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拎不清的女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的眼里,還有我這個額娘嗎,整天在你四嫂的屋,比我這屋呆的時間還長."德妃只管抄經書,頭都沒抬就開始訓人.

也不叫七公主起來.

"額娘平日里抄經書,我便不好打攪."七公主訕訕地說.

其實啊,她只要一見到德妃,就有些怕.

德妃的一個眼神,一句話,都能叫她心跳加快.

跟德妃呆在一起,她就覺得是煎熬,哪里還敢往德妃跟前湊.

"那你四嫂有孕在身,你就不怕打攪了?"德妃總算是抬起了頭,不依不饒地道.

德妃一抬頭,七公主便低垂了頭,聲音比剛才小了一半:"女兒知錯了."

"什麼,你錯在哪兒?"德妃面上一皺,一副聽不清楚的樣子.

"女兒知道錯了,往後會多孝敬額娘,少去四嫂那兒."七公主道.

德妃淡淡地瞥著地上的七公主,道:"錯,你就不該去那兒,如今你四嫂挺著個肚子,你還去那兒蹦蹦噠噠的,這萬一有個閃失,你四哥都饒不了你!"

說完,她便朝身旁的翠姑姑示意,大概是讓她看著把七公主扶起吧.

翠姑姑到了七公主身旁,良久都沒到等到七公主的回應,便有些詫異.

就連德妃也詫異地道:"怎麼,不樂意了,你這才在烏拉那拉氏跟前呆幾天,就學會跟我叛逆了,是吧!"

"我沒有,我......我只是腳麻了,一時有些難受,我會聽額娘的,往後不去四嫂那兒了."原本還在糾結和失落中的七公主,立馬乖巧的應了.

她的臉有些紅,因為這是她第一次撒謊,其實她的腳一點兒都不麻.

她也曉得,她要是不同意的話.

德妃就會認為她和若音串通一伙,肯定是若音教壞了她.

那麼,簡單的事情,都變得複雜了.

聽到這話,德妃才一改嚴肅的表情,微微淺笑道:"你這孩子,腳麻了不早些說,快起來吧."

七公主向來懂事聽話,她便沒有懷疑話里的真假.

至于阻止七公主和若音交好,德妃是有私心的.

她擔心若音對她懷恨在心,七公主跟若音走得近的話.

這萬一若音挑撥離間,那就不好了.

德妃把若音想得太壞了!

可她卻把李氏想得太好.

所以說,她是個拎不清的女人.

"謝額娘."七公主在翠姑姑的攙扶下起身,然後回了自己的屋里.

看來她注定與快樂無緣,要繼續規規矩矩的,做個懂事的小孩.

三天後,柳嬤嬤在教若音繡活,不由得隨意道:"真是奇了怪了,自打上次翠姑姑叫過七公主後,七公主有段時間沒來了呢."

若音當下心中一驚,要不是柳嬤嬤提醒,她都沒留神.

呵,看來德妃上次把七公主叫過去,定是限制了七公主的自由.

想到這,她沒所謂地道:"興許是七公主這個年紀,要跟宮里的嬤嬤學規矩,沒時間過來了吧."

------

若音在宮里待的這段時間,按理說最開心的是李氏,可四爺不是個任由人擺布的.

德妃想他多照顧後院,他就不去.

非但李氏那兒沒去,就連宋氏那兒,也沒去過.

整天除了上朝,辦正事,回府就紮在書房里.

對于李氏和宋氏讓人送來的膳食,也一概回絕.

上一次,四爺為了辦差事,不在府里,這才讓德妃鑽了空子.

不過德妃把康熙搬了出來,就算四爺在不在府上,她把若音帶進宮,那也是遲早的事情.

只是四爺要是在府上的話,到底不會進展的那般順利.

很多事情,等到已經發生後再來處理,就有些難搞了.

要說四爺的差事辦得利落,那還值當些.

偏偏事情剛有了進展,康熙就喊停了.

不僅喊停,還讓人封鎖了消息,明顯有袒護九阿哥的意思.

凡事都講究有始有終,四爺這差事,有頭沒尾的.

這就有些不值當了!

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這一天,康熙正在批閱奏折.

而這些奏折,無非就是圍著京城斗毆一事為重點.

剛好敬事房的小太監就端著大銀盤進來了.

康熙抬頭瞥了一眼托盤里的綠頭牌.

眼神在托盤掃了一圈後,卻遲遲沒翻牌子,似乎心里早就有了人選.

最後,他的眼神停留在宜妃的牌子上.

停頓片刻後,他抬手就翻了宜妃的牌子.

敬事房的小太監見了後,就出去了.

看來這宜妃娘娘得寵著呢,皇上一個月,有多數時間都是歇在宜妃那兒的.

康熙不是個色+欲熏心的人,他沒急著去宜妃那兒.

而是用過晚膳,批了會折子後,才去了宜妃的寢宮,有點故意讓宜妃多等等的意思.

關于九阿哥的事情,宜妃也是知曉的.

本來她還想著,要不要去找皇上,沒想到皇上主動找她了.

所以,她自然是早早就打扮好,天沒黑就掌著燈,站在外邊等待了.

這都九月天,天氣開始轉涼了,可她還是穿著單薄的衣裳.

當她遠遠的見到康熙的禦駕時,更是提著燈上前迎接,"臣妾恭迎皇上."

"愛妃不必多禮."康熙扶了宜妃一把.

可就在扶她的時候,感受到她冰涼的手時,不由得揉了揉她冰涼的手,"手怎這般冰冷,也不曉得多穿些衣裳."

宜妃聽出康熙話里的責備,但更聽出了關心.

當下著急的抽回了手,然後腳下刻意沒站穩的樣子,可人卻不往康熙懷里倒.

她是不往康熙懷里倒,可康熙自然是不忍心她摔著,一把攬著她的腰,把她帶回懷里的.

"皇......皇上,臣妾知道皇上翻了人家的牌子後,便一直在這里等著了,臣妾還以為皇上跟以前一樣來的早呢,況且天黑的時候,也不是很涼,這會子站久了,天才涼了起來."宜妃沒在康熙懷里多呆.

而是扶著康熙的手臂,站直了身子.

起身後,她便雙手環胸,一副冷得不行的樣子,順便把身材也往上托一托,顯得更加傲人.

玩得一手欲擒故縱!

此時的康熙,那是被宜妃的一舉一動,還有溫聲細語給勾住了.

當即朝一眾奴才怒喝:"你們怎麼做奴才的,都不會伺候主子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