落了.

大家只是想著,八爺向來賢明,希望九阿哥要學好.

一盞茶後,早朝便散了.

四爺面無表情地騎馬回了府.

到了府里的書房,四爺冰冷的黑眸里,才有了一絲怒意.

先別說九阿哥是不是主謀,可他到底是害死了不少無辜老百姓.

康熙卻絲毫沒懲罰九阿哥,甚至讓他跟八爺辦事.

從這點來看,可以說康熙是看重九阿哥的,甚至有提拔的意思.

要是早曉得這份差事是這個結果.

四爺真為自己當初嘔心瀝血辦事而敢到不值.

本以為是個好差事,結果一點都不落好.

此時,正好蘇培盛進來了,他焦急地道:"主子爺,李主子身邊的奴才來報,說是大格格病了,病得還不輕."

"滾,病了不會叫府醫嗎,爺又不是大夫,去了就能馬上好還是怎的."四爺冷冷地道.

對于他來說,他認為這是李氏的苦肉計.

以前他不愛去李氏那兒時,李氏就愛拿大格格邀寵.

生病這種橋段,也不是沒使過.

哪回去了,大格格不是好好的,一點事兒都沒有.

然後李氏就打哈哈,說些無關緊要的情況忽悠過去.


蘇培盛心知四爺心氣不順,也不敢多做停留.

只是大格格好歹是府里唯一的孩子.

四爺在氣頭上,他這個做奴才的,不能真的就不當回事.

否則萬一大格格真的病了,那他這個奴才也就做到頭了.

所以,他出去後,立馬就去偏院打探情況了.

一盞茶後,四爺正蹙眉批閱公文.

就見蘇培盛又火急火燎地進來彙報了,"主子爺,不好了,奴才剛剛去偏院瞧過了,大格格是真的病了,渾身發熱,還昏迷不醒呢,馮太醫正在給她施針散熱."

幸好他去瞧了,不然四爺還以為又是假的.

讓李主子平日里沒事就喜歡謊報情況,該!

四爺聽了蘇培盛的話,哪里還有心思批閱公文.

冷著臉抬腳就去了偏院.

到了偏院,還沒進屋,就聽見李氏撕心裂肺地哭聲,還有模糊不清的話語.

只是隔得遠,聽得不太清.

漸漸地,李氏的哭聲就越發明顯了,還有悲痛的話語:"額娘的大格格啊,你快醒來吧,不要嚇額娘啊."

"馮太醫啊,紮了這麼多針,會不會很痛啊."

"李側福晉請放心,銀針是給大格格解熱的,不會痛."馮太醫耐心地道.

這時,四爺正好進屋了.

馮太醫正准備行禮,被四爺大掌一揮給免了.

李氏則上前行禮,兩只鳳眸哭得又紅又腫,眼睛里也充滿了血絲.

這些都是裝不出來的,是真的傷心難過了.

四爺扶了李氏一把,冷聲道:"好好的,哭什麼哭,哭能讓大格格醒來嗎?"

"我知道,只是我從沒見大格格病得這般厲害,我這心里......實在是害怕啊."李氏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眼淚鼻涕一把唰.

四爺朝屋里的奴才眼神示意了一下,就有個丫鬟上前扶著李氏,給她擦眼淚.

然後,四爺在屋里的圈椅坐下.

李氏則坐在四爺旁邊,一雙眼睛殷切的望著昏迷不醒的大格格.

偶爾也偷偷看著四爺.

上次德妃把若音帶走,李氏就幸災樂禍來著.

心說德妃說話算數,她還以為德妃忘記了呢.

可誰知道,福晉不在府里,四爺更是沒來後院,似乎是跟誰置氣一樣.

這下大格格又病了,糟心事一樁接著一樁,就沒停過.

可此時,她看著邊上俊朗的男人.

居然沒良心的想,要是大格格沒病,四爺都不定會來.

所以,她忽然覺得大格格病得值!

這麼一病,把她盼了多久的四爺給盼來了.

這一刻,屋里因四爺的到來,氣氛變得驚人的安靜.

只有馮太醫操作銀針的細碎聲音.

不一會兒,馮太醫就將大格格的脖子,手臂,任脈上紮滿了銀針.

紮好後,他就朝四爺拱手道:"四爺,大格格的病情不太樂觀,屬于季節轉變引起的著涼,從而導致身體發熱."

這個朝代,沒那麼多病情專業術語.

且有些人發個燒,都能燒死人.

四爺聽了後,瞥了一旁的李氏.

李氏被四爺盯得害怕,最近她經常夜里帶著大格格在園子里散步.

希望能偶遇四爺,可四爺整日呆在書房,壓根就沒去園子走.

所以這才導致大格格著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