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歇了別的心思


------

次日一早,蘇培盛便進宮辦差事了.

"娘娘,四爺身邊的太監求見."翠姑姑上前報告.

德妃眼角下意識地挑了挑,淡淡道:"讓他進來吧."

不多時,蘇培盛進來後,就恭恭敬敬跪下,將手里的紅木首飾匣子奉上.

"娘娘,最近四爺在刑部辦事,昨兒個才回的府,得知福晉在娘娘這兒後,四爺說了,福晉有孕在身,在宮里難免給您添麻煩了,這才特意讓奴才送套珍藏多年的首飾孝敬您,還請娘娘笑納."

"老四有心了,你回去給老四帶個話,讓他放寬心,本宮會讓人好生顧著烏拉那拉氏的,只是本宮身子一直不見好,可能要留她在宮里呆上個把月了,另外,本宮希望老四能顧好府里後院."德妃漫不經心地道.

"哎,奴才一定帶到."蘇培盛是個人精,就算是聽明白德妃話里的意思,也只得應下.

只是他心里卻有些發毛,這話,他要怎麼跟四爺說?

聽德妃的意思,這是至少要留福晉在宮里一個月.

且明里暗里的,還讓四爺雨露均沾吶!

而德妃話都說得差不多了,便擺擺手示意蘇培盛退下.

可蘇培盛前腳剛走,十四阿哥就進殿了.

"額娘,我剛才看到四哥身邊的奴才了,是四哥進宮了嗎?"十四阿哥一進殿就問.

德妃冷笑一聲,回道:"你四爺是個大忙人,暫時沒功夫進宮看我."

其實她心里有數的,關于這種事情,四爺是不好親自開口的.

只能叫奴才送些首飾來試探一下.

這時,翠姑姑將四爺送的匣子打開,笑道:"娘娘,四爺送的這套首飾,成色極好,雪白雪白的,質地又細膩滋潤,就是宮里頭都少有呢."

她見德妃自打蘇培盛進來後,面色就不太好,這才殷勤地說了說.

可德妃聽了她的話後,冷笑卻越發滲人了.

一個心意不通的母親,做什麼都是白費.

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淡淡道:"這個時候,知道送這麼好的了,平時都做什麼去了."

翠姑姑牽了牽唇,本想說四爺逢年過節的,也送過不少拔尖的禮物給德妃.

只是平時請安時,送的較為平常些.

總不能天天送這麼好的東西吧.

但她在看到德妃越發陰沉臉後,還是識趣地閉嘴了.

四爺和德妃之間的關系,她這個做奴才的也愁啊.

哪回四爺來,不是氣氛尷尬,就是冷場!

"額娘,沒事,你還有我呢,等我長大了,我常常送你更好的."十四阿哥懂事地說.

而他和四爺之間,本就根深蒂固的兄弟隔閡,越發濃厚了.

聽了十四阿哥的話,德妃的嘴角,立馬就樂開了花,慈愛地道:"還是你好."

這就算都是親生的,但自己跟前養大的,和別人膝下養大的,就是不一樣些.

殿里的奴才見德妃和十四阿哥感情好,都低垂著頭,裝作什麼都沒聽見.


也難怪十四阿哥跟四爺之間的感情不怎麼好.

德妃說話一點都不避諱,在奴才面前就是那樣.

在十四阿哥面前,更是有什麼說什麼,能好才怪呢!

早上九點的時候,若音就來給德妃敬茶,請安了.

她就住在永和宮,自然是知道蘇培盛來過一次.

還是早上剛起的時候,柳嬤嬤告訴她的.

德妃等若音入座後,就淡淡開口:"關于你在宮中一事,老四也曉得了,還讓奴才送了一套首飾孝敬本宮,所以,你就安心在宮里呆著吧,別的事情,你就少費心."

這話里的意思是:老四也知道你在這兒,並沒有多管你的意思,你就歇了別的心思吧.

"是,兒媳知道."若音禮貌地回.

早在德妃把康熙搬出來的時候,她就料到會是這種結果.

所以她並沒有別的心思.

只是經過蘇培盛進宮送了套首飾,德妃到底是不一樣了.

她扯了扯唇,淡淡道:"本宮念你有孕在身,往後你在宮里便隨意些吧,也不必到我跟前研磨了,至于晨省,本宮要抄佛經,有時夜里睡得晚,也一並免了吧."

大概德妃也知道自己跟四爺的關系冷淡.

經過蘇培盛那一茬,她也曉得若音在四爺心中的位置,不似以前那般冷冷淡淡的了.

既然四爺送了套首飾暗示,她便領了這份情吧.

別因為這等小事,讓本就冷淡的母子關系,更加水火不容.

對于德妃的要求,若音自然是應了的.

當然,她不會覺得德妃是為了她好.

她曉得,德妃之所以這麼做,肯定是看在四爺的面子上.

不多時,兩個不對頭的人,隨意的聊了一會後,便就散了.

------

蘇培盛回府後,就小心翼翼地跟四爺彙報:"主子爺,德妃娘娘說......福晉在宮里挺好的,她會顧好福晉的,只是她的身子一直不見好,估摸著福晉還得在宮里陪她個把月,另外,大概是福晉不在府中,德妃還特意囑咐了,希望您能顧好後院."

蘇培盛全程都跪在地上,不敢看著四爺.

這說辭,饒是他早在回來的路上,就琢磨了好幾遍.

可面對靜默如冰的四爺,他還是有些慌,額頭早就冒了一排細汗.

四爺本來在寫字的,聽了蘇培盛的話後.

隨手抓起書案上的杯盞,暴戾地朝蘇培盛砸去.

最後還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字:"滾!"

蘇培盛眼看著杯盞朝他砸來,也不敢躲一下.

"哐當"一聲,當杯盞落在他腳下時,他才顫顫巍巍地應了,然後利索地滾出去了.

他也瞧出來了,四爺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差.

他要是再多呆一會兒,估計就不是被砸那麼簡單,就連內心都要受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