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善良的小姑娘


接下來的日子,若音便鮮少和德妃打交道.

就連用膳,德妃也刻意避開.

直接讓人給若音送的膳食.

或者若音偶爾叫人去禦膳房點些小吃食,不再是一起坐在桌子上用膳了.

而若音也就樂得清閑,跟柳嬤嬤學著做繡活.

無非是給孩子繡些小玩意,比如襪子呀,鞋子呀,小肚兜呀.

沒法子,在四爺府上,她無聊了,還可以叫人變著法子做好吃的給她吃.

或者看看話本子,又或者斗地主.

可這是在宮里,規矩多,她只能苦中作樂.

偶爾去給太後請安,五公主見了她很喜歡.

知道她有孕後,更是拉著她說了很多話.

這一天,若音正在偏殿繡小孩子的肚兜.

不過她也不曉得肚子里的,是男孩還是女孩.

所以她一般繡的時候,都是用的比較中性的顏色.

比如淺藍色,月白,藕色.雪青,牙色.

前世她根本就沒繡過東西.

這段時間雖然跟著柳嬤嬤繡了不少東西,可要是跟這里的人比起來,差別還是挺大的.

"四嫂,你又在做繡活啊?"說這話的,是七公主.

她雖說在德妃膝下養,卻是個沒什麼存在感的.

因為養女兒跟養兒子不一樣的.

兒子是在自己跟前的親.

可女兒呢,德妃當然是跟太後跟前的五公主親了.

況且四爺當初是養在孝懿仁皇後佟佳氏那兒.

養在情敵膝下,跟養在太後膝下,那又是不一樣的.

畢竟佟佳氏已經去世了,可太後還在世.

且能養在太後跟前的,可沒幾個人呢.

而德妃這種人,能從小宮女混上妃位的,自然是個勢利眼了.

兒子她有十四阿哥,女兒她看中五公主.

因為五公主能幫她在太後面前刷臉.

而康熙又是個大孝子,她當然喜歡得很了.

這才導致七公主,沒什麼存在感,性格也內向,怯生生的.

"對呀,可我總是繡不好."最近若音在宮里住著,便跟七公主聊得熟了.

七公主大概見她隨和,沒事就喜歡找她玩.

若音也跟柳嬤嬤招呼過了,要是七公主過來,就不必報備了,直接讓她進來就是.

"是嗎,可我覺得有一點點好看."七公主善良地道.

若音當下忍俊不禁,她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曉得自己繡得不好看,可七公主卻很善良.

大概是不忍心她難過,沒有違心的說很好看,但也沒說難看.

還安慰她有一點點好看.

對于面前善良的小姑娘,她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頭.


"七妹,我剛讓膳房做了芒果布丁,你去嘗嘗吧."

"可額娘讓我平時少吃零嘴,容易發胖."七公主的語氣里,明顯是想吃的,可又礙于德妃的教導,有些失落.

若音微微一怔,她最近可是看見了,那十四阿哥的零嘴可沒少吃.

尤其是放學回來,好幾次都見德妃讓人張羅著吃的給十四阿哥,生怕給餓著了.

但若音總不能教人不聽親娘的話,那不是挑撥離間麼.

她看著面前才十來歲的女孩,長著一張圓圓的鵝蛋臉,眼珠子黑漆漆的,很清澈.

雖沒有五公主好看,但算是長得好看,讓人見了討喜的那種.

明明稚氣未脫的她,卻少了些許孩子氣息,有著這個年紀不相符的懂事.

若音在心中歎了口氣,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七公主身在皇宮,也這般懂事,實屬不易.

不過這些都是心里的想法,她面上還是笑道:"既然這樣,那就不吃吧,額娘是為了你好呢,你試試這個三花茶吧."

"好."七公主懂事的應了,就接過巧風遞過來的茶盞.

抿了一口後,她詫異地問:"四嫂,這里面放糖了嗎,怎麼甜甜的."

"沒放糖呢,糖吃多了不好,這里面放的是金銀花,菊花,還有茉莉花和蜂蜜."若音一面弄著手里的繡活,一面回.

"原來是蜂蜜,難怪有點甜甜的,卻又不會膩."七公主難得天真一笑,繼續道:"四嫂,你跟她們不一樣."

若音柳眉一挑,詫異問:"跟誰不一樣,哪兒不一樣了?"

"跟宮里那些妃子,還有其她嫂嫂們不一樣,但你要是讓我說,我也說不出名堂來,只曉得跟你在一塊兒,我很輕松自在,很快樂."七公主撓撓頭,不好意思地道.

若音詫異地眨巴著眼睛.

不得不說,七公主說的話,叫她有些心疼.

不過是個孩子,居然跟她談快樂,難道她平時不快樂嗎?

這不由得讓她想起曆史上的七公主,貌似是個福薄的,才十幾歲就沒了.

想到這,她的心口處,有些不適.

但她不好表露出來,只得在心中祈禱,希望曆史不要上演到這個善良的女孩身上.

而她面上繼續大咧咧地笑道:"這說明我有親和力呀."

對于若音的自戀,七公主笑了笑,正准備說些什麼,就見柳嬤嬤進來了,"七公主,翠姑姑在外等您,說是德妃叫您過去一趟."

這時,若音轉頭就見七公主的笑容立馬僵掉,且眼里還有些驚慌失措.

而那雙黑漆漆的清澈眸子,正歉意地看向若音:"四嫂,額娘叫我,我就先過去了."

說完,就見她小跑著出去了.

"去吧,慢點走."若音不由得囑咐.

這孩子,德妃還是她親媽嗎,怕成這個樣子.

那十四阿哥都是親生的,怎麼就差別這麼大!

七公主出了若音的門,見到翠姑姑,就立馬端莊淑女起來.

哪里還有在若音面前時,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

"七公主,娘娘在前殿等您,您跟著老奴走一趟吧."翠姑姑一見七公主出來,說完話就往前殿走.

七公主點點頭應了後,就跟在翠姑姑身後,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

不知道的,還以為翠姑姑是半個主子,七公主是個做錯事的小丫鬟呢.

當到了前殿時,德妃就坐在條案上抄佛經.

翠姑姑把七公主帶到後,就站在德妃身後.

七公主則跪下行禮:"給額娘請安."

她心里有些忐忑,不曉得德妃叫她,所謂何事.

但她能從翠姑姑的神色中瞧出來,不會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