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人狠話不多


這一刻,才慘叫連連的牢房,頓時變得鴉雀無聲,就連侍衛們都停下手中的刑罰.

四爺便在大家的注目下,漫不經心地道:"大哥,我沒別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一下,別打廢了,打個半死就行,不然怎麼從他們嘴里套出話來,另外,鞭刑得差不多了,也是時候上烙刑了吧."

說完,他便繼續把-玩著翡翠扳指,閑適而慵懶地靠在太師椅上,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而四爺云淡風輕的一句話,使得犯人們頓時從期待中墜入失望的地獄.

原本就戰戰兢兢的他們,立馬有些搖搖欲墜.

本來他們還以為四爺是來阻止的,哪曉得四爺更是個厲害角色.

此時的他們,早就皮開肉綻了.

還讓上烙刑,那都不是燙皮了,而是燙肉,會痛死人的啊!

一想到火紅的鐵烙與肉相觸碰,會產生怎樣的劇痛和煙焦.

他們個個面上都透著恐慌,還有游離不定的思緒.

直郡王則配合四爺,道:"四弟,大哥一開始還擔心你見不得血,倒不曾想你一點都不害怕."

"害怕倒不至于,就是想著一種刑罰弄久了,有些疲勞."四爺淡淡道,接著轉頭看向直郡王,"不過對于這方面,我也是隨口說說,並不太懂,要是有不當的地方,大哥還請自作主張,千萬別由著我胡來."

四爺一副小白的樣子.

直郡王連連擺手,道:"罷了,你這個法子,聽起來不錯,就依你的."

不一會兒,侍衛們就放下刺鞭,在燃著熊熊烈火的大鐵鍋里取了燒得發紅的鐵烙.

這下子,那些犯人們個個眼睛都瞪得圓圓的.

其中一個還不等侍衛們靠近,就顫顫巍巍地大喊:"我......我說,我什麼都說!二位爺,只求你們放過我吧,這樣搞會死人的!"

有了第一個開口的,其余的更是紛紛點頭,表示也願意什麼都說.

"你們這些人,簡直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早些開口不就得了."直郡王擺擺手,示意侍衛們停下.

四爺瞥了幾個犯人一眼,冷冷道:"你們想清楚了再說,不但要說自己的,也要說別人的,算是互相舉報,要是讓我發現你們說的事情對不上,那就通通拖出去杖斃!"

"是是是,一定一定!"一個貪生怕死的犯人,連連應了.

剛才他可是發現了,四爺是個狠角色.

外表冷漠,內心更加冷漠!

然後,他生怕說晚了,那火紅的鐵烙就烙在了他的身上.

便一股腦兒全供了:"二位爺,我......我是被冤枉的啊,是有人雇了我,叫我幫他擺平那些鬧事的人,讓那些被霸占土地的人知難而退,我才帶著弟兄們幫人干架的!"

"收了錢,就干傷天害理的事情,也好意思說是冤枉的?"四爺長眉一挑.

墨玉般的黑瞳,頓時能瞅出冰渣子來.

那犯人被嚇得整個人一縮,對于他來說,四爺凌厲似箭般的眼神,比那些刺鞭打在他身上還疼.

因為他看出四爺眼里的盛怒.

而為了緩解四爺的怒意,那些犯人自然是一個接一個的,噼里啪啦一通說.

整個過程中,四爺和直郡王都是靜靜地聽了.

聽完後,他們兩個便默契的對視了一眼.

看來這個事情有些複雜,可能關系到朝廷上的官員.

不僅如此,貌似還牽扯到當朝第一富翁九阿哥呢!

不過不管怎樣,這件事情總算是有了進展.


四爺讓侍衛留下來繼續審問.

自己便和直郡王出去用膳了.

此時都下午了,他們忙得還沒用膳呢.

不一會兒,四爺和直郡王面前,便擺著簡單的膳食.

他們吃的,就跟刑部普通當差的人一樣.

不過四爺好在有若音提前給准備的糕點,還有辣白菜.

而直郡王那邊,自然也是有府里備的一些東西.

不過大多都是些高大上的.

比如:水晶龍鳳糕,佛手金卷,酥脆烤鵝.

當他看到四爺面前的糕點,還有一碟紅紅的辣白菜時,不免笑道:"四弟,一看你這待遇,就是弟妹有孕在身,沒時間顧及到你吧,沒事,來,跟大哥一起用膳,你大嫂啊,幫我准備了好些膳食,反正我一個人也吃不完."

"謝大哥好意,我就簡單地吃些算了."四爺淡淡道.

然後,他也不管直郡王的詫異之色,低頭就開始用膳了.

且四爺吃的特別香,將"自家福晉備的膳食最好吃,"完美的詮釋出來了.

尤其是吃紅紅的辣白菜時,那種美味的香辣脆感,叫一旁的直郡王看得咽了咽口水.

他面前的膳食是好,可他們這種皇子,從來就不缺山珍海味.

吃慣了,也就不覺得好了.

這會子,直郡王想開口,卻又不好意思開口.

畢竟他剛才還打擊過四爺來著呢.

好在四爺並不是個小氣的人,他用余光瞥見了直郡王看著自己.

便將面前裝有辣白菜的白瓷罐,遞給了直郡王:"這個開胃,大哥拿去嘗嘗."

"四弟,咱們現在處理的這件事情,可不是單純的斗毆了,你得跟我一起跟皇阿瑪稟報一下."直郡王為了掩飾尷尬,手倒是利索的接了白瓷罐,嘴上卻說著正事.

"嗯,用過膳,咱再綜合一下,就去跟皇阿瑪說."四爺不是個急性子的人.

他做事向來穩重得很.

直郡王說完正事後,就品嘗著辣白菜.

才剛剛入口,他頓時就兩眼發光,嘴里滿滿的,全被辣,脆,酸,甜占滿了.

"四弟,你這個辣白菜簡直太好吃了,比任何山珍海味都好吃."

"大哥要是喜歡,就全拿去吧,我家福晉幫我備了兩罐."四爺倒是沒所謂地說.

只是嘴角卻微不可察的上揚著.

見四爺隨和,直郡王索性坐在四爺對面,還美名其曰美食共享.

實則就是想將四爺面前的點心吃個遍.

到了黃昏時分,四爺和直郡王綜合了其它犯人的口供.

就去乾清宮,將事情稟報給康熙了.

此事關系到朝廷官員,康熙便讓四爺和直郡王停一停,打算親自處理這件事情.

既然康熙打算親自處理,就沒四爺和直郡王什麼事了.

兩人出了乾清宮,都有種歸心似箭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