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考考阿哥們


若音的一番話,叫覺羅氏聽得有些動容,"瞧你這話說的,馬上就過年了,不就能見面了嗎,再不齊你來年給額娘添個外孫,又能見著了."

"哎呀,我不管,額娘就留下來用膳嘛."若音不依不饒地道.

覺羅氏怔了怔,沉思片刻後,道:"罷了吧,就依你的."

也不曉得自家閨女怎麼了,這麼大個人了,還朝她撒嬌.

她這顆老母親的心,哪里受得住,自然是答應了.

一聽覺羅氏答應了,若音便讓下人備膳.

不多時,一桌子的膳食就擺上了紅木嵌大理石八仙桌上.

看著滿滿當當一桌子菜,除了幾道清淡的,覺羅氏能叫上個名來.

其余的不是堆滿了干辣椒節,就是紅紅的一鍋子,不撈都不知道底下是什麼.

且聞著味兒,還有花椒的樣子.

"音兒啊,你什麼時候吃這麼重口了,如今你有了身孕,一定要忌口,這些吃多了不好."覺羅氏用老母親般的口氣,語重心長地說.

"額娘,你是不知道,就是要吃這個才有胃口,不然我用膳都吃不下."若音一臉糾結的表情,轉頭看向馬佳氏.

馬佳氏會意,幫腔道:"額娘,妹子有了身孕,喜歡吃這些也正常,不然容易吐,胃里空空的,還怎麼行."

覺羅氏一聽,覺得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孕期沒胃口,她這個過來人也是曉得的,便沒再多說什麼.

若音則暗中挑眉,朝馬佳氏投了一個贊許的眼神.

馬佳氏笑了笑,表示會意.

同時,她在想,這個小姑子是越發有意思了.

緊接著,一家子人便大快朵頤地吃了起來.

不僅如此,她們還點頭稱贊.

"這個香辣回鍋肉一點都不膩,筷子一紮就透了."

"這個米酒鴨簡直太好吃了,入口鮮香,還帶著一股米酒的鮮香."

"還有這個毛血旺,瞧著是一堆子大雜燴,吃著卻別有一番滋味."

"嗯,這道酸爆雞雜不錯,音兒,你多吃這個,開胃."就連覺羅氏,都不由得贊歎.

若音自然是應了覺羅氏,舀了一勺酸爆雞雜.

至于那個米酒鴨,她按照啤酒鴨的法子,讓膳房做的.

可這里沒有啤酒,只能用米酒代替了.

還別說,做出來的味道,卻比啤酒鴨還要香.

這下子,覺羅氏幾個,大概是被面前的美食征服了吧,再也沒說重口不好了.

用過膳後,若音叫人上了茶,又跟覺羅氏聊了一會子家常.

將近下午兩點鍾時,覺羅氏就開口了:"音兒,這下額娘是真的要回去了,你好生在府里養胎,有什麼事,寫信聯系啊~"

若音點點頭應了,還叫柳嬤嬤備了些點心給她們提回去吃.

別的貴重東西,她也不敢送.

覺羅氏肯定也不敢收.

因為四爺送,那是四爺的一番心意.

她這個做女兒的,都嫁給四爺了,要是還往娘家送東西的話.

倒顯得有些不顧家,專顧娘家.


尤其是她身為四福晉,站得高,一有什麼不是,就會鬧得人盡皆知.

對于一些點心,覺羅氏倒是欣慰的接下,嘴上還囑咐:"你如今金貴著,就別送了,我們待會就坐馬車回去了."

若音將覺羅氏幾個送出了正院,便沒繼續送了.

但她還是站在門口,遠遠的目送到她們消失在視線中,才回的屋.

------

自打康熙回京,四爺就越發忙碌了.

昨兒個的京城,更是出了大事.

一堆子人,在京城的鬧市里斗毆,打群架.

還打死了數十個,重傷數十個,輕傷的更不用說了.

而這種事情,自然是驚動了康熙.

早朝的時候,康熙便在朝堂上提起了此事.

待下朝後,更是留了阿哥們用午膳,打算考考阿哥們.

此時此刻,康熙正漫不經心地問:"關于京中數百人斗毆一事,爾等有什麼看法."

諸位阿哥們頓時面面相覷,開始在心中琢磨著對策.

待會也好在康熙面前好好表現啊.

"胤礽,你先說說."不等大家開口,康熙便直接點了太子的名.

太子猛一下被點名,先是一頓,接著便回道:"回皇阿瑪,兒臣認為,凡事都有起因,理當先弄清斗毆的緣由,再根據情況做決策,不能冤枉一個好人,也絕不放過一個壞人."

對于太子來說,他是在康熙發問後,第一個回答的,算是即興發揮.

且太子能回答的有理有據,已然不錯了.

可康熙不知是不是對太子比較嚴格,反正他覺得太子說的太過籠統.

說得不好聽點,就是紙老虎.

這種好聽話,誰不曉得說?

所以,康熙當即冷笑地道:"你從哪里學的,嘴上說得天花亂墜,一點都不務實."

太子一聽,心中"咯噔"了一下.

他最近怎麼總是說錯話,惹皇阿瑪不高興.

他扯了扯唇,只得訕訕地道:"是兒臣想的不夠務實."

康熙只瞥了太子一眼,銳利的眸子就掃向其他皇子,"你們呢,還有沒有別的想法."

"皇阿瑪,兒臣覺得,那些人簡直無法無天,就該全部抓起來打一頓才是."直郡王心直口快地道.

聞言,康熙笑了,比起太子那些不務實的說法.

直郡王到底是跟著他一起打過仗的,為人熱血,快言快語,倒是叫康熙喜歡.

康熙笑道:"你這個直性子,倒是有點我們滿人的作風,但只顧著打一頓,並不足以解決問題,且要是這樣的話,你和那些斗毆的有什麼區別."

"皇阿瑪說的是,是兒臣欠考慮了."直郡王及時認錯.

其余的阿哥們聽了後,更是有些忍俊不禁.

緊接著,便是三爺了,他是個文人,對這種打架斗毆的人,最是不屑的.

且早在康熙問的時候,他就有一肚子的話要講.

要不是太子和直郡王的地位在他前頭,他都要憋不住了.

這時,他生怕別的人搶在他的前頭,把他的說辭說了.

忙起身道:"皇阿瑪,兒臣認為,像這種斗毆的人,就是素質低下,缺乏教育,要叫些先生給他們上課,講講大道理才是,做人遇事要冷靜,光靠蠻力是不行的,要叫他們知道,這種行為是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