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宜妃


語音剛落,嚇得宜妃身邊的奴才哪里還敢站著.

都"噗通"跪下,屁都不敢多放一個.

見狀,宜妃便上前挽著康熙的臂彎,開始善解人意起來.

"皇上別怪她們,是臣妾以為皇上一會就來,擔心他們一來一回耽擱了,便沒讓她們瞎忙活了,誰知道,這一等......就等久了,讓皇上擔心了,是臣妾的錯."

她是個很會裝的人,在康熙面前就溫柔賢淑,在外人面前就露出狐狸尾巴.

導致太後和別的人跟康熙告狀,康熙卻不太相信,根本就不當回事.

其實宜妃長得挺美+豔的,不然也做不上康熙的寵妃.

此時的她,上身一件玫瑰紫旗裝,上邊繡了繁密的花紋,衣襟上皆鑲真珠翠領,下身一條粉霞錦綬藕絲緞裙,整個人恰如一枝笑迎春風的豔豔碧桃.

尤其是站在晚風下,顯得我見猶憐.

這等姿色,在後宮都是少見的,堪稱美貌少+婦.

微微淺笑,媚+態橫生,豔麗無匹.

康熙本來是想來聊正事的,所以才刻意讓她久等,打算晾一晾她.

這下子,哪里還忍心冷她,只會忍不住想要把宜妃抱在懷里呵護.

更別說責罰奴才了,那不是拂了宜妃的面子麼.

不過想著待會還有正事要說,康熙還是穩住了.

淡淡瞥了一眼宜妃後,抬腳就進殿了.

宜妃早在康熙眼里看到了不一樣的光芒,便屁顛顛的跟上.

進殿後,奴才們醒目的把門帶上,在外面候著.

康熙直接在太師椅上坐下,漫不經心地撚著佛珠.

"皇上,天涼了,喝杯茶暖暖身子吧."宜妃給康熙端了杯茶.

康熙接過後,輕抿了一口,又瞥了眼茶色綠亮的杯底,"這是雀舌?"

"回皇上,正是雀舌呢,這還是您賞給臣妾的,臣妾覺著好喝,這才提前給皇上泡著了."宜妃說著便走到康熙身後,體貼的給康熙捏肩了.

康熙則享受地靠在太師椅上.

良久後,他才漫不經心地問:"最近朝堂上的事情,實在是讓朕心煩."

"皇上九五之尊,可千萬要保重龍體."宜妃好看的鳳眸微微轉動著.

康熙歎息一聲,道:"眾人都說老九仗著皇子身份,欺壓百姓,侵占百姓的鋪子,你覺得呢?"

"皇上,這種事情,臣妾一個婦人,整天就呆在後宮之中,哪里曉得這些大事,況且後宮不能議政,臣妾可不敢多嘴,臣妾只想好好伺候皇上~"宜妃的聲音,甜如沁蜜般.

叫康熙聽了後,龍軀一僵,"無妨,朕又沒讓你議政,只是問問你,覺著老九像是做這種事情的人嗎,畢竟他是你的孩子,你自然是最了解他的."

"皇上,正因為臣妾身為九阿哥的額娘,更加不敢妄自議論,影響皇上的決斷,不然外人要說臣妾吹枕邊風了."

"只不過......她到底是臣妾帶大的,臣妾希望他不管犯了多大的事情,皇上能憐惜他些,畢竟他不止是臣妾的孩子,還是皇上您的孩子啊."宜妃說著說著,便有些哽咽.


而她給康熙揉肩的手,卻一直沒停過.

康熙聽到宜妃的哽咽,還有給肩上的手微微顫抖著,便道:"好好的,哭什麼哭,虎毒還不食子,朕還能滅了老九不成!"

"臣妾不是這個意思,臣妾是見皇上向來勤政愛民,賢明果決,這次不管怎樣,事情也是因九阿哥而起,臣妾害怕嘛."宜妃顫顫地說.

不得不說,宜妃在康熙面前可能裝了.

康熙變著法子挖坑給她跳,她就是不跳.

只管避開坑,說些掏心窩子的話.

她要是變著法子給九阿哥辯解,可能康熙還會反感.

可她只是從一個母親的角度和康熙聊天,還懂事分寸.

尤其是那句"畢竟他不止是臣妾的孩子,還是皇上您的孩子啊."算是久久縈繞在康熙耳邊.

這時,康熙嘴角微微帶笑地哄著:"還說你不會吹枕邊風,朕看你會吹的很,來,吹一個給朕聽聽."

"皇上,臣妾哪里會嘛."宜妃嘴上說著不會,身子倒是微微前傾.

在康熙耳畔柔聲細語.

聽得康熙當下起身道:"時候不早了,愛妃給朕更衣吧."

"是."宜妃媚聲回應.

話說到這個份上,她便知道,康熙應該不會太過嚴懲九阿哥了.

不一會兒,里間就傳來一陣陣勾+魂蝕+骨的聲音,聽得人臉+紅心跳.

次日的早朝,康熙心中有了結果,他瞥了一眼底下的九阿哥.

然後沉聲道:"老九,你太不像話了,你看看你,還有點阿哥的樣子嗎,不好好跟你哥哥們學東西就算了,居然跑去從商,難道朕還能餓死你不成!"

宜妃昨晚忙著伺候康熙,還沒來得及通知九阿哥.

導致被點名的九阿哥,一臉誠惶誠恐啊.

尤其是被康熙當著哥哥弟弟們,還有文武官員們臭罵,他還以為康熙要放棄他,他要沒救了.

嚇得直接跪在中間磕頭:"皇阿瑪,兒臣錯了,兒臣再也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就能解決問題嗎,你要是有點本事,能管好你底下的狗奴才,朕就不管你了,偏偏你一點本事都沒有,底下的奴才還管不好,這下好了,他們仗著有你撐腰,瞞著你,打著你的幌子欺壓百姓,那就該死!"康熙威嚴地道.

雖說他當著大家的面臭罵九阿哥.

可話里話外都在維護九阿哥,幫九阿哥撇清嫌疑.

表明是九阿哥底下的人作亂,九阿哥並不知情.

"是是是,皇阿瑪說的對,是該死,該死!"九阿哥連連贊同,反正他不該死就行.

他也總算是松了口氣,看來皇阿瑪還是維護著他的.

隨即,康熙冷哼一聲,道:"你給朕老老實實把底下的人清理一遍,再把那些鋪子和土地還給百姓,另外,那些死者和傷者的撫慰金,就由你來出好了."

"皇阿瑪教訓得是,兒臣謹遵皇阿瑪旨意."九阿哥連連磕頭接旨.

其實他底下的人做了些什麼,他確實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