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圈住四爺的胃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四爺不愛吃酸的,但他遲疑了一會後,還是吃掉了那塊青芒.

不過他細細咀嚼的時候,長眉便蹙了蹙.

看著四爺俊朗的臉蹙了蹙,若音沒良心地笑了.

她在笑,四爺蹙眉怎麼也能這麼好看?

"小東西,喂這麼個酸掉牙的給爺,還敢笑?"四爺說著便抬手,掐了一把若音的臉蛋.

"爺下手稍微輕點兒~"若音無辜地揉了揉臉,"況且酸得吃了好,開胃呢~"

"叫你沒良心."四爺沒好氣地道,眸子則盯著女人臉頰上的鮮紅色彩,"今兒個怎樣,沒有難纏的人吧."

"都挺好的,而且這一次,我發現八福晉是真隨和,比以前更好相處了."若音笑道.

"當真?"四爺眉頭一挑,還是有些詫異.

畢竟八福晉的名聲,早就在皇子們之間傳開了.

大家平日里打趣,都說娶什麼樣的媳婦都行,就是不能娶八福晉那樣的.

不過比起別人說的話,四爺更相信面前的若音些.

難道傳聞有錯?

"當然是真的,八福晉還喜歡吃草莓蛋撻,我叫膳房專門給她做了一籠帶回去吃,她還說要讓八爺府上的廚子試著做呢."若音肯定地道.

她今天從八福晉的言行舉止上,都覺得八福晉挺好相處的.

而且八福晉有點刻意示好的意思?

要說四爺現在是個王爺,或者是個皇帝,八福晉示好,她還想得通.

可四爺現在就是個貝勒爺而已,跟八爺是一樣的位置.

八福晉還不至于刻意討好她.

所以這一點,她有些想不明白.

但示好歸示好,她對八福晉並沒有不好的感覺就是了.

四爺聽了若音的話後,心中的詫異又多了幾分.

別的先不說,八福晉的性子他還是知道些的.

那是個養尊處優的一個人,居然找他的福晉討蛋撻吃,實在是太稀奇了.

可他思來想去的,也想不明白.

最後只得道:"那就是你讓人做的蛋撻太好吃了,叫人吃了跟你一樣貪吃."

"爺~"若音美眸上抬,嗔怪地瞪了四爺一眼,末了又加了句:"人家現在可不是一個人吃,肚里的孩子也要吃呢."

嗯,她就是要把肚里的孩子拿出來,在四爺面前撒撒+嬌.

果不其然,四爺聽了若音的話,當即嘴角帶笑.

他又不是不知道,早在沒孩子前,她就是個小饞貓了.

不過他並沒有拆穿她,而是嚴肅道:"胃口好是好事,但也不許太過貪吃,聽說孕期吃多了,屆時難生產,辛苦的還是你."

"我知道的,這個柳嬤嬤有說過,爺就放心吧."若音雖說貪吃,但她吃得精.

喜歡吃什麼,叫膳房做.

每樣吃一點,嘗嘗鮮就行了.

飯量她還減了一碗呢,但營養點的湯,她還是喝的多.

夜里的時候,四爺便留在若音這兒用膳了.

每次在正院用膳,四爺都能吃個舒心.

所以,他已經有些習慣這樣的方式了.

若音也發現四爺常來她這兒用膳,她在想,是不是代表她已經圈住了四爺的胃呀?

這一邊,四爺被若音圈住了胃.

八爺府里,八福晉郭絡羅氏,正在品嘗膳房照做的蛋撻呢.

她輕輕品嘗了一口後,細細咀嚼著,"味道可以,但火候沒掌握好,叫膳房再試試,應該就差不多了."

"是."奴才應了後,就端著蛋撻出去了.

就在這時,八爺進來了.

他穿著一身月牙白的錦袍,衣擺袖口紋著銀色的暗花,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眸子很是溫和.

整個一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爺,這麼晚了,你用膳了嗎?"郭絡羅氏上前請安.

"用過了,剛才那些奴才端的是什麼."八爺扶起她,聲音一貫的溫潤如暖陽.

郭絡羅氏眨巴著眼睛,笑道:"那個啊,今兒個在四嫂那兒嘗到的,可好吃了,四嫂還叫人給我做了一份提回來,我就叫廚子跟著做了."

"你也是的,四嫂有孕在身,你也去麻煩人家."八爺說是這麼說,可神情卻透著寵溺.

他家的福晉,自打病了一場後,就甚得他心,不再是以前那般不講理了.

要是往後還有人敢說他的福晉是母老虎,他定要好生爭論一番.

郭絡羅氏抬眸朝八爺笑了笑,道:"一般人我還不麻煩呢,四嫂人挺好,又隨和,不會跟我計較的,爺放心吧."

反正這輩子,她除了跟娘家的親戚好.

八爺這邊的,她就賴著四福晉了.

四福晉人美心善,又超隨和,關鍵是還很懂吃.

今兒個她可不止吃出草莓蛋撻好吃了,還有好些她叫不上名的點心,都超級好吃呢.

要不是凡事都有個循序漸進,她都恨不得天天上禛貝勒府,求那些吃食的食譜了.

而她也看出來了,這輩子的四福晉,貌似比她印象中要得寵.

前世四福晉有孕,阿哥們後院是去探望了,可四爺卻沒設宴.

今兒個四爺幫四福晉設宴,不就是想叫大家知道,四福晉得寵著呢.

只是這一世,不知道四福晉肚里的孩子,會不會重蹈覆轍......

"那就好,你做事有分寸,爺信你."八爺張開雙臂,意思是讓她給自己更衣了,"最近兄弟們府上喜事多,一個兩個的,都有了喜事,還都是嫡親的."

"是啊,嫂嫂們都有了身孕."郭絡羅氏更衣的手指頓了頓,有些黯然傷神地道.

前世她到死都沒能給八爺留個孩子.

且別說孩子了,就是她的肚子,那麼多年,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八爺聽出郭絡羅氏語氣中的失落,便拉著她的手寬慰道:"你別傷神,這個需要緣分的,不是沒有,只是時候未到."

"謝謝爺寬慰我."郭絡羅氏淡淡道,只是心里還是難受著.

她在想,重活一世,她和八爺,要是有個孩子,那就好了.

別的她都沒所謂,尤其是那些爭權謀利,她一定撇得遠遠的.

也定要給八爺吹吹枕邊風,叫他什麼都別沾.

八爺自然是聽出女人話里的傷感,一顆心更是有些動容.

與其說是動容,不如說是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