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喜歡吃酸的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重活一世,她說什麼都要改變性子,不要叫那個溫潤如謙謙君子般的男人太過悲慘.

更不能讓自己走上慘死的老路!

這就是她為什麼見到四福晉若音,就刻意接近的緣由.

因為她知道,這位跟著四爺,會是個有福氣的.

不過,瞧著四福晉的性子,好像也跟以前也不大一樣了.

以前四福晉比較勢利眼,可現在看來,卻是個淡然的女人,不愛往名門貴女們面前紮堆了.

想到這,她突生一個想法.

莫不是四福晉也重生了?

但八福晉把若音也偷偷打量了個遍,並沒有覺得哪里不妥的.

最後她搖搖頭,當重生是兒戲哇?

想重來一次,就可以重來一次呀.

于是乎,她也收回眼神,漫不經心地吃著點心.

反正在她看來,四福晉比以前好相處了才是王道!

緊接著,若音又和女眷們隨意的攀談著.

碰到好的就多聊幾句,碰到不好的,就轉移話題,索性不聊了.

這一次,三福晉倒是識趣的閉嘴,全程都沒說刺話.

大概是曉得,這是在若音的地盤,不敢造次吧.

"四嫂,我總覺得你變了呢."說這話的,還是九福晉.

說完,她還上下打量著若音.

她覺得,以前四福晉看在宜妃得寵的份上,最愛跟她,還有三福晉一塊兒聊天.

現在居然拋開她和三福晉,只和八福晉侃侃而談了.

此話一出,那些女眷們的眼神齊刷刷地看向若音.

看得若音渾身起雞皮疙瘩.

同時,她在心里想著,怕什麼,她是帶著記憶穿越的,這些人不會知道她換了個芯子的.

于是,她扯了扯唇,笑回:"說的什麼話,我一個大肚子的人,就是吃的再少,也難沒有變化."

"不是,我說得是四嫂的性子."九福晉不依不饒地說.

"是嗎,你不說,我還不曉得,大概是要當額娘的人了,性子多少變了些,否則四爺總說我不懂事."若音笑著回.

她性子是變了,變得不愛搭理她們了,想必她們也清楚.

可她們怎麼不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說的話呀.

一個個的,哪壺不開提哪壺,還來問怎麼變了,真是的~

總不能她們說挑事的話,她還覥著臉上前吧?

所以說啊,她可沒原主那麼傻,只看勢力,不看對方的為人.

反正她只跟好的打交道,聊得來的,還不就是那麼幾個.

不好的,她也懶得虛偽討好,免得心里膈應.

九福晉聽了若音的話後,面上帶著淺笑,恭維了幾句後,便沒多說什麼了.

這個時候,若音瞥見了穿著深藍色旗裝的太子妃.

這位到底是儲君的女人,還是跟上次在直郡王府一樣.

整個人雍容華貴,落落大方.

雖然不摻合那些七嘴八舌,卻也叫人小瞧不了她.

只是眼角因尖刻而形成的紋路,到底是出賣了她看似淡然的性子.

不一會兒,奴才們就擺上了膳食.

眾人便比較顧形象的動起了筷子.

只有若音和八福晉,吃相優雅,但嘴卻沒停過.

期間,兩人還特有默契的相視一笑.

另一邊,四爺陪著皇子們侃天侃地,時不時碰杯喝個酒.

"四弟啊,我總覺得弟妹自打有孕後,好像變了."三爺一面喝酒,一面道.

主要他也沒什麼機會見到,一般也就逢年過節的,四爺才帶若音出場.

而上次中秋節,三爺見到若音,就覺得若音跟換了個靈魂似得.

整個人的氣質,還有言行舉止都不一樣了.

可三爺的話,就叫人覺得他後面說不出好話來.

所以,四爺面上立馬就黑了,明顯不樂意地道:"不如三哥說說,哪里變了."

三爺見四爺的臉當即黑了,便笑道:"老四,你看你這也太疼媳婦了,我又不是說不好的,我說的是弟妹好像更好看了."

結果他這話才出口,就見四爺的臉又黑了幾分.

他朝三爺冷哼了一聲後,就沒搭理三爺了.

在四爺眼里,三爺雖說有一肚子墨水,可也是個沉迷女+色的.

叫這種人誇自個兒福晉長得好看些了,著實是讓人喜不起來.

況且他自個兒的媳婦好不好看,他自己心里沒點數麼.

三爺面對黑臉的四爺,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可他也沒法子,只得蹙眉朝其他皇子求救.

"三弟,早就說了,你這人平時好開玩笑,這下好了,把四弟惹生氣了吧."直郡王笑著打岔.

一旁的八爺大概也看出名堂了,笑道:"四哥,三哥的嘴就沒個把門的,逮上誰都說,上回他還說雅琴跟換了個芯子一樣呢."

"就是,四哥,三哥那嘴巴,你還不了解嗎,你要是跟他置氣,白白浪費心情,他下回還不一定記得住."九阿哥笑著打趣.

幾個皇子們一番開導,倒是讓四爺的氣消了不少.

他端起杯盞,跟他們碰了個杯,唯獨沒和三爺碰杯,然後把酒喝掉了.

這一場宴席,一直延續到下午四點,賓客們才走得差不多了.

四爺送走了賓客後,抬腳就去了若音的正院.

蘇培盛跟在四爺後頭,到了正院時,他扯開嗓子喊:"四"爺到~

可他的四字才喊出口,就被四爺狠狠地瞪了一眼.

嚇得他額頭冒汗,立馬閉嘴.

四爺瞪完蘇培盛後,就大步流星進屋了.

還大掌一揮,把奴才們都揮退了.

當四爺進屋時,若音正在吃著水果沙拉,里面有蘋果,秋桃,獼猴桃和芒果.

芒果不是熟透的,而是有點生的,吃起來酸溜溜的.

蘋果更是新鮮的青蘋果,也是酸的.

獼猴桃和秋桃,就更不用說了,更酸!

若音見四爺來了,先是朝四爺一笑,然後上前迎四爺:"爺,客人們都回去了嗎?"

四爺淡淡的"嗯"了一聲,拉著她在紅木半圓桌坐下.

他看著桌上的沙拉,全是酸的,便問:"最近又喜歡吃酸的了?"

"回爺的話,我最近可喜歡吃酸的了,不過辣的我也還是愛的."若音說著便用牙簽戳了塊青芒給四爺.

四爺瞥了一眼青芒,神秘的墨瞳微微遲疑.